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743 造化之道為至寶盤古信念開天劍

諸圣教派,歸根尋源盡都出自鴻鈞門下。混元一氣、太極兩儀、天地人三才、青白朱玄四象,金木水火土五行、上下東南西北**……這些都是玄門的基本,也是重中之重。
    為了對付陳九公,道祖、太清開壇講道,傳下兩套陣法,一為**混元陣,二為**五行陣。**五行陣無需多言,那是留著對付周天星辰的手段。今日在六道輪回,六圣擺下的真是道祖親傳**混元大陣!
    此陣主陣之人有六,陣法催動,六人仿如一體,進退有據,攻勢如潮。
    六圣都不多說,直接起陣,大陣一起,元始天尊居東,阿彌陀佛位西,女媧娘娘在南,準提佛母處北,四位老牌圣人占據東南西北,玄都**師和大日如來則一上一下。
    元始天尊雙肩一顫,黑光陣陣;阿彌陀佛念聲佛號,佛光璀璨;女媧娘娘心神一動,四起光玄;準提佛母凝神靜氣,菩提樹影于身后,萬丈金光連南北西東。
    玄都**師手托玄黃無量塔,玄黃無量塔散下功德玄黃光。大日如來頂上現出扶桑樹,扶桑樹枝椏搖曳,火光沖天。
    陳九公處于六圣包圍之中,環視四方四圣,搖頭笑道:“道祖陣道不過如此。”說著,手中盤古幡一抖,指向準提佛母。
    準提佛母也不答話,舉杖向陳九公打去。
    陳九公將幡一甩,一道混沌劍氣出,直擊準提佛母面門。
    準提佛母右手持杖,左手青光一閃,西洲萬祖長青圖開,圖中彈出一道靈光,飛在混沌劍氣前化作一靈氣漩渦,混沌劍氣被吸入漩渦中,一起消失。
    準提佛母杖至,陳九公猛地把盤古幡抽動幾下。盤古幡化作一道紫光,迎上七寶妙樹杖。
    準提佛母眉頭一蹙,手中七寶妙樹杖于手中化作一道金光。
    紫光對金光,不沾一絲煙火。無有一絲聲響,但見準提佛母飛退,女媧娘娘出現在陳九公面前,仗劍就刺!
    再看準提佛母,雙手拿著一對斷杖。大呼:“娘娘小心,陳九公已將開天烙印融進了毀滅之道!”
    女媧娘娘手中劍不凡,乃先天至寶混元劍。當然了,此劍并非真品,乃女媧娘娘仗造化之道合造化珠、造化青蓮所出,不但有混元劍攻擊之八成,還有混元劍斷陰陽、分鴻蒙之妙用。
    然并卵!
    陳九公手里的盤古幡乃真品,況且陳九公修煉的毀滅之道,想和他對攻,換此時的元始天尊來還差不多。女媧娘娘還差點。
    女媧娘娘與陳九公連拼三劍,忙飛身逼退,阿彌陀佛、元始天尊自左右殺出,合擊陳九公。
    女媧娘娘雙手合混元劍輕喝一聲,混元劍化作五行混元旗,大旗一展,護持元始天尊、阿彌陀佛。
    一道劍光從天降,玄都**師頭頂玄黃無量塔,一手玄都紫府劍,猛攻天地玄黃玲瓏塔;一手使太極圖。不住地鎮壓盤古幡放出的混沌劍氣。
    金烏長啼,至精至純的太陽真焰滾滾,一劍撩起,直削陳九公左腳。
    面對六圣合擊。陳九公掄動盤古幡,盤古幡呼呼作響,幡面上混沌符文浮現,盤古幡上彈出六道混沌劍氣,其上附著無數符文。
    六道混沌劍氣正對六圣,將除元始天尊之外其他五圣的攻擊化于無形。
    只有元始天尊。盤古開天劍為盤古信念,斬破了混沌劍氣襲向陳九公,卻被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垂下的玄黃之氣擋住。
    “師兄!”這時,準提佛母喚了阿彌陀佛一聲。
    阿彌陀佛與準提佛母對視一眼,心念急轉最后點了點頭。
    得到了師兄的首肯,準提佛母暗喜,大呼道:“諸位道友且助我等一臂之力!”說著,準提佛母飛到阿彌陀佛對面,雙手一起抓著西洲萬祖長青圖。
    阿彌陀佛翻手將戒刀收起,取出婆娑三界寶光圖,師兄弟二人齊齊將寶圖祭起。
