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747 玄都宮話盡因果五圣定計謀紅云

取天胎封神榜不成,五圣又將目標轉向了尚在襁褓中的紅云老祖。
    柿子挑軟的捏!
    這不是指紅云不如玉帝、王母,畢竟在圣人眼中,他們全是螻蟻,誰比誰強都不重要。
    重要的在于,這紅云乃眾矢之的!
    那一品蘊含太極之道的造化玉牒,現在兩河國國主馬天焯手中。他紅云又與云中子做了兄弟,以上種種綜合到了一起,就注定了紅云的苦逼命運。
    “嗯?”玄都**師突然一怔,對四圣道:“魔祖來了。”說完,玄都**師沖外喚道:“青山!”
    玄都**師話音剛落,從宮外走進青山小童,玄都**師吩咐:“去迎魔祖進來。”
    青山領命離去,準提佛母道:“魔祖此來,必有要事。”
    女媧娘娘冷哼一聲,是對不久前被元始天尊拒絕而耿耿于懷,縱使元始天尊那也是一片好心。
    不多時,元始天尊走進玄都宮,見五圣都在,淡淡一笑,“諸位聚于此地所為何事?”
    聽元始天尊此問,女媧娘娘眉頭輕蹙,元始天尊的厲害,她曾在六道輪回見識過一次,如果把實話告訴給他,他要和自己爭那品造化玉牒,那麻煩就大。
    見五圣誰也不說話,元始天尊走到準提佛母面前,“元始有一事,還望佛母為我謀劃一二。”
    元始天尊求人,這可了不得。準提佛母反應過來,忙道:“道友有事只管說來,準提必為道友好生謀劃。”當年入魔界斬波旬得十二品血蓮,佛門欠下元始天尊一個不大不小的人情,這得還!
    元始天尊左手一翻,紫氣蒸騰,凝做一團紫云。元始天尊左手再翻,黑氣起,凝做一團墨云。
    在場的都是混元圣人。誰不知先天三云?紫云、墨云怎么都到了元始天尊手里?恐怕除了元始天尊,就只有玄都**師略知一二。
    元始天尊袍袖一甩,紫云、墨云飛到準提佛母面前。
    準提佛母看了看飛到自己面前的紫云、墨云,再抬頭看看元始天尊。他當然不會天真的認為元始天尊要把這紫云、墨云送給自己,他在等元始天尊說話。
    元始天尊只說了兩個字:“云中!”
    準提佛母眼前一亮,似有所悟,“原來如此,準提曉得。道友放心就是。”說著一揮大袖,將紫云、墨云收入袖中。
    “那就有勞佛母了。”
    準提佛母擺擺手,道:“道友客氣了,只是到時要勞道友出手。要▲▲△看書■.◆ ̄k ̄a◆”
    “責無旁貸!”元始天尊留下四個字,然后轉身就走。
    元始天尊一走,女媧娘娘沖到準提佛母面前,“佛母,元始他是合意?”
    “娘娘放心,魔祖只是為助他門下弟子,而且他日你我對付紅云時。魔祖還會助你我一臂之力。”
    “大善!”女媧娘娘聞言稱善,只是一想起那一品造化玉牒,心中就不免火熱,“佛母,我等何時往人間奪回西海海脈?”
    “不急!”準提佛母微微一笑,似乎天下盡在掌中,“我等天道圣人,理當順天而行!”
    ……
    洪荒人族億萬萬不知幾許,在人間的是少數,但卻是人族正統。人皇之所在!
    而南瞻部洲,則是人族的源地,昔日老子立教,道場也在南瞻部洲。
    南瞻部洲大大小小的國家數以萬計。兩河國只是其中之一,國力不強不弱,處于中下游,好在無強敵于側,這才少有戰亂臨到此國。
    十年前,王后生子。一生還就是兩個,從那以后,兩河國國本穩固。
    就在那一年,兩河國不但多了兩個王子,還多了兩個國師,一左一右,一個是闡教門人,一個是截教金仙,自打有他們坐鎮,兩河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國力日漸增長。
    兩河國王宮御花園中,兩個翩翩少年迎面而立。
    一個身著白衣,面如傅粉,唇紅齒白,玉質金相,好一個美男兒。
    在他對面的少年,內著紅色勁衣,外披火紅大氅,身形魁梧,昂藏七尺,堂堂正正,氣宇不凡。
    這兩個美少年皆非凡俗,穿白衣的是兩河國大王子馬孟旭,著紅衣的自然是他弟弟馬有恒。
    兄弟二人僵持片刻,馬孟旭笑道:“二弟,離宮就是多日,想煞為兄也!”
    兄弟倆同年同月同日生,都剛滿十歲,可馬有恒往那兒一站,就好像成年男兒一般,足足高了馬孟旭一頭。
    馬有恒冷冷一笑,“大兄恐怕不是想我,而是想我的本命紅云吧?”
