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746 吐蕃之戰驚現楊戩

金鰲島坐忘巖頭。
    陳九公負手而立,任由陣陣海風吹動袍服。
    “造化玉牒既已現世,教主為何不取?”玄龜的聲音入耳,陳九公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鴻鈞掌造化玉牒,操五成天道之力,如果造化玉牒完全,他就可操控九成的天道之力,到那時即使教主重現盤古之大神通,也未必是他的敵手。”
    陳九公不說話,只是不住地搖頭,望了望三仙島方向,見三仙島上道道青氣沖天,陳九公開口,語氣淡淡,問玄龜道:“羅睺身死破天道,鴻鈞為補全天道,不惜以身合道,可卻又為何唆使我破開天道?”
    一道黑光憑空出現在陳九公身旁,黑光中又傳出玄龜的聲音:“鴻鈞要教主破開天道?那為何當日教主搏命,他鴻鈞反而退讓?”
    陳九公又是搖頭,眼中光芒閃爍,左眼青《無〈錯《光,右眼紫光流轉不停,“我也不知。”
    “教主……”
    陳九公打斷玄龜的話,“鴻鈞,道祖也!神通造化,盤古之后洪荒第一,其心更是深不可測,又掌九成造化玉牒。無論他做何算計,除非他默許,否則無人能得到人間那品造化玉牒。”
    黑氣一轉凝成龜形,張口道:“我等開天四靈,為天地初開三千先天生靈之首,尚在鴻鈞之先,皆修**力欲以力證道。我與爡女不如羅睺、紫焏多矣,紫焏隕落時,雖未證道,神通卻不亞于現在的魔祖元始。羅睺更強,雖也未能證道,但絕不比教主差上分毫!”
    聽玄龜吹捧羅睺、紫焏,陳九公卻沒有不以為然,當日的爡女也不為圣人。可神通廣大,絲毫不亞于大日如來、女媧娘娘,而且她還是元神之體,如果肉身在,恐怕其戰力還有上升一個等級,直追阿彌陀佛。
    陳九公問玄龜道:“既然羅睺有這般神通,那當年將其打殺的鴻鈞又是何等境界?”
    玄龜搖搖頭,“說來慚愧,還真是不知鴻鈞到底是何境界。想那鴻鈞、羅睺之戰驚天動地日月無光,我在地仙界上根本看不分明。但我與羅睺交好,就欲出手助他一臂之力,不想被那鴻鈞一杖打落北俱蘆洲,肉身僵硬,無法動彈。”
    “呵呵……”陳九公聞言輕笑,打自己見鴻鈞第一面,就發現這位道祖的反常之處。自己走到今天,怕是他在后面推動結果。再想想那合道的老子、入魔的元始天尊、返本還源的師祖通天、先后成圣的玄都大日云中子,還有突然出世的爡女。陳九公嘆息道:“都說圣人以天地為盤,以眾生為子。好個鴻鈞,莫說是眾生,就連圣人也是他的棋子。”
    玄龜不再說話。化作絲絲黑氣消散,這時一道道青光落在坐忘巖前。
    無當圣母、金靈圣母、孔宣、虬首仙、靈牙仙、金光仙、云霄、瓊霄、碧霄,截教二代親傳弟子能來的都來了。
    “教主!”
    陳九公也不說,大袖一甩。青光起。
    青光過后,坐忘巖上再無一人,海風吹過。只余一聲嘆息。
    六道輪回,洪荒億萬蒼生輪回之所。
    六道黑氣墜下,如柱一般立在六道輪回前,一道黑氣對應天道,一道黑氣對應人道,一道黑氣對應畜生道,一道黑氣對應阿修羅道,一道黑氣對應餓鬼道,一道黑氣對應地獄道。
    六道黑氣對應輪回六道,萬丈黑風平地而起,瞬間席卷整個輪回地府。
    地府中鎮壓無數怨鬼,在這一時間齊齊暴動,沖破禁制,如蝗蟲過境呼嘯而出,涌向六道。
    牛魔王、蛟魔王奉陳九公之命鎮守地府,感覺到腳下大地在顫抖,二人連忙沖出冥帥府,可剛出門就被黑風卷走。
    閻羅寶殿,察覺到輪回異動,閻羅王拿起案上的冥書生死簿,拿在手中微一摩挲,整個人猛地一顫,嘴角有鮮血溢出。
    閻羅王眼中閃爍驚訝之色,忙將生死簿收起,起身撩衣跪倒,大呼:“教主,救命!”
