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752 戕神之道

截教眾仙都是光明磊落之輩,但他們的光明磊落不是廉價的,在對待闡教時,他們往往會不則手段,特別那人還是闡教教主。
    聞仲的雌雄雙鞭就像是信號槍,一響群仙動,霎時間雷聲陣陣,寶光道道,一起攻向戊土神光。
    隱于戊土神光下的馬孟旭,只覺得壓力大增,堪堪抵擋住這一波攻擊,連玄黃功德鼎也顧不上煉化了,忙起身主持玄黃戊土旗。
    “有人來了!”正催劍攻擊玄黃戊土旗的虬首仙突然心血來潮,向西方一望,見一道血光掠來,連忙出言提醒截教眾仙。
    來人自西方來,想來是敵非友,眾仙紛紛收回靈寶,注視那道血光。
    血光沖到近前,化作手持戮魂刀的麒麟王,二目如刀從眾仙身上刮過,最后落在馬有恒身上,“戕神之道?原來這真有人修煉這戕神之道。”
    “獸王!”馬有恒聽見有人道出戕神之道,抬頭一看,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他前世是紅云老祖,怎會不識得太古萬獸之王?
    麒麟王面露冷笑,將戮魂刀橫在掌中,一震手中刀,一道血色刀光立劈而下,直奔馬有恒而去。
    馬有恒大呼:“還請諸位道友出手相助!”
    不用馬有恒說,六耳早已℉︽祭起乾坤尺,乾坤尺擊碎血色刀光,迎頭擊向麒麟王。
    “好個小輩,好膽色!”麒麟王二目一睜,揮刀橫掃,戮魂刀所過,空間震顫。
    乾天坤地,乾坤乃天地之間,乾坤之道則為天地之道。簡單的說就是空間之道。
    麒麟王一刀破了六耳的乾坤之道,乾坤尺在空中滴溜溜一轉,飛回六耳手中。
    “太古三強,麒麟王者,當真不凡!”虬首仙見麒麟王舉手之間就破了六耳的乾坤之道,不禁贊嘆一句。然后對身旁截教眾仙道:“諸位師弟、師侄,入陣!”說完,虬首仙將身一晃,化作青光遁入太極陣。
    “走!”余元一拉余化,師徒倆會同聞仲一起,緊隨虬首仙飛入太極陣中。
    靈牙仙大袖一卷,卷起焰中仙羅宣、烈焰仙劉環,直入兩儀陣。
    “六耳,無需擔心。有我等在,必不叫你有失!”金光仙對六耳說了一句話,然后招呼其余眾人,一起入了四象陣。
    眾仙入陣,太極陣、兩儀陣、四象陣,三座大陣運轉,太極、兩儀、四象之力衍化不息。
    六耳揮袖,乾坤圖自袖中飛出。灑下金光,乾坤世界出現。落在混元陣上,將整座混元陣罩住。
    乾坤圖抖動,化作一條金色光帶纏在六耳腰上,霎時間六耳只覺得自己全身法力暴漲,四肢百骸之中蘊藏了無窮無盡的力量。
    雙手一壓,隨心如意杵出現在手中。六耳持杵在手飛身而起,一杵橫掃,掃向麒麟王左耳。
    “玄門四象,三才一氣?”麒麟王眼中精光一閃,揮刀相迎。刀杵相碰,麒麟王無事,抽刀就砍。
    六耳則于空中微微一顫,見戮魂刀至,連忙舉杵架刀。
    刀來杵往,連連相擊,麒麟王和六耳于云端廝殺,麒麟王輕描淡寫,舉手投足之間不沾一絲煙火,一刀一刀似緩實急,玄妙無窮。
    六耳獼猴,不是拿日月縮千山的通臂猿猴,六耳近戰功夫走的是小巧靈活的路子,從來不以力取勝。
    可今時不同往日,單打獨斗六耳不是麒麟王百合之敵,現在只能仗著太極、兩儀、四象相合而成的混元一氣加身,衍化**力以力壓人。這樣一來,雖能與麒麟王僵持,但六耳越戰越憋屈。
    這時,西方飄來一朵祥云,地藏王佛隱于云中,見麒麟王與一人廝殺,地藏王佛眼中金光一閃,“何人有如此神通?竟能與麒麟相爭!嗯?”
    地藏王佛看見纏在六耳身上的金光,再看看下方的三座大陣和乾坤世界,知道玄妙出于此處,但不知其根本。
    地藏王佛從袖中拽出奈何圭,將其持在右手,咬破左手食指指尖,將鮮血涂在奈何圭上。
    修羅血催奈何圭!
