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748 南瞻風云起二郎逢二將

地仙界東、南二洲交界之處,蒲牢大袖一揮,楊戩自他袖中飛出。
    蒲牢抬手一指,楊戩身上的捆仙繩自動脫落,蒲牢揮手間捆仙繩纏在楊戩腰間。
    “多謝師叔出手相救!”楊戩喚蒲牢一聲師叔,謝他出手搭救之恩。
    蒲牢只是點點頭,也不多言,示意楊戩跟著自己,二人起身飛往兩河國。
    當年截教眾仙東歸,無極老祖派波旬率麒麟王、祖龍、六龍相助,于光明山前大戰諸佛,那一戰,蒲牢被青蓮造化佛鎮壓,帶回靈山,在準提佛母的幫助下恢復了神智。所以在今日以前,楊戩從未見過蒲牢。但是,楊戩見過嘲鳳、赑屃,蒲牢和他們長得一模一樣,楊戩就是猜也能猜出蒲牢身份。
    楊戩去得快,回來的夜快,馬孟旭尚在二仙宮中和黃龍真人議事,只聽一陣腳步聲自宮外傳來,二人感覺到楊戩的氣息,抬頭向宮門處望去。
    楊戩進到宮中,向馬孟旭拜道:“教主,佛門蒲牢尊者在外求見。”
    “請!”
    楊戩離去,不多時帶著蒲牢進到宮中,蒲牢一見馬孟旭,忙躬身行禮,口稱見過教主。
    “尊者南來,不知所為何事?”
    聽馬孟旭之問,蒲牢從袖中取出紫云、墨云,道:“蒲牢奉佛母法旨,來送二云與教主。”
    看見蒲牢手中的紫云、墨云,馬孟旭直接從座位上起身,下到蒲牢身前,親手接過二云。
    馬孟旭強行壓制住心底上涌的急切,將二云收入袖中,“勞尊者走這一遭,他日必有厚報!”
    “舉手之勞,教主無需掛懷。”蒲牢客氣了一句,又道:“蒲牢此來是奉佛母之命,一呈二云與教主。二就留在教主身旁效力。”
    馬孟旭正愁身旁無人可用,此時得蒲牢相助,正如久旱逢甘雨。
    在城北火圣宮中,截教眾仙歡聚一堂。天南地北的一頓胡侃,說的正是起勁兒。
    就在這時,鄭倫、陳奇落在火圣宮前,跑入宮中。
    眾仙正在宮中說笑,見鄭倫、陳奇面色慌亂。一氣仙余元眉頭一皺,沖著身后站立的弟子余化擺了擺手。
    余化連忙上前,“二位師兄,出什么事了?”
    這時眾仙都止了說笑,望向鄭倫、陳奇,聞仲額上豎眼睜開,金光閃閃,撫長須道:“二位師侄可是路遇強敵?”
    鄭倫、陳奇你一言我一語的,把自己一路來遭楊戩、遇蒲牢之事道出,只是二人未見蒲牢真身。只含糊地說那救楊戩的乃是一方強者。
    在場眾仙,以金光仙為首。論道行,他是準圣,論身份,也屬他輩分最高,聽鄭倫、陳奇說完,金光仙掐指一算,冷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那祖龍子蒲牢。”
    “是他?”金光仙話音剛落,一氣仙馬元冷哼一聲。“佛門小兒,不但敢來我南洲摻亂,還欺我截教弟子,真當我截教無人不成?”
    “師兄!蒲牢不將我等放在眼中。那就讓他知道咱們師兄弟的厲害!”說話這位是烈焰線劉環,不知是否整天煉火的緣故,劉環的脾氣火爆至極。
    金光仙眼中寒光一閃,暗暗盤算得失,今日眾仙來此,不是為了和闡教爭雄。是為了另一件事。可沒想到鄭倫、陳奇路遇楊戩,廝殺一番后叫楊戩跑了不算什么,關鍵是捆仙繩被蒲牢給弄走了,這虧不能吃!
    在眾仙的目光中,金光仙緩緩起身,“教主命我來此,是為助紅……二王子爭奪王位,但我截教弟子不受人欺,日后教主怪罪,金光愿一力承擔!”
    刷!刷!刷!
    金光仙話音剛落,截教眾仙紛紛起身,羅宣大聲道:“如果教主在此,也不會坐視門人受辱,我等與師兄同去,不動闡教之人,只拿住那蒲牢就是。”
    “不錯!羅師叔所言甚是,我等與金光師叔同去,鎮壓蒲牢,奪回捆仙繩!”說這話的是聞仲,他雖然只是截教三代弟子,但在教中素有威望,他一開口,就得到了很多人的響應。
    意見很同一,金光仙也不遲疑,帶著截教眾仙魚貫而出。
    來在火圣宮外,金光仙停住腳步,暗想:“此地乃兩河國城池,我等在此爭斗恐怕會傷及百姓,不可,不可。”想到此處,金光仙回身喚道:“馬遂師弟。”
    “師兄有何吩咐?”
    金光仙抬手向南一指,“勞師弟往二仙宮走上一遭,邀那蒲牢會于城外南三十里外。”
    馬遂聽金光仙的話,頓時也明白過來,確實不能在城中爭斗,便道:“師兄放心,小弟去去就來。”
    馬遂飛身而起,踏上祥云往南飛去,金光仙帶著截教二十余人去往城外。
    馬遂來在二仙宮上空,站在云頭向下喊道:“蒲牢小兒,出來答話!”
