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754 洪荒第一大膽

沒龍谷前,馬有恒要爆了西海海脈,唬的馬孟旭不敢輕舉妄動。
    見二馬對峙,麒麟王收刀降下,落在馬孟旭身旁,與其并肩而立,暗暗傳音:“魔祖已命八大魔主前來相助,教主再拖他片刻。”
    馬孟旭聞言,心中稍定。這時,一團五色光華遁來,掠過馬孟旭時,悍然撲下。
    “孔宣!”麒麟王眼中寒光一閃,一震手中戮魂刀,血光刀光沖起。
    五色光芒散開,孔宣惡狠狠撲下,大袖一揮,血色刀光消失得無影無蹤。
    孔宣雙手十指成爪,抓向馬孟旭雙肩,馬孟旭連忙搖動手中玄黃破法幡,玄黃破法幡上射出道道玄黃劍氣。
    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齊閃,將那道道玄黃劍氣一掃而空,同時向馬孟旭刷去。
    馬孟旭連忙取出玄黃戊土旗,玄黃戊土旗上黃光陣陣,擋住五色神光。麒麟王全力揮刀,攔腰向孔宣斬去。
    孔宣揮掌,一掌拍在戮魂刀上。
    砰!
    孔宣借力于空中一轉,繞在馬孟旭背后,抬手向黃龍真人抓去。
    “孔宣,爾敢!”馬孟旭大怒,將玄黃破法幡一搖,玄黃破法幡抖動,道道玄黃之氣襲向孔宣背后。
    ︽♂見孔宣奔自己殺來,黃龍真人大駭,忙飛身暴退。
    孔宣雙肩一抖,五色神光出,刷向黃龍真人。同時于空中翻身,空手去抓麒麟王的戮魂刀。
    麒麟王眼見孔宣以一肉掌來抓自己戮魂刀,當即運轉玄功,戮魂刀上血光閃閃,誓要斬斷孔宣手腕。
    孔宣翻手抓住戮魂刀,用力一拽。麒麟王只覺得一股巨力順著戮魂刀傳來,麒麟王心中發狠,雙臂奮力與孔宣僵持。誰知連人帶刀被孔宣甩起。
    孔宣抓刀一甩,將麒麟王甩到了自己身后,恰巧此時道道玄黃劍氣射來,那些劍氣一道也沒落空,全射在麒麟王身上。
    “啊……”太古獸王口中發出絕望的慘叫,麒麟王肉身潰散,血肉模糊。
    剛才孔宣催五色神光去刷黃龍真人,馬孟旭急切間飛到黃龍真人身前將他護住,在這期間就忽略了麒麟王,當聽到麒麟王哀嚎時。馬孟旭抬眼望去,見麒麟王被玄黃劍氣打得肉身潰散,孔宣還不依不饒,馬孟旭連忙張口噴出一道紫光。
    紫光速度極快,迅速飛至麒麟王頭頂,化作一團紫云。
    孔宣一把抓在紫云上,微微一怔,想起陳九公講述這紫云來歷,孔宣將身一晃。飛至鎮元子身旁。
    馬孟旭以玄黃戊土旗包住麒麟王,心中的怒火鼎盛到了極點,先有馬有恒滅蒲牢,后有孔宣毀麒麟王肉身。這一個個的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闡教教主,山河來也!”一道玄光飛來,山河老祖落在馬孟旭身旁,從袖中掏出一物。“教主,收了至寶吧。”
    馬孟旭用手一指,裹著麒麟王的玄黃戊土旗化作光華飛回馬孟旭袖中。玄黃戊土旗一撤,麒麟王肉身潰散,戮魂刀落地,一團血霧浮在半空。
    山河老祖從袖中掏出的是一團玄光,沖著玄光吹氣一口,玄光散去,一枚丹藥呈于山河老祖掌心之上。
    此丹為人形,有眉有眼,有手有腳,正是太清丹道至極,混元大道丹。
    血霧向山河老祖掌上涌來,將混元大道丹裹住,血光一閃,直沖而立,離了山河老祖掌上,再落下時,太古獸王重現。
    麒麟王伸手一招,躺在地上的戮魂刀飛起,飛入麒麟王掌中,麒麟王冷冷地望向孔宣,眼中血光流轉。
    “見過太師叔!”見孔宣到來,六耳連忙上前行禮。
    孔宣擺擺手,示意六耳免禮,并將六耳遞來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推回,“此寶與你護身。”
    “多謝太師叔!”
    這時,鎮元子為馬有恒引見孔宣,“賢弟,這位是截教副教主孔宣道友。”
    “紅云見過道友。”剛才孔宣一出手,馬有恒就知此人神通了得,當即不敢怠慢,連忙稽首。
    孔宣知馬有恒對截教的重要性,還了一禮,還順便夸了馬有恒一句:“道友戕神之道當真不凡。”
    孔宣他們在這兒互相認識,那邊的馬孟旭、山河老祖、麒麟王臉色可都不是很好。山河老祖冷哼一聲,搖動手中山河扇,“戕神之道?紅云,可還認得山河否?”
