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757 爡女收七箭廣成搏六耳

陳九公從坐忘巖回到羅浮洞,運功推算天機,半響之后收功,對侍立身旁的金霞童子道:“童兒,去請孔宣師叔進來。”
    金霞童子出了羅浮洞,見孔宣現在洞外,“太師叔,老爺請您進洞。”
    孔宣大步走進羅浮洞,見陳九公拜道:“孔宣見過教主。”
    “師叔不必多禮。”陳九公抬手指了指面前蒲團,示意孔宣坐下說話。
    孔宣是個直性子,坐下后也不廢話,直接道明來意,“教主,虬首、靈牙二位師弟已往南瞻部洲去了。”
    陳九公點點頭,大手一揮,一道玄黃之氣落在孔宣面前,化作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師叔,持此塔往南瞻部洲,護我截教同門安然歸來。”
    孔宣從陳九公手中接過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將寶塔收入袖中,“教主放心,孔宣必誓不辱命,護我同門安然歸來。”
    聽孔宣的話,陳九公眉頭一皺,擺手道:“師叔不必如此,四教所謀唯紅云耳,倒也不敢對我截教門下太過。”
    “這……”孔宣有些發懵,“教主,莫非是要棄了紅云道友?”
    這孔雀性子耿直的很,想啥說啥,陳九公知他性子,也不見怪,“師叔,不是我要紅云為棄子,而是紅云因果頗深,誰也救不得他。”
    “教主,無了紅云,我截教還如何爭地皇之位?”
    陳九公搖頭一笑,“師叔此言差矣!我只說棄了紅云,卻從未說棄了馬有恒啊。”
    “啊?”孔宣聽得一頭霧水,“教主……您這是……”
    陳九公哈哈一笑,撫掌道:“云中子,福德真仙也,根腳不凡,應劫而生,以云中為名,若取先天三云。就可補全自身氣運,不弱盤古三清,更在準提、女媧之上。”
    “云中子……云中子……難怪元始將闡教交付于他,此人果有不凡之處。”
    “不錯。”陳九公微微點頭。“元始天尊將闡教放在云中子肩上,就會傾盡全力助云中子聚齊三云,眼下云中子已得紫云、墨云,紅云是他勢在必得之物,相信元始天尊已經算計好了一切。今日恰逢其會,就要奪馬有恒的紅云。”
    “教主,闡教為我截教宿敵,云中子為闡教教主,教主何不出手阻他一阻?”
    “元始天尊已算好了一切,我若出手,必遭三教六圣攻伐。”
    孔宣想也不想,說道:“教主您神通廣大,何懼六圣?”截教眾仙最愛戴的是通天教主,可最尊重的卻是陳九公。因為陳九公這些年帶著截教殺的諸圣俯首,逼得道祖退讓。在孔宣看來,只要陳九公出手,必能敗六圣于盤古幡下,再送那馬孟旭轉世一次也不是不可能的。
    陳九公聞言苦笑,他自視不輸于任何人,就算那鴻鈞道祖脫離天道,也扛不住自己的盤古幡和毀滅之道,但雙拳難敵四手,當日在地府。若非六圣中了算計,自己恐怕早已落敗。
    “師叔可知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為不智。”陳九公從蒲團上起身。帶著孔宣出了羅浮洞,從洞前摘下混沌鐘,拿在手中微一摩挲,混沌鐘消失不見,“人、闡、魔、佛,四教七圣。我截教的敵人太多了。”
    孔宣聞言一怔,在后面望著陳九公,正是這副肩膀扛起了截教,正是這條脊梁支撐著截教,截教弟子只知道自家有個神通蓋世、睥睨諸圣的教主,卻不知道他為截教付出了多少。
    “教主……”
    陳九公轉身,沖著孔宣一笑,“日中則昃,月滿則虧,人道如此,天道亦如此,讓他一手,助他圓滿,他日必遭虧損。”
    “教主圣明!孔宣這就去南洲,一切謹尊教主之命。”
    目送孔宣離去,陳九公走向坐忘巖。
    剛來到坐忘巖前,還沒踏上去,陳九公耳邊就傳來了玄龜的聲音,“教主,蘊含毀滅之道的那品造化玉牒就在魔界。”
    陳九公站在坐忘巖前,任海風吹動袍服一言不發。
    “教主,羅睺即魔界,魔界即羅睺……”
    陳九公依舊默不作聲。
    “教主,三千大道,毀滅、太極、造化、魔,四道最強。教主要小心……”
    玄龜的話隨風入耳,陳九公眨眨眼,“我陳九公,不負任何人,只要道友于我截教無損,我必竭盡全力護道友周全!”
    ……
    南瞻部洲,二仙宮。
    馬孟旭盤膝打坐,周身光華繚繞,白氣條條,頂上白光一閃,慶云出,白色慶云清亮如水,上有三朵白蓮璀璨放光,白蓮上白氣氤氳。
    三朵白蓮,一托玄黃功德鼎,二托玄黃戊土幡,三托玄黃破法幡。在三件功德至寶之上,紫氣、墨氣交融,一團紫云、一團墨云如魚游走。
    馬孟旭睜開二目,收了法相,起身對蒲牢、黃龍道:“師兄、尊者,我等同去沒龍谷。”
    聽馬孟旭之言,黃龍真人有些不放心,“教主,可否等諸位師兄到來?”
