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1)     

截教仙740 紫氣入輪回截教別通天

六道輪回前,六道黑色氣柱豎立,一道金光傾下,金光中一靈根枝干虬結,碧葉繁茂,光華陣陣。正是那先天庚金之靈根菩提圣樹。
    樹前站著一人,頭挽雙抓髻,面黃身瘦,髻上戴兩枝花,看似是道人裝扮,卻身著僧衣袈裟,手中拿一株樹枝,其上七彩佛光流轉不定。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手中劍向前一指,“此乃盤古遺澤,當為吾囊中之物。”
    不錯,那六道黑氣正是六魂幡破后所出,乃盤古遺澤。
    如今世間再無通天,老子又合了天道,從名份上來說,正該元始天尊得這六道黑氣。
    但準提佛母再一次拿出他那舌燦蓮花的本事,“道友此言差矣,洪荒乃盤古所開,萬物皆因盤古而生,怎么盤古遺澤就該由道友獨享?”
    元始天尊知道自己就是再長兩張嘴也說不過準提佛母,干脆不跟他廢話,抬手將三寶混元劍祭起,三寶混元劍懸于空中震動,射出道道劍氣。
    鐺……
    一聲鐘響,條條玄黃之氣垂下,護住準提佛母,擋住混元劍氣。
    一道虹光飛來,落至準提佛母身旁,佛門三教主大日如來至!
    大日如來現身,準提佛母笑道:“勞煩師弟了。”
    ≡↗長≡↗風≡↗文≡↗學,ww▽w.c≦fwx.ne$t
    大日如來哈哈大笑,應道:“元始魔祖強占盤古遺澤,實乃欺人之舉,師弟特來助師兄一臂之力!”
    “豎子!”元始天尊大怒,這二人端得不要面皮,明明是想奪寶物,還不住地拿話擠兌自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過元始天尊并未被怒火沖昏頭腦,準提佛母和大日如來都來了,想來那阿彌陀佛也到了,只是隱匿了身形。等著機會呢。
    “罷了!罷了!天地玄黃玲瓏塔、六魂幡皆已出世,吾之盤古遺澤也就不藏著了!”元始天尊眼中寒光一閃,頂上沖起一股黑氣,黑氣凝成慶云三花,三花上托著魔界三寶,天魔塔、萬魔旗和十二品魔道黑蓮。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三寶齊齊消失,三朵黑蓮于慶云上轉動,放出滾滾黑氣。
    三花呈三才之勢,黑氣在中央凝聚成型。凝做人型。
    黑氣凝成的小人一張口,口噴黑氣,黑氣如劍,直奔準提佛母。
    大日如來催動玄黃日月鐘,玄黃日月鐘上光芒陣陣,鐘上日月星辰輪轉,道道玄黃之氣垂下。
    但見那黑氣直刺,破開玄黃之氣,直接打在準提佛母頭上。
    當日三圣證道。皆立重誓得大功德,但卻只有大日如來未將功德分散全部凝聚成一寶,所以玄黃日月鐘比玄黃無量塔防御更強,直追天地玄黃玲瓏塔。單論防御比準提佛母的十二品三色蓮臺要強上許多。
    世間靈寶雖多,但除盤古幡外,其他靈寶想破玄黃日月鐘都不是那么容易。準提佛母也是相信玄黃日月鐘超強的防御力,也就沒有什么準備。玄黃之氣這一破,準提佛母額頭被黑氣打開了花,頓時滿臉是血。
    “師兄!”眼見準提佛母被打。大日如來連忙扶住準提佛母。不料又是一道黑氣襲來,打在大日如來后背,將他打得撲在準提佛母懷里。
    準提佛母扶住大日如來,將他推到一旁,仗手中七寶妙樹杖去刷襲來的黑氣。
    那黑色的氣狀小人站在元始天尊慶云三花上,不斷地吐著黑氣,雖然每次只能吐出一道,但勝在頻率夠快,那黑氣一道接一道一道連一道的射出。
    準提佛母仗七寶妙樹杖連刷,刷落兩道黑氣,可七寶妙樹杖上琉璃、金、銀皆碎。
    準提佛母知道不能再硬接,連忙放出十二品三色蓮臺,十二品三色蓮臺一出,佛光陣陣,佛光中好似有千萬佛子吟唱,梵音四起。
    梵音剛起,立刻戛然而止,一道黑氣穿破佛光,打在準提佛母身上。
    準提佛母正飄在半空,被打個正著,整個人飛了出去,跌落在九品金蓮上。
    “終于肯出來了!”元始天尊面露冷笑,慶云三花上的黑氣小人轉頭,沖著阿彌陀佛所在之處連噴三口黑氣。
    阿彌陀佛左手向前輪,掌心生光,金光化蓮。右手向前輪,掌心生光,金光化蓮。左右手不斷向前輪轉,陣陣金光化朵朵金蓮。
    阿彌陀佛一出手就壓箱底的手段,但他以無上佛法化出的金蓮在黑氣前就像紙糊的一樣,一觸即破。
    自在金鰲島前見玄龜后,阿彌陀佛臉上就無了往日的疾苦,可今日見這黑氣之威,阿彌陀佛只能搖頭苦笑。一道金光出袖,被阿彌陀佛抓在手里,正是當日阿彌陀佛交給準提佛母的金色圖卷。
    阿彌陀佛將手中圖卷一展,瞬間金光萬丈,黑氣遇金光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下一刻自阿彌陀佛身后出現,射在虛空之中。
    當日元始天尊以毀滅之道與陳九公硬拼,身受重創暈死過去,不知阿彌陀佛拿出了這寶貝,今日見這金色圖卷,元始天尊先是一愣,而后笑道:“準提總說你西方貧瘠,不想還有這等至寶!”