    “嗯?”二仙宮中,蒲牢正和馬孟旭、黃龍真人談話,馬遂的聲音入耳,蒲牢直接起身,向馬孟旭道:“打了小的,就來了老的,真是晦氣!蒲牢去去就來!”
    “尊者!”聽蒲牢這么說,作為此地主人黃龍真人只覺得顏面無光,這才起身盡地主之誼,“尊者原來是客,豈可輕出。尊者且于宮中安坐,這馬遂就由貧道打發了他。”
    聽黃龍真人這么說,蒲牢倒不能不給他這個面子,況且蒲牢也知道截教不好惹,能不惹就不惹,既然黃龍真人愿意出頭,自己何樂而不為呢?所以蒲牢直接順水推舟,“既然如此,那就有勞道友了。”
    “尊者哪里話?黃龍去去就來!”黃龍真人哈哈一笑,飄然出得二仙宮,來見馬遂。
    原本在演義中,萬仙陣前馬遂逢黃龍,二人一言不合動起手來,黃龍真人被馬遂以金箍箍頭顏面喪盡。但在這個時空,萬仙陣前受辱的是整個闡教,黃龍真人免了單獨受辱,卻在萬仙陣內命喪陳九公化血神刀之下。
    或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幾千年后,闡教黃龍、截教馬遂相逢于南瞻部洲兩河國!
    黃龍真人出了二仙宮,大袖飄飄騰空而起,迎著馬遂喝道:“馬遂,為何來吾二仙宮鬧事?”
    當日斗法爭國師,黃龍真人以一敵二,拼了老命也沒能拿下清風、明月。好在仗著深厚的道行,爭了個不勝不敗的局面。待羅宣上陣之時,有人教長眉從天而降,前來助劍,為黃龍真人擋了一陣。
    長眉真人乃人教嫡傳,他在南瞻部洲峨眉山傳道多年,馬天焯一看是他,不得不硬著頭皮出面做了和事佬,使黃龍、羅宣一起做了兩河國國師。
    自那之后,黃龍、羅宣一個居南,一個坐北,井水不犯河水。今日馬遂打上門來,黃龍真人感覺面上無光,這才出言質問馬遂。
    馬遂是什么人?截教門人!
    截教弟子有好脾氣的么?
    黃龍真人話音剛落,就聽馬遂冷笑:“黃龍,此地不宜爭斗,叫那蒲牢來城外南三十里沒龍谷做過一場!”說完,馬遂就要離去。
    黃龍真人不傻,知道現在的截教有多么強大,如果是平日里,黃龍真人一定不會挑釁馬遂,但今時不同往日,蒲牢就在宮中坐,黃龍真人不想讓人看輕,就不得不打腫臉充胖子,大聲喝道:“馬遂,我二仙宮豈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今日不分說清楚,你就休想輕易離去!”
    “好!好!黃龍,好膽!”馬遂聞言不怒反笑,大袖一甩,一道金光出袖,直奔黃龍真人。
    黃龍真人反應也不慢,雙肩一抖,斬妖劍自背后飛出,向金光斬去。
    斬妖劍近,金光繞著斬妖劍一轉,轉過斬妖劍的同時來在黃龍頭頂。
    黃龍真人飛身欲躲,可為時已晚,金光落在黃龍真人頭上化作一金箍,箍在黃龍真人頭上。
    “啊!”黃龍真人大叫一聲,從空中墜落,重重地摔在二仙宮門前。
    馬遂停住云頭,向下觀望,默聲念咒。
    如果孫悟空在此,一定會告訴黃龍真人這金箍的厲害,想他修煉玄功錘煉肉身,尚且扛不住這金箍之痛,他黃龍能受得了么?
    馬遂咒語一念,黃龍頭上的金箍越來越緊,黃龍真人也試圖運玄功抵抗,但法力剛一運轉,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打斷。金箍箍得越來越疼,黃龍真人忍不住大聲喊疼。
    突然,頭上一輕,痛感消失,黃龍真人扶頭觀看,見二仙宮前立著馬孟旭、楊戩,還有佛門蒲牢。
    黃龍真人翻身而起,面上通紅,今天這人是丟大了,“教主!”
    馬孟旭搖搖頭,抬手祭起一道金光,正是馬遂的金箍。
    馬遂將金箍接在手中,看了看馬孟旭道:“不愧是混元圣人,即使轉世也有這般神通!”
    馬孟旭面上無息怒之色,淡淡說道:“道友欺上門來,莫非當我闡教無人?”自家人知自家事,馬孟旭知道自己闡教確實沒有人,單這話不能往外說,在外人面前還得保持自己闡教教主的威嚴。
    馬遂冷聲應道:“馬遂今日來此,是為尋佛門蒲牢,他黃龍強行出頭,合當遭金箍箍頭之厄!”
    再次聽馬遂指名道姓的要找自己,蒲牢冷哼一聲,上前一步,抬手于空中虛抓。這一抓,遠在天上的馬遂直接墜落。
    馬遂欲暴起反擊,但全身動彈不得,連抬動手指都無能為力。
    封住了馬遂的行動能力,蒲牢嘲諷道:“區區微末道行,也敢在教主面前逞威風?”
    “哈哈哈……”雖然無法動彈,只能任人宰割,但馬遂毫無懼色,大笑道:“蒲牢小兒,休得猖狂,我截教同門就在城外以南三十里外沒龍谷。沒龍,沒龍,必是你蒲牢遭劫之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