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766 五莊觀中話因果

陳九公下了魔界三重天,立在空中觀魔界九方氣息。
    “那里是……”
    陳九公向西方飛去,一直飛到魔界西方魔土。
    在西方魔土正中央,有這么一座山,名喚青峰山。此山曾在東勝神洲上赫赫有名,因為此山主人是曾經的闡教金仙清虛道德真君。
    當年元始天尊率領門人弟子入魔界,闡教眾仙將道場從地仙界挪了過來,身為一方魔主,清虛道德真君的青峰山,就是整個西方魔土的圣地。
    陳九公進入青峰山,未上青峰山主峰的紫陽洞,以他現在的身份,如果想要什么東西,陳九公會從清虛道德真君手里強搶,也不會來偷。
    陳九公來在青峰山南峰一山坪,見有一洞,洞前一塊龍形石上坐著一女仙。
    此女身著白色玉龍衣,頭上無官束發,烏黑的長發披散在肩上,生得極其貌美,柳葉彎眉,櫻桃小口,面如白玉,只是頭上多了一雙龍角,略微顯得有些古怪。
    陳九公立在云頭,望著下方巨石上端坐的女仙,久久無言。往事縈繞心間,那好像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自己都有些記不清了。
    冥冥中,仿佛有了感應,女仙睜開美目,抬頭望見陳九公。一時間,女仙嬌軀微微一顫,櫻桃小口微微一張,卻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陳九公笑著點點頭,剛要說話,就見那女仙從龍形石上起身,飛身入得洞府。
    陳九公一愣,不緊搖頭苦笑,化作一道青光離去。
    玉虛宮中,元始天尊搖搖頭,“陳九公,你還真不肯吃虧。”說著,元始天尊一拍云床,一陣黑光向四周擴散。
    黑光碰觸到玉虛宮四壁,整個玉虛宮顫動。魔界三重天上。玉虛宮憑空而現。
    ……
    沒龍谷前,孔宣直奔玄奘撲去,其勢如風雷。
    玄奘心中大駭,轉身欲走。就見一陣金色火光從天垂下,擋在自己面前,玄奘大喜,“恭迎教主!”
    同樣看到太陽真焰,孔宣止住身形。望著那從天降下的大日如來,冷笑不止。
    大日如來手指孔宣,笑問道:“孔宣,可還認得本教主么?”
    “哼!”孔宣輕哼一聲,面上滿是不屑之色,“岐山之下,你為我手下敗將。如今成了混元圣人,也不過爾耳。”
    封神劫萬仙陣后,孔宣討西岐,大敗十二金仙、燃燈道人和前去為姜子牙助戰的陸壓道人。而那陸壓道人正是大日如來的前身。所以孔宣才說他是自己的手下敗將。
    聽孔宣嘲笑自己,大日如來怒極反笑,“好個孔宣,還是這般不知天高地厚,今日就讓你知道本教主的手段!”
    大日如來想收拾孔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且不說他在岐山前被孔宣攆得滿山亂竄。就說入了佛門之后,他為大乘佛教過去佛,孔宣為小乘佛教過去佛,按理說二人地位相等,理應是平起平坐。可孔宣從來沒拿正眼兒瞧過他。還動不動就以武力相向。
    最關鍵的是,大日如來打不過孔宣,每次都被孔宣收拾一頓。
    如今自己證道混元,為天道圣人。而孔宣呢?他隨著陳九公一起游離天道之外。雖斬三尸,但大日如來始終相信,圣人之下皆螻蟻。
    看著躍躍欲試的大日如來,孔宣冷笑:“此地施展不開,可敢到天上一戰?”
    “有何不敢?”
    我是圣人我怕誰?現在的大日如來心里就是這么一個念頭,聽孔宣主動邀戰。大日如來想也不想,一口應下。
    “太師叔,讓弟子和您一起試試這圣人斤兩。”
    孔宣瞪了袁洪一眼,指了指那麒麟王,“此人和你一樣,都是走以力證道的路子,他那掌中刀殺人不留元神,就交給你了。”說到此處,見袁洪還要說什么,孔宣在他額頭上拍了一巴掌,“少說廢話,若是叫他害了我教同門,教主必不饒你。”
    孔宣一提陳九公,袁洪心頭一顫,目光瞬間兇狠起來,投向那麒麟王。
    “回來!”孔宣一把拉住沖向麒麟王的袁洪,“將混沌鐘予我。”
    “太師叔小心了!”袁洪回過神來,想到孔宣將要對付的是混元圣人,連忙將混沌鐘塞到孔宣手中。
    孔宣手托混沌鐘,對大日如來道:“大日,隨我來!”
    大日如來淡淡一笑,喃喃道:“難道以為有了混沌鐘就能與本教主為敵?也好,趁陳九公不在,奪了他的混沌鐘。”說著,大日如來飛身而起,在起飛的過程中,屠巫劍已現于手中。
    麒麟王橫戮魂刀攔住袁洪的定海神針,“猴子,且慢!”
