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762 大日破陣孟旭斬云

圣人出于南瞻部洲,異象遍滿整個南瞻部洲。
    沒龍谷上瑞彩千條,地滿白蓮,白蓮所過之處,混元、太極、兩儀、四象陣盡破。
    看著那渾身白氣繚繞的馬孟旭,聞仲須發皆張,“云中子!”
    馬孟旭,不,云中子淡淡一笑,沖聞仲道:“聞太師,別來無恙?”
    聞仲冷笑,揮金鞭掃碎腳前白蓮。他現在的身份和云中子是有天壤之別,但以前他們兩個可是宿敵,正是云中子于絕龍嶺擺神火通天柱送聞仲上榜。
    云中子證道,天地生靈皆有感應,更別提在沒龍谷周圍爭斗的眾人。
    麒麟王、山河老祖、八大魔主、地藏、玄奘紛紛跳出戰團。己方有圣人出,害怕收拾不了那些截教門人么?
    “恭喜師弟!”
    “恭賀教主!”
    ……
    這些人聚在云中子周圍,不斷地恭賀云中子。
    而截教眾仙也聚在一起,六耳扶起馬有恒,退到鎮元子身旁。
    感覺到云中子的目光望向對面,普賢、黃龍向左右分開,給云中子讓出一條路來。
    云中子持玄黃破法幡向鎮元子走去,誰知他剛走出三步,就有一個聲音從天上傳下,“云中應劫而生,歷經巫妖、封神、人間、賢者四劫,得三云而圓滿!云中子,難怪你是福德真仙,難怪你不受天地大劫波及。”
    這個聲音平靜溫和,但聽到那幾句話,云中子邁出的左腳不由自主地收了回來,在他后面,佛、魔眾強者齊齊向后退了一步。
    反觀截教眾仙,無不喜形于色,袁洪咧開大嘴哈哈一笑,“弟子袁洪。拜見老師!”
    “參見教主!”
    沒龍谷上空,一朵青云分開條條瑞氣。青云上站著的,正是那剛從魔界出來的陳九公。
    陳九公沒有降下云頭,而是望向東方,一道五色光芒疾馳而來,一道虹光緊隨其后。
    “教主!”孔宣飛至陳九公身前落下,向陳九公躬∧∧∧∧,m.↓.c★om身一拜。
    大日如來緊追著孔宣飛來,見孔宣停下,怒火滿胸膛的大日如來持劍就刺。
    陳九公隨意一甩左手,一道紫光橫擊。掃開屠巫劍。
    “你……陳九公!”大日如來還道孔宣怎有這般本事,當看清是陳九公后,大日如來抓著屠巫劍的手不由得緊了緊。
    陳九公沒理會大日如來,帶著孔宣降下云頭,拍了拍跑過來的袁洪,止住了要來參拜的眾門人,直接對馬有恒道:“這位可就是紅云道友?”
    馬有恒剛被劈了一記玉清神雷,全身上下狼狽不堪,苦笑道:“紅云已去。洪荒再無紅云,只有人族馬有恒!”著,馬有恒將手里攥著的九九散魂紅葫蘆遞給陳九公。
    陳九公接過九九散魂紅葫蘆,擰開葫蘆塞。輕輕一搖這葫蘆,一道黑氣葫蘆中飛出。
    黑氣一出,頓時毫光大作,眾人都感覺到浩瀚靈氣撲面而來。透入內腑,四肢百骸飄飄然難言其爽。
    這種舒服的感覺一閃而逝,原來是陳九公將那道黑氣收入袖中。
    陳九公把葫蘆塞塞好。才將九九散魂紅葫蘆還給馬有恒,“既然洪荒已無紅云,那萬般因果都隨之而逝。”
    “多謝教主!”馬有恒聽陳九公之言,以最快的速度向陳九公道謝。
    “慢著!”大日如來從天而降,向云中子了頭,然后才沖著陳九公,語氣不善地道:“陳九公,那西海海脈乃我西方之物,你得將他交我帶回靈山!”
    大日如來本不愿與陳九公正面對抗,但見陳九公從馬有恒那里取了西海海脈,這才挺身而出,來找陳九公理論。
    和云中子不同,大日如來知道這西海海脈包含的因果有多深。可以,只有將西海海脈帶回靈山,佛門才能真正的興盛。
    陳九公瞥了一眼大日如來,淡淡地道:“回去告訴準提,想要西海海脈,就來金鰲島羅浮洞。”
    “你……”被別人輕視的滋味不好受,大日如來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但想到陳九公的厲害,大日如來還是沒敢拔劍相向,硬是將心頭的火氣壓了下去。
    大日如來倒是能屈能伸,可有一人不干了!
    云中子一抖掌中玄黃破法幡,走到大日如來身旁,與大日如來并肩而立,沖著陳九公道:“截教教主,當年你唆使魔族奪我中央戊己杏黃旗,這段因果是該做個了結了!”
    陳九公道:“云中子,你自己也奪你杏黃旗的是魔族。既然如此,你想了結因果就該去尋元始,找我做甚?”
