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756 遭人算計的陳九公

赤、青、光、白、黑!
    五色神光輪轉,地藏王佛大袖連連甩動,金色佛光陣陣,抵擋孔宣的五色神光。
    地藏王佛神通不小,能耐不差,可他發出的佛光一遇五色神光就被撕碎,根本無法給地藏王佛爭取脫身的機會。
    地藏王佛一拍頂門,兩道金光沖出,化作兩顆舍利子。見五色神光向自己舍利刷來,地藏王佛抬手一指,道:“佛曰:‘寂滅!’”
    兩顆舍利子上金光閃閃,五色神光遇金光,齊齊一頓,地藏王佛剛要飛身逃竄,就見五色神光大作,瞬間將舍利子發出金光全部絞碎。
    一道玄光飛來,地藏王佛只覺得眼前一花,整個人出現在另一個世界中,身處山水之間。
    就在地藏王佛一愣神的時候,眼前又是一花,人已出現在山河老祖的身旁,地藏王佛連忙出言感謝:“多謝老祖出手相助。”
    山河老祖沒說話,抬手祭出山河劍,捧劍直刺孔宣。
    孔宣反手一掌,掌心噴出五色之光,呈劍形與山河劍相擊。
    這時,馬孟旭催動玄黃破法幡,道道玄黃劍氣分襲孔宣上、中、下三路。
    孔宣抬手一招,五色神光飛回,在孔宣身外輪轉,將那道道玄黃劍氣收盡。
    孔宣大袖一揮,一道寒光自袖中射出,直擊馬孟旭胸口。
    馬孟旭催玄黃戊土旗抵擋,寒光刺在玄黃戊土旗放出的黃光上時受阻,化作一把龍形長劍。
    孔宣飛身來在近前,將龍形劍撈在手中,用力一震劍,劍上寒光流轉不定。
    寒光之間。劍生出頭尾,為龍身,口含劍刃。吞吐間直刺玄黃戊土旗。
    馬孟旭也動了火氣,一把抓住玄黃戊土旗。用力一揮,百丈黃光沖起,旗面隨光而長。
    馬孟旭一甩玄黃戊土旗,玄黃戊土旗卷起龍形劍。
    “哼!”孔宣手抓龍尾,龍尾以上盡被玄黃戊土旗卷住,一抖雙肩,五色神光沖出,在玄黃戊土旗上連刷不止。
    玄黃戊土旗上黃光消散。連連挨了五色神光幾記,旗面張開,任由孔宣抽走寶劍。
    馬孟旭咬緊牙關,不住地催動玄黃破法幡,發出道道玄黃劍氣襲擊孔宣。同樣是斬三尸的準圣,這孔宣太逆天了,五色神光五行齊聚,五行之道衍化完全,凡屬五行,難免都會被他克制。自己有圣人道行。但無圣人法力,戊土之道被他破的一干二凈,著實可惡至極。
    馬孟旭越看孔宣就越氣。這孔宣還未證道,就有這般神通,若是讓他證了混元,豈不又是一個陳九公?
    眼見道道玄黃劍氣襲來,孔宣哈哈大笑,五色神光在身外一轉,又將玄黃劍氣收的一干二凈。收了玄黃劍氣,孔宣一揚手,五色神光散開。赤、青二光刷向馬孟旭,黃、白二光刷向山河老祖。黑光直取地藏王佛。
    馬孟旭無奈,只能繼續催動玄黃戊土旗抵擋。山河老祖也是。仗山河扇、山河社稷圖將山河之道催動到了極致,條條山靈水脈在山河二寶上現出,抵擋黃、白二色神光。比起馬孟旭,山河老祖更是吃虧,他那山河之道是山水靈脈之道,山屬土,水就不用說了,如果沒有馬孟旭在一旁幫他分擔,他非得被孔宣活活克死不可。
    三人之中最輕松的竟然是地藏王佛,他只面對一道神光,而且他修煉的寂滅之道不入五行。只見地藏王佛將寂滅之道催動到了極致,兩顆舍利子盤旋在一處,化作一金蓮。
    金色蓮花花開九品,在地藏王佛頂上飛速旋轉,越轉越快之間化作一道金光。
    “寂滅!”地藏王佛大喊一聲,抬手向頭上一指,金光沖起,與刷來的水之神光相遇。
    金光一觸即散,而那黑色的水之神光也暗淡了不少,停在空中不動。
    “寂滅之道?”孔宣眼中精光一閃,一指黑光,黑光刷的一下刷下,刷向地藏王佛。
    地藏王佛將身一晃,化作一道金光就走,黑光在身后緊追不舍。
    沒龍谷云層之上,玄奘還在觀戰。剛才他讓地藏王佛下去助四大魔主圍攻鎮元子,是想讓地藏王佛以寂滅之道削弱鎮元子的戊土之道,他再好尋機會對鎮元子下手。
    沒想到的是,地藏王佛連鎮元子的衣角都沒碰著,就被孔宣截住了。本來玄奘還沒想向孔宣下手,但見孔宣將五色神光分散開來,去刷馬孟旭、山河老祖與地藏王佛,玄奘才發現現在是偷襲孔宣的絕佳機會。
    玄奘一撮手中楊柳心針,眼中寒光一閃,運轉甲木之道催動楊柳心針。
    楊柳心針在玄奘的催動下,化作一道細細的青光,青光銳利至極,但無一絲氣息散發出來。
    玄奘一挺身,從云上站起,二目死死地盯住孔宣,甩手祭出楊柳心針。
    玄奘藏的很深,在出手之前無一絲氣息溢出,也就沒有被人察覺。但就在玄奘出手的一瞬間,引起了一人的注意。
    六耳獼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萬物皆明。六耳腮后四只小耳齊齊一動,一絲微弱的聲音入耳,六耳抬頭一看,見玄奘在云頭,沖著孔宣祭出一道青光。
