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祝兄弟們新年快樂每天開開心心身體棒棒噠

無論是馬孟旭,還是截教眾仙,都沒想到馬有恒敢挺身而出,在陣前邀戰。
    馬有恒和他大哥不一樣,馬孟旭煉化了先天二云,法力恢復到了準圣。可他馬有恒呢,不說前世如何,這一世剛剛修煉十載,堪堪玄仙修為,你拿什么和準圣斗法?一個照面不成肉餅,都是你運氣逆天。
    反常必有妖!
    看著站在自己對面的馬有恒,馬孟旭的目光集中在九九散魂紅葫蘆上,他斷定馬有恒如此自信,依仗的無非就是這先天靈物。
    沒錯,這葫蘆乃昆侖仙藤上結,說它是靈根吧,可生機已斷,說它是靈寶吧,它還真不是。這樣特殊的東西,就被稱之為先天靈物。
    同樣,就如馬孟旭剛得到不久的紫云、墨云,皆乃一等一的先天靈物,妙用無窮。
    只見九九散魂紅葫蘆上貼著七道符印,馬有恒將其一一揭下,當揭下第三道符印后,九九散魂紅葫蘆在馬有恒手中微微顫抖。
    馬有恒揭下第四道符印,九九散魂紅葫蘆上猛地沖起萬丈紅光。
    馬有恒揭下第五道符印,九九散魂紅葫蘆猛烈地掙扎,馬有恒用力拿住九九散魂紅葫蘆,迅速地揭下第六道符印。
    九九散魂紅葫蘆掙脫馬有恒的手,沖到半空,馬有恒大袖一甩,一道黃光自袖中飛出,化作地書。
    馬有恒一指地書,地書化作一只黃色大手,一把將九九散魂紅葫蘆攝至馬有恒面前。
    馬有恒深吸一口氣,將頭轉向馬孟旭,“大兄,且看吾手段如何!”說話間,馬有恒快速地撕下九九散魂紅葫蘆上的最后一道符印。
    一道紅光破開地書幻化的大手,直沖而立,懸于高空,葫蘆口朝下。
    馬有恒一招手。葫蘆塞開,水霧彌漫。
    見九九散魂紅葫蘆這般,馬孟旭睜大了雙眼,有些難以置信。他聽自己老師元始天尊說過。那九九散魂紅葫蘆威力不凡,葫蘆塞一開紅煙萬丈,紅沙千里,沾上一絲,肉身潰散。若吸上一口紅煙。元神泯滅,便連輪回轉世都是奢望。
    可是……今日這九九散魂紅葫蘆一開,水霧彌漫,朦朧無形。不見紅煙,更看不到一粒紅沙。
    九九散魂紅葫蘆中竄出一道玄光,玄光從天直墜而下,垂至馬有恒身前,馬有恒雙手一推,玄光向前一卷,沖向馬孟旭。
    馬孟旭抬手一指。頂上現出玄黃功德鼎,玄黃功德鼎落到馬孟旭面前,旋轉之間放出玄黃之光。
    玄光沖動到馬孟旭近前,化作龍形,瞬間撕開玄黃之光,撞在玄黃功德鼎上,玄黃功德鼎遇玄光而落,其上光芒盡散,暗淡無光。
    在這一瞬間,馬孟旭失去了與玄黃功德鼎的聯系。他在玄黃功德鼎中的元神烙印被抹殺得一干二凈。
    “戕神之道!”馬孟旭心頭一震,雙手齊抓,一手持玄黃破法幡,一手持玄黃戊土旗。玄黃戊土旗一卷,卷起玄黃功德鼎;玄黃破法幡一抖,道道玄黃劍氣自幡面射出,射向馬有恒。
    馬有恒催動地書擋在身前,玄黃劍氣至,撕開地書發出的黃光。馬有恒見玄黃劍氣犀利。連忙招回龍形玄光,龍形玄光極速飛來,隱于地書后面。
    龍形玄光一至,地書上黃光氤氳,凝做朵朵黃云,玄黃劍氣刺在黃云上,如一拳打在棉花上,被化解于無形之中。
    “教主,那是西海海脈。”就在馬孟旭驚訝馬有恒法力渾厚,絕非玄仙之時,蒲牢在馬孟旭身后向他傳音道。
    “西海海脈!”這回馬孟旭可不光是驚訝,也受到了不小的驚嚇。他轉世得早,沒見過佛門二寶圖,更不知道西牛賀洲山靈水脈和西海海脈的事,現在冷不丁一聽,真著實嚇了一跳。
    馬有恒手指指向懸于高空的九九散魂紅葫蘆,九九散魂紅葫蘆連顫三顫,噴出三股紅煙,席卷而至。
    馬孟旭將玄黃功德鼎收起,催動玄黃戊土旗,玄黃戊土旗招展,旗面上黃光陣陣,乃先天五行戊土之力,在戊土之力中隱隱夾雜著絲絲玄黃之氣。
    這玄黃戊土旗是功德至寶,亦為混元圣人云中子的成道之寶,是云中子以戊土之道合玄黃之氣所出,此旗在手,可將馬孟旭的戊土之道發揮到極致。
    戊土神光浩蕩而起,滾滾紅煙受阻進不得分毫,馬有恒知馬孟旭乃混元圣人轉世,道行、法力都遠在自己之上,又有功德至寶護體,自己想要取勝,只能依仗戕神之道。
    戕神,顧名思義,專門斬殺元神。而這戕神之道,不但可誅殺元神,還能抹殺法寶主人置于靈寶中的元神烙印。就像剛才,馬有恒就斬殺了馬孟旭置于玄黃功德鼎中的元神烙印。只是眼下的馬有恒法力低微,只能仗西海海脈中無以計量的靈氣加持于己身,才能與馬孟旭抗衡。
    這不,馬有恒見紅煙破不了馬孟旭的戊土之道,左手一揚,西海海脈所化龍形玄光沖起,同時九九散魂紅葫蘆轉動,噴出漫天紅沙,如雨降下。
    龍形玄光在半空中炸開,使那漫天紅沙上都浮上了一層玄光。
    紅沙如雨,傾盆而下。
    大范圍的攻擊,籠罩了馬孟旭、黃龍真人和蒲牢。
    蒲牢大叫一聲,頂門沖出一道玄黃之氣,玄黃之氣起,化作一條金龍,此龍無足四角,在空中盤旋,化作一尊大鼎,墜至蒲牢頭頂三尺之上定住。
    蒲牢鼎傾倒,鼎口大開,噴出玄黃之氣,護住蒲牢周身。
    在面對馬有恒攻擊時,蒲牢仗靈寶神通抵擋。而黃龍真人呢,化作一道白光來在馬孟旭身旁。
    馬孟旭全力催動玄黃戊土旗,戊土神光凝實,將他們二人護在當中。
    紅沙天降!
