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1)     

截教仙760 誰敢道我截教無人

東海三仙島三霄娘娘!
    截教副教主無當圣母!
    在巫妖劫后,三皇五帝至封神之劫,截教最出名的是截教女仙。
    并不是歧視洪荒的女性,觀遍整個洪荒三界,女性修士遠比男性少的多,修為能達到頂尖的更是少之又少。
    女媧娘娘、爡女、西王母、妖后羲和、巫族后土、玄冥……
    上古時,洪荒大能成千上萬,其中為女身的卻只有寥寥幾人。
    巫妖劫后,截教大興,隨之名揚天下的就是截教女仙。
    三大圣母、三霄娘娘!各個神通廣大,那三大圣母和云霄娘娘更是占據了通天教主座前八大弟子中的四席。
    與多寶道人一起統領截教萬仙的無當圣母;掌飛金劍、四象塔、龍虎如意,戰力絕倫的金靈圣母;攻防俱佳,身懷異寶的龜靈圣母;持混元金斗,橫掃東海的云霄娘娘。
    還有出手狠辣,金蛟剪下無全尸的瓊霄娘娘和刁蠻任性,卻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碧霄。
    截教女仙不光有赫赫威名,還有震懾八方的兇名!
    當年有這么一句話:紅花白藕綠荷葉,三家原本是一家。
    封神劫前,人、闡、截三教弟子多有來往,彼此也互相熟識。
    截教有萬仙,你不可能各個都認得,但天上云頭那三位,馬孟旭、黃龍真人和眾魔主絕不會不認得。
    無當圣母持劍在手,沖著下方喝道:“誰敢道我截教無人?截教無當在此,哪個與我一戰?”
    馬孟旭笑了笑,回頭對普賢真人道:“師兄,這無當就交由師兄對付。”
    “師弟放心。”普賢真人大袖一甩,腳前出現一朵黑云,普賢真人站上云頭,黑云浮起。托著普賢真人上天。
    無當、普賢,都是斬二尸的準圣,一個仗無回劍,一個祭吳勾劍,可以說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材。
    馬孟旭看了看三霄娘娘,又看了看自己的幾位師兄。那云霄娘娘是斬二尸的準圣,神通廣大,又有混元金斗在手,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匹敵的。那瓊霄、碧霄呢。剛下封神榜不久,想來也就是斬出一尸罷了。可是,這二霄身懷異寶,金蛟剪就不說了,那碧霄竟然將三仙島上的誅仙劍給帶出來了。要是派自己那幾個師兄出戰,恐怕會有血光之災。
    這時,馬孟旭的目光落在地藏王佛和旃檀功德佛身上,溫和地沖他們說道:“二位佛祖。”
    “教主!”玄奘何等聰明,聽馬孟旭喚自己和地藏王佛。就知道馬孟旭想請自己出手對抗三霄,沒等馬孟旭繼續說,玄奘就道:“三霄皆有異寶在手,還要請慈航道友助我們一臂之力。”
    “如此甚好!”馬孟旭點點頭。對慈航道人道:“師兄。”
    慈航道人從背后摘下兩口寶劍,與地藏王佛、玄奘一起飛上高空,二佛一仙會三霄。
    三霄娘娘和慈航道人是老熟人了,但和地藏王佛、玄奘都不熟。不過這卻不妨礙碧霄認得玄奘。只見碧霄一指玄奘,“呔!你可是我大師兄的門人弟子玄奘?”
    玄奘沒說話,他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說什么都不對。能做的就是悶頭迎戰,最好還能以楊柳心針誅殺碧霄。
    見玄奘不理會自己,碧霄大怒,從背后拽下誅仙劍,將誅仙劍往空中一拋,然后抬起左手。
    原來,在碧霄左掌掌心,畫有一道符印。隨著碧霄一抬手,掌心處青光一閃,誅仙劍動,一道劍氣直奔玄奘射去。
    誅仙之名,誰人不知,哪人不曉?玄奘不敢怠慢,連忙祭出青蓮寶色旗。
    青蓮寶色旗懸于玄奘頂門,旗面招展,青光閃閃,一朵青蓮從青光中浮出,擋住誅仙劍氣。
    誅仙劍氣刺破青蓮,卻被玄奘以甲木靈光鞭擊碎。緊接著就聽一聲嬌呵,地藏王佛的聲音隨即在耳邊響起:“旃檀功德佛快躲!”
    在玄奘上空,層層祥云裹著兩條金蛟,這兩條金蛟尾交尾如股,頭并頭如剪,呼嘯而下。
    兩條金蛟遠不如誅仙劍銳利,但其氣勢莫當,玄奘心神俱顫,連忙化作一道金光躲閃。
    見玄奘遁走,瓊霄臉上露出姣好的笑容,用手一指,兩條金蛟起在空中,仍是尾交尾,頭并頭,向慈航道人剪去。
    慈航道人眼見金蛟剪奔自己來了,連忙揮動雙臂,一道白氣自慈航道人胸前竄起,化作一琉璃玉凈瓶。
    琉璃玉凈瓶飛至慈航道人頭頂,慈航道人一指琉璃玉凈瓶,琉璃玉凈瓶微微一轉,化作一道長長的白氣,如長虹一般沖起,迎著那落下的雙蛟一纏,直將二蛟纏住。
    看到自己的金蛟剪被白氣纏住,瓊霄冷哼一聲,那雙蛟一向左一向右,向左右掙扎。
    慈航道人大袖一揮,那纏著雙蛟的白氣一抖,雙蛟上金光一閃,直沖而起,那兩條數百丈長的金蛟消失在眾人眼中,就有一把金色的剪刀飛回瓊霄身旁。
    地藏王佛驚訝的看了慈航道人一眼,不太確定地道:“刑靈?”