    阿彌陀佛將金色圖卷收入袖中,飛至準提佛母、大日如來身旁,然后才回身對元始天尊道:“太清得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清有六魂幡,原來道友亦得盤古遺澤,道友這么多年,藏的還真深啊。”
    “哼!”元始天尊冷哼一聲,面露不屑之色,“吾道那祖龍、鳳母不證混元,如何能毀西牛賀洲千山萬脈,原來是爾等渾水摸魚。”說到此處,元始天尊用劍遙指阿彌陀佛,“爾等往日擺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逢人便說你西方貧瘠,原來那罪魁禍首就是爾等!因果循環,難怪你西方難興!”
    阿彌陀佛被元始天尊說的抬不頭來,準提佛母不干了,上前一步將師兄擋在身后,對著元始天尊喝道:“元始,休得胡言亂語,我師兄弟……”
    準提佛母的話沒說完。就被元始天尊給打斷了,“準提,住口!事已明了,又何必多廢唇舌,那圖卷你也有一張吧?”
    準提佛母到嘴邊的話被人咽了回去,心里不禁有火。
    見準提佛母不說話,元始天尊冷笑一聲,頂上三花又轉,黑氣越來越盛,黑氣中一人直立。型若盤古,但因通體漆黑,只能看到一雙靈動的眼睛。
    張口噴氣,黑氣如劍,直擊準提面門。
    準提佛母下意識地想以七寶妙樹杖抵擋,但想起那黑氣的厲害,把牙關一咬,翻手間七寶妙樹杖化作一道寶光沒入袖中,那青色圖卷現于準提佛母手中。
    準提佛母將圖卷展開。青光萬丈橫跨千萬里冥界,青光中隱隱有無數山川運轉,道道靈光縱橫其間。
    黑氣射入青光之中,猶如石牛入海。消失得無影無蹤。
    “果然是爾等竊取了西洲八方祖脈!”元始天尊眼中寒光一閃,頂上慶云三花間又射出道道黑氣,“吾倒要看看爾這圖卷能囊得下多少!”
    俗話說:覆水難收,破鏡難圓。事已至此。準提佛母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他從阿彌陀佛手里接過十二品造化青蓮,對阿彌陀佛道:“師兄。今日就讓元始知我西方妙法!”
    “師弟……”阿彌陀佛聽準提佛母的話,心里一驚,自己師弟不少與人爭斗,但這般決絕的眼神還是第一次見到,一時間想勸兩句也不知從何說起。
    當然了,元始天尊也不給阿彌陀佛這個時間,那犀利的黑光接連不斷。
    準提佛母身形晃動,閃入青光之間,一步踏出,千山萬水于腳下過,準提佛母雙憋起,朗聲道:“庚金降至西洲地,三千大道我為一,萬祖長青神圖妙,佛門至圣祖菩提!”
    準提佛母話音剛落,千山萬水間沖起道道靈光,正是太古西牛賀洲三千山川之山脈,五千河流之水脈。
    靈光萬道輪轉,一個個漩渦現于空中,黑氣射入漩渦中,連著漩渦一起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準提佛母大手一揮,西洲萬祖長青圖動,卷起千山萬水落至準提佛母頭頂,其上有千萬靈光漩渦,準提佛母手揮七寶妙樹杖打向元始天尊,口中道:“元始!看杖!”
