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765 六圣合力封教主怨念之中有真靈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不受控制,離了沒龍谷直向東方飛去。
    沒龍谷前雙方誰也沒有多想,就連孔宣,也只以為是陳九公臨時召回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根本沒想別的。
    誰知就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離了孔宣頭頂的一剎那,身處魔界的陳九公頓時感應到了。
    陳九公眉頭一皺,喃喃道:“太清?”
    似乎為了與陳九公呼應,還沒飛到東勝神洲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浮出一層赤光。
    陳九公感應到了太清仙光,笑道:“終于忍不住了么?”說完這話之后,陳九公也不再去尋那品造化玉牒,盤膝坐于虛空,靜靜地等著。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橫跨南瞻部洲,飛入東勝神洲后繼續向東,一直來到黑云山。
    寶塔懸于黑云山上,垂下條條玄黃之氣,將整個黑云山裹住。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落下,矗立于黑云山中,正巧將仙魔兩界通道阻死。
    一道赤光從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中射出,直入魔界。
    赤光進入魔界,直接飛到陳九公面前停住,化作一人。
    此人雖是赤光所凝,但能看出是太清老子無疑。
    “陳九公!”
    “太清道祖。”
    老子道:“陳九公,你有大智慧!”
    陳九公淡淡一笑,“太清道祖以至寶相贈,九公豈會不識好歹?”
    老子擺擺手,昂向天仰望,“二弟!”
    魔界三重天上,玉虛宮中。
    元始天尊猛地從云床上起身,抓起身旁的三寶混元劍,出玉虛宮,從三重天上降下。
    “太清老師……”當元始天尊看到赤光凝聚的老子時,心中未免有些吃驚。
    老子沖元始天尊道:“二弟,你我一體所出,老師二字就不必再提了。”
    “這……”
    老子道:“截教教主以毀滅之道斷開了魔界與天道的聯系。我又以盤古縈念封住了魔界與外界唯一的通道。如此一來,就算是鴻鈞,也聽不到你我三人的談話。”
    元始天尊眼中精光一閃,道:“大兄來我魔界。不知有何貴干?”
    老子搖頭道:“二弟,你生性多疑……罷了,時間不多了。.`”說著,老子一指腳下魔土,“開天辟地之初。開天四靈修**力,欲強破天道。有鴻鈞應道而出,先斬羅睺,后誅紫炁。”
    說到此處,老子頓了頓,才繼續道:“開天四靈,元神皆為先天不滅之靈,即使元神被斬,也能重聚重生。鴻鈞為防羅睺重生,施展**力使他肉身化為魔界。并將那品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牒置入魔界,以造化玉牒中蘊含的毀滅之道斬殺羅睺不斷重聚的元神。”
    “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牒!在我魔界?”元始天尊聽了老子的話,心頭微動,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畢竟是魔界之主,魔界中的一切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與元始天尊不同,陳九公關心的卻是另外一事,“既然開天四靈皆為不死之身,那被道祖打殺的紫炁何在?”
    “在西!”剛剛還長篇大論的老子突然變得惜字如金,向西方一指,口吐二字。
    “羅睺在魔界。紫炁在西方,爡女在太陽星,玄龜在我金鰲島,先天不滅之靈。還真是一個都不死啊。”
    “也非不死!”老子看著元始天尊道:“二弟為盤古正宗,享盤古遺澤,那盤古信念所化盤古開天劍,正是先天四靈的克星。只有盤古開天劍,才能將開天四靈的元神斬殺干凈。”
    “那大兄的意思是?”
    “斬殺羅睺,取那品造化玉牒。”
    元始天尊聞言。面露冷笑,一搖手中三寶混元劍,“之后呢?”
    “之后?”老子眼中精光流轉不定,“破開天道!”
    “破開天道?哈哈哈……”好像聽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元始天尊仰天大笑。
    老子面色不改,仍淡淡地說:“我贈二弟開天烙印,予陳九公盤古縈念,就是想讓你們破開天道。”
    老子此言一出,元始天尊止住笑聲,直視老子,“我道那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怎么會被陳九公奪去?原來是大兄故意送他的!”
