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761 刑靈児法混元無象

佛門曾數次翻過兩界山與人、闡二教爭鋒,而自兩界山后,沒龍谷注定會成為南瞻部洲最有名的戰場之一!
    仙、魔、佛三家會戰于此,連混元圣人也親臨參戰。
    二佛一魔戰三霄,這六人不是捉對廝殺,而是混戰一起。
    馬孟旭看了看身后的赤精子、太乙真人、道行天尊、清虛道德真君,再看看馬孟旭身后的虬首仙、靈牙仙和金光仙。“那截教三仙皆非等閑之輩,還望四位師兄多多留心。”
    馬孟旭這么說,是怕這四大魔主不愿以多欺少,非要和虬首仙他們單挑。雖然都是斬一尸的準圣,但截教三仙沒遭過削三花閉五氣之劫,法力比自己四位師兄要高出不少。而且看那三霄娘娘,誰知道三仙是否悟道?
    以赤精子為首,四大魔主齊出。對面截教三仙也不示弱,一起出陣,三仙逢四魔。
    馬孟旭以為自己四位師兄以四敵三是占了便宜,卻不知那截教三仙有太極、兩儀、四象三陣為后盾。三仙一出手,于三陣中的太極符印、兩儀符印、四象符印汲取大陣之力傳于三仙。
    莫要忘了,在三座大陣中,尚有截教門人二十余人。他們坐鎮陣中,也為三仙增添不少助力。
    現如今還閑著的,就只有馬孟旭、馬有恒兄弟倆和黃龍真人。
    黃龍真人是因為能耐不夠插不上手,你看那些爭斗廝殺的都是準圣,他跟人家都不是一個層次的。要讓他去破那太極、兩儀、四象陣,他也沒那膽子。
    “大兄!”這時,馬有恒喚了馬孟旭一聲,手托九九散魂紅葫蘆上陣,“今日之戰由你我而起,合該由你我了結。”
    “二弟此言甚是!”馬孟旭一抖手中玄黃破法幡,“二弟,為兄再說一次。你若將紅云與我,為兄絕不與你為難。”
    馬有恒哈哈一笑,一震掌中九九散魂紅葫蘆,“想要我本命紅云。大兄自己來取!”說著,九九散魂紅葫蘆開,一道靈光遁出,沒入馬有恒體內。
    馬有恒頂上噴出一股紅煙,滾滾紅煙散開。馬有恒頭上現出慶云三花。
    馬孟旭盯著馬有恒頂上慶云,那紅色的慶云并非普通的玄門慶云,正是上古大神通者紅云老祖的本命紅云。
    馬孟旭抓著玄黃破法幡的手微微一顫,深吸一口氣,揮手催幡,玄黃破法幡動,道道玄黃劍氣向對面的馬有恒射去。
    面對馬孟旭的攻擊,馬有恒根本不躲閃,飛身迎上,慶云上垂下條條紅氣。抵擋玄黃劍氣。
    馬有恒單手持九九散魂紅葫蘆,葫蘆口沖著馬孟旭。
    紅煙紅沙漫紅塵,九九散魂戕真神!
    滾滾紅沙從葫蘆口中涌出,從四面八方涌向馬孟旭。
    馬孟旭取出玄黃戊土旗,持旗在手連連揮動,戊土神光陣陣。隨馬孟旭揮旗,戊土神光來回掃動,如掃帚一樣,將紅沙掃得分開兩旁。
    馬有恒用力將九九散魂紅葫蘆往前一推,在九九散魂紅葫蘆噴出紅沙時噴出一口白氣。
    白氣如箭進入滾滾紅沙之中。被紅沙碾碎,然后那每一粒紅沙上都附著著點點白光。
    見馬有恒有施展戕神之道,馬孟旭淡淡一笑,“三千大道。戕神無二!可戕神傷人亦傷己,二弟你修煉這戕神之道,元神有所缺,終究證不得混元大道!”
    馬有恒也不回話,不住地催使九九散魂紅葫蘆噴出紅沙,再使紅沙上附著戕神之道。
    馬孟旭一手持玄黃破法幡向馬有恒發射玄黃劍氣。一手仗玄黃戊土旗護體,玄黃戊土旗左甩右掃,分開層層紅沙。戕神之道確實詭異莫測,能戕殺馬孟旭留在玄黃功德鼎中的元神烙印,但卻無法戕殺大道。
    馬孟旭是圣人轉世,無論他法力如何,別忘了他的戊土之道是完整的!
    “二弟,此戰就到此了結吧!”馬孟旭突然將玄黃破法幡一搖,玄黃破法幡化作一道玄黃之氣。這道玄黃之氣形似長劍,被馬孟旭抓在手中。
    馬孟旭向馬有恒飛去,一手揮旗分理滾滾紅沙,一手揮玄黃之氣向馬有恒頭上連斬。
    刷!刷!
