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749 宿命之戰黃龍遭辱

二仙宮前,黃龍遇馬遂,遭金箍之厄,有馬孟旭出手,解黃龍箍頭之危,又有蒲牢出手,將馬遂捉祝
    馬遂被擒,卻毫無懼色,痛斥蒲牢,使得蒲牢勃然大怒,要斃馬遂于掌下。
    見蒲牢掌上光芒陣陣,馬遂凜然不懼,大笑道:“蒲牢小兒,你敢動我一根寒毛,我保你出不得南瞻部洲。”
    “你……”蒲牢聞言,氣勢一滯,馬遂的話聽起來像威脅、恐嚇,但蒲牢清楚自己若真動了馬遂,日后的下麻煩絕不會少。自祖龍入魔、囚牛隕落,太古龍族寄人籬下,蒲牢行事十分小心。今日南來,是奉準提佛母之命不假,而蒲牢自己,也有想結交馬孟旭的心思。
    可如果動了馬遂,不說能否結交馬孟旭,自己先就惹怒了洪荒最恐怖的圣人,和最瘋狂的一群人,這代價似乎有點大。
    見蒲牢看著自己,馬孟旭心中暗暗搖頭,來在馬遂身前,“你我兩家來兩河國,不為爭斗廝殺,只為爭氣運、定因果,又何苦做意氣之爭。罷了,蒲牢尊者,放他去吧!”
    馬孟旭這幾句話十分得體,一副不屑與馬遂計較的樣子,顯得氣度恢弘。如此既化解了一場惡斗,又保全了自己圣人顏面和闡教尊嚴。
    蒲牢聞言,順著臺階下來,施法解了馬遂身上的法術。
    馬遂活動活動手腳,不看馬孟旭,直接對蒲牢道:“蒲牢,你奪我截教門人陳奇之寶,那捆仙繩乃我教教主所賜,你若將它歸還還則罷了,如若不然,就請往城南沒龍谷一行。”說完,馬遂飛身而起,御風而去。
    望著馬遂離去的身影,蒲牢只能把目光投向楊戩。那捆仙繩正在他手臂上纏著呢。
    蒲牢救楊戩時,隨手解了他身上的捆仙繩。陳奇這根捆仙繩并非那根先天靈寶,而是懼留孫所煉的后天靈寶。區區后天靈寶,蒲牢是看不上。要?看??書·1書k?a?nshu隨手就給了楊戩,試著與闡教門下結個善緣,但沒想到的是,這一毫不起眼的后天靈寶,竟惹出這么大的事兒來。
    馬孟旭順著蒲牢的目光望去。看到了楊戩手上纏著的捆仙繩,才知道事情麻煩了。那馬遂叫囂著讓歸還捆仙繩,可這捆仙繩本就是闡教之物,如今到了楊戩手中才算是物歸原主。這闡教東西,自己若是拱手相讓,日后還有何臉面執掌大教?
    馬孟旭對楊戩道:“師侄,往魔界,請諸位師兄前來相助!”
    楊戩領命離去,往魔界求援,馬孟旭帶著黃龍、蒲牢進到二仙宮中。
    馬孟旭一言不。在上方坐定,雙手齊翻,紫云現于左掌掌心,墨云現于右掌掌心。馬孟旭雙肩一抖,全身上下白光閃閃,白霧彌彌,雙掌一合,紫、墨光芒千丈,沖破白光,沖出二仙宮直上九天。
    兩河國王宮深處。在于房中煉氣的馬有恒猛地掙開二目,化作一道紅光飛到屋外,懸于高空觀望四方。見城南紫、墨二色光芒交錯,馬有恒冷哼一聲。直奔南方飛去。
    城外南三十五里處,有一山谷,山谷狹長,被兩河國民喚做沒龍谷。
    此時馬遂剛剛返回,正與眾仙講述自己往二仙宮的經歷,當聽到馬遂被蒲牢擒住之后。眾仙紛紛大怒。那蒲牢在欺壓鄭倫、陳奇,搶奪捆仙繩之后,又多了一條罪狀。
    就在眾仙群情激憤之時,兩道光芒沖天,眾仙紛紛望去,見那一紫、一墨二光沖破云層,直上斗府,金光仙掐指推算,卻算不分明。
    “師兄,那是?”見金光仙掐指,馬元上前詢問。
    金光仙搖搖頭,“算不分明,應當是闡教教主所為。”
    聽金光仙提起馬孟旭,羅宣眉頭一皺,“師兄,馬孟旭雖乃轉世之身,但混元圣人非同小可,是否應當請教主法駕?”
    金光仙搖搖頭,笑道:“闡教教主轉世剛滿十載,不過玄仙修為,又何需驚動教主,待我請來二位師兄,足已打殺蒲牢。壹看書ww?w?·1?k?a看n?s?h?u看·c?c?”說完,金光仙抬手一指,指尖飛出一道青氣,青氣沖至上空倒向下墜,墜于金光仙頭頂,化作一畝慶云,慶云上三花旋轉,青氣如柱而起,直沖云霄。
    東海瀛洲仙島。
    太極洞、兩儀洞中走出虬仙、靈牙仙,二仙相視一笑,一同駕起青云,飛往南瞻部洲。
    沒龍谷外遁來一道紅光,落在谷前化作馬有恒。
    金光仙看了馬有恒一眼,起身稽,“道友。”
    “諸位道友,紅云有禮了!”馬有恒與眾仙見過,與眾仙一起席地而坐。
    在坐下之后,金光仙詢問馬有恒來意,“道友匆忙而來,可是有事?”