    千萬怨鬼匯聚在六道輪回前,盤旋在六道黑色氣柱周圍,好似朝圣一般。
    突然,六道輪回中一點白光乍生,越來越盛照耀萬里之境。
    白光中,九龍拉輦。
    輦車上,一白衣道人手扶玉劍,盤膝而坐。但見這道人頭戴三寶白玉冠,天庭飽滿,地閣方圓,濃眉高鼻,面如溫玉,尊容富貴。身著水月大道袍,腰纏金絲,足蹬金云履。正是盤古玉清,當今魔教之祖元始天尊!
    這時,一陣黑風從旁邊呼嘯而過,元始天尊一擺手,兩條大漢落在九龍沉香輦上。
    牛魔王、蛟魔王落在九龍沉香輦上,一見是元始天尊,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幾欲大叫。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一指拉著輦車的九龍,“爾等為吾驅車!”
    牛魔王和蛟魔王有心反抗,但想想雙方之間的差距,還是乖乖地坐到轅前,驅使九龍前行。
    九龍沉香輦過處,黑風逼退,黑氣退讓,任由車輦前行。
    來在六道輪回前,元始天尊起身,嚇得牛魔王、蛟魔王直接從九龍沉香輦上跳下。
    元始天尊望著那六道黑色氣柱,輕聲道:“三弟,為兄來也!”
    元始天尊話音剛落,六道黑色氣柱中央,一團青氣憑空而現,只見青氣如水,泛著陣陣漣漪。
    元始天尊眉心中央射出一道光華,此光呈赤、白、青三色,直入青氣之中。
    青氣一動,化作一青衣道者,頭上無冠,只以木簪束發,面容剛毅,劍眉朝天,虎目含光。身著青衣,腰懸水火絲,腳踏松麻鞋,一身孤傲,宛若蒼松。
    道人現身,驚得那牛魔王跪倒在地。
    牛魔王這一跪,一旁的蛟魔王急了,身為截教弟子。豈可隨意向人下跪,蛟魔王剛要痛罵牛魔王,突然想起那青衣道人的樣貌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見過。
    牛魔王遙遙叩拜,淚如雨下,“老爺!老爺……、老牛總算又見到老爺了。”
    似乎看到了牛魔王,通天教主面露笑容,在遠方沖著牛魔王招了招手。
    一陣青光在后面閃動,截教眾仙出現在六道輪回中。
    “老師!”一眼看到通天教主,碧霄大叫一聲。飛身直向前沖。
    元始天尊眉頭一皺,大袖一卷,白光浮起將碧霄擋住。
    “元始……”碧霄所阻,急的眼淚都下來了,手中現出寶劍,就要刺向元始天尊。但只覺身子一輕,整個人就來在了無當圣母后面。
    將莽撞的碧霄拽到身后,無當圣母向元始天尊一揖,“二師伯。老師他這是怎么了?”
    聽無當喚自己二師伯,元始天尊微微一怔,然后搖頭苦笑道:“這是三弟的道!是他自己選的。”
    元始天尊這么說,眾仙誰也聽不懂。但都感覺到一絲不妙,又見通天教主就在遠處,中間卻有黑光阻隔。
    元始天尊輕嘆一聲,聲音細微卻可見。“去給你們老師磕幾個頭吧,今日之后,再無相見之日。”
    元始天尊此言一出。眾仙無不悲痛欲絕。
    閻羅殿中,青光降下,陳九公帶著水火童子現身。閻羅王見陳九公一現,整個六道輪回就平息下來,還道是陳九公的功勞,連忙上前參拜。
    陳九公一擺手,道:“免了!吾今日來此,是為送一位故人,之后就會離去。”
    閻羅王一聽,想到可能是陳九公的什么朋友要輪回轉世,便自作聰明的安慰道:“教主莫要掛牽,入輪回轉世,日后自有相見之時。”
    陳九公搖了搖頭,輕嘆一聲:“今日一別,日后再無相見之日。”說完,拉起水火童子消失在閻羅殿中。
    當陳九公出現在六道輪回之前,看到的是哭的帶雨梨花的三霄、默默垂淚的無當、把頭掩于袖中的金靈、叩拜不止的三仙、臉頰抽搐的孔宣,還有捶胸砸地的牛魔王。
    “老爺!”水火童子見到通天教主,馬上松開陳九公的手沖了過去。只是沖的太猛,撞在元始天尊布下的白光上,重重地彈了回來。
    水火童子一個轱轆就爬了起來,毫不畏懼地合身撞向白光。
    “哎……”陳九公長嘆一聲,出現在水火童子身前,水火童子撞在陳九公身上,才停了下來。
    “教主,救救老爺吧!”此時的水火童子根本顧不得什么尊卑,一雙小手拉扯著陳九公袍服,大聲地哀求。
    陳九公回頭,望著通天教主,眼中流下兩行清淚。他看見通天教主在笑,笑著向自己招手。
    這時,截教中唯一不哭的孔宣走到陳九公面前,直接跪下,以頭觸地,聲音哽咽,“教主,救……老師脫了此難吧!”