    六耳情急之下,想起太師叔孔宣交給自己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連忙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祭起在空中。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被六耳祭起,化作一道玄黃之氣奔孔宣飛去。
    這時孔宣發現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忙向四周觀望,這才看到那向自己襲來的楊柳心針。
    “玄奘!”孔宣恨的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這白眼狼挫骨揚灰,但當務之急是對付馬孟旭、山河老祖和地藏王佛。正好有六耳祭出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為自己護身,孔宣就沒去理會楊柳心針,五色神光不移,繼續對付那三人。
    誰也沒有想到,當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飛到孔宣頭頂時,根本沒有停下,而是直接向東方飛去。
    孔宣愣住了,六耳傻眼了,就連玄奘也驚呆了。誰能想象得到?在緊要關頭,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跑了。
    孔宣再想招五色神光護體已經晚了,馬孟旭、山河老祖、地藏王佛也不會放過如此良機。馬孟旭將手中玄黃戊土旗、玄黃破法幡齊齊一甩,兩大功德至寶化作兩道玄黃之氣,向赤、青兩道神光擊去。
    山河老祖飛身攔下要退回孔宣身旁的黃、白二色神光,左手搖山河扇,右手甩山河社稷圖,短短十丈之內,千山萬水,影像重重。
    地藏王佛猛地噴出一口精血在奈何圭上,奈何圭上玄光一閃,直沖而起,向那黑色的水之神光打去。
    赤、青二光與玄黃戊土旗、玄黃破法幡糾纏在一起;黃白二光破千山,斷萬水,擊碎千重山,萬重水。但山河老祖全力之下,山山水水無窮無盡,你能破一千,破一萬,但休想回到孔宣身旁。
    最后的黑色水之神光連連刷動,一次次將那奈何圭彈開,但奈何圭總是能快速飛回,死死地纏住黑光。
    孔宣大袖連連揮動,拳拳到肉與馬孟旭、山河老祖、地藏王佛交手。見那楊柳心針直向自己額頭刺來,孔宣仰頭長嘯,頂上一道青氣沖起。
    鐺……
    隨著那股青氣沖起,一聲鐘聲響徹萬里之地。條條混沌之氣從孔宣頭頂垂下,將馬孟旭、山河老祖、地藏王佛的拳腳擋下的同時,也擋住了玄奘的楊柳心針。
    “太師叔,袁洪來也!”洪亮的聲音不亞于剛才那聲鐘響,一條鐵棒隨聲砸下,帶著陣陣狂風、狂亂的氣流砸向山河老祖。
    山河老祖見棒勢威猛,忙催動手中山河劍,山河劍于山河老祖掌中化作百丈來長,迎擊鐵棒。
    轟……
    響聲震天,震破了天上的云層,大地搖動,沒龍谷塌陷。
    “教主,嚇死我了。”看著面前緩緩下沉的混沌之氣,孔宣暗暗松了一口氣,剛才的事來的太突然了,玄奘出手突然,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走的也突然,如果不是袁洪和混沌鐘來的也突然,自己的麻煩就大了。
    想想剛才自己還藏拙,孔宣不禁暗暗發狠,只想著一會兒大展神威,將這些人一一鎮壓!而那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離去的事,孔宣沒有多想,只以為是陳九公要用才收回去的,雖然有些危險,但有混沌鐘幾十出現,倒也有驚無險。
    山河老祖倒飛出去,馬孟旭、地藏王佛見事不妙,連忙飛身躲閃。
    “太師叔,您沒事兒吧?”天上落下一個高大的身影,在孔宣身旁關切的問道。
    孔宣剛剛長出了一口氣,“你這猴兒,太師叔我法力無邊,豈會有事?”
    袁洪嘿嘿一笑,“老師命我前來相助,正好見識見識太師叔的蓋世神通!”
    “好!”孔宣劍眉一挑,虎目寒光閃閃,此時五色神光已回到身邊,孔宣雙臂一揚,頂上沖起那道青光化作畝大的慶云,慶云上三朵青蓮不斷地噴著青氣,在滾滾青氣之中,浮起五座寶塔。
    赤、青、黃、白、黑,寶塔五色,正合先天五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