    元始天尊舉劍相迎,二人杖來劍往,劍刺杖刷,杖劍相擊,斗得難解難分。
    阿彌陀佛和大日如來在后面觀戰,大日如來看了片刻,對阿彌陀佛道:“師兄,看我助準提師兄一臂之力可好?”
    阿彌陀佛搖搖頭,拒絕道:“不好,不好。”
    大日如來又道:“師兄,時不我待,何不趁元始無法抽身,收了那……”
    知道大日如來要趁機收那六道黑氣,阿彌陀佛搖了搖頭,看著大日如來,“師弟,人教兩位教主在旁觀戰多時,豈能叫你我輕易取了盤古遺澤?”
    大日如來聞言大驚,連忙向左右觀望,看了一圈也沒發現什么。
    見大日如來一臉茫然,阿彌陀佛輕輕一嘆,面朝南方,“娘娘、教主,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阿彌陀佛話音剛落,南方空間顫動,一道金光彈出,落在地上化作一道金橋,金橋上立著二人,正是人教兩大教主,女媧娘娘、玄都大法師!
    大日如來看到女媧娘娘和玄都大法師,整顆心不禁一顫,雖說女媧娘娘和玄都大法師仗至寶太極圖之力,但自己和阿彌陀佛比,道行卻是差了一籌不止。
    女媧娘娘和玄都大法師過來,與佛門二圣見禮,玄都大法師道:“萬佛之祖,沒想到佛門還有這等至寶?”
    西方的老底剛被元始天尊給掀了,阿彌陀佛還能說什么,只能搖頭苦笑沉默不語。
    知道阿彌陀佛是個老實人,玄都大法師也不愿欺他,還是趁著準提佛母不在,在這個老實人口中得明一些因果比較實在,“萬佛之祖,魔祖使得是何神通?竟有此等威力。”
    阿彌陀佛正想找些話題轉移自己的尷尬,此時聽玄都大法師之問,連忙答道:“那是盤古玉清的盤古遺澤。”
    “哦?盤古遺澤?”玄都大法師眼前一亮,回身望著那立于六道輪回前的六道黑色氣柱,指著道:“那這也是盤古遺澤?”
    “正是。”
    玄都大法師恍然大悟,“原來是盤古遺澤,那當為我盤古正宗所有,此物合該與我有緣!”
    阿彌陀佛聽玄都大法師這話,差點噴出一口老血,如果不是為了收取這六道黑氣,自己師弟還用得著和元始天尊拼命?現在連自己鎮教之寶都露了底細,若不能帶這寶物回靈山,那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可是阿彌陀佛嘴笨,又不知該如何回擊,如此一來,心里更是憋氣。
    看出阿彌陀佛的窘境,大日如來上前一步,沖著玄都大法師道:“教主此言差矣,剛才也有人自稱與此盤古遺澤有緣。”
    “哦?”玄都大法師抬眼看了看那與準提佛母拼斗的元始天尊,“魔祖已有一份盤古遺澤,這一份正該為我所得。”說完,掌中太極圖一抖,太極圖中彈出一道金光向那六道黑色氣柱卷去。
    鐺……鐺……鐺……
    鐘聲陣陣,玄黃日月鐘出,懸于高天垂下道道玄黃之氣,鎮住金光。
    “如來使得好寶貝!”玄都大法師不夸大日如來,卻夸他的玄黃日月鐘。
    大日如來心生怒火,掌中現出屠巫劍刺向玄都大法師。
    玄都大法師把手中太極圖一抖,太極圖上金光閃閃,蕩開屠巫劍,右手持玄都紫府劍直刺大日如來正當胸。
    大日如來毫不示弱仗劍相迎,與玄都大法師斗在一起戰在一處。
    先有準提佛母斗元始,又有大日如來戰玄都,阿彌陀佛在旁觀兩方戰斗,見師弟仗著西洲萬祖長青圖和元始天尊拼了個不分上下。再看大日如來,道行比玄都大法師差上些許,靈寶也有不如。那玄都手持太極圖、玄都紫府劍,頂上現了玄黃無量塔,將大日如來死死壓制。
    眼看大日如來落入下風,阿彌陀佛念聲佛號,沖女媧娘娘道:“娘娘,得罪了!”說完,阿彌陀佛大手一張,刀光起,直撲玄都大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