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742 元始一氣化三清盤古遺澤降五圣

眼看著一座座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在三清神光之前破碎,一顆顆造化珠從空中掉落,準提佛母苦笑著嘆氣,自己一向英明,今日卻失了算計。
    盤古信念無寶不破、無法不破,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有一妙用,是為萬法不沾、萬寶不沾,恰好是盤古信念的克星。
    女媧娘娘以造化之道催動造化珠衍化出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是有真品八成,甚至九成威力,但卻無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萬法不沾、萬寶不沾的妙用。
    聽元始天尊嘲笑,準提佛母又羞又怒,冷哼一聲,就要上前,只是身旁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準提佛母的手臂。
    準提佛母不用看就知道是自己師兄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剛要說話,就見師兄沖著自己微微搖頭。
    阿彌陀佛暗中傳音準提佛母,“師弟,不可魯莽。”
    準提佛母眼中金光流轉,面色平靜,心中卻有不甘。
    師兄弟相伴多年,阿彌陀佛怎能不了解準提佛母,生怕師弟做出什么過激的舉動,連忙再次傳音道:“師弟,截教教主不出,切不可輕舉妄動。”
    準提佛母暗嘆一聲,緩緩退后一步,靜靜地觀看女媧娘娘戰元始天尊。
    被元始天尊連破二十四座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又被元始天尊嘲笑,女媧娘娘怒火沖天,身上妖圣道玄衣一抖,秀飄揚,玄色云團于腳下,女媧娘娘站在云端,一手托乾坤造化鼎,一手抓著二十四顆造化珠,將它們全部塞入鼎中。
    乾坤造化鼎劇烈地震動,掙脫女媧娘娘的手,飛入空中。
    乾坤造化鼎開,其中噴出一團玄光,玄光一出,貫連天地。玄光中一道寒光斬下。
    三清神光沖起,迎上寒光,赤、白、青三色神光絞動,寒光破碎。
    寒光碎后。寒光中的寶物呈現在眾人面前,一把利斧,通體呈混沌之色,斧刃卻泛著一層紫光,散著毀滅萬物之氣。
    混沌至寶盤古斧!
    盤古斧劈。三清神光斷!
    紫光一震,盤古斧動,一動之間長至千丈之長,一斧劈下,紫光相隨,斧上浮出千萬混沌符文,周圍無盡空間破碎。
    這一斧,果真有盤古開天之威力。
    玄都**師、大日如來紛紛祭起靈寶,太極圖護住六道輪回,玄黃日月鐘護住輪回地府。.《。
    面對這一斧。元始天尊面色微變,連退三步,左手持三寶混元劍豎立胸前,右手在劍上一抹,三寶混元劍浮上一層黑光。
    元始天尊抬起頭,眼神堅定地看著劈下的盤古斧,身上水月大道袍鼓蕩,無風吹動卻獵獵作響。
    元始天尊一搖手中三寶混元劍,飛身而起,迎上立劈而下的盤古斧。
    在長至千丈的盤古斧前。身長八尺的元始天尊就好像是撼樹的蜉蝣。
    元始天尊面色不改,眼神堅定,一劍從左下向右上斜撩,低喝道:“開!”
    天地人寶混元劍。乾坤造化應聲開!
    元始天尊一劍之下,盤古斧兩分,漫天紫光散盡,千萬符文破碎,二十四顆造化珠紛紛落下。
    乾坤造化鼎凌空一轉,二十四顆造化珠盡入鼎中。女媧娘娘大聲道:“佛母,將造化青蓮予吾!”
