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744 六圣合力封教主怨念之中有真靈

“嘿!三位師姐,這位是?”
    ……
    “師侄,此物予你。”
    ……
    “九公,吾受掌教師尊法旨掌六魂幡,萬仙陣中需汝護我左右!”
    ……
    “九公!搖幡!”
    ……
    他,本該是截教第一叛徒,但他不是。
    他,本該竊六魂幡西逃。但他沒有,在截教最艱難的時候,是他以元神祭六魂幡,撼動四圣真靈。
    金鰲島上逍遙客,生死全為截教仙!
    他,本該為歡喜佛,享七世量劫之安寧。但,他沒有,他步趙公明、龜靈圣母后塵,舍身護教,連上封神榜的機會都沒給自己留。
    誅仙萬仙不畏死,世人勿忘截教仙!
    長耳定光仙!
    羅浮洞中,永遠供著三個排位,趙公明、龜靈圣母、長耳定光仙。出于對他的敬重,陳九公將自己在北俱蘆洲的道場命名為光明山,光是他長耳定光仙,明是老師趙公明,光尚在明前!
    “九公……都交給你了。”
    聲音落下,黑氣凝聚的人臉散開,六道黑氣齊至陳九公面前。
    “師叔……”陳九公微微一怔,心內百感交集,大袖一揮,一陣青光拂過,煉化了盤古怨念。
    誅仙、萬仙二戰,乃截教之殤,截教弟子悍不畏死的同時,心中也充斥著滔天怨念。
    情如手足的師兄趙公明身隕,數千同門以血肉之軀硬撼圣人金身,長耳定光仙的心被無盡的怨念吞噬,自斬肉身遁出元神祭煉六魂幡。卻不知六魂幡乃盤古怨念,當感受到長耳定光仙的元神中充斥怨念的時候,盤古怨念自動吸收了長耳定光仙的怨念。
    長耳定光仙的怨念被盤古怨念吸收,漸漸的有自己的意識,無法脫身逃離六魂幡,但卻能在最關鍵的時候,助陳九公一臂之力。
    不過。這已經是它的極限了,在將盤古怨念送到陳九公面前之后,就徹底的消失了。
    “呼……”陳九公長出一口濁氣,雙臂微震之間。盤古幡上有黑氣盤繞。以陳九公的道行,煉化盤古怨念不過翻手之間。
    “師兄,快收了寶貝!”準提佛母看見陳九公不善的目光,連忙向阿彌陀佛傳音,然后就見他一拍巴掌。整個西牛賀洲一半的山川河流化作靈脈沖起。
    阿彌陀佛聞言連忙效法準提佛母,在他拍掌之間,西牛賀洲另一半的山川河流化靈脈而起。
    周圍空間塌陷,整個西牛賀洲崩潰,化作絲絲金氣、青氣消散,眾人又出現在六道輪回前。
    陳九公看著準提佛母收在手里的西洲萬祖長青圖,笑道:“倒是件好寶貝,只是不全,枉費你二人的歹毒心腸。”
    三番兩次被陳九公擠兌,準提佛母心中怒氣爆棚。翻掌將西洲萬祖長青圖收入袖中,冷哼一聲,反唇相譏:“我師兄弟向來問心無愧,倒是你那結拜兄長和他那摯交好友,才是心腸歹毒之輩!”
    “準提,休得胡言亂語,壞我義兄名聲!”陳九公聞言大怒,飛身而起,仗盤古幡直奔準提佛母殺去。結義多年,陳九公和鎮元子的兄弟情可謂是不淺。陳九公也了解鎮元子的為人,可這同時,陳九公也知道鎮元子心里藏著一個秘密。
    見陳九公來勢洶洶,準提佛母不禁暗暗叫苦。此時不只是他,其他五圣也都一樣。先是兩方六圣對拼,然后是五圣會元始,最后是六圣聯手耗費大法力鎮壓陳九公未果,還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盤古怨念趁虛而入。
    這么一頓折騰下來,六圣不說筋疲力竭。各個方面也比巔峰差了許多。
    反觀陳九公,先是做了黃雀,處于六圣封印中時,因寄希望于通天教主遺計,也沒全力出手,不說養精蓄銳,倒也沒有消耗太多。
    陳九公一出手,先攻準提佛母。早時二人硬拼,準提佛母的七寶妙樹杖被毀,剛才一戰,西洲萬祖長青圖又損了不少元氣,此時攻準提佛母,準提佛母只能躲到阿彌陀佛身后。
    嚇跑了準提佛母,陳九公揮幡直取元始天尊。在這六圣中,損耗最大的就是元始天尊,自與準提佛母相爭開始,元始天尊就沒閑過。
    比起準提佛母,元始天尊要強硬的多,這與膽量無關,只與性情有關。準提佛母心思靈動,知進退,善隱忍。元始天尊心高氣傲,更不允許自己在陳九公面前示弱。
    元始天尊將盤古開天劍豎立胸前,二目中射出兩道光芒,一赤、一白,正是他那兩份盤古烙印。
    盤古烙印遇盤古開天劍,三者本為同源,一融即融,元始天尊一手背負,一手舉劍,衣帶飄飄,周身魔聲四起,無數天魔自元始天尊身上飛出,漫天遍地,使得本就陰森的六道輪回魔影重重,更添幾分恐怖。
    群魔亂舞,元始天尊飛身迎敵,與陳九公于空中相遇。
    元始天尊二目圓睜,眼中寒光陡轉,張口喝道:“破!”