    孔宣哭了!那只桀驁不馴、心比高天、敢向圣人出手的孔雀哭了!沒人能看見孔宣的眼淚,但孔宣自己能看見,在朦朧的淚水中孔宣看到這樣一幕,那是天皇年間,正值人族初興,一大妖出世,四處吞食人族果腹。
    就在他吃人的時候,被一個路過的青衣道人鎮壓,因為那時還沒有六道輪回,所以青衣道人先是作法超度枉死冤魂,然后又為大妖講道,講的是眾生平等有教無類之截教教義。
    后來道人放大妖離去,大妖卻跟著他一起到了東海……
    “九公……教主!”放眼天下,如今還能喚九公的,還有幾人?碧霄撲到陳九公身前,抱著陳九公大腿痛哭。
    天地靈物化形,多是孑然一身。但碧霄不同,她有兄長,還有兩個姊姊,但碧霄知道,這世間最疼自己的是老師通天教主!
    都說元始護短,但在碧霄看來,若論護短,自己老師也不差。老師在時,自己不光是截教公主,還是半個東勝神洲的女皇,再刁蠻任性,也沒人敢惹。
    任由臉上淚水滑落,陳九公拉起碧霄,用袖子溫柔地為她拭去臉上淚水,“師叔,這是師祖選的道,九公無法阻攔。”
    “老師!”聽陳九公的話,碧霄向通天教主望去,只見老師望著自己,臉上滿是慈祥的笑容,碧霄大嚎一聲,撲到瓊霄身上,姐妹倆抱頭痛哭。
    陳九公沖元始天尊點點頭,算是謝過他剛才出手救護碧霄等人的恩情,然后走到孔宣身旁,將他拉起,在孔宣耳旁密語幾句。
    拍了拍孔宣后背,陳九公走到虬首仙身前,彎腰拉起虬首仙……
    陳九公一個一個地將截教弟子拉起,或許安慰兩句,或是拍拍肩膀。
    最后,陳九公拽起撲在白光前不斷捶打的水火童子,這童兒根本不聽陳九公說什么,在他懷里不斷的撲騰。
    陳九公回頭,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一按水火童子,把他按得跪在地上。
    陳九公在水火童子身旁跪下,面向通天教主大聲道:“師祖成道,九公為師祖賀!”
    在陳九公身后,眾仙跪做一排,隨陳九公一起,向通天教主連拜九拜。
    當眾人起身時,看見的是向自己微笑揮手的通天教主。
    六道黑色氣柱轉動,每一道中射出兩道金光,二六一十二,十二道金光化作十二尊萬丈金人。
    通天教主把手一揚,袖中飛出一張陣圖。
    陣圖出,煞氣起。
    煞氣滾滾,席卷萬里,裹起十二金人。
    煞氣達到鼎盛時漸漸散去,當煞氣散盡之后,十二金人已凝做盤古真身。
    通天教主最后望了一眼自己的門人弟子,像是很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將身一晃,整個人化作一團青氣。
    這時,一道紫氣從上空墜下,與通天教主所化青氣相融,青紫融作一團,直入盤古真身。
    盤古二目圓睜,已不再是茫然呆滯,滿了靈動,那龐大的身軀逐漸地變小,最后小至丈高,張口一吸,滾滾黑風黑煙如潮水涌入其腹。
    片刻之后,六道輪回前一陣清明,除了那六道黑色氣柱,再就只有盤古。
    盤古向后一仰,翻身躍入人道,輪回去了。
    陳九公望了一眼那六道黑色氣柱,左手一抬,一道青色光幕浮起,卷著截教眾仙離去。
    陳九公一走,元始天尊手提三寶混元劍,向那六道黑色氣柱走去。突然,元始天尊停住腳步,笑道:“準提,既然來了,何不現身?”
    第七百四十章.紫氣入輪回截教別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