    元始天尊大喝一聲,奮不顧身地攔在陳九公面前,發了瘋一樣揮劍連砍。
    女媧娘娘一抖手中五行混元旗,大旗化作混元劍,女媧娘娘捧劍直刺陳九公后心。
    玄都**師和大日如來雖不知即將要發生什么,但見四圣發飆,他們也動了全力,紛紛仗劍攻擊陳九公。
    盤古開天劍、混元劍、玄都紫府劍、屠巫劍,四口寶劍皆乃殺伐利器,洪荒一等一的攻擊靈寶。
    四圣圍攻,陳九公施展平生所學,盤古幡在手中使開,幡上光芒晦暗不明,抖動間一化為四,將前后左右襲來的四口寶劍一一擋下。
    就在陳九公要反擊之時,那浮在天上的兩張寶圖,全都消失不見,只有金、青二色光芒相融。
    陳九公眼前一花,人已不在六道輪回,而是出現在了西牛賀洲。
    沒錯,就是西牛賀洲。
    當年陳九公曾帶門人弟子掃蕩西牛賀洲,逼得佛門退避三舍。那山、那水、山川地脈,陳九公看在眼里,雖一時叫不上名字,但卻記憶猶新。
    萬丈金光從天降,如泰山壓頂。
    壓頂不假,可壓下的不是泰山,而是靈山。
    陳九公昂起頭,瞥了一眼,冷笑道:“西洲萬祖長青、婆娑三界寶光圖,合起來就是整個西牛賀洲的靈脈,兩位教主真不愧是大智慧、大毅力之人,佩服!佩服!”說著,陳九公將盤古幡豎在胸前,盤古幡于其面前化作一道混沌劍氣,陳九公將那混沌劍氣往上一推,混沌劍氣沖起,在沖起的過程中長至萬丈之長。
    剛才陳九公的一番話聽起來像是夸人,但聽在佛門兩位教主耳中卻非如此,二人滿臉尷尬羞惱之色,想辯解又不知該如何說道。
    但見那混沌劍氣起,靈山被從下面一分為二,準提佛母輕嘆一聲,對阿彌陀佛道:“師兄,莫要多想了,出手吧!”說完,準提佛母雙臂揮動。左臂向右,右臂向左,連續不止。
    隨著準提佛母一揮臂,西牛賀洲南方一座大山飛起。瞬間來在陳九公頭頂。
    還沒等混沌劍氣動,一座座大山,一條條江河……先后來在陳九公頭頂,化作千萬條靈脈,交織成一張大網。
    陳九公手掐法決。盤古幡化作的混沌劍氣連刺帶斬,但卻破不得著千萬靈脈織成的大網。
    在“西牛賀洲”四方天地,六圣呈**之陣勢,其中元始天尊、女媧娘娘、玄都**師、大日如來一起將法力灌輸給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由二圣出手借兩張神圖之威鎮壓陳九公。
    地仙四界,廣闊無際,單西牛賀洲,就有數不盡的山川地脈、江河水脈,以此為基,六圣鎮壓。活活將陳九公困在其中。
    陳九公幾番催動混沌劍氣,但也無法脫身,忙現了混沌鐘化作盤古斧刃,以毀滅之道催動盤古斧刃,卻也未能脫身。
    看見陳九公一臉急切之色,大日如來哈哈大笑,“陳九公,你貪得無厭,妄圖染指盤古遺澤,今日就將你鎮壓。帶至紫霄宮交予兩位老師發落!”
    聽大日如來口放狂言,陳九公心中暗暗冷笑:“好個大日,待我脫身,非撕了你那張嘴!”
    “鎮!”阿彌陀佛開口低喝。雙手輕推,一個金色的卐字飛出。
    和阿彌陀佛一樣,準提佛母也如此為之,只是他打出卐字是青色的。
    二圣一動,千萬山巒江河顯型,齊齊向陳九公壓下。
    “不好!師祖誤我!”陳九公心頭一顫。暗道不妙。身為圣人,他也藏著一招,當然不是那天和道祖、太清搏命時的手段,是一張用來對付六圣的底牌。剛才六圣布**混元陣時就該使出,但想起當日通天教主的遺計,陳九公就忍下了,畢竟底牌只有在沒打出之前才叫底牌,能不用就不用。
    但到了這地步,幾欲脫身不得,再這樣下去就等著被鎮壓吧。可氣的是,西洲萬祖長青圖和婆娑三界寶光圖不僅蘊藏著西賀牛洲萬千山水地脈,更蘊含二圣的佛法精華。再合六圣之力,自己此時使出底牌也無法從內部破開這封印。
    眼見就要將陳九公封印,準提佛母臉上露出笑容,喃喃道:“教主托大了!”
