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4)     

截教仙745 五莊觀中話因果

大赤天,玄都宮。
    一片寂靜。
    佛門三圣受女媧娘娘之邀,來到玄都宮作客,可落座之后,女媧娘娘提出了一個讓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為難的請求。
    女媧娘娘從袖中掏出兩件靈寶,對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道:“吾欲以此二寶換取十二品造化青蓮,還望二位教主忍痛割愛成全女媧。”
    女媧娘娘此言一出,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齊齊一怔,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得一干二凈,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坐在蒲團上默不作聲。
    氣氛如此尷尬,女媧娘娘也是一愣,連忙目視大日如來,想讓大日如來幫自己說兩句話。
    對上女媧娘娘的目光,大日如來面露苦笑,沖著女媧娘娘搖頭。
    見大日如來不肯幫忙,女媧娘娘秀眉輕蹙,又把目光投向玄都大法師。
    大日如來畢竟是佛門教主之一,無論和女媧娘娘有什么淵源,在大是大非上都不敢有半點馬虎。而玄都大法師就不一樣了,他想不幫女媧娘娘都不行。
    十二品造化青蓮是阿彌陀佛的靈寶,但玄都大法師清楚佛門做主的是誰,直接向準提佛母道:“佛母,河圖洛書皆為頂級先天靈寶,不差造化青蓮分毫,娘娘以二換一,佛母何不應了娘娘?也好結個善緣!”
    準提佛母搖頭苦笑,“教主有所不知……罷了,娘娘與我師兄弟相交多年,又曾聯手共渡天地大劫,準提也就不瞞著了。”說完,準提佛母左手食指、中指微微一撮,給阿彌陀佛一個手勢。
    從此就能看出師兄弟倆的默契,準提佛母手一動,阿彌陀佛馬上從袖中取出十二品造化青蓮。
    準提佛母接過十二品造化青蓮,又取出十二品三色蓮臺、十二品血蓮,“娘娘神通造化,我師兄弟想請娘娘施展造化大法。使那先天至寶三十六品混沌蓮花重現洪荒。”
    “這……”女媧娘娘聽了準提佛母的話,心念急轉,明了準提佛母的意思,想來他們師兄弟是看自己以乾坤鼎、造化鼎合出先天至寶乾坤造化鼎。才有了這般念頭。
    女媧娘娘想了想,才說:“盤古開天,三十六品混沌蓮臺一分為三,成三大頂級先天靈寶,十二品青蓮、十二品金蓮和十二品紅蓮。佛母手中的十二品三色蓮臺應佛門氣運而出。非先天非后天,無法與青蓮、血蓮相融。”
    準提佛母眉頭一皺,“娘娘造化之道功玄無極,難道也無能為力?”青蓮造化佛在時,幾次想要奪冥河老祖的十二品紅蓮,他曾對準提佛母說過,如能奪十二紅蓮,就能將佛門三大蓮臺融合,成就先天至寶三十六品混沌蓮臺。
    十二品三色蓮臺為準提佛母所有,準提佛母對這寶貝再了解不過。所以對青蓮造化佛的話也將信將疑,但因為不了解造化之道,準提佛母沒有將那種可能全完否決,這才有了方才之請。
    女媧娘娘搖搖頭,“并非無能為力,以我造化之道,的確可使三蓮臺合而為一,但如此所出三十六品混沌蓮臺一無鎮壓氣運之能,二無先天至寶之妙用,還請佛母三思!”
    準提佛母聞言。與阿彌陀佛對視一眼,圣人不會說謊,更不會對另一個圣人說謊,雖不知青蓮造化佛為什么會說那樣的話。但準提佛母選擇相信女媧娘娘。
    十二品血蓮、十二品造化青蓮都是頂級先天靈寶,十二品三色蓮臺雖不入先天不屬后天,但威力和前二者差不多,在鎮壓氣運方面可有可無,在圣人級別的爭斗中,起到的作用也日漸不足。
    可是。對于佛門眾準圣,十二品血蓮和十二品青蓮就太有用了。就像無天,從準提佛母這里借走十二品血蓮,短短幾年就能領悟造化之道。同樣是準圣,悟道與否的差距可是不小。
    阿彌陀佛微闔的二目突然睜開,眼中金光流轉,頂上金氣盤旋,金氣中兩顆舍利子翻騰,一件靈寶飛出,飛向女媧娘娘。
    女媧娘娘抬手將寶貝抓住,這寶貝是個白森森的圈子,正是那功德至寶金剛鐲。
    抓住金剛鐲,女媧娘娘不明其意,看向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念聲佛號,袖子一動,九品金蓮現于掌中。
    阿彌陀佛周身金光閃閃,九品金蓮化作一團金光,阿彌陀佛一揚手,九品金蓮所化金光飛到女媧娘娘面前。
    沒給女媧娘娘疑惑的時間,阿彌陀佛就道:“欲以慈悲掩寂滅,方有小乘壓大乘。封神劫后,太清老師化分身出函谷化佛,立小乘佛教,并定小乘佛教教義為慈悲,欲以蓋過我大乘佛教。那立教之功德化作金剛鐲,此寶雖為小乘佛教立教功德所化,但卻是天道用來補全我大乘佛教氣運之物!”