    剛才躲避金蛟剪的玄奘落在地藏王佛左邊,“刑靈之道?”
    地藏王佛輕輕點了點頭,眼中精光閃爍,心中暗暗盤算著什么。
    被慈航道人破了金蛟剪,瓊霄不干了,蔥蔥玉手在金蛟剪上一抹,金蛟剪上金光流轉,熠熠盈盈。
    “去!”瓊霄抖手將金蛟剪祭起,金蛟剪直入空中,頓時有層層祥云從四面八方聚攏過來,將金蛟剪包住。
    咔嚓!
    一聲巨響,兩個蛟頭從云下探出,云上沖出兩只龍尾,尾交尾成股,頭并頭成剪,懸于空中。
    金蛟剪遲遲不落,倒是慈航道人搶先出手,還是借琉璃玉凈瓶施展刑靈之道,一道白氣沖起,向一雙金蛟纏去。
    白氣纏上金蛟剪,裹的雙蛟掙扎不開,按照前不久的經驗,接下來就該是雙蛟化剪飛退回其主人手中。
    誰知,就在一雙金蛟掙扎的時候,兩條金蛟齊齊張口,各噴出一道金光。
    兩條金光于半空相遇,一繞成剪,其速快如閃電,直奔慈航道人絞來。
    “后力勃發,児法之道!這瓊霄……”慈航道人面色大變,顧不得收回自己的琉璃玉凈瓶,連忙化作抽身就走。
    就在這時,地藏王佛出現在慈航道人面前,一指那襲來的金光剪,“元靈無形影,寂滅消萬千!”說著,一道金光自其指尖射出,擊中那金光剪。
    金光剪遇金光而散,那被白氣裹著的雙蛟也不再掙扎,化回剪刀模樣飛回瓊霄手中。
    “刑靈合寂滅,真乃天衣無縫!”這時,一個嬌糯的聲音響起,云霄娘娘一舉手中混元金斗,“爾等再試試我這混元金斗!”說著,云霄將混元金斗祭在空中,混元金斗領空一轉,放出陣陣金光。
    混元金斗一起,就是拿人收寶。
    玄奘祭出青蓮寶色旗,青蓮寶色旗上射出道道青光,青光皆化作青色蓮花。
    金光一掃,朵朵青蓮消失,只有青蓮寶色旗孤零零地浮在空中。
    觀戰的馬有恒眼睛精光一閃,驚嘆一聲:“那是乾坤……不,是混元無象!”
    在他對面,馬孟旭聞聲望來,他雖然是混元圣人,可見識遠不及馬有恒,只知三千大道,卻不知三千大道到底是哪三千。
    無象非無相,無相是佛門大乘經法,絕真理之眾相名無相。而無象乃道祖所傳三千大道之一,繩繩兮不可名復歸于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象之象是謂忽恍。
    這時混元金斗發出的金光向青蓮寶色旗掃去,地藏王佛、慈航道人一起出手,一發寂滅佛光,一催琉璃玉凈瓶化白氣,佛光蘊含寂滅之道,白氣為刑靈之道,寂滅配刑靈,合力破了云霄的無象之道。
    慈航、地藏先聯手破了瓊霄的児法之道,又合力破了云霄娘娘的無象之道。見他們總是欺負自己姐姐,碧霄不干了。
    碧霄一搖手中誅仙劍,斜于碧霄臉旁的誅仙劍上血光閃閃,碧霄輕喝一聲,將誅仙劍一震,一道道劍氣出現在碧霄身旁。
    碧霄一抖誅仙劍,道道劍氣射出,將玄奘、地藏、慈航全部籠罩在自己的攻擊之下。
    殺戮之道!
    不愧是通天教主最寵愛的弟子,碧霄借誅仙劍參悟殺戮之道,一出手劍氣縱橫,銳不可當。
    又是玄奘,施展青蓮寶色旗放出朵朵青蓮抵擋誅仙劍氣。甲木之道為無象克制,但卻不怕殺戮之道。玄奘又道行頗高,輕而易舉地就防下了碧霄發出的誅仙劍氣。
    在玄奘的記憶里,曾經有一個人修煉的也是殺戮之道,那人神通廣大,在截教統率萬仙,于佛門為萬佛之佛!但卻死在楊柳心針之下,不知今日自己能否以楊柳心針誅殺同樣修煉殺戮之道的碧霄。
    “呀!玄奘,好膽!”碧霄大叫一聲,飛身沖起,仗誅仙劍向玄奘殺去。這碧霄,性子雖烈卻是不傻,這手揮誅仙劍,那只手早扣住了一只血色小箭。
    碧霄一出手,云霄、瓊霄生怕她吃虧,紛紛從她左右殺出,各仗靈寶與這二佛一仙混戰一團。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