    地藏王佛的血涂在奈何圭上,奈何圭上血光陣陣,血光很快退去,奈何圭上多了三道符文。
    地藏王佛抬手,奈何圭出,直奔六耳后心打去。
    好個奈何圭,無聲無息,連準圣也發覺不了。
    但見奈何圭來在與六耳不足三尺之處,一條玄黃之氣從空中垂下,擋住奈何圭去路。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見奈何圭未能破了玄黃之氣,地藏王佛心頭一顫,僅憑這條玄黃之氣就猜出此寶一定是那洪荒第一功德至寶。因為就算是玄黃日月鐘,垂下的玄黃之氣也未必能防得住阿修羅族秘寶。
    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閃閃,刷向奈何圭。
    看到五色神光,地藏王佛更加驚慌,連忙招回奈何圭。
    奈何圭化作一道血光向地藏王佛飛來,在奈何圭后面,還跟著那不依不饒的五色神光。
    一把將奈何圭抓在手里,地藏王佛化作一道金光遠遁。
    這時,六耳終于敗在麒麟王的刀下,就如他不久前評價馬有恒一樣,那太極、兩儀、四象三者合成的混元一氣雖強,但非自己所修,終難持久。
    “去!”孔宣見六耳敗落,那麒麟王還不依不饒,便將手中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一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飛至六耳頭頂,垂下道道玄黃之氣。
    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護身,戮魂刀再強,也是枉然。六耳先就不敗,無了后顧之憂,借混元一氣衍化**力加持己身,閃展騰挪之間隨心如意杵刁鉆很辣,與麒麟王斗得旗鼓相當。
    孔宣二目如電掃視四周,見一道金光隱于云層之中,知那地藏王佛沒走,將身一晃,沖上云霄。
    見孔宣沖來,地藏王佛連忙向西遁走,孔宣哪里肯容他離去,在后緊追不舍。
    “嗯?”突然見金光在前方停住,孔宣就猜到地藏王佛恐怕是有了幫手。藝高人膽大,孔宣身形不停,直至地藏王佛面前。
    果然不出孔宣所料,此地除地藏王佛之外,還有一人。
    此人頭戴金龍冠,身著金色袍服,身高八尺有余,一臉寒霜,目放寒光,兩手空空,正是洪荒太古三強之祖龍。
    有太古三強之一為助力,地藏王佛心里安穩了不少,沖著孔宣喝道:“孔宣,可認得龍祖否?”
    孔宣冷笑,面露不屑之色,“什么龍祖?不過元始鷹犬耳!”
    “混賬!”祖龍聽孔宣之言,雷霆之怒起心間,身上袍服鼓蕩,整個人飄起,直沖孔宣身前,左手成爪,抓向孔宣面門。
    孔宣身一動,向后退了一尺,一拳轟出。
    拳爪相交,孔宣大袖飄飄,雙掌平推,無形氣浪澎湃席卷。
    祖龍右手探入袖中,抽出一道黑光,黑光成劍,劍呈龍形,一劍立劈,氣浪向左右分開,劍光直襲孔宣胸口。
    孔宣不動,周身五色光芒流轉,將劍光攪碎。雙肩一抖,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出,向祖龍刷去。
    “先天五行,五色神光!”祖龍收劍飛退,頂上沖起一道黑光,黑光化作萬魔旗。
    萬魔旗出,魔焰滔天,魔影道道,黑光如幕,擋住五色神光。
    “不過如此!”祖龍冷笑,將萬魔旗祭起,懸于頂上,飛身仗劍直刺孔宣。
    孔宣立于空中不動,五色神光立在空中旋轉,轉動間赤、青、黃、白、黑五色光芒沖天起。化作五個孔宣,各穿赤、青、黃、白、黑五色袍服,從四方圍攻祖龍。
    五個孔宣沖到祖龍近前,齊齊掄拳就打,一拳拳打在萬魔旗放出的黑光上,硬生生地將黑光砸碎。
    電光火石之間,五個孔宣搖身化作五色神光,齊齊一刷,天地間再無了祖龍身影。
    “啊!”地藏王佛大駭,震驚地看著孔宣,他知道孔宣當年在佛門為佛時,就斬出了善惡兩尸,如今又斬出五大分身,那豈不是三尸盡斬。
    地藏王佛正想著,就覺得一股寒氣襲來,抬頭望去,對上的正是孔宣冰冷的目光。
    “逃!”地藏王佛心頭浮出一個逃字,將身一搖,化作金光欲走。就在這時,孔宣眉頭一皺,上空空間抖動,一道黑光破空而出。
    孔宣二目盯著黑光,五色神光入體,頓時一股狂風席卷萬里,吹散千里云團。
    祖龍剛剛破開五行空間脫身,正欲奔逃,就見一道五色光芒掠過,那孔宣正好落在自己面前。
    祖龍捧劍就刺,這一劍,祖龍動用了全部力量,劍形如龍,在這一刻就真的化成了龍,一條長七尺,寬二指的小龍刺向孔宣。沒錯,是刺,這小龍口含一道黑光,黑光如刃銳利至極。
    孔宣劍眉一挑,左手一撈,直接捏住小龍頸下一寸,也就是逆鱗。
    “啊!”感覺到自己手中劍被孔宣牢牢抓住,祖龍大叫一聲,奮力抽劍。不想孔宣右手成爪,一把抓來,恰好扣住左肩。
    孔宣眼中寒光四射,射出三尺開外,祖龍心中一緊,剛要反抗就覺得左肩傳來劇烈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