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738 三年之后二云轉世

兩河國上空,黃光、紅光各據半壁江山,異象一起,震動整個南瞻部洲。
    馬天焯實在是太高興了,懷抱二子,樂得合不攏嘴。
    “大王1一個聲音很不合時宜的傳來,讓馬天焯短暫地從喜悅中掙脫出來。
    有宮女從馬天焯手中接過兩位王子,馬天焯大笑著拉過黃龍真人的手,“黃龍仙長,您可是本王的大恩人啊!”
    黃龍真人也不繞圈子,直接對馬天焯道:“大王,大王子與我闡教有緣,貧道愿代師收徒,收大王子入我闡教門下。”
    馬天焯聞言,面色頓時一沉,心里不免有些抵觸。修仙問道是好事,但入闡教么,就得思量思量了。
    兩河馬氏國位傳承并沒有什么規律,所以馬天焯的兩個兒子都有繼承王位的可能。如果自己大兒子拜闡教中人為師,日后再繼承王位,那麻煩可就大了。
    因為兩河國國民一分為二,一半拜人教教主,一半尊截教圣人,作為兩河國國主,你可以左右逢源,但不能另信他教!如果國主乃闡教門人,恐怕兩河國千萬百姓都會揭竿而起。
    見馬天焯不說話,羅宣心中暗笑,來在馬天焯面前,輕聲道:“大王,請聽貧道一言。”
    剛剛王后難產之時,是羅宣的一粒金丹救了王后母子性命,所以在馬天焯心里,羅宣遠比黃龍真人重要的多。“道長有話請講,小王洗耳恭聽。”
    羅宣道:“貧道今日來此,是奉了我家教主之命,收二位王子入我截教門墻!”
    馬天焯一聽羅宣的話,心里一下就敞亮了,對比截教,那闡教算什么東西啊?馬氏一族于兩河國傳承千年,深知截教的厲害,更聽說過那截教教主神通廣大,有鎮壓諸天神佛之大能。如果馬氏能得到截教的支持,不說統一南瞻部洲,吞掉周邊幾個國家肯定是沒問題的。
    作為一國之君,馬天焯絕非等閑。瞬間就明了因果,故作激動地拉起羅宣的手,“小王有子竟然驚動了教主?”
    羅宣微笑著點了點頭,還沒等他說話,一旁的黃龍真人炸了。那大王子可是自己師弟。闡教教主云中子啊!這要入了截教,豈不是羊入虎口?
    黃龍真人剛要說話,就聽一個聲音傳來,“王兒,快將我那孫兒抱來!”
    “是母后!”馬天焯一拍額頭,才想起來王后生子來的太過突然,自己心急之余竟忘了派人去告知母后。
    兩河國太后姓李,在左右宮女攙扶下,來在近前從嬤嬤手中奪過大王子,“王兒。可曾為王孫起名?”
    “全憑母后做主。”馬天焯是個不折不扣的孝子,只要是馬氏宗族的事,都交予自己母后做主。
    “好!”李太后道了聲好,然后在馬天焯驚訝的目光中走到黃龍真人面前,將懷中大王子遞出,“還請仙長為此子起名。”
    “這……”黃龍真人被突如其來的驚喜給驚住了,連忙把云中子轉世之身接在手中。
    對于李太后的所為,不光羅宣不滿,就連馬天焯也有意見。馬天焯知道自己母后拜人教太清教主,但不知她老人家還信闡教神仙。
    “母后……”
    李太后擺擺手。“我兒有所不知,玲瓏紅花白蓮藕,人闡本來是一家!黃龍仙長乃闡教圣仙,王兒萬萬怠慢不得!”
    李太后的話。馬天焯聽明白,原來這黃龍真人背后的闡教和人教是一伙的,這一來自己兩河國恐怕是要熱鬧了。
    見黃龍真人把云中子的轉世之身抱在懷中,羅宣還不死心,“大王,二位王子皆與我截教有緣。還望大王三思!”
    羅宣此話一出,馬天焯暗叫麻煩,這兩道人各個來頭不小,自己幫誰都是個麻煩。
    黃龍真人暗恨羅宣所為,看了看那宮女懷中的二王子,越過馬天焯,直接向李太后道:“太后,貧道剛看分明,原來這二王子也與我闡教有緣,還望太后成全。”
    “好!好!”李太后聞言,眉開眼笑,徑自向抱著二王子的宮女走去。
    馬天焯見羅宣面色發青,連忙阻止李太后,“母后,萬萬使不得啊!”