    同樣是玄黃之氣,玄黃破法幡化作的玄黃之氣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玄黃日月鐘、玄黃無量塔的都不同。它這玄黃之氣犀利無比,兩下削去馬有恒頂上一朵紅蓮。
    馬有恒見事不好,就要退走,馬孟旭哪里肯容他就此離去,手中玄黃之氣連削帶絞,將馬有恒頂上三花一一削落。
    在馬孟旭大發神威的同時,還有一人也不甘沉淪。
    大日如來,這位混元圣人,佛門三教主。
    他被孔宣以五行陣法困住,走脫不得,顏面掃地,圣人威嚴全被五色神光給刷了去。
    大日如來于陣中持劍猛砍,足足折騰了好一會兒,才穩住了心神,長出一口濁氣,大日如來將屠巫劍交在左手,抬頭向四方觀望。
    大日如來曾為妖教副教主,主持過先天五行大陣。也了解先天五行的威力,他見孔宣這陣更勝當日女媧娘娘以贗品五方旗布下的先天五行大陣。五色神光渾然一體,內有先天五行所化寶塔鎮壓,外有混沌鐘鎮壓,還好這孔宣不是圣人,否則莫說是自己,就連元始天尊來了,也未能以一人之力破陣而出!
    大日如來盤坐虛空,兩顆舍利子自頂門飛出,一繞出金光,二繞生火焰,金色的太陽真焰越燃越旺,直沖而起。
    在熊熊太陽真焰中,無數樹枝搖曳,漸漸的立起扶桑古樹。
    扶桑古樹上,穿出一聲烏啼,穿過層層火浪。
    大日如來已將屠巫劍收起,雙手于胸前結大日佛印。
    不得不說,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破出玄門另立一道,確實有他們獨到之處!
    太陽真火之中,扶桑樹被太陽真火焚燒,已于火焰中化作一團紅光。
    太陽真焰中,那只三足金烏張口一吸,紅光入口。
    三足金烏仰頭長啼,振翅欲飛。
    就在此時,大陣之外,孔宣突然起身,看了一眼腳下的大陣,又抬頭仰望天上。
    只見那盤古所化太陽星搖搖欲墜,晃動間道道太陽真焰濺落四洲四海,引起無數災難。
    孔宣一手按在混沌鐘上,猛地抓起混沌鐘甩出!
    混沌鐘直奔太陽星飛去,一路上鐘聲陣陣。
    太陽星中噴出一道神光,此光似金非金,似紅非紅,一頭連接太陽星,一頭直撞在混沌鐘上。
    鐺!
    混沌鐘被撞飛回來,孔宣連忙將混沌鐘接住。而那道神光去勢不改,狠狠地撞在五行大陣西方。
    與此同時,大日如來從陣中猛攻庚金神光。
    里應外合,內外夾攻!
    先天五行中的庚金頓時被沖散,兩道金光飛到孔宣身前,沒入其體內,一道是庚金神光,一道是庚金玲瓏塔!
    先天五行缺一,再無生生不息,混元如一,大日如來仗劍破開陣。
    四道神光、四座寶塔一一飛入孔宣體內,孔宣收了混沌鐘,將身一晃,化作一道光芒遁走。
    “還想走?”大日如來冷冷一笑,今日自己在孔宣手下吃了大虧,若不能將他打殺,這恥辱就無法洗刷。
    孔雀、金烏都屬飛禽,皆善御空飛翔。大日如來不但是圣人,更有三足金烏獨有的化虹之術,整個人化作一道金虹去追孔宣。
    大日如來瞬間飛出二十三萬里,但見孔宣繞了個圈子又往沒龍谷飛去,大日如來冷哼一聲,抬手撕破虛空,身形一閃,消失不見。
    沒龍谷前,戰場不止一處。袁洪斗麒麟、鎮元會山河、六耳戰玉鼎、金靈斗文殊、無當逢普賢、三仙會四魔、二佛一魔力拼三霄娘娘!
    這些人有的是多年宿敵,有的是新仇舊恨,有的單挑,有的混戰。在這短時間內倒也難分勝負高低,戰事焦灼。
    只有馬有恒被馬孟旭殺的節節敗退,頂上三花盡落,慶云被馬孟旭一劍劍斬的七零八落。他那融合戕神之道的九九散魂紅葫蘆遇上戊土之道,也無能為力。
    馬孟旭越戰越勇,眼看著馬有恒支撐不住,抬手祭出手中玄黃之氣。
    玄黃之氣繞著馬有恒頭頂一轉,馬有恒頂上慶云散開,一道紅氣直沖而起。
    馬孟旭一甩大袖,一道玉清神雷從天而降,將馬有恒轟倒在地。
    馬孟旭飛在空中,張手揚袖,使一個類似袖里乾坤的法術,將那道紅氣收入袖中。
    馬孟旭連連揮袖,連揮九下,這才伸手從袖中掏出一團巴掌大小的紅色云朵。
    這時,馬孟旭頭頂現出慶云三花,三花上蒸騰的白氣之間,游動的墨云、紫云都停了下來。馬孟旭把紅云往頭上一拋,一道紅光直上九天!
    緊接著,紫、墨之光迭起,三光于空中融匯,又迅速的下降。
    當紅、紫、墨三色光芒消失之后,一股清香彌漫在沒龍谷中,準確的說,應該是彌漫在大半個南瞻部洲上。
    同時,天橫彩氣,地涌白蓮,鳥獸下拜,魚蝦出水,千萬生靈恭賀圣人出!
    馬孟旭張開雙臂,周身袍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吾,云中子!為闡教教主!”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