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755 八魔主齊出九公入魔界

黑云山。
    仙魔兩界通道入口。
    曾幾何時,佛門十大準圣駐扎此地,嚴防魔族進入洪荒。
    自元始天尊入主魔界后,佛門撤回西牛賀洲,并將賢者劫時占下的半個東勝神洲主動讓出。
    陳九公來在黑云山上空,沒敢貿然進入魔界,在魔界的元始天尊就是無敵的存在。
    陳九公伸手一招,毀天劍入手,陳九公左手持劍豎劍于胸前,右手從劍脊向劍刃一抹,毀天劍上紫光流轉。轉眼間,毀天劍化實為虛,變做一把紫色光劍。
    陳九公揮手一抖,紫光萬丈,從上空撒下。
    整個黑云山連同周圍空間齊齊顫抖,陳九公飛身直入黑云山深處。
    陳九公穿過仙魔兩界通道進入魔界,出現在北方魔土上,陳九公抬頭看看魔界的天,將身一晃,化作一道青光在北方魔土上搜尋自己的目標。
    魔界三重天上。
    玉虛宮巍峨矗立。
    整個玉虛宮中只有元始天尊一人。
    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上,周身赤、白二色光芒繚繞,他正借開天烙印參悟毀滅之道。
    突然心頭微動,元始天尊睜開二目,赤、白二光融入體內,元始天尊掐指推算。
    “難道不是么……”算了一會兒,元始天尊發現什么也算不出來,也就收了神通,繼續參悟毀滅之道。
    西牛賀洲,八寶功德池前。
    阿彌陀佛、大日如來的目光都集中在準提佛母身上,此時的準提佛母手捧十二品三色蓮臺,閉目推演天機。
    待準提佛母收了玄功,大日如來見他睜眼,忙問道:“師兄,如何?”
    準提佛母面沉如水,凝重地道:“那孔宣斬出自我了。”
    “嗯?”大日如來眉頭一蹙,“孔宣斬三尸?怎么可能?”
    大日如來清楚孔宣斬三尸的難度,那先天五行之精何等珍貴?就開天辟地時才有那么一點。除了化形成靈根,或開靈智得道之外,其余的都被大神通者煉做靈寶了。或許能剩下一點,但想湊齊五行。恐怕比證道混元還要困難。
    準提佛母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孔宣從哪里弄來的先天五行之精,“孔宣斬三尸,混元圣人之下再無敵手,五色神光得五行之精鎮壓。圣人之下無人能逃,闡教教主雖為圣人轉世,但無**力破開五色神光,恐怕要吃大虧。”
    大日如來點點頭,“既然如此,那我佛門可要助闡教教主一臂之力?”
    大日如來話音剛落,就見準提佛母扭頭望著自己,“恐怕要勞師弟往人間走上一遭了!”
    “這……”大日如來有些遲疑,“我若出手,恐怕會引出截教教主。”
    “師弟放心。截教教主脫不開身。”
    大日如來狐疑的看了看準提佛母,不知道他為何如此自信,但想到準提佛母的智慧,大日如來起身,向二圣告辭離去。
    眼見大日如來化虹而走,一直靜坐的阿彌陀佛二目一瞪,眼中金光射出三尺開外,頂上沖起一道混沌之氣。
    混沌之氣竄起三丈有余,凌空一轉,化作三十六品混沌蓮臺。
    阿彌陀佛用手一指。混沌蓮臺垂下條條混沌之氣,將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圍住。
    準提佛母看著垂在眼前的混沌氣流,“先天至寶皆有妙用,不知師兄這混沌蓮臺又有何玄妙之處?”
    看著混沌蓮臺。阿彌陀佛也十分滿意,“此蓮有封天印地之玄妙。”
    “不愧是先天至寶!”
    阿彌陀佛抬手一指懸于頂上的混沌蓮臺,混沌蓮臺又降下陣陣光芒,將二圣罩住。
    做完這些,阿彌陀佛道:“有此寶阻隔,天道已排斥在外。”
    準提佛母撫掌笑道:“妙!妙!有這至寶在手。我與師兄謀劃之事就不會為道阻知曉。”
    阿彌陀佛點點頭,“師弟,事成否?”
    “成矣!”準提佛母道:“陳九公已入魔界。”
    “如此甚好!”阿彌陀佛臉上露出笑容,“多虧師弟當年保玄龜真靈不滅。”
    準提佛母搖頭苦笑,“若非如此,也不會惡了道阻。”
    阿彌陀佛搖搖頭,“師弟再忍耐些時日,只等陳九公破開天道,師弟就自在了。”
    聽阿彌陀佛的話,準提佛母怔了怔,“師兄,道祖功參造化,你我謀劃能成么?”