    當年四圣攻金鰲,陳九公奪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那時他的確是爆了混元劍不假,可別忘了那寶塔萬法不沾,倘若寶塔主人老子在場,絕對不會叫陳九公得逞。
    但奇怪的是,這位太清圣人在當日就是遲遲不肯現身,任由陳九公奪去了天地玄黃玲瓏塔。
    雖然得了寶貝,但陳九公也懷疑老子的用意。在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帶回洞府,準備煉化之時,陳九公才現,原來在這寶塔中藏著一團太清仙光。
    陳九公沒有將這團太清仙光打散,這才就有了今日之事。
    元始天尊看了看陳九公,見陳九公臉上無一絲表情,才將目光轉向老子,“大兄,你不光送他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還把混沌鐘也送給他了。.?`c?o?m?”
    元始天尊一直都沒說,當日陳九公奪他混沌鐘時,只爆了元屠阿鼻雙劍。要知混沌鐘的防御可不比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差,但陳九公爆開元屠、阿鼻雙劍的一剎那,元始天尊在混沌鐘內的元神烙印直接被轟散了。
    老子搖頭道:“混沌鐘不是我送他的,是鴻鈞送他的。”
    老子此言一出,元始天尊眼中射出兩道黑光,黑光爆射三尺開外,同時身上的大道袍獵獵作響。
    元始天尊顯然是動了真火,老子輕聲道:“圣人之下,皆螻蟻。天道之下,圣人亦為螻蟻。二弟,不想為螻蟻,就破了這天道吧。”
    “哼!”元始天尊冷哼一聲,“你和鴻鈞不就是天道么?”
    “鴻鈞是天道,我不是。”
    聽老子說鴻鈞是天道,陳九公大聲問道:“鴻鈞真的是天道?”陳九公永遠不會忘記那天鴻鈞對自己說的話,他鴻鈞如果是天道,為何又鼓動自己破開天道?
    “他現在不是,但以后會是。”老子看了陳九公一眼,道:“如果不想受鴻鈞掌控。那就破了天道吧……陳九公,你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在黑云山中,收了吧。”
    老子說完,身體散開。化作點點赤光消散。
    陳九公大喊:“太清道祖,那太極圖也送我可好?”
    就在陳九公喊叫時,元始天尊二話不說,舉劍就刺。
    陳九公伸手在虛空一抓,毀天劍憑空出現在手中。揮劍截住三寶混元劍,“元始,且慢動手。”
    元始天尊收劍而立,手指陳九公,“陳九公,你來我魔界所為何事?莫非也是圖那造化玉牒?”
    陳九公笑道:“我今日來此,不是為了和你斗法。”
    元始天尊不說話,手中三寶混元劍上紫光閃閃。
    陳九公搖搖頭,“元始,如此非待客之道。去你玉虛宮詳談可好?”
    “陳九公!”元始天尊咬緊牙關,抬手一劍,直奔陳九公頭上斬下。
    陳九公仗劍還擊,二劍相碰,紫光迸濺。
    “陳九公,你敢來我魔界,看我如何降你!”身在魔界,元始天尊占主場之利,毫不懼怕陳九公,將三寶混元劍一晃。七道劍光從劍身上分出,從各個角度劃向陳九公。
    這回陳九公沒有還擊,劍交左手背在身后,抬手一指。頭頂現出青色慶云,慶云上無三花,只有六道黑氣。
    六道黑氣迅聚攏于一處,凝成一幡。此幡通體漆黑,上有符文,下無幡尾。
    幡面一抖。灑下黑光陣陣。
    三寶混元劍劍光遇到黑光,皆倒向后斬,斬向元始天尊。
    自己出攻擊,反過頭來攻擊自己,元始天尊大袖一揮,那些劍光一一破碎,元始天尊抬頭望著陳九公慶云上的無尾幡,空著的左手上黑光閃閃。
    陳九公笑道:“元始,盤古信念是能克此幡,但莫要忘了我還有盤古縈念呢!”說著,陳九公伸手一招。
    黑云山山腹中,坐在仙魔兩界通道上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化作一道玄黃之氣進入通道。
    一道玄黃之氣飛來,直陳九公頭頂化作天地玄黃玄黃玲瓏寶塔,垂下條條玄黃之氣。
    陳九公抬手撥了面前的玄黃之氣一下,沖元始天尊笑道:“如何?”
    盤古三念,縈念、信念、怨念!