    “不必了。”馬孟旭淡淡道:“除非截教教主親至,否則無人是我敵手。”說完,馬孟旭徑自向宮外走去。
    黃龍真人剛剛一愣神,回過神時馬孟旭已出了宮去,連忙和蒲牢跟上。
    沒龍谷前,眾仙席地而坐,在最前面的,正是大名鼎鼎的截教三仙,虬首仙、靈牙仙、金光仙。
    一道紅光遁來,馬有恒現身谷前,與虬首仙、靈牙仙見禮后,對三仙道:“鎮元道兄已出了東海,正往南瞻部洲趕來。”
    虬首仙點點頭,“鎮元大仙三尸盡斬,想來不會差闡教教主太多。稍后我兄弟三人立下大陣,借太極、兩儀、四象陣法,為大仙助力。”
    “久聞截教陣法甲洪荒,今日就有勞三位道友了。”
    “道友言重了。”虬首仙回身,對靈牙仙、金光仙道:“師弟,布陣!”
    靈牙仙、金光仙齊齊點頭,與虬首仙按三才之勢站立,占天位的是靈牙仙,左邊地位虬首仙,右側人位金光仙。
    虬首仙抬手一推頭上道冠,道冠上沖起一道青光,青光中落下太極符印。
    眾仙紛紛退讓,虬首仙雙手連發,打出道道上清仙氣于太極符印上。那太極符印于半空轉了三轉,仙光萬丈垂下,垂地之后漸漸凝實,化作大陣!
    靈牙仙將身一晃,背后沖起兩儀之氣,兩儀之氣盤旋交錯,散布開來,席卷四方,兩儀之氣過處,兩儀陣起。
    太極、兩儀陣出,金光仙大袖一揮,金光隨袖甩,金色光幕演化四象,緩緩落下,凝成一陣。
    三仙于陣中齊齊發雷,雷聲一響,三陣運轉開來。三座大陣由三人所立,本該相互獨立,但此時彼此間卻有奇妙的聯系。
    太極生兩儀,兩儀分四象。四象合兩儀,兩儀合四象……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馬有恒于陣外定睛觀看,見三陣連為一體,太極、兩儀、四象衍化不停,不禁贊嘆:“截教陣法,果然不凡!”
    “道友過獎了。”太極陣中走出虬首仙,“若非烏云師兄護教身損,由他于此布下混元陣,混元、太極、兩儀、四象,四陣相合,圣人之下,能破四陣者寥寥無幾。”
    虬首仙話音剛落,一個聲音自天上傳來,“太師叔,這混元陣就由弟子來吧!”
    一道青光隨聲而落,落地化作六耳,“六耳見過諸位太師叔、師伯、師叔、各位同門!”
    “哈哈哈……六耳來了!”靈牙仙踏出兩儀陣,來在六耳身前,拍了拍六耳肩膀,“聽教主說你得烏云師兄真傳,那就由你來布混元陣!”
    六耳微微一笑,“還請太師叔指點。”說完,一道黃光自六耳頂上飛出,化作乾坤圖。
    乾坤圖展,衍化乾坤世界。
    乾坤世界落下,六耳抬手發雷,上清神雷落下,乾坤世界應聲而碎,一座大陣矗立在眾人面前。
    “好神通!”馬有恒眼中精光一閃,出言贊嘆。別忘了,他乃先天大神通者紅云老祖轉世,道行遠在截教三仙之上,一眼就看出六耳已經參悟了乾坤之道。
    混元陣立,與太極、兩儀、四象陣呈四象之勢,混元陣在北,應玄武;太極陣在西,應白虎;四象陣在東,應青龍;兩儀陣在南,應朱雀。
    原來是太極、兩儀、四象相生相化,混元陣一起,混元一氣充斥四陣,使四陣渾然一體。
    “來了!”馬有恒望了望北方,對眾仙說道。
    六耳笑道:“當年我于老師門下學道時,曾聽老師說過這闡教教主乃洪荒少有的福德之人,可不想這副德之人也有輪回轉世之時。”
    “好個伶牙俐齒的猴子!”未見其人,先聞其聲,馬孟旭的聲音飄來,人已出現在眾仙面前。
    六耳運玄功于目,眼中青光流轉,想看馬孟旭真身,但入眼盡是玄黃,不禁暗嘆:“好個闡教教主,福德圣人!”
    馬孟旭的目光掃過群仙,最后落在馬有恒身上,“二弟,你我做了十年兄弟,今日為兄問你一句,可否能將紅云與我?”
    馬有恒微微一笑,“大兄不必說了,且做過一場,小弟也想見識見識大兄圣人神通。”說著,馬有恒一把拽下腰間系著的九九散魂紅葫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