    女媧娘娘聞言,似有所悟,掐指默算天機,半響收手在金剛鐲上一撫,金剛鐲化作一團金光。
    九品金蓮化金光,金剛鐲也化金光,隨著兩團金光相遇,女媧娘娘用手一指,指尖發出一道玄光,“造化!”
    金光沖起,照耀玄都宮。
    金光很快落下,女媧娘娘案上的不再是九品金蓮,而是頂級先天靈寶十二品寂滅金蓮!
    準提佛母激動地站起身,望著女媧娘娘桌案上的十二品金蓮,歡喜地臉上笑開了花。“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因為一些原因,曾經的接引、準提扛起了整個西方,所以即使西方貧瘠,天道也給西方教派大興之機。而這個機會,就在佛門!
    接引、準提悟了,所以毅然決然的破出玄門,改西方教為佛門。按照二圣的想法,佛門分為大乘佛教、小乘佛教,由阿彌陀佛任大乘佛教教主,準提佛母為小乘佛教教主,如此一來,佛門氣運完全,大興之日可待。
    不想萬仙一戰,六魂幡撼動六圣寄托于天道的元神。準提佛母道行不及師兄阿彌陀佛,一直未能復原。所以阿彌陀佛先一步立大乘佛教。這也就給了老子趁虛而入的機會,他攜多寶道人西行,搶在準提佛母之前立下小乘佛教,以多寶道人所化釋迦牟尼為小乘佛教教主。這也就是準提以圣人之尊。在佛門卻只有一個佛母稱號的原因。
    小乘佛教一立,佛門氣運圓滿,天道降下恩澤,合立教功德化為金剛鐲。
    立小乘佛教的是老子,金剛鐲也就被他帶回大赤天。自那之后。除了老子之外,就連阿彌陀佛、準提佛母也不知道金剛鐲事關整個佛門氣運。
    少了金剛鐲,佛門氣運一直不完整,陳九公正是抓住這個機會,在賢者劫時奪了佛門大興之機的一半。這也是為什么一直說佛門賢者劫大興,實際上卻未興的原因。
    當日老子為人教教主、玄門四圣之首,佛門是他的敵人,他當然不會把金剛鐲還給佛門。不過后來老子合道,陳九公破出天道之外,整個天道之下。人、闡、魔、佛四教共有一個敵人,就是陳九公!作為對抗陳九公的主力軍,佛門必然要大興,這才有老子贈寶于佛圣。
    捧著十二品寂滅金蓮,阿彌陀佛坐在蒲團上,大笑道:“封神劫時,十二品金蓮被蚊道人吞食三品,今有天道為我佛門補全,合該我佛門享先天至寶!”
    阿彌陀佛都這么說了,女媧娘娘還能說什么?都說了是天道的旨意。你女媧還想逆天不成?
    從佛門二圣手里接過十二品寂滅金蓮、十二品造化青蓮、十二品業火紅蓮,女媧娘娘將它們一一放在桌案上,又取出乾坤造化鼎,把寶鼎打開。三蓮臺一一丟入鼎中。
    鼎蓋合上,女媧娘娘雙手按在乾坤造化鼎上,雙手玄光陣陣,乾坤造化鼎微微震動。
    不多時,鼎蓋開,一道混沌之氣自鼎中飛出。直奔二圣飛去。
    飛至二圣面前,混沌之氣一轉,化作一座蓮臺,蓮臺呈混沌色,共三十六品,正是那混沌中孕出的先天至寶——三十六品混沌蓮臺!
    “師兄!”準提佛母將蓮臺往阿彌陀佛懷里一推,其意不言而喻。
    阿彌陀佛連忙要把至寶往外推,但卻被準提佛母按住雙手,“師兄道行遠在準提之上,但只有煉化了這至寶,才有可能擋住陳九公的盤古幡!”