    縈念化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信念化盤古開天劍;怨念先為六魂幡,后為無尾幡。
    盤古三念,相互克制。盤古開天劍克制無尾幡,天地玄黃玲瓏塔又克盤古開天劍。
    元始天尊見陳九公頭頂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知道自己的盤古開天劍拿他沒辦法,直接從袖中取出一品玉牒。
    “陳九公,此地乃魔界,任你神通在大,也是枉然!”
    像玉鼎真人、赤精子這樣的準圣,在魔界為魔主,可借一方魔土之力匹敵圣人。那么元始天尊?本來就是圣人的他,在魔界會是如何強大?
    見元始天尊要借魔界之力,陳九公面不改色,沖著元始天尊道:“元始,你若能以毀滅之道勝我,我陳九公服你!但你若以魔界之力贏我……呵……呵……那我服的是羅睺!”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翻手收了造化玉牒,大袖一甩,“跟我來!”說著,飛身而起,直上云霄。
    陳九公跟著元始天尊穿過魔界三重天,來在玉虛宮前,望著宮門上三個大字,陳九公道:“我去過大赤天八景宮,去過靈山,也去過錦繡天。你這玉虛宮,還真是第一次來。”
    元始天尊沒說話,用手一指,玉虛宮門開,元始天尊帶著陳九公進到宮中。
    進了玉虛宮,元始天尊就算是到家了,他徑自上了云床,盤膝而坐。
    陳九公看了看元始天尊,又看了看腳下的蒲團,自己不可能和元始天尊一起坐在云床上,更不可能坐到蒲團上,這是元始天尊徒子徒孫坐的,自己若坐上去,那就比元始天尊矮了一頭。
    陳九公再抬頭看元始天尊時,見元始天尊正滿臉笑容地望著自己。陳九公不禁大笑:“元始,好小家子氣。”
    “哈哈哈……”元始天尊大笑,撫掌道:“我玉虛宮一向如此,你不愿坐蒲團,那就站著吧。”
    陳九公當然不肯站著了,大袖一揮,青光陣陣,一座云臺自地面而起,待與元始天尊的云床持平時才停下。
    陳九公飄上云臺,盤膝坐下,向元始天尊道:“貴客臨門,你不但刀劍相向,更是不守待客之道,傳出去豈不叫人恥笑?”
    元始天尊一擺手,正色道:“陳九公,來我魔界究竟所為何事?”
    “無他?為一品造化玉牒。”
    元始天尊伸手一指,一道黑光自指尖射出,落在陳九公面前,化作一品造化玉牒。
    “造化玉牒在此,陳九公,你敢拿么?”
    陳九公右手食指屈指一彈,一道青光擊在造化玉牒上,造化玉牒飛至元始天尊云床上。
    陳九公道:“你知我來意,又何必如此?”
    元始天尊眉頭一挑,冷笑道:“怎么?你想要那品造化玉牒?”
    陳九公微微一笑,“造化玉牒,無上至寶,若能得之,借以悟道。”
    元始天尊沒說話。
    陳九公又道:“元始,你為魔祖,掌魔界,一定知道那品造化玉牒藏在何處。”
    元始天尊還是沒說話,不知是默認,還是不愿理會陳九公。
    見元始天尊不說話,陳九公淡淡一笑,“魔祖若是知曉那品造化玉牒的下落,不如說出來,你我同取那造化玉牒,一共參悟毀滅之道,豈不大善?”
    剛才僅僅是不說話,現在的元始天尊直接把眼睛閉上了,陳九公見狀一愣,而后勃然大怒,“元始,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說完,見元始天尊如雕像一般紋絲不動,陳九公消失在云臺之上,化作一道青光沖出玉虛宮。
    一出玉虛宮,陳九公手持毀天劍,毀天劍豎立陳九公胸前,陳九公沖著毀天劍吹口氣,毀天劍微微一顫,化作一道紫光。
    陳九公揮動紫光向玉虛宮一斬,整座玉虛宮微微顫動,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紫光重新化作毀天劍,被陳九公提在手中,陳九公回身望望空蕩蕩的虛空,轉身就走。
    玉虛宮中,端坐云床上的元始天尊睜開二目,臉上露出笑容。
    陳九公立于魔界上空,目閃青光眺望四方,以神通觀看九方魔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