    準提佛母聞言,不敢怠慢,翻手間一道青光飛出,化作巴掌大小的十二品造化青蓮,落在女媧娘娘手中。
    女媧娘娘雙手一合,將十二品造化青蓮合在掌心之間,一揉一搓,分開雙手時,十二品青蓮已化作一團青光。
    女媧娘娘抬手一抖,青光飛入乾坤造化鼎中。
    再看元始天尊,剛剛破了盤古斧,站在女媧娘娘對面,鼓蕩的袍服平靜下來,剛才那一擊對他的消耗也不小,見女媧娘娘將青光打入乾坤造化鼎中,元始天尊眉頭一皺,冷哼一聲,飛身揮劍,三寶混元劍橫斬。
    女媧娘娘伸手一招,乾坤造化鼎中飛出一道混沌之氣,混沌之氣落在女媧娘娘面前,豎立一轉,化作一面大旗。
    旗面混沌,上有五行,女媧娘娘雙手抓住旗桿,用力一揮,旗面搖動間獵獵作響。
    元始天尊一劍刺中旗面,旗面上赤、青、黃、白、黑五色輪轉不停,元始天尊手中劍無法再進半寸。
    女媧娘娘雙臂用力,大旗一蕩,蕩開元始天尊手中劍,女媧娘娘手抓旗桿一絞,大旗呼啦啦作響,旗面纏在旗桿上如槍,直刺元始天尊胸前。
    元始天尊和女媧娘娘相識十余個元會,還是第一次見到女媧娘娘如此悍勇,女媧娘娘這一招,勢若盤古開天,奧妙玄通;勢如共工撞不周,一往無前。.。
    這一擊,更盛剛才的盤古斧,元始天尊飛身暴退。
    女媧娘娘一朝得勢,哪能輕易收手,欺身而上,手中大旗連點。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三寶混元劍上黑光陣陣,迎著刺來的大旗連削三劍。
    知元始天尊劍上融入了盤古信念,女媧娘娘不與他硬拼,把大旗往后一拉,用力一抖,旗面展開,旗上五行衍化,合四象分**,周而復始,生生不息,玄妙無窮。
    擋下元始天尊三劍,女媧娘娘將旗往左一拉一繞,旗面又纏繞住旗桿,如槍直刺元始天尊面門。
    元始天尊仗劍還擊,女媧娘娘又收招催旗抵擋,待元始天尊招式用老,女媧娘娘就再次進招攻擊元始天尊。
    眼見女媧娘娘進退有據,和元始天尊斗得難解難分,玄都**師驚嘆道:“都說娘娘不擅近戰,今日才知絕非如此。”
    玄都**師話音剛落,就聽大日如來笑道:“教主莫要忘了,娘娘本為妖族圣人,身為妖族,哪有不擅近戰之理?”
    玄都**師聞言一怔,他曾見過老子收拾女媧娘娘,那時的女媧娘娘根本不擅近戰,怎么現在搖身一變直接化身近戰強人了?
    大日如來看著女媧娘娘手中大旗,向身旁佛門兩位圣人道:“早年時就聽叔父說過,若能湊齊先天五方旗。五旗合一為先天至寶五行混元旗,防御不亞于混沌鐘,更有分理天地清濁,衍化五行鎮壓諸天之妙用!”
    準提佛母點點頭。同樣把目光落在那五行混元旗上,“娘娘造化之道功參造化,以二十四造化珠化五行混元旗,以十二品造化青蓮衍化五行混元旗的鎮壓諸天之妙用,以此鎮壓盤古信念。”
    準提佛母話音剛落。就聽阿彌陀佛道:“五行混元旗鎮壓諸天五方,威力、妙用皆不亞于天地玄黃玲瓏塔,但遇盤古信念,恐怕還是不行,娘娘不過呈一時之勇罷了!”
    大日如來眉頭一皺,“那娘娘為何不以靈寶衍化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自從爡女出世之后,阿彌陀佛臉上不但無了疾苦之色,話也比以前多了不少,“世間已無五行混元旗,可天地玄黃玲瓏塔尚在。有先天因果糾纏,縱使娘娘造化神通再妙,也只能衍化出天地玄黃玲瓏塔,卻無法衍化其萬法不沾之妙用。”
    阿彌陀佛話音剛落,元始天尊和女媧娘娘之戰就分出了勝負。就像阿彌陀佛說的一樣,混元五行旗不差,但終究沒有萬法不沾的妙用,能鎮壓盤古信念一時,但卻不能壓其一世。眼下已經到了極限。只見元始天尊仗劍連斬,混元五行旗旗面破碎。化作一顆顆造化珠滾落空中。
    女媧娘娘羅袖揮舞,去收造化珠,卻被元始天尊抓住機會,一劍側削。
    女媧娘娘翻身想躲。但躲不及時,左臂被元始天尊的三寶混元劍帶下一塊血肉,流血不止。
    “娘娘!”玄都**師見女媧娘娘受傷連忙沖了過去,將太極圖一抖,太極圖中彈出一道金光,金光化作金橋。
    玄都**師和女媧娘娘剛上金橋。元始天尊的劍就到了,金橋被元始天尊從中間斬斷,節節化作金光消散,玄都**師和女媧娘娘浮在半空。
    元始天尊哈哈一笑,將三寶混元劍一輪,萬道劍光出。
    玄都**師和女媧娘娘被萬道劍光籠罩,玄都**師每每催動太極圖,太極圖剛彈出金光就被劍光斬斷。
    “元始!女媧與你不死不休!”女媧娘娘幾欲脫身不能,氣急之下將心一橫,頂上現出慶云三花,玄色的三花上氣浪滾滾,乾坤造化鼎在氣浪中上下翻騰。
    見女媧頂上三花慶云裹著乾坤造化鼎沖起,元始天尊面色一變,收劍飛退,并道:“師妹,萬萬使不得!”