    馬有恒道:“闡教教主煉化了紫、墨二云,神通飛進,如今怕是已恢復了準圣之能!”
    “什么!”金光仙聞言變色,那馬孟旭是圣人轉世,一身法力不在,但道行仍在,只修法力即可。但法力積蓄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馬孟旭在短短十年,就修煉到了玄仙,這已經不慢了。可就在剛才,還是玄仙的馬孟旭,一轉眼的功夫就恢復了準圣法力,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馬有恒對金光仙道:“道友,混元圣人元神寄托天道,馬孟旭恢復了準圣法力,圣人之下,難逢敵手。”
    金光仙點點頭,“圣人真身非我可傷,看來要請鎮元大仙出山方可。”
    聽金光仙說要請鎮元子來對付馬孟旭,馬有恒道:“當年鎮元道兄遣清風、明月護我,三年前二童返回五莊觀,卻將地書留于我手,待我回宮以地書請道兄出山。”
    紫、墨二光緩緩下沉,緩緩沒入馬孟旭體內,馬孟旭站起身,周身袍服鼓蕩,紫、墨二光繚繞,漸漸化作白光,是為闡教正宗玉清仙光。
    馬孟旭二目一睜,眼中精光四射,看得蒲牢一陣心怯,剛才還是小小的玄仙,轉眼就變成了自己需要仰視的強者。
    馬孟旭盤膝坐下,掐指輕算,“我那二弟已請鎮元子出山,也罷,正好了結了往日因果。”
    金鰲島坐忘巖。
    陳九公眺望遠方,見一道黃光向南飛去,輕輕搖頭,“兄長,只要度了此劫,往日因果就都煙消云散了。”說罷,陳九公一抬手,一道紫光自指尖射出,直追鎮元子而去。
    “教主真乃性情中人。”玄龜的聲音在陳九公耳旁響起。
    陳九公雙眼微闔,淡淡道:“吾有一事不明,還望道友為吾解惑。”
    在和朋友、自己人說話時,陳九公很少以吾自稱,玄龜也聽出陳九公語氣的不對,“教主有事盡管問來,我若知曉,必定知無不言。”
    “好!”陳九公微闔的眼中寒光一閃,“開天四靈與先天四靈可有區別?”
    當日玄龜與陳九公初次見面之時,自稱與祖龍、鳳母、麒麟王合稱先天四靈。如今又與羅睺、紫炁、爡女并稱開天四靈,這其中因果不說清楚,陳九公難免有些耿耿于懷。
    玄龜那邊一陣沉默,也不答話。
    陳九公沒有等到玄龜的答復,直接轉身離去,回羅浮洞去了。
    鎮元子受馬有恒之邀,離東海直往南瞻部洲,剛飛過花果山,鎮元子聽到身后傳來破空之聲,連忙停住云頭回身觀望。
    一道紫光飛來,至鎮元子面前一轉,化作一杖,鎮元子遙望東海,輕輕一嘆,“賢弟大恩,愚兄來日再報!”說完,鎮元子伸手抓住摧天杖。
    摧天杖入手,陳九公的聲音入耳,“日中則昃,月滿則虧,三云聚,圣人出。”
    待陳九公話音落下,摧天杖紫光一閃,其中元神烙印散去,成了無主之物。
    鎮元子心中感激萬分,握住摧天杖,運功將其煉化。
    煉化了摧天杖,鎮元子再次向南上路,“十個元會的因果,今日就了結了吧。”
    西牛賀洲,靈山,八寶功德池!
    準提佛母望著池中水,神游天外;阿彌陀佛望著飄來的婆娑樹葉、曼佗羅花瓣,神情專注。
    大日如來看看準提佛母,又瞅瞅阿彌陀佛,覺得氣氛有些詭異,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這時,地藏王佛穿婆娑樹林來在八寶功德池前,口稱拜見三位教主。
    地藏一來,二圣才回神,準提佛母看了地藏一眼,也沒說話,阿彌陀佛卻反常地向地藏問道:“地藏尊者,魔教來者何人?”
    “回教主,來人是魔教護法麒麟王。”
    “是他?”阿彌陀佛面色一凝,還是向身旁準提佛母詢問,“師弟,魔祖派出麒麟王,看是對那紅云勢在必得,我佛門又該如何行事?”
    準提佛母笑道:“師兄放心,此事師弟已有安排。”安撫過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對地藏王佛道:“地藏尊者,可與麒麟王同去,助闡、魔二教一臂之力。”
    地藏王佛領命離去,大日如來想了想,才向準提佛母問道:“師兄,魔、闡二教合力討紅云,我佛門是否當趁此機會奪回西海海脈?”
    準提佛母輕輕搖頭,道:“紅云氣數未盡,此時出手,亦是徒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