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746 先天至寶混沌蓮天胎地膜不為一

女媧娘娘來到魔界會見元始天尊,二圣坐于玉虛宮中,元始天尊聽了女媧娘娘的來意后,沉默不語不置可否。
    女媧娘娘心里頓時有一種不妙的感覺,剛才在玄都宮和佛門二圣商量換取十二品造化青蓮時,那師兄弟倆亦如現在的元始天尊這般。
    “師兄修煉毀滅之道,掌盤古遺澤開天劍,那寶貝雖不如盤古開天劍,但還是不要落在陳九公囊中為妙。”
    女媧娘娘也不傻,還知道關鍵時候拿陳九公說事。
    別說,還真管用。女媧娘娘話音剛落,就見元始天尊二目中寒光一閃。
    女媧娘娘暗喜,只等著元始天尊開口答應,卻不想等到的卻是元始天尊的拒絕。
    “師妹,吾入魔界時,得造化玉牒一品,方才師妹來前,吾正于宮中借造化玉牒之力推演天機,天機顯示那天、地、人三書乃陳九公性命攸關之物,恐怕沒這么容易為師妹所取。”
    “哦?”女媧娘娘聞言,暗暗驚訝,如果真像元始天尊說的這般,自己會同五圣上天庭,必然會遭遇陳九公的強烈反擊。
    但是女媧娘娘不甘心啊,之前的六道輪回一戰,自己的造化之道在攻防兩端都展現出了不凡的威力,但卻缺少一件蘊含造化之道的頂級先天靈寶。那十二品造化青蓮已成往事,現在能爭取的就是在天庭的天胎封神榜。
    “既然天、地、人三書是陳九公性命攸關之物,吾等理當上天庭,奪封神榜,斷陳九公之機緣。”
    元始天尊輕輕搖頭,“師妹,連師兄都能算出那三書對陳九公的重要,紫霄宮兩位老師又豈會不知?”
    “這……”女媧娘娘一怔,是啊,元始天尊都能算出來的事,鴻鈞道祖、太清老子又豈會不知?他們沒從天書這個突破口來對付陳九公。就說明此路行不通。
    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女媧娘娘回到大赤天玄都宮,將元始天尊的話復述一遍,講于四圣得知。
    聽女媧娘娘一番話。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師兄弟二人面面相覷,如果不能助女媧娘娘得封神榜,佛門欠女媧娘娘的因果就還不上。〓要看書. ̄1ck ̄a_n ̄s要h□u看.書c ̄c ̄以女媧娘娘的性子,欠了她的人情,那可不好還啊!
    都說準提佛母十竅皆通。他這一會兒功夫,心里就有了算計。
    師兄弟二人并肩而立,在三圣眼皮底下暗暗傳音數句,之后見女媧娘娘面色不悅,阿彌陀佛走到女媧娘娘跟前,微笑道:“娘娘,既然天書封神榜不可取,那娘娘就想法子取那一品造化玉牒。”
    造化玉牒!
    阿彌陀佛此言一出,女媧娘娘、玄都**師、大日如來皆驚,只有準提佛母坐站在一旁一動不動。好像早就知道一樣。
    造化玉牒,這東西很神秘,除了圣人和先天生靈之外,很少人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什么!
    就說此時在玄都宮中的這幾位圣人,都見過造化玉牒,但誰也沒摸過,誰也沒碰過,只知道那東西了不得!
    但就在幾天前,一品造化玉牒應兩位轉世大神通者降生而出,現世于南瞻部洲兩河國中。紫霄宮鴻鈞道祖已頒下法旨。命諸圣不可擅自去取那品造化玉牒。
    鴻鈞道祖說不讓動的東西,女媧娘娘有膽子動么?所以,聽阿彌陀佛這話,明知造化玉牒比那天胎封神榜珍貴。但女媧娘娘卻一點不動心,只是冷冷地看著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也怕女媧娘娘誤會,連忙道:“娘娘也是先天而生,于紫霄宮中聽道祖傳道,參悟造化之道成圣。當知造化玉牒共二十四品,合三千大道。”
    “這個吾都曉得!”