    馬孟旭不置可否,轉身欲走,這時身后傳來馬有恒的聲音:“大兄,你知我來歷,我亦識你根腳。小弟可以將紅云予你,但你不可與我爭這兩河之機緣。”
    馬孟旭猛地一轉身,身上白袍無風自動,“二弟,你太貪心了。”
    馬有恒眼中精光一閃,下意識地摸了摸腰間懸著的九九散魂紅葫蘆,回應道:“先天三云,紅、墨、紫,雖不為先天靈寶,但卻是洪荒一等一的先天靈物,大兄名號云中,不得云,哪里有中?”
    馬孟旭聽得這話,沉吟片刻,“自盤古開天地,大神通者如過江之鯽,然,除截教教主陳九公,又有誰真的能脫天道,逆天而為?吾轉世于此,乃天數;與二弟相爭,亦為天數。△要※看書.壹書k ̄”說到此處,馬孟旭搖了搖頭。
    馬有恒聞言,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神色恍然片刻,幽幽一嘆,“大兄圣人之尊流落至此,天道之下,混元圣人亦難逍遙自在啊!”
    馬孟旭知道這話再往下說就出格了,連忙收住話題,“截教教主雖神通廣大,但獨木不成林,截教勢單力薄,我勸二弟三思而后行!”
    馬有恒大笑:“大兄好意,小弟心領。但比起天道諸圣,小弟更信截教教主為人!小弟也勸大兄三思而后行,免得他日做了天道棄子。”
    所謂:道不同不相與謀。這兄弟倆本就不是一路人,三言兩語把嗑嘮個稀碎。相繼甩袖離去。
    馬有恒去后宮拜見皇后娘娘,這暫且不提。單說馬孟旭,徑自出了王城,乘車來在城南二仙宮。
    知道馬孟旭要來。黃龍真人早就在宮外等候。見了馬孟旭,黃龍真人口稱師弟,將馬孟旭請入宮中。
    進到宮內,黃龍真人正身一拜,“黃龍拜見教主!”
    “師兄免禮!”馬孟旭一揮衣袖。道了聲免禮,坐于上方,指了指下面的蒲團,示意黃龍真人坐下說話。
    黃龍真人剛在蒲團上坐定,就有一人從宮外進來。
    “弟子楊戩,拜見教主!”
    楊戩進到宮中,推金山,倒玉柱大禮參拜。
    “原來是楊戩師侄,免禮!”馬孟旭上下打量楊戩一番,見楊戩渾身上下玄光閃閃。知其九轉玄功已經修煉到了高深之處。
    楊戩起身,沖黃龍真人躬身一拜,才對馬孟旭道:“教主,弟子奉黃龍師叔之命探查城北火圣宮,見到了一些截教門人。”
    “都有誰,說來聽聽。”
    “回稟師叔,有金箍仙馬遂,烈焰仙劉環、一氣仙馬元、蓬萊島余元師徒、前殷商太師聞仲、魔家兄弟魔禮紅、魔禮海。”說到此處,楊戩頓了頓,“還有一人。好像是截教三仙之一的金光仙。”
    “是他!”馬孟旭瞳孔一縮,連忙起身,往宮外走去。
    馬孟旭一動,黃龍真人、楊戩忙緊隨其后。三人一起出得二仙宮,馬孟旭大袖一甩,白光閃閃,朵朵白云現于腳下。
    馬孟旭帶著黃龍、楊戩上了白云,云起空中,馬孟旭于云頭觀望。見北方青氣繚繞,青云朵朵,便降下云頭重回二仙宮中。
    回到宮中重新坐定,馬孟旭道:“截教卻有準圣至矣。”
    黃龍真人面色凝重,沉聲道:“截教三仙同進同退,金光已至,想來那虬、靈牙也不會不來。”
    截教三仙,說的是虬仙、靈牙仙和金光仙,這師兄弟三人向來是同進同退,在整個地仙界上也有不小的威名。若是以前,馬孟旭、黃龍都不會害怕,可今非昔比,眼下馬孟旭轉世不久,法力堪堪達到玄仙,闡教又已沒落,教中連個準圣都沒有。截教三仙來了,誰能對付?
    不過闡教還是有后臺的,沉思片刻,馬孟旭對楊戩道:“師侄,你往魔界走上一遭,將此事稟于老師知曉。”
    “弟子遵命!”楊戩領命,出了玉虛宮去往魔界。
    兩河國在南瞻部洲,仙魔兩界通道卻在東勝神洲,楊戩想入魔界要跨越二洲,這路程可是不近。
    楊戩一路疾行,眼看著前方不遠就是東勝神洲地土,突然耳邊傳來一陣歌聲,“無形曾鍛煉,火用功夫;靈氣先后妙,陰陽表扶。透體元神喪,二氣降妖魔,今逢楊二郎,叫他獸前降。”
    楊戩停住云頭,舉目四望,見前方青光閃閃,二人乘獸騰空而來。
    “楊戩,可識得我兄弟否?”