    “這……”
    阿彌陀佛剛要說話,準提佛母拿起案上的十二品三色蓮臺,“師兄為我佛門之主,當掌至寶,師弟有它就夠了。”
    “師弟……”阿彌陀佛心中感動,但想想師弟說的沒錯,現在佛門的敵人不是人教,也不是闡教、魔教,而是陳九公。還要從陳九公的截教搶回佛門的氣運,自己就必須煉化這三十六品混沌蓮臺!
    想到此處,阿彌陀佛不再猶豫,將三十六品混沌蓮臺收入袖中。
    三大蓮臺合一,混沌至寶出,女媧娘娘以河圖、洛書換取十二品造化青蓮的愿望也落空了,但這是天道的旨意,女媧娘娘還不能有什么異議,只能默默地收起河圖、洛書。
    準提佛母何許人也?看出女媧娘娘的不對,暗暗捅了阿彌陀佛一下。
    阿彌陀佛還沉浸在得到至寶的喜悅當中,被準提佛母捅了一下才回過神來,與準提佛母換了個眼色,阿彌陀佛開口道:“娘娘。”
    女媧娘娘抬頭看著阿彌陀佛,沒有說話。沒能換到十二品造化青蓮,女媧娘娘很不是心思,若不是看在日后還要共抗陳九公的份上,恐怕她早都甩袖離去了。
    阿彌陀佛知道女媧娘娘是個小心眼兒,連忙道:“娘娘,蘊含造化之道的頂級先天靈寶可不只這幾件,還有一件更在十二品造化青蓮之上,只差乾坤造化鼎一籌。”
    “哦?還有這等寶貝?”女媧娘娘一聽阿彌陀佛的話,眼睛都亮了,臉上陰云盡去,美目中異色連連。
    阿彌陀佛笑了笑,走到女媧娘娘近前,“娘娘可知鎮元子的地書?”
    女媧娘娘先是點點頭,緊接著眉頭皺起,“教主,那地書乃天胎地膜,其中蘊含的是戊土之道。”
    “哈哈哈……”阿彌陀佛聞言大笑,“天胎地膜?地書只是地膜,不是天胎!”
    “呀!”
    一句話提醒了夢中人!
    女媧娘娘恍然大悟,是啊,自那地書出世,洪荒眾大神通者就說那地書是天胎地膜,可你想想,那地書是大地胞衣,是地膜不假,但和天有什么關系?說他是天胎?這一點依據都沒有么!
    女媧娘娘眼睛一亮,“天胎地膜!地膜為地書,那天胎莫不就是封神榜?”
    這時,準提佛母走來,笑道:“若非天胎,又如何能鎮壓天庭氣運?”
    女媧娘娘看了看準提佛母,又把目光轉向阿彌陀佛,這阿彌陀佛根腳神秘,連圣人也不知道他是何等先天生靈成道。而且,他知道的太多了!
    “教主,那天書封神榜中蘊藏的真是造化之道?”
    “不錯!若非造化之道,真靈上榜如何能得肉身?”
    阿彌陀佛此言一出,女媧娘娘向阿彌陀佛盈盈一拜,“還望教主、佛母相助女媧一臂之力!”
    女媧娘娘沒說求二圣辦什么,但這還用說么?除了上天庭奪封神榜之外,還能有什么?
    天庭雖人多勢眾,但那些人在圣人面前不過螻蟻,可女媧娘娘怕的是天庭背后的陳九公。那玉帝、王母為了陳九公,不惜背叛了鴻鈞道祖,這等忠心的盟友,陳九公能不保他們么?
    陳九公的厲害,佛門二圣清楚,但他們不會拒絕。天書封神榜是天胎的事,是他們主動告訴女媧娘娘的,就是為了了結女媧娘娘為他們補全十二品寂滅金蓮、重現三十六品混沌蓮臺的恩情!
    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一答應,那事就好辦了,玄都大法師和女媧娘娘同為人教教主,不可能不鼎力相助。而大日如來呢,不說他和女媧娘娘的淵源,就看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都去,他也一定會跟著一起。
    不過,想想陳九公厲害,女媧娘娘覺得還不保險,就要往魔界去請元始天尊。但想想不久前在六道輪回發生的齷齪,女媧娘娘又怕自己去了之后被元始天尊卷回來。
    聽完女媧娘娘的顧慮,阿彌陀佛微微一笑,“娘娘此去魔界,只要告訴魔祖有一件蘊含毀滅之道的頂級先天靈寶等著他去取,魔祖就不會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