    一劍出,如盤古破混沌,一劍混沌分,清者上為天,濁者下為地;陰陽分隔,六道輪回盡失色。
    “來得好!”見元始天尊一劍之威,陳九公不驚反喜,掌中幡一抖,古樸的幡面上紫光幽幽,毀滅混沌,破為天地。
    劍幡相擊,整個六道輪回在這一擊下顫動,這還多虧了玄都大法師和大日如來以寶物護持著,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元始天尊飛退,女媧娘娘趁機殺入戰團,以造化之道化出盤古斧要與陳九公廝殺。
    “教主、娘娘,且息雷霆之怒!”阿彌陀佛擋在女媧娘娘面前,同時雙掌連揮,朵朵金蓮如泉涌出,化解了陳九公一擊。見陳九公收手,阿彌陀佛忙道:“教主,再打下去,這億萬蒼生輪回之所恐怕要毀在吾等手中,不如一步洪荒星空之后,再做過一場!”
    “嗯?”陳九公眉頭一挑,心中疑惑頓生。如果說這話是準提佛母。自己一定不會感覺奇怪,因為那準提佛母百敗不餒,越挫越勇。而這阿彌陀佛,雖道行高深。可性情溫和,不喜爭斗,他主動向自己邀戰,這真是……
    有貓膩!
    陳九公抬眼向準提佛母望去,準提佛母面沉如水。看不出什么端倪。不過也是,圣人喜怒不形于色,豈會教你看分明?
    陳九公不知道,準提佛母表面風輕云淡,心里卻不住的嘆氣,自己師兄太實在了,你要往洪荒星空合六圣之力布六合五行陣法,煉化十二元辰之力對付陳九公,這想法挺好,但不要這么直接好不好?這下好。弄的陳九公有了戒備之心,恐怕以后都不會上當。
    陳九公看看準提佛母,又看看阿彌陀佛,哈哈一笑,“盤古遺澤已入我截教,今日之戰就到此為止。那造化玉牒業已出世,來日再尋機會做過。”說完,陳九公將身一搖,化作青光遁走。
    六圣有心想攔,但想想自己的狀態也就由他去了。元始天尊狠狠一跺腳。踏九龍沉香輦回魔界去了。而佛門三圣,在人教兩位教主的盛情邀請下,往大赤天玄都紫府作客。
    陳九公出了六道輪回,一路向東回到東海。但沒直接回金鰲島,而是來在萬壽山。
    自陳九公率領截教東歸,鎮元子也跟著陳九公,把道場牽到了東海,以大法力使萬壽山浮在東海之上。
    陳九公來在萬壽山前,見萬壽山上仙氣蒸騰。霧靄重重,靈氣四溢,不禁微微皺眉。
    早年間,陳九公游走西牛賀洲,也曾慨嘆西牛賀洲之貧瘠。
    造化鐘神秀!西牛賀洲卻山水無靈,不說比不過東勝神洲和南瞻部洲,就連被瘴氣毒霧覆蓋幾個元會的北俱蘆洲也多有不如。
    萬壽山同樣出于西牛賀洲,但在萬壽山中,卻有靈脈,而且還不止一條。
    回想今日準提佛母說的話,陳九公心生疑惑,降入萬壽山,來在五莊觀前。
    自清風、明月出山往人間,鎮元子就成了孤家寡人,沒有人守門,也沒有人通報。都是熟人,陳九公也不客氣,徑自入了五莊觀,往后園走去。
    陳九公穿過重重觀宇,來在五莊觀后園,見鎮元子正站在人參果樹下等著自己,手中還托著祥云碧玉盤,盤中端坐著四個人參果。
    “知賢弟到訪,愚兄特意打了四個果子,予賢弟解渴。”
    “多謝兄長。”陳九公成道多年,不但辟谷,而且早斷了口舌之欲,不過既然是鎮元子好意,自己又何必推辭。
    二人在人參果園中坐下,陳九公和鎮元子一人吃了一個人參果,陳九公看了看鎮元子,道:“兄長,今日小弟于六道輪回與六圣斗了一場。”
    鎮元子聞言一愣,而后大笑,“那愚兄就恭賀賢弟得勝歸來了!”