    蒲牢鼎噴出的玄黃之氣被紅沙淹沒,顆顆粒粒的紅沙落在蒲牢鼎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而蒲牢鼎應聲而落。
    蒲牢鼎中的元神烙印被戕殺,落在地上成了無主之物,那紅沙仍不依不饒,撲向蒲牢。
    蒲牢怒吼一聲,周身黑光閃閃。
    紅沙一涌而至,將蒲牢吞沒,瞬息之間紅沙凝成沙流退去,當紅沙退去之后,卻無了蒲牢的蹤影,連一絲氣息也未曾留下。
    藏于馬孟旭庇護之下的黃龍真人看到這一幕,只覺得后脊梁一陣冰冷。
    這等手段,兇悍如斯,恐怖如斯!
    撲向蒲牢的紅沙其實只是一少部分,更多的紅沙涌向了馬孟旭。
    馬孟旭早已將玄黃戊土旗催動到了極致,這寶旗得了馬孟旭法力之后長大,如巨幕一般將馬孟旭、黃龍圍住,戊土神光渾厚如岳。
    紅沙至,戊土神光在紅沙前變得稀薄。馬孟旭大駭,他知道如果戊土神光盡沒,紅沙撲到玄黃戊土旗上,自己置于玄黃戊土旗中的元神烙印就會被戕殺。自己現在還不是圣人,不能隨手就將寶物煉化,在失去護身靈寶之后,紅沙就會毀了自己肉身。雖說自己元神寄托天道不滅,但卻逃不過輪回之厄。
    馬孟旭一咬牙,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花在慶云上旋轉,垂下道道白氣,是為盤古玉清一脈玉清仙氣。
    玉清仙氣倒卷而起,被玄黃戊土旗吸收,有了源源不斷的玉清仙氣做后盾,玄黃戊土旗上戊土神光暴起,與馬有恒控制紅沙陷入僵持。
    馬有恒以九九散魂紅葫蘆控制紅沙,一**如潮水般撲向馬孟旭,前面一波受阻,就如落潮般退下;后面一波趁勢撲上,就如漲潮一樣,氣勢洶涌。
    紅沙如潮,有起有落,暗合天道至理。
    馬孟旭坐困玄黃戊土旗中,頂上三花自動旋轉,他盤膝坐下,拿出玄黃功德鼎以玉清仙氣祭煉,爭取在戊土神光被破前,將這寶鼎重新煉化。
    見二馬之爭陷入僵持,截教一方,虬首仙喚六耳道:“六耳,紅云道友使得是何等神通?竟有如此威力?”
    虬首仙此言一出,截教眾仙紛紛把目光投向六耳,那蒲牢也不是一般人,那是斬了惡尸的準圣,不亞于截教三仙的存在,就這么死了,還死的干干凈凈,如何不讓人震驚?
    “回太師叔,紅云道友施展的是戕神之道。”
    “戕神之道?原來如此!”一旁的靈牙仙點點頭,眼中滿是羨慕之色,以他的道行,想悟道不難,但最適合靈牙仙的是兩儀之道,沒有蘊含兩儀之道的先天靈寶在手,靈牙仙只能等待著自己的機緣。
    這時,聞仲來在六耳身旁,問道:“師弟,依你看紅云道友可否能勝闡教教主?”
    六耳搖搖頭,“戕神之道,詭異莫測。然而紅云道友法力未曾恢復,只仗外力,恐難持久。待闡教教主緩過來時,就是反敗為勝之時。”
    聞仲聞言,輕捋墨髯,額頭上那只豎眼睜開金光閃閃,“元始門下,皆為我截教死敵,這闡教教主更是我心腹大患,留他不得!”說完,聞仲一甩掌中雌雄雙龍鞭,噼啪聲響中,聞仲又道:“諸位師叔、同門,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聞仲話音落下,甩手掄鞭,雌雄雙鞭化作兩條蛟龍直奔那戊土神光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