    李太后眉頭一皺,剛要駁斥馬天焯,突然想起一事,就停住了腳步,對馬天焯道:“王兒,依你看來,此事該如何決斷?”
    事到如今,馬天焯只能一咬牙,向羅宣、黃龍道:“本王喜得二子,全仗二位仙長厚恩,既然如此,二子各入二教門下,長子入闡教,次子入截教,不知兩位仙長意下如何?”
    “好!”
    “好!”?羅宣、黃龍齊聲叫好,羅宣走過去,從宮女懷中抱過二王子。接過身后紅衣小童遞來的黃色玉符,用線穿了系在二王子頸上。“貧道來時,教主吩咐,此子入門,名喚有恒!”
    “馬有恒?”馬天焯聞言,連忙開口道:“教主厚愛,實乃小兒三生之興!”
    黃龍真人從懷中掏出一金鎖,掛在大王子頸上,“此子就名孟旭,大王意下如何?”
    “馬孟旭?好名字!”
    王后誕下兩位王子,這對兩河國來說,是天大的喜事,值得舉國歡慶。在解決了眼前的麻煩事后,馬天焯下旨,大赦天下,免舉國上下半年賦稅。
    待左右擬好了旨意,馬天焯親自用璽,但見那玉璽一出,羅宣和黃龍真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玉璽之上。
    馬天焯肉眼凡胎,是看不出什么的。羅宣、黃龍不同,在他二人眼中,那玉璽上黑白二色仙光繚繞。
    羅宣、黃龍對視一眼,又齊齊轉過頭去,就在這時李太后又出了幺蛾子,“王兒,往日你膝下無子也就罷了。今日有子出,為保國本穩固,王兒當早立太子!”
    “這個……”馬天焯很想知道自己母后今兒這是怎么了,但有外人在場,馬天焯裝也得裝出一副母慈子孝來,“母后。此事暫且不急。”
    馬天焯說完,見李太后神情有些不悅,連忙道:“母后,此二子尚在襁褓。還需等日后大了些,再擇其優者為太子。”
    “也罷!”李太后一擺手,來到黃龍真人面前,接過馬孟旭,轉身對馬天焯道:“黃龍仙長乃圣人弟子。是有道的真仙,我兒當留他在朝,奉為國師,以保我兩河國國泰民安!”
    剛剛卷了老太后的面子,現在不能再拒絕一次了吧。馬天焯聽李太后建議,要奉黃龍真人為國師,想也不想就要應下。
    這時,羅宣不干了,只聽羅宣冷笑,“大王。說起神通法術,貧道遠勝這黃龍。大王不若奉貧道為國師,貧道定可保兩河一國風調雨順!”
    羅宣話音剛落,就聽黃龍真人喝道:“呔!羅宣小兒,膽敢口出狂言……”
    “哼!狂言?”羅宣打斷了黃龍真人的話,走到馬天焯近前,“大王可知天庭六部正神皆出于我截教門下,只要貧道一封手書上天,天庭六部無不應允。大王若奉貧道國師,從此之后大王想要上天降下多少雨水予兩河國民。天庭決不缺少一毫一厘!”
    羅宣此言一出,馬天焯的眼睛都紅了,忙問道:“仙長此言當真?”
    “大王若是不信,貧道可當場喚來雨水!”
    馬天焯歡喜地直搓手。雖然羅宣沒有施法,但你聽他言語中的自信,就知道他所言非虛。要知尋常修士,只能祭天求雨,還十有**求不來。而這羅宣呢?人家不說求,講的是喚雨!一召喚。雨水就來了,這是何等神通?
    對于一個國家而言,風雨至關重要。如果天旱少雨,必有旱魃興災,到時糧食減產,災荒四起,亡國滅族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反之,如果只要風調雨順,必定國泰民安,想不強盛都不行!
    一旁的黃龍真人見事情有些不妙,但卻無可奈何,羅宣這招自己真沒法破,那天庭上下都是截教的人,降多少雨水于兩河國還不都是羅宣說的算?
    黃龍真人一不吭聲,羅宣反倒長了精神,指著黃龍真人對馬天焯道:“此人一看就是招搖撞騙之輩,大王若是不信,可讓他與貧道斗法,就比呼風喚雨!”
    馬天焯看了看羅宣,又看了看黃龍真人,問黃龍道:“仙長,您看……”
    黃龍真人敢答應么?他自認不比羅宣差,甚至自己道行還在羅宣之上,但在呼風喚雨一道上,你給他八個豹子膽,他也不敢和羅宣比試。
    黃龍真人這一不說話,馬天焯不免在心里質疑他的能力。見馬天焯看向自己眼神有些不對,黃龍真人一咬牙,指著羅宣道:“呼風喚雨?小道耳!羅宣,可敢與貧道做過一場?分勝負,論高低,斗法爭國師!”