    “鄭倫!陳奇!”狹路相逢,楊戩知必有一戰,將手中五行盤龍槍一橫。
    這些年哼哈二將先鎮天庭,又守地府,名揚三界,楊戩又曾在天庭當差,如何不認得他們?
    鄭倫一拉避火金睛獸,避火金睛獸長嘯一聲,四蹄騰空,沖向楊戩。
    楊戩合槍就刺,一槍刺出。
    楊戩手中這條五行盤龍槍乃元始天尊所煉,槍合五行龍魂,威力絕倫。
    一槍即出,龍吟震天。
    赤、青、黃、金、碧,五條神龍自槍身飛出,盤槍而繞,使楊戩這一槍平添五行神龍之力。
    鄭倫使開蕩魔杵,蕩魔杵上青光陣陣,與五行盤龍槍相擊。
    二人你來我往斗了幾合,時隔數年,楊戩神通又有長進,再配合掌中神槍,越戰越勇,將鄭倫殺的節節敗退。
    見鄭倫不占上風,陳奇暗暗皺眉,暗道:“師伯說這楊戩根腳非凡,資質過人,果不其然。才下封神榜十幾年,就有如此神通,當真了得!”
    想到此處,陳奇催動胯下避水金睛獸,避水金睛獸大吼一聲,背負陳奇殺入戰團。
    鄭倫陳奇,哼哈二將。二人一拜陳九公為師,一入姚少司門下,但一同學藝,一起修煉,冥冥之中二人氣運相連,默契非凡,二人聯手,絕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更勝金大升、獅駝王。
    楊戩抖擻精神,仗五行盤龍槍以一敵二,敵住鄭倫、陳奇。
    見拿不下楊戩,鄭倫有些著急,一拽火眼金睛獸,火眼金睛獸馱著鄭倫跳出戰團。
    鄭倫一退,陳奇大喝一聲,將身一晃,全身骨節嘎蹦蹦作響,現出三頭六臂之相,六手掄三條降魔杵沖著楊戩一頓猛攻。
    有陳奇阻擋楊戩,鄭倫趁機施展神通,只見鄭倫端坐火眼金睛獸背上,沖著楊戩重重一哼,鼻竅中噴出兩道白氣。
    白氣如浪,卷向楊戩。
    楊戩知鄭倫手段,更知這白氣的厲害,連忙一抖雙肩。
    楊戩一抖肩,雙肩上沖起兩道黑光,黑光中兩盞神燈放光明。
    燈光護住楊戩周身,白氣沖到身前被燈光攔阻,進不得分毫。
    神通失效,鄭倫忙催避火金睛獸殺向楊戩,將陳奇替了下來。
    哼哈二將,一進一退,鄭倫進,陳奇退。
    陳奇出了圈外,沖著楊戩張嘴一哈,腹中蘊藏的黃氣噴出,直襲楊戩。
    楊戩面露不屑之色,催動自己肩頭雙燈放光抵擋陳奇秘術。
    黃氣沖到楊戩身前為燈光所阻,進不得楊戩之身,就在楊戩暗喜之時,黃氣散開,一道金光彈出,在楊戩身外一繞,將他捆了個結實。
    “哈哈哈……”陳奇大笑,乘獸奔至鄭倫身旁,“師兄,成矣!”
    “哈哈哈……”鄭倫同樣大笑,對楊戩道:“楊戩,你還有何脫身手段?不妨一一使來!”
    楊戩怒吼一聲,奮力掙扎,可越掙扎身上繩子就越緊。楊戩低頭一看,認得這寶貝,正是昔日闡教懼留孫的看家法寶捆仙繩。
    “師兄,此人乃我截教宿敵,該如何處置?”
    鄭倫眼中寒光一閃,冷聲道:“殺!”說著,掄起蕩魔杵向楊戩頭頂砸去。
    楊戩心中憤恨,但身縛捆仙繩無法脫身,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蕩魔杵砸下。
    呼……
    憑空起惡風,黑風陣陣,一大手自天外抓來,一把將楊戩抓在手中。
    “師弟,快走!”鄭倫心頭一陣,收杵就走。
    陳奇也不傻,狂催避水金睛獸和一起向南奔逃。
    鄭倫、陳奇一走,一道黑光落在方才三人爭斗之處,化作一人,高冠束,黑色袍服上有九龍,眉目兇惡,樣貌猙獰,正是祖龍九子之一蒲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