    “師弟放心,此事一定能成!”阿彌陀佛眼中滿是堅定之色,“當日我于金鰲島前見玄龜,趁機道出魔界中有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牒。玄龜身在金鰲島其人籬下,一定會將此事告知于陳九公。陳九公知道那造化玉牒在魔界,就一定會去找尋。”說到此處,阿彌陀佛眼閃精光,“魔界為元始執掌,那品造化玉牒就算不落在陳九公手中,也必為元始所得。這二人修煉的都是毀滅之道,都有破開天道的可能。”
    聽阿彌陀佛一番話,準提佛母心中感動萬分,“為了準提,師兄不惜違逆道祖,我……”
    “師弟!”阿彌陀佛打斷準提佛母的話,“你我兄弟多年,雖不為一體所出,卻情如手足,為了師弟,我何惜此身?只恨師兄所修非毀滅之道,否則必親手為師弟破開天道。”
    就像阿彌陀佛說的,他們師兄弟之間的感情,什么都不用說,準提佛母將滿心的感動深藏心底,連不上露出標志性的笑容:“洪荒修士億萬萬,都道鴻蒙紫氣好!可他們不會知道,身背兩道紫氣是何等的痛苦。”
    “師弟。”
    “師兄?”
    “如果沒有那道紫氣,師弟的庚金之道可能勝得過截教教主的毀滅之道?”
    “我也不知,恐怕只有做過一場才會知曉。”
    ……
    沒龍谷前。
    仙魔混戰!
    戰團中,五色神光最是耀眼,赤、青、黃、白、黑五道神光壓制了所有仙光、魔氣,孔宣以一己之力,獨斗馬孟旭、山河老祖。
    太古獸王麒麟王,試圖以力證道的強者,平日里橫行洪荒,圣人之下難逢敵手,但今日碰到了一個硬茬子。
    馬有恒,紅云老祖的轉世之身,在借西海海脈將法力推上準圣之后,以戕神之道大戰麒麟王。若論道行、法力,即使有西海海脈,馬有恒也不是麒麟王的對手,可架不住他戕神之道詭異莫測,沾上者死,碰上者亡。
    還有鎮元子,這位洪荒老牌強者,更是以一敵眾,文殊廣法天尊、赤精子、太乙真人、道行天尊、四大魔主將他圍在中央一頓猛攻,卻也未能破開鎮元子的戊土之道。
    玉鼎真人與六耳再次相逢,當日玉鼎真人殺上武當山,六耳逼死廣成子,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他們一出手,就毫無試探,一個使殺戮之道,一個現乾坤神通。
    清虛道德真君戰虬首仙、普賢真人會靈牙仙,慈航道人斗金光仙。
    沒龍谷上空,一朵白云中,地藏王佛、旃檀功德佛玄奘隱匿了周身氣息,暗暗觀戰。
    “地藏王佛,看那孔宣果然是深藏不露。”
    “嗯。”地藏王佛看著孔宣點點頭,又把目光轉向鎮元子,見他以一敵四還游刃有余,“旃檀功德佛,鎮元子道行高深,恐怕不那么容易得手。”
    地藏王佛這句話說的很隱晦,這是在拿話點玄奘,其深意就是你的甲木之道和楊柳心針雖然克制戊土之道,但鎮元子道行高深三尸盡斬,你恐怕破不了他的戊土之道。
    玄奘聽出來了地藏王佛的言外之意,想了想也是,如果這鎮元子未斬自我,自己殺他不難。可他三尸盡斬,又掌地書、中央戊己杏黃旗,自己的楊柳心針怕是真殺他不死。
    打蛇不死,必遭反噬。
    如果暗害鎮元子不死,等待自己的就是鎮元子瘋狂的報復。對了,還有那孔宣。那天若非老師遺寶多寶佛塔令孔宣動了惻隱之心,不然孔宣絕不會手下留情。
    玄奘想了想,對地藏王佛道:“還請地藏王佛助那四大魔主一臂之力。”
    “旃檀功德佛的意思是……”
    “地藏王佛法力高深,參戰后可以寂滅之道削弱鎮元子的戊土之道。到時我再出手,取他性命!”
    “這……”地藏王佛很不想親臨戰場,但想到自己是奉教主之命前來相助,如果出工不出力,恐怕會使教主不滿。
    地藏王佛的寂滅之道,乃是傳承于阿彌陀佛,所以他很在乎阿彌陀佛對自己的看法。再三考慮之后,地藏王佛才向玄奘道:“就依旃檀功德佛!”說完,地藏王佛將身一晃,化作一道金光向沒龍谷前的戰場沖去。
    “嗯?”感覺到有人從天而降,孔宣抬頭一看,見是地藏王佛,冷哼一聲,雙手往身后一壓,沖破馬孟旭和山河老祖的圍攻,直奔地藏王佛殺去。
    “呀!”地藏王佛大駭,他根本就沒想招惹孔宣,不想這孔雀主動來找自己麻煩,地藏王佛忙飛身躲閃。
    見地藏王佛要奔鎮元子,孔宣大手一揮,五色神光席卷,皆向地藏王佛刷去。
    同樣看見了地藏王佛,馬孟旭祭起玄黃戊土旗,玄黃戊土旗飛至地藏王佛身前,發出陣陣黃光將地藏護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