    面對黃龍真人的宣戰,羅宣哈哈大笑,笑聲過后不屑地看著黃龍真人,“黃龍,不是我羅宣小瞧于你,你連我這兩個童子都不如,還想與我斗法?哼,哼,真是不自量力。”
    “羅宣,你少信口開河……”
    “信口開河?做過一場便知!”羅宣說完,向后一揮大袖,“清風、明月!”
    二童一直跟在羅宣身后,此時此刻終于有出場的機會,一起上前,不懷好意地看著黃龍真人。
    “好!好!好!”黃龍真人怒極,恨不得把羅宣撕成碎片,心中暗暗發狠,“那我就斬了這兩個小崽子,再取你項上人頭!”
    仙家斗法,可不是誰都見到的,起碼馬天焯就沒見過。一聽黃龍真人要和羅宣的兩個童子斗法,馬天焯一聲令下,擺駕御花園,騰出場子,交由雙方比斗。
    黃龍真人來在場中,眼中閃著寒光,盯著清風、明月二童。
    這清風、明月于萬壽山化形,一直跟在鎮元子身旁,平日連五莊觀都不出,就更別提在洪荒上走動了。
    黃龍真人不知這二童來歷,只道他們是羅宣身旁的童子,羅宣那兩下子黃龍真人清楚得很,連羅宣都不放在眼里的他,又豈會在意這二童?
    只是今日之行并不十分順利,一路受到歧視蔑視無數,黃龍真人就把對羅宣的恨轉到了二童身上。一出手,就祭出了照妖寶劍。
    照妖劍出,在空中一分為二,兩道劍光飛斬,斬向清風、明月二童。
    見黃龍真人出手,清風小童哈哈一笑,“黃龍小兒,休呈威風,看清風小爺降服于你!”說著,清風一揮袖子,一道黃光自袖中飛出,在空中化作一寶,正是那大地胞衣,號稱天胎地膜的地書。
    地書一出,黃光萬丈,照妖劍遇黃光受阻,根本無法向前一毫。
    黃龍真人不識得清風、明月,但卻認得地書,一看是這寶貝,不禁心頭一凜,連忙伸手招回照妖劍。
    照妖劍剛一退,明月就飛身上前,小手一抓一撮,九只銀針離手。古有天女散花,今有仙童散針,只見那千萬銀光閃閃,道道如牛毛,道道細不可查,將黃龍真人籠罩在銀光之中。
    黃龍真人既知這二童出于五莊觀,就去了輕視之心,頂上一道白光沖起,化作慶云三花,三花上一印、一劍寶光四溢。
    寶印起,龍吟虎嘯。
    一條金龍出現,于黃龍真人周身旋繞,將千萬銀光擋下。
    此時黃龍真人已收了照妖劍,把斬妖劍持在手中。二劍差不多,但有區別的是,照妖劍是云中子的寶貝,而斬妖劍是自己祭練,與心神相合之寶。
    斬妖劍出,劍氣橫空,斬向地書。
    地書,頂級先天靈寶,蘊含戊土之道的防御至寶。斬妖劍品級不如地書,黃龍真人的道行比起清風、明月也高不了多少,斬仙劍又如何能破得地書?
    灑出根根銀針后,明月翻手,一柄拂塵落入掌中,飛身撲向黃龍,手中拂塵一甩一蕩,掃向懸于黃龍頭頂的龍虎印。
    黃龍收回斬妖劍,舉劍相迎,二人在場中廝殺不休。
    就在黃龍真人獨斗清風、明月之時,三十三天外混沌,紫霄宮中。
    老子目不轉睛地看著身旁的道祖,只見道祖突然睜開二目,老子道:“師兄,云中子、紅云降生,造化玉牒出世。”
    鴻鈞聞言,左手平伸,掌心上紫光一閃,幽幽紫氣現于掌中,正是那鴻蒙之至寶,.79wx.nethtml4156320740867.shtml>證道之機緣鴻蒙紫氣。
    鴻鈞道:“吾斬紫焏,其化七道鴻蒙紫氣,圣位合該有七!”說著,鴻鈞抖手,鴻蒙紫氣化作一道紫光,離手消失在紫霄宮中。
    “師兄,這紫氣將為何人所得?”
    鴻鈞眼神深邃,道:“上古二族,妖族有女媧,巫族當有圣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