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19)      第939章封印倚帝(11-19)      第938章因果(11-19)     

截教仙767 先天至寶混沌蓮天胎地膜不為一

沒龍谷上空,五色光芒炫耀無比。
    陳九公稱此陣為先天五行封圣陣,其實此陣和先天五方旗所組成的先天五行大陣有許多相似之處,其相似度達到了驚人的百分之八十。不同點就是將先天五方旗換成了五色神光和先天五行塔罷了。先天五行大陣非五圣齊聚不破,孔宣雖無圣人神通,但他布下的先天五行封圣陣也不是大日如來一人能破開的。
    混元圣人皆有大神通,即使破不得大陣,但想走卻是不難。就像那誅仙劍陣,號稱四圣不破,但圣人要一心想走,誰也留不住。
    可今日,孔宣盤坐在先天五行封圣陣上方,持混沌鐘鎮壓大陣。作為先天至寶,混沌鐘有鎮壓鴻蒙之妙用,此時鎮壓五行,使此陣無一絲縫隙,除非強力破陣,否則大日如來根本無法脫身。
    如此一來,大日如來被活活困在陣中。
    作為太古三強之一,麒麟王可謂是見多識廣,只聽他對馬孟旭說:“教主,佛門圣人一時半刻怕是脫身不得了。”
    馬孟旭眉頭緊皺,“那孔宣從哪里得來先天五行之精?”沒錯,馬孟旭也在懷疑先天五行之精的來歷,他曾聽自己老師元始天尊說起過先天五行之精,只知此物已于洪荒絕跡,就連元始天尊手里也沒有。
    這時,山河老祖走過來,對馬孟旭道:“教主,先不提那孔宣為何有先天五行之精,當務之急是了結了今日之戰。”
    馬孟旭點點頭,覺得山河老祖說的十分在理,大日如來出手,那截教教主陳九公絕不會善罷甘休。如果不能在陳九公駕臨之前奪了馬有恒的紅云,自己今日就虧大了。
    想到此處,馬孟旭看看對面的幾位強者,又看看自己身后的幫手們,“獸王。”
    “教主!”
    “那袁洪修煉九轉玄功已達八轉,肉身強硬之極。恐怕只有獸王出手,才能勝他一籌。”
    “教主謬贊,這猴子就交給我吧。”說完,麒麟王持刀上前。刀指袁洪喝道:“兀那猴子,可敢一戰!”
    袁洪觀戰半響,就見五色光芒流轉,一座大陣困住大日如來,再就什么動靜都沒有了。正感覺無聊,一聽麒麟王叫戰,二話不說揮棒上前。
    二人都知對方是自己平生所遇之強敵,一出手就是十成十的力量對轟。
    見麒麟王與袁洪交手,馬孟旭對身旁山河老祖道:“那鎮元大仙號稱與世同君,道行高深,恐怕只有老祖能以神通降他。”
    馬孟旭就是捧人,但無論是麒麟王,還是山河老祖,都吃他這一套。就因為他是混元圣人。就因為是闡教教主!
    聽馬孟旭這么一說,山河老祖哈哈一笑,“教主放心,鎮元子不過爾耳,待我出手降服于他!”說完,山河老祖一亮手中山河劍,挺身而出,“鎮元道友。”
    鎮元子也不答話,只是微微一笑,手上紫光一閃。一形如虬木的手杖現于掌中。
    “摧天杖!”
    此杖一出,在場雙方眾人的目光無不被其吸引。
    在洪荒,靈寶千萬萬,不可能都名揚四洲四海。可有一些靈寶。會因為主人的強大而為萬人所知。
    摧天杖,不過一頂級先天靈寶,但其名震洪荒四界。
    因為摧天杖前后兩位主人都是洪荒最頂尖的強者。
    東王公,曾經的洪荒萬仙之首,坐鎮西昆侖統率諸仙,毀滅之道縱橫天下。摧天杖斃仙魔鬼怪。
    剛才說的東王公是摧天杖的第一任主人,他那第二任主人就更了不得了。
    截教教主陳九公!
    就像馬有恒剛才說的,截教教主非先天生靈!
    在封神劫前,誰知道陳九公是誰?
    岐山腳下誅楊戩,萬仙陣中斬黃龍。西岐城前,更是以一人之力擒拿闡教十二金仙,將他們苦修萬年的法力一一廢去。
    這還都不算什么!
    聯手玉帝執掌天庭、清理北俱蘆洲、驅逐巫妖、對抗三教……陳九公的赫赫威名是他打出來,陳九公的絕世兇名是他殺出來的!
    這摧天杖如今易主,但看到他,許多人就覺得后脊梁一陣冰涼。即使他們如今已斬尸,踏入更高的境界,但陳九公三個字依舊可以讓他們聞之膽寒!