    阿彌陀佛碰了個軟釘子。卻也不在意,“后有開天四靈欲以**力破開天道,道祖斬羅睺,誅紫炁,那紫炁神通廣大,臨死一擊打碎造化玉牒,使造化玉牒散落于地仙界。后道祖走遍四洲四海,收攏造化玉牒,卻還有三品不見蹤影。這三品造化玉牒對應三條大道,毀滅之道、太極之道和造化之道。”
    阿彌陀佛又講故事了,講的還是以前沒講過的。可是玄都**師知道,在南瞻部洲兩河國中出現的造化玉牒,其中蘊含的不是造化之道,而是太極之道。自己老師曾有交代,一定要將它帶回大赤天。
    “教主,你的意思是讓女媧去和鴻鈞老師爭那造化玉牒?”
    “娘娘!”這時準提佛母起身,開口道:“當年元始道友與無極爭魔界祖位,道祖此下造化玉牒一品,至今仍留下魔祖手中。壹看▲書w―ww.道祖既然能將蘊含魔道的造化玉牒予魔祖,也能將蘊含造化之道的那品造化玉牒予娘娘。”
    女媧娘娘眼前一亮,又被西方二圣忽悠蒙了,但這師兄弟二人說的真有道理。那天胎封神榜再好,又怎比得上造化玉牒?
    女媧娘娘還記得,當日造化玉牒一出,無極老祖俯的情景。那造化玉牒不但能當寶貝使,還能借以悟道。法寶終究是外物,自身才是根本,自己和元始天尊還不一樣,元始天尊修煉的是毀滅之道,那品蘊含魔道的造化玉牒只能將他一身玉清仙氣化為魔氣,卻不能幫助他提升毀滅之道。
    可如果自己能到那品蘊含造化之道的造化玉牒,情況就不同了,以自己的道行,再參悟了造化玉牒,那在道行上過陳九公,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只要能勝過陳九公,自己就是道祖之下第一人。到那時,不管自己繼續留在人教,還是破出人教重立妖教,佛門三圣和元始、玄都他們都拿自己沒有辦法。要是弄好了,自己也可效法陳九公,破出天道,不在天道之下,逍遙自在。
    女媧娘娘yy的挺好,但也沒失去理智,“教主,那造化玉牒雖好,但道祖有言在先,時機未至。我等誰也不可入南瞻部洲收取造化玉牒。”
    “娘娘,南瞻部洲那品造化玉牒中蘊含的是太極之道,并非造化之道。”
    “哦?”聽阿彌陀佛這么一說,女媧娘娘才知道自己想錯了。忙問道:“那教主說的蘊含造化之道的那品造化玉牒現在又在何方?”
    阿彌陀佛也不賣關子,直接道:“就在我西牛賀洲!”
    “西牛賀洲?”
    “不錯!就在我西牛賀洲!”
    “既然在西牛賀洲,教主、佛母為何不取?”女媧娘娘心眼小,想的多。如果有寶貝掉到錦繡天前,自己肯定要撿。準提佛母那是什么人?平日東方有什么寶貝出世。他都過來跟著摻和,要有寶貝落在西牛賀洲,他能不取?
    這時,準提佛母走上前,拍拍阿彌陀佛臂膀,“師兄,此事就由師弟與娘娘分說。”
    阿彌陀佛點點頭,走到一旁坐下,準提佛母接過話茬,眼中金光閃閃。“我西牛賀洲貧瘠,不如東、南二洲,甚至不如北俱蘆洲。世人都道是那祖龍、鳳母之戰的原因,其實并非如此,造成我西牛賀洲貧瘠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五莊觀鎮元子和他那至交好友火云洞紅云道人。”
    在女媧娘娘等人驚訝的目光中,準提佛母再一次展現了自己非凡的口才,將前塵往事娓娓道來。“祖龍、鳳母決戰于西牛賀洲,雙雙打出真火。搏命廝殺,打破我西牛賀洲中央祖脈,使得千山破碎,萬水斷流。鎮元子趁機仗地書之力。強取萬壽山周圍十山八水靈脈于萬壽山。”
    準提佛母說到這里,女媧娘娘、玄都**師和大日如來還沒多想什么。在地仙界,常有一些大神通著取一些無主山靈水脈加諸于自己道場,提升道場靈氣。鎮元子的做法比起那些人還算是好的,那些山水都破了,靈脈也是白瞎。取回來也不算為過。
    “當日紅云道人恰在五莊觀作客,他見鎮元子所為,就向鎮元子求借地書,要取些山川水脈回去滋養他那火云洞。”
    說到此處,準提佛母搖搖頭,“紅云道友取了地書,直入西牛賀洲地底,收取山靈水脈。當時紅云道友道行正處大羅巔峰,正在斬惡尸的關頭,一時貪念起,亂了道心,一路過處無所不收,無所不取。最后,竟將整個西牛賀洲山靈水脈收得一干二凈!”