    元始天尊一退,女媧娘娘忙收了慶云三花和乾坤造化鼎,和玄都**師一起退到佛門三圣身旁。
    元始天尊倒提著三寶混元劍,對女媧娘娘道:“師妹,凡事三思后行,莫要收不到盤古怨念,反倒失了至寶!”
    聽元始天尊這么說,女媧娘娘也是一陣后怕,剛才是被元始天尊給逼急了,在萬分氣急之下,才要爆了乾坤造化鼎。就像元始天尊說的,不要沒得到盤古怨念,還把自己的乾坤造化鼎給搭上。
    這時,阿彌陀佛緩步走到兩方人中間,沖著元始天尊道:“道兄,你我恐怕都是中了上清圣人算計。”
    元始天尊聞言一怔,臉上露出驚訝之色,昂望著那立于六道輪回前的六道黑色氣柱,心中百感交集,最后化作一聲長嘆,“枉吾為盤古三清,竟然著了盤古怨念的道……”
    “哈哈哈……”一陣笑聲打斷了元始天尊的話,在六道輪回中回蕩。
    笑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元始天尊只聞其聲就知其人,“陳九公,出來!”
    一道青光劃過,陳九公立在高空,臉上盡是笑容,“好!好!好!西洲萬祖長青圖!婆娑三界寶光圖!盤古信念!造化神通!四位不愧是先天圣人,都有至寶、神通在手,著實令人羨慕不已。”
    “好個通天!好個陳九公!”和元始天尊一樣,準提佛母也恨的咬牙切齒,自立教西方,自己在玄門三清手中吃的虧就不計其數。后來陳九公崛起,自己又被其欺壓,即使如此,自己也從沒展露西洲萬祖長青圖真形,只有今日一戰,為爭盤古遺澤,才將隱藏了近十個元會的底牌暴露出來。
    阿彌陀佛伸手攔住準提佛母,看著陳九公道:“盤古遺澤三分,上清一份,有形為六魂幡,無形為盤古怨念。有形可撼動圣人寄托天道的元神,無形可亂圣人心神,果真不凡!”
    “呵呵……”陳九公淡淡一笑,道:“盤古開天,澤被蒼生,爾等無不受盤古大恩。可就在功成之時,遭小人算計,才遺一道怨念至今……”
    “住口!”元始天尊大喝一聲,打斷陳九公的話,將三寶混元劍收起,雙手在身前劃動,在手臂劃動間,道道黑氣凝聚成劍。元始天尊冷冷地望著陳九公,“盤古信念,無形融萬物,有形為至寶,且看吾之盤古開天劍!”
    見元始天尊手中那口寶劍,陳九公微微一笑,頂上沖起一道玄黃之氣,至高空垂下條條玄黃之氣,凝做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盤古怨念,乃盤古身損時的無盡怨念,成寶為六魂幡。盤古信念,乃盤古開天之必成信念,成寶為盤古劍,也名盤古開天劍。這寶貝攻擊不壓于曾經的先天至寶混元劍,這寶貝有破萬法、萬寶之妙用,再配上元始天尊的毀滅之道、開天烙印,其威力當真恐怖至極。
    “元始,可是忘了我還有這寶貝?”陳九公沖著元始天尊笑道,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中蘊含盤古三念的最后一念,有萬法不沾之妙用,正克元始天尊的盤古信念。同樣,也克元始天尊的盤古開天劍。
    見陳九公頂上現出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元始天尊不禁為之氣結。自己修煉毀滅之道,陳九公修煉的也是毀滅之道,而且還在自己之上。自己有開天烙印,陳九公也有,雖然自己有兩份,陳九公只有一份,但陳九公掌兩大開天至寶盤古幡、混沌鐘。自己有盤古怨念所化盤古開天劍,可陳九公有克制它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一時之間,元始天尊終于知道了什么叫既生瑜何生亮,自己能橫掃五圣,但卻偏偏勝不了陳九公!
    就在元始天尊郁悶憋屈的時候,一個聲音從旁傳來,“截教兩位教主皆乃大才,將吾等混元圣人玩弄鼓掌之上。但,這盤古怨念,教主是拿不走了!”
    陳九公回身一看,準提佛母手持七寶妙樹杖走來,不光是他一人,阿彌陀佛、女媧娘娘、玄都**師、大日如來和他一起,連同元始天尊,一共六人將自己圍在當中。以陳九公的陣道修為,一眼就看出這六人呈**之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