    陳九公這么話,直把云中子給氣樂了,“好個陳九公,你……”
    云中子的話還沒完,就被陳九公打斷,“怎么?剛得了一番機緣,就想和我比劃比劃?”
    “本教主正有此意!”云中子眼中精光一閃,一震手中玄黃破法幡,“我云中子應劫而生,不遭災,不逢難。歷經四劫不磨不滅,卻被你陳九公毀了幾個元會錘煉的肉身,此仇不報,我無顏執掌大教!”
    陳九公頭,接云中子的話道:“你本就不該執掌大教,闡教也不該存于天地之間。也罷,既然你這么,那今日我就絕了你報仇的心思,也好叫你卸了闡教教主之位。”
    如果云中子不是道行高深,非讓陳九公這幾句話氣的吐血不可。
    可就在云中子要向陳九公出手的一剎那,耳邊傳來了大日如來的聲音,“教主,陳九公雖可惡,但其手段著實了得,不如等邀來諸教圣人,再來降服于他?”
    大日如來的話令云中子的氣勢一滯,云中子深吸一口氣,直奔陣中。
    陳九公從孔宣手中接過混沌鐘,揚手就把混沌鐘向云中子丟去。
    云中子催動玄黃破法幡,射出道道劍氣打在混沌鐘上。
    混沌鐘一直向前,撞破道道玄黃劍氣,一路撞向云中子。
    云中子大袖一揮,一道玄黃之氣自袖中竄出,化作玄黃功德鼎,與混沌鐘撞在一起。
    圣人斗法,法力不外泄一絲一毫。混沌鐘與玄黃功德鼎相撞,不出一丁的動靜。
    陳九公一指混沌鐘,混沌鐘轉了一圈,瞬間長大三倍,向玄黃功德鼎罩去。
    云中子同樣一指伸出,指了玄黃功德鼎一下,玄黃功德鼎鼎蓋開,鼎中涌出玄黃烈焰。
    陳九公一揚手,混沌鐘沖起,懸于空中。陳九公翻手取出毀天劍,張手祭劍,毀天劍出。
    毀天劍向玄黃功德鼎斬去,毀天劍上紫光閃閃,分開玄黃烈焰。
    云中子一甩玄黃破法幡,玄黃破法幡化作一道玄黃之氣離手,與毀天劍相擊。
    毀天劍倒飛,被陳九公接在手中。
    陳九公接劍在手,冷笑道:“原來是長本事了。”罷,仗劍而起,直奔云中子沖去。
    見陳九公來勢兇猛,云中子忙催動玄黃功德鼎,使玄黃功德鼎噴出玄黃烈焰,隨即又祭起玄黃戊土旗,玄黃戊土旗招展,旗面上黃光陣陣。
    陳九公一劍橫掃,玄黃烈焰從中間分開,上者向上,下者向下。陳九公穿過玄黃烈焰,捧劍直刺云中子前胸。
    玄黃烈焰被破,云中子只能盡全力催動玄黃戊土旗。
    玄黃戊土旗上戊土神光直長三丈,阻擋毀天劍前進。
    見毀天劍被自己的戊土神光擋住,云中子一抖玄黃破法幡,玄黃破法幡發出道道玄黃劍氣射向陳九公。
    這時,懸于高天的混沌鐘垂下條條混沌之氣,護住陳九公周身。犀利的玄黃劍氣射中混沌之氣,混沌之氣散開又聚,將玄黃劍氣盡數阻擋在陳九公身外。
    陳九公輕輕一震手中毀天劍,毀天劍上紫光一閃,劍刃上憑生三尺劍光,就好切豆腐一樣切開戊土神光。
    劍刃前紫光吞吐,擊射在玄黃戊土旗上,玄黃戊土旗微微一顫,飛回云中子頭。
    陳九公舉劍刺向云中子,眼看云中子沒有靈寶護身,卻有一道混沌之氣自其門鉆出,嗖的一下飛到毀天劍前,化作一團混沌色云朵。
    毀天劍毫無阻隔的刺入混沌云團中,毀天劍上紫光閃閃,卻未能將混沌云團撕破。
    陳九公抽出毀天劍,看了云中子一眼,才把目光落在那混沌云團上,“好個先天靈物,不對,這是混沌靈物。好!好!真乃天地之造化,混沌之鐘靈!”
    云中子微微一笑,一搖手中玄黃破法幡,玄黃破法幡化做玄黃之氣向陳九公刺去。
    有混沌鐘護體,陳九公仗劍刺向云中子面門,誰知那混沌云團又一次自行出現在毀天劍前。
    陳九公把劍一撩,毀天劍一化為七,七把毀天劍一起向云中子斬去。
    又是那混沌云團,在云中子面前一轉,一化為七。七把毀天劍斬中混沌云團,被其一一托住。
    大日如來見云中的混沌云團了得,不禁眼前一亮,翻手現出屠巫劍,“闡教教主!我來助你一臂之力!”著,飛身沖入戰團,揮劍向混沌鐘斬去。
    大日如來一動,佛、魔二教強者齊齊出手。另一面的截教眾仙也不示弱,各顯神通,催動靈寶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