    感受從棒上傳來的力量,袁洪咧嘴一笑,“怎么?還沒打就怕了?”
    麒麟王覺得好笑,搖搖頭道:“孔宣乃斬三尸的強者,大日如來更是混元圣人,他們這一戰必定驚天動地!怎么?猴子,你不想看?”
    “也罷!”袁洪雙臂用力,磕開麒麟王掌中刀,飛身退至鎮元子身旁,和眾人一起抬頭向上空觀望。
    一時間,沒龍谷前,戰事平息,所有人都關注孔宣與大日如來之戰。
    大日如來緊隨孔宣飛上高天,只見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撲來,連忙祭出玄黃日月鐘護體。
    當年四圣攻金鰲,孔宣曾以五色神光拿住女媧娘娘,雖然只困了女媧娘娘一眨眼的功夫,但也證實五色神光無物不刷的神妙。大日如來可不想被孔宣落了,面皮,要知道他是三足金烏,乃太陽真火之精靈,入得五行,正被五色神光所克。
    鐺……鐺……鐺……
    鐘聲陣陣,玄黃日月鐘上光芒閃閃,垂下條條玄黃之氣。
    可是,五色神光并未刷來,而是處于五方,將大日如來圍住。
    青色的甲木神光在東,白色的庚金神光在西,赤色的丙火神光在南,黑色的壬水玄光在北。最后一道,黃色的戊土神光,竟然神奇的一分為二,一在上,一在下。
    東西南北中,金木水火土!
    先天五行!
    大日如來眼中精光一閃,直奔金色的庚金神光沖去。五行之中,火克金,大日如來要從庚金神光這里突圍。
    孔宣冷冷一笑,大袖一揮,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花之上滾滾青氣中,五點靈光沖起。
    大日如來仗屠巫劍斬向庚金神光,但見一道金光從自己身后飛來,大日如來下意識地抬頭一看,就見一座金色寶塔飛入庚金神光之中,霎時間就與庚金神光融在一起,二者仿佛渾然一體。
    “先天庚金之精!”大日如來眉頭微蹙,壓制住心中的疑惑,手中屠巫劍所向,血色劍光斬出。
    庚金神光一閃,血色劍光消失得無影無蹤。
    大日如來雙手持劍,來在庚金神光前,一劍力劈,撕開撲面而來的陣陣金光,沖入金光深處。
    下一刻,大日如來出現在了一個金色的世界。一點也不夸張,入眼的全是金色,什么東西都沒有,四周四壁,光禿禿地泛著金光。
    大日如來知道這五色神光自成一界,根本沒有多想,揮劍破界。
    金光如紙,一觸即破,大日如來飛身而出,但見周圍赤、青、白、黑,上下為黃,整個人又回到了原點。
    “大日!”這時,已不見了孔宣的身影,但他的聲音卻從四面八方傳來,“此陣乃我家教主所傳,名喚先天五行封圣陣,是我家教主專為你等這些天道圣人所創。如果你出不去,那就等著被我封印吧!”
    孔宣話音落下,天地齊動,四周赤、青、白、黑向中間的大日如來擠來,上下戊土之力向中間合攏。
    大日如來面色不改,一晃手中屠巫劍,屠巫劍化作百丈之長,其上血光更甚,向四方斬去。
    屠巫劍過處,赤、青、黃、白、黑五色光芒飛濺,五座寶塔分于東、南、西、北、天上,塔分赤、青、黃、白、黑五色,各七層。
    五塔放光芒,赤、青、黃、白、黑五色光芒連成一片,形成五行結界。
    大日如來揮劍破開結界,可是又有一層結界出現在眼前。
    大日如來微微一怔,看到在這層新的結界外,又起了一層結界。大日如來也是混元圣人,不會不知道五行相生,先天五行相生不息,自己破開一層結界,就會有下一層。
    大日如來仰頭,口中發出陣陣長嘯,手持屠巫劍一晃,整個人化作一道金色火光沖起,沖破層層五行結界。
    大日如來一連破開一十八層五行結界,終于再無結界阻礙,可就在這時,一座寶塔從高空墜下,大日如來一頭撞在寶塔上。
    大日如來真身強悍,倒不至于被撞傷,但頭上的金烏羽冠撞歪了,氣的大日如來怒氣沖天,剛扶正金烏羽冠,就見一層五行結界憑空而起,將自己罩住。
    沒龍谷前,馬有恒望著天上閃閃發光的五色,贊嘆道:“好個五色神光,好個先天五行,此陣恐怕不比那先天五方旗布下的先天五行大陣差,大日如來要栽了。”說到此處,馬有恒看了身旁的鎮元子一眼,“道兄,我記得你的最后一塊戊土之精是送給準提了吧。”
    鎮元子搖搖頭,“賢弟,孔宣道友的五行之精皆為截教教主所有,并非鎮元之物。”
    “哦?”馬有恒聞言大為震驚,無比驚奇地道:“那截教教主非先天生靈,更非先天五行之精靈,怎會有先天五行之精?”手機用戶請訪問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