    陳九公哈哈一笑,自信地道:“小勝一場,算不得什么。”說到此處,陳九公話鋒一轉,“只是見佛門有兩件至寶,厲害得緊,威力不可小覷。”
    陳九公此言一出,鎮元子面色頓時大變,陳九公是什么身家,鎮元子清楚的很。佛門有什么寶貝能入得了陳九公的眼?四大蓮臺?戒刀?七寶妙樹杖?鎮元子自己都不在乎,就更別說陳九公了。
    見鎮元子面色大變,陳九公心里隱隱有些猜測,但什么也沒說,靜靜地等著鎮元子開口。
    對上陳九公的目光,鎮元子苦笑不語,半餉長嘆一聲,左手握拳一砸桌案,“一時貪念起,萬載心不安,陳年舊事,雖無人提及,但每每坐關到緊要關頭,都會浮上心頭。”說著,鎮元子不住地搖頭。
    鎮元子這么一說,陳九公就知道這事情麻煩了,自己這個結拜大哥乃先天戊土之精得道,論根腳是不如盤古三清,但絕不比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差,就別提玄都、大日、云中子了。
    更重要的是,他還有戊土之靈根人參果樹、大地胞衣地書在手,雖說成圣不易,可斬三尸對他來說,不應該是難事。
    可是,他蹉跎整整十個元會,才堪堪借中央戊己杏黃旗斬出自我。
    陳九公曾苦思鎮元子道行增進緩慢的原因,今日才知他是心中有愧,而受心魔之擾。
    鎮元子微微昂頭,看著人參果樹樹枝上垂下的果子,二目中黃光流轉,曾經的一幕幕在眼前轉過。
    久久長嘆一聲,鎮元子起身,向陳九公躬身一拜。
    “兄長,這如何使得?”陳九公忙起身讓過。
    鎮元子道:“賢弟,愚兄有厚顏相求一事,還望賢弟……哎……”說著說著,鎮元子長長一嘆,就沒了下文。
    陳九公臉色一沉,“九公與兄長八拜天地,兄長之事,就是九公之事。無論何事,兄長說來便是,任他天大的事,九公為兄長擔著。”
    聽陳九公這么說,鎮元子面色稍緩,重新坐下,將往日因果一一道來。
    聽完了前因后果,陳九公眉頭緊蹙,“如此說來,是佛門二圣替兄長和紅云道友……”
    “不錯!并非是佛門兩位教主欠我鎮元,而是鎮元虧欠他們許多。”
    “兄長,當日準提佛母不是親口說過與兄長的因果一筆勾銷了么?”
    鎮元子搖頭,“因果雖去,吾心難安。”
    陳九公一怔,突然想到一事,問鎮元子,“兄長,今日佛門二圣使出婆娑三界寶光圖和西洲萬祖長青圖,那二圖威力雖強,但卻不完整,不知……”
    鎮元子聞言,面上又露苦笑,“西海之精華,藏在紅云老友的九九三魂紅葫蘆中。”
    這下子連陳九公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老實人辦大事,誰能想到洪荒第一老好人和第二老好人能干出這等驚天東西的大事?
    盤古開天地,天就不用說了,整個大地可以一分為五,東、南、西、北、中,中央是人間,四方為四大部洲與四海,西牛賀洲和西海加起來就是整個西方,就是地的五分之一。
    陳九公自視膽大包天,但也不敢干這種事,難怪那紅云得鴻蒙紫氣而不能煉化,難怪鎮元子得天獨厚卻連三尸都不能斬出。
    想想鎮元子、紅云,再想想西方二圣,陳九公不禁慨嘆,真是人比人不如人,這么大的因果,人家兩個毫不相干的人就這么扛下來了,還耗費十個元會致力西方大興。難怪鎮元子坐困五莊觀多年,難怪紅云含冤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