    見眾人更多的目光都落在自己掌中的摧天杖上,鎮元子淡淡一笑,一震手中摧天杖,摧天杖上沖起紫光萬丈,鎮元子持杖在手,走到陣前,對山河老祖道:“山河道友,請了!”話音剛落,鎮元子抬手揮杖,摧天杖直奔山河老祖左臉掃去。
    看見紫光流轉的摧天杖,山河老祖就下意識地想躲,突然想起此時持摧天杖的不是陳九公,這才定下心來仗山河劍迎擊。
    馬孟旭觀察片刻,見鎮元子根本沒領悟毀滅之道,摧天杖在他手中發揮出來的威力有限,慢慢地放下心來,將目光投向對面。
    此時馬有恒這方,除了馬有恒之外,就只有截教三仙與六耳。而自己這邊,不但有八位師兄,還有佛門二佛,無論從哪方面,都是自己占優。
    “師弟,讓我來會那六耳!”還沒等馬孟旭點將,玉鼎真人就出言請戰。
    “師兄小心。”玉鼎真人這么主動,馬孟旭當然不會不同意,囑咐了玉鼎真人一句,馬孟旭就看著玉鼎真人出陣,與那六耳廝殺于陣中。
    去了六耳,這邊就剩下馬有恒和截教三仙了,看了看截教三仙,文殊廣法天尊笑道:“師弟,截教無人矣!”
    文殊廣法天尊話音剛落,就聽一聲呵叱:“誰道我截教無人?截教金靈在此!”
    劍隨其聲,兩道劍光從天而降,直奔文殊廣法天尊刺來。
    文殊廣法天尊眉頭一挑,抬手一指,一道黑光自指尖射出,化作魔界至寶萬魔旗。
    兩道劍光飛至,擊在萬魔旗上無功而返,被飛來一女仙抓在手中。
    “金靈師姐!”虬首仙驚呼一聲,然后就轉驚為喜,“師姐,你斬尸了!”
    金靈圣母面若寒霜,當然這不是沖虬首仙,而是沖那出言不遜的文殊廣法天尊,“文殊!過來領死!”
    文殊廣法天尊也不畏懼,冷冷一笑,走到金靈圣母對面,“金靈,你才下封神榜幾日,就敢向我叫戰?也罷,今日就讓你見識見識我五臺山的魔功大法。”
    文殊廣法天尊,斬二尸的準圣,曾入佛門修煉多年,真的是融佛、道、魔三家功法于一身,法力渾厚無比。隨元始天尊入魔后,文殊廣法天尊更是借萬魔旗參悟魔道,道行突飛猛進。
    魔道,并非是一出手就是萬千天魔撕咬,那是小術,而非大道。
    文殊廣法天尊一展萬魔旗,萬魔旗上噴出一股黑氣,黑氣散開,金靈圣母只覺得心頭一顫,心里竟有些慌亂。
    “呔!文殊,看劍!”金靈圣母何等剛硬的女子?壓制心中慌亂的同時,祭出飛金劍斬向萬魔旗。
    文殊廣法天尊根本沒將金靈圣母放在眼里,見金靈圣母祭劍,文殊只是笑笑,同時暗暗將遁龍樁扣在手中,只等金靈圣母露出破綻,就祭遁龍樁拿她。
    誰知,飛金劍至,劍上迸發出耀眼的金光。
    金光銳利,瞬間撕開萬魔旗上的黑光。
    “師兄小心!”在后面觀戰的馬孟旭在金靈圣母出劍的一剎那就覺得不妙,連忙出言提醒。
    準圣斗法,說時遲,那時快。直到飛金劍斬在萬魔旗的時候,文殊廣法天尊才反應過來,用手一指,指尖射出一道黑氣在萬魔旗上。退后的萬魔旗得文殊廣法天尊后援,其上黑光閃閃,一只只魔頭從黑光中飛出,撲向飛金劍。
    金靈圣母抬手連點,飛金劍刷刷刷刷!將那些魔頭斬殺的干干凈凈。
    “又一個修煉庚金之道的!”文殊廣法天尊眼中精光一閃,才開始正視自己這個對手。
    文殊廣法天尊哪里知道,當年陳九公復立截教,幽冥血海冥河老祖送給陳九公三顆血蓮子,陳九公將其中一顆給了金靈圣母,讓她將修煉出來的法力積存在血蓮子中。
    待下了封神榜后,金靈圣母煉化血蓮子,直接將法力推至大羅巔峰。在痛別通天教主那天,金靈圣母心神悲愴之時斬出惡尸。她金靈圣母既號金靈,庚金之道自然是最適合她了。她手中的飛金劍不入頂級,這不要緊,陳九公親自上天庭,從王母那里借來素色云界旗,助她參悟庚金之道。
    陳九公的一番苦心,為截教增添一準圣,給文殊廣法天尊找了一強敵。
    曾經的截教四大弟子、三大圣母之一,金靈圣母最是剛強。演義中那個以一敵三的金靈圣母,在今日終于綻放了屬于她的光芒。此光一出,耀眼至極!
    這時,東方飄來一團祥云,祥云上傳下一尖銳的女聲:“誰!敢道我截教無人!”
    馬孟旭抬眼一看,不禁暗暗搖頭。這回好么,一來就來了三個。
    只見那朵朵白云上,立著三位女仙,一著白色宮裝,手托混元金斗。一穿紅裳,手捧金蛟剪。最后那個穿碧衣的,手里倒是什么都沒拿,可背后背著誅仙劍。
    這還不算完,三女仙剛至,一個聲音從天上傳來,“哪個敢道我截教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