    女媧娘娘看看玄都**師,玄都**師看看大日如來,三圣無不為紅云老祖的行為感到“欽佩”。什么叫不怕死?這就是了。山靈水脈的確是好東西,有多少都不嫌多的好東西,但就算混元圣人也不敢這么干,這紅云……真是絕了!
    準提佛母輕嘆一聲,又道:“紅云道友收了整個西洲山靈水脈,行至西海,便一不做二不休,取了那一海之精華。”
    “紅云,好膽!”聽準提佛母說到此處,女媧娘娘已被驚得瞪大了眼睛,想了半天才用“好膽”二字來形容紅云。
    準提佛母搖搖頭,“方才師兄說到造化玉牒散落洪荒大地,恰好有一品沒于西海,正當紅云取了西海海脈之后,造化玉牒出世,引道祖下界。道祖取了造化玉牒,但見整個西牛賀洲無一絲山靈水脈,西海海脈也被抽空,整個西方就快要崩壞,億萬生靈即將遭劫。道祖這才以那一品造化玉牒鎮壓西牛賀洲,并封祖龍元神和鳳母尸身于西牛賀洲大地之下。借祖龍壬水之道滋潤西牛賀洲干涸的靈脈,借鳳母浴火重生之術,試圖復生西牛賀洲失去的山靈水脈。”
    如果說鎮元子和紅云老祖是西牛賀洲貧瘠的直接原因,那么祖龍、鳳母就是西牛賀洲貧瘠的根本原因,若沒有他們的一場惡戰,西牛賀洲祖脈就不會破,鎮元子、紅云也就沒有渾水摸魚的機會。
    女媧娘娘冷笑,“祖龍、鳳母不識天數,合該應災。好個紅云,敢犯下如此滔天大惡,難怪他得鴻蒙紫氣而隕。”
    玄都**師瞧瞧瞥了女媧娘娘一眼,然后問準提佛母,“佛母,以道祖之無上神通,為何不從紅云手中取回西方山靈水脈,使西方重現生機?”
    “不知!”準提佛母搖搖頭,“經此一劫,西方日漸貧瘠。終有一日,鎮元子、紅云來我靈臺方寸山,見我師兄弟二人,說是奉了道祖之命,將西牛賀洲山靈水脈交予我等,并讓我等大興西方。
    我師兄弟皆生于西方,又有道祖法旨,便接過了西牛賀洲山靈水脈。卻不知,道祖命那紅云交予我等的是整個西方的山靈水脈,紅云貪念作祟,將西海海脈藏于九九散魂紅葫蘆中,只將西牛賀洲之山靈水脈予了我是兄弟二人。”
    “哼!天道之下,敢欺蒙道祖,難怪他紅云遭身隕之厄!”大日如來忍不住開口說道,說到紅云之死,和他父親帝俊、叔父東皇太一都脫不了關系,現在證道成圣,再聽準提佛母講述當年因果,大日如來明白那是天道借自己父皇、叔父之手除了紅云。
    大日如來話音剛落,就聽女媧娘娘道:“佛母,那西牛賀洲地下的一品造化玉牒,可是蘊含造化之道?”
    “正是!”
    女媧娘娘微笑,又問:“是否只要取了九九散魂紅葫蘆中的西海海脈,再合佛門兩張圣圖,就能復原西方山靈水脈?”
    “然也!”
    女媧娘娘大笑:“還原太古西洲,造化玉牒出世,西方大興,功德無量。”
    準提佛母撫掌大笑,“娘娘圣明!重現太古西牛賀洲,補全洪荒氣運,天道必有賞賜,娘娘可趁機向道祖求取那品造化玉牒!”
    二圣三言兩語,定計分臟。組團一起去取了九九散魂紅葫蘆,以其中藏著的西海海脈,合以西洲萬祖長青圖、婆娑三界寶光圖,復原西海海脈、西牛賀洲的山靈水脈。
    試想陳九公清理北俱蘆洲上的煞氣,都有天降功德,重現太古西牛賀洲盛世,將是何等功德?
    到那時,佛門必然大興,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必能得到大功德。女媧娘娘呢?得到功德不會太多,但山靈水脈歸位,蘊含造化之道的造化玉牒出世,女媧娘娘可借著功勞,向道祖求取造化玉牒。
    如此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