    阿彌陀佛一邊輸出法力,一邊道:“一著不慎,滿盤皆輸,陳九公悔之晚矣!”
    一向沉穩的阿彌陀佛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說恨極陳九公的元始、女媧了。照這樣下去,不出一時三刻,就能將陳九公鎮壓,到時將他帶上紫霄宮,由道祖出手除了這洪荒禍害。
    六道輪回,這洪荒眾生輪回之所前,金、青二色光芒交融。
    陳九公與六圣戰于西牛賀洲,其實是在西洲萬祖長青圖和婆娑三界寶光圖中,戰場仍在六道輪回前。
    同樣,在六道輪回前,六道黑色氣柱依舊豎立。
    這盤古怨念就是這么六道黑氣,黑氣不動分毫,但在那電光火石之間,每道氣柱下沉,變柱為圓形,準確的說是凝成了六張人臉。
    這人臉有眉有眼,容貌普普通通,一點也不出奇,但這六張人臉卻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耳朵很長。你說它是人頭兔兒,也不為過!
    六張人臉齊齊轉動,一起望向那西洲萬祖長青圖、婆娑三界寶光圖。
    六張人臉齊齊一震,化作六道黑氣直入那金色二色光芒之中。
    “這是……”正在輸出法力的元始天尊只覺得一陣涼風吹過,全身一陣冰涼。這種感覺是元始天尊從未有過的,就好像普通人墜入地獄一般,渾身瑟瑟發抖。
    元始天尊感覺到自己心神大亂,元始天尊慌了,連忙運轉玄功壓制體內法力。
    但是,晚了!
    周身法力暴動,元始天尊壓制不住,不由自主地現出慶云三花,在三花之上,五條氣浪滾滾而起,直沖九天。
    在這一刻,元始天尊的法力不是再傳向阿彌陀佛,而是順著五氣流走了。
    元始天尊大怒,再試著去壓制體內暴動的法力,但一運功,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險些摔倒。
    不只是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大日如來、玄都**師盡都如此。
    六圣慌忙坐下,全神貫注運轉壓制體內暴走的法力的同時,心神沉和,驅趕入侵心神的盤古怨念。
    無了六圣灌注法力,陳九公只覺得壓力驟減,雖然不知道師祖留下的最后底牌是什么,但這已經不重要了,現在重要的是自己要破封而出,然后去找那六人算賬。
    一手持盤古幡,一手持混沌鐘,陳九公雙目緊閉,腦后沖起一道青光,正是那盤古開天烙印。
    左手盤古幡出,化作一道紫光;右手混沌鐘起,同樣化作一道紫光。兩道紫光與一道青光絞在一起,齊往上沖,瞬間將那靈脈大網絞得七零八碎。
    再起,千山破碎,萬水斷流,頃刻間盡化飛灰散盡。
    陳九公飛身而起,環視周圍六圣,此時他們戰力皆無,正是下手的好機會。
    陳九公剛要出手,就聽阿彌陀佛大喝一聲,一道黑氣自他頂門射出,阿彌陀佛站起,眉宇間雖有些萎靡,但二目寒光閃爍,手中戒刀刀光四溢。
    “好!好!”陳九公看著阿彌陀佛,連道兩個好字,“我一直以為那元始得了盤古玉牒,天道之下諸圣以他為尊,不想教主你藏的這么深!”
    “不敢!”阿彌陀佛身形一動,將準提佛母護在身后,“截教兩位教主才是深藏不露,上清早已返本還源,這盤古怨念本該無主才是,怎會相助教主?”
    當日通天教主返本還源,卻因需要沒把盤古怨念交給陳九公,自他入輪回,這盤古怨念就無了主人。在六圣眼皮底下,也沒人收取盤古怨念。這話又說話來了,既然如此,為何盤古怨念會在陳九公危難之時出手相助?
    阿彌陀佛不知道,陳九公也不知。看著飛到自己面前的黑氣,陳九公剛要說話,就聽一聲冷哼,一道黑氣從元始天尊眉心射出,元始天尊隨即起身。就像陳九公說的,比道行他真的差了阿彌陀佛一籌。
    緊接著元始天尊的,是準提佛母。這位圣人一起身,就盯著那盤古怨念看個不停。
    其他三圣都和準提佛母差不太多,女媧娘娘、玄都**師相繼起身,最后才是大日如來。
    當大日如來眉心射出一道黑氣后,六道盤古怨念全部來到陳九公身前,凝聚一張人臉,人臉張口喚道:“九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