    馬有恒聞聲望來,見是山河老祖,“我道是誰,原來是你山河。”說著,馬有恒搖搖手中九九散魂紅葫蘆,“怎么?還想奪我靈脈?”
    前文說過,山河老祖修煉的是山河之道,也就是山靈水脈之道。馬有恒前世紅云老祖攝取西牛賀洲山靈水脈,對山河老祖的吸引太大了。
    山河老祖只以為紅云膽子大,沒想到紅云神通也不差,戕神之道施展開來,好懸沒取了山河性命,好在他壯士斷腕,棄了一件寶貝山河鼎,才逃出升天。
    今日,人教教主玄都**師命山河老祖前來助戰,臨行時玄都**師告訴山河老祖,說此地有一人與他有大因果。剛才聽孔宣提起戕神之道,山河老祖才看到馬有恒腰間的九九散魂紅葫蘆,認出這舊時的敵人。
    “紅云,還我山河鼎來!”一想起自己那件寶貝,山河老祖的氣就不打一出來。他山河老祖為先天山靈水脈得道,真的是天地鐘靈,又有山河扇、山河劍、山河鼎三件頂級先天靈寶,只要沒有意外,斬三尸只是時間的問題。
    誰曾想,在奪取西牛賀洲山靈水脈時,山河鼎中的元神烙印被紅云以戕神之道斬殺,丟了那寶貝的山河老祖,始終未能將山河之道衍化完整。一直到拿造化珠換取山河社稷圖,這才斬出了自我。
    當年山河老祖于混沌中遇陳九公,之后山河老祖就經常回想,如果當初沒有失去山河鼎,自己早已斬出自我。在混沌中也能打殺陳九公,奪得鴻蒙紫氣,那樣一來,洪荒第七圣就不是陳九公,而是山河了。
    所以,在山河老祖心中,一直把紅云當作阻自己成道的死敵。不想今日于南瞻部洲相遇,山河老祖心中殺機凜冽。
    “師弟!”
    “師弟!”
    一聲聲“師弟”自東方傳來,眾人循聲望去,見東方黑云滾滾。文殊廣法天尊、赤精子、普賢真人、慈航道人、玉鼎真人、太乙真人、道行天尊、清虛道德真君,魔界八大魔主齊至。
    自靈寶**師自盡,闡教眾仙前嫌盡去,再無齷齪。今日知馬孟旭有難,八大魔主以最快的速度從魔界趕來。
    “旃檀功德佛,魔界八魔主至矣!”
    玄奘聞言,捏了捏指尖楊柳心針,雙目微闔,精光閃閃。“地藏王佛,孔宣有五色神光在身,克此甲木之精華,不如取鎮元子性命如何?”
    五行相克,木克土!楊柳心針乃甲木靈根之精華所化,正克鎮元子的戊土之道。而孔宣有五色神光,只要入得五行,就都被他克制,用楊柳心針殺鎮元子,遠比殺他孔宣容易。
    地藏王佛聽玄奘之言,覺得有道理,當即點頭,“好,鎮元子也斬了自我,亦是我佛門大敵,若能將他除了,也算你我大功一件。”
    魔界八大魔主至,沒龍谷前形勢逆轉,馬孟旭一方實力大增,馬有恒這邊則遜色了不少。
    “為師弟一人,勞八位師兄大駕,罪過,罪過。”
    文殊廣法天尊哈哈一笑,“師弟哪里話,如何是師弟的罪過,明明是他們的罪過。”說著,文殊廣法天尊抬手一指對面的孔宣。
    “嗯?”見文殊廣法天尊以手指點自己,孔宣臉色一沉,“文殊小兒,拿命來!”說著,雙肩一抖,五色神光齊出,向八大魔主刷去。
    文殊廣法天尊用手一指,十二品魔道黑蓮出,黑蓮放出黑光億萬,阻擋五色神光。
    看到十二品魔道黑蓮,孔宣知道這是魔道三寶之一,很想破了這寶貝,然后把這八大魔主收拾了。但想到自己已經忍耐多時,萬不可因小失大,就暗暗催動五色神光,裝作破不開十二品魔道黑蓮的樣子。
    ……
    羅浮洞中,陳九公猛地睜開雙眼,從蒲團上起身。
    陳九公冷不丁一動,嚇了旁邊的金霞童子一跳,“老爺有何吩咐?”
    “無事,你于洞中歇息,不用跟來。”陳九公摸了摸金霞童子的頭,走出羅浮洞,徑自來在坐忘巖上。
    踏上坐忘巖巔,陳九公道:“道友,那品造化玉牒當真就在魔界?”
    陳九公話音剛落,玄龜的聲音立刻響起,“不敢欺瞞教主,那品造化玉牒就在魔界!”
    “我信道友。”陳九公飛身而起,離了坐忘巖。
    其實,玄龜的話有許多疑點,他的確親眼看見鴻鈞打殺羅睺,可羅睺化魔界是后來的事,他又是怎么知道那品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牒在魔界?
    但是,陳九公信人不疑,既然玄龜不想說,自己就不多問,直接去魔界看看就是了。恰好借沒龍谷前爭斗,調開了八大魔主,陳九公借此良機潛入魔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