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737 紛紛往六道處處問紅云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何況是,短短三個寒暑!
    南瞻部洲,地仙界四大部洲之一,原為人教勢力范圍。后有陳九公復立截教,南征北戰大興截教,入侵南瞻部洲與人教爭鋒,占據南瞻部洲半壁天下。
    在南瞻部洲上,存在著許許多多的人族國度,在南瞻部洲北部,有這樣一個國家,國內有兩條大河,一條由南到北,一條由北到南,故此國名喚:兩河。
    兩河國國王之位自古都是一脈相傳,當今國主姓馬名天焯,今年已有四十五歲。不知是因為什么,一直膝下無子,隨著國主年紀一年比一年大,國本已有不穩之相。
    就在國王憂心忡忡之時,后宮傳來喜訊,原來是皇后有喜。
    老國王聽聞喜訊大喜,下令大赦天下,馬氏素來愛民,深的國民愛戴,得知國王有后,兩河國上下一片歡騰。
    皇后有孕,懷胎十月,卻未有子嗣誕下。這就不正常了,國主心急如焚,遍召天下名醫入宮,為皇后診斷。
    可無論是杏林圣手,還是隱世名醫,無不對王后的病情束手無策。因為王后根本沒病,氣色、脈相全都正常。
    一切都正常,但時時不臨盆,難免有閑言碎語傳出,有人說王后腹中孕育的是個妖怪,也有人說王后腹內孕育的是天上的星宿。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兩種說法都有一定的依據,漸漸地就導致整個兩河國分成兩派,一派堅信王后腹中的是不世圣主,日后出世,大治國家。另一派則說王后肚子里的是邪魔妖孽,一旦出世。兩河國將民不聊生血流成河。說王后懷圣主的還好說,那些說王后懷妖孽的,大多為野心勃勃之輩。
    老國王馬天焯都愁白了頭,一愁國中暗潮涌動,二愁王后腹中孩兒遲遲不降生。心急之下,馬天焯再次下旨:無論是誰。只要能保王后順利生產,自己就將半壁江山與他。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更何況是國王王位,一時間為王后看病的人,能從王后寢宮一直排到國都城9≠style_txt;門之外。其中,不但有渾水摸魚之輩,更可氣的是還有居心叵測之徒。
    國王一怒,連誅百人,自那之后。就很少有人敢給王后瞧病了。
    可就在今日晌午,一白衣道人乘牛而來,來在城門前,伸手去撕城門上的國王求醫告示,可手剛觸到告示,就有一個聲音從身后傳來,“黃龍,住手!”
    黃龍真人坐于牛背回身觀望。只見一道人身穿大紅袍服,面如藍靛。發似朱砂,三目圓睜,騎金眼駝,背背寶劍。
    看清此人樣貌,黃龍真人不由得眉頭微皺,“怎么是他?”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截教內門二代弟子,天庭瘟部正神之首呂岳!
    金眼五云駝邁步來在城門前,這時黃龍真人才看到在五云駝背后還有兩個童子,這二童一著紅杉一穿綠,黃龍真人只當他倆是呂岳身旁童子。暗罵呂岳架子大的同時瞥了呂岳一眼,然后伸手撕下城墻上的告示。棉花糖
    看到有道人撕了榜文,守城兵丁連忙過來,“道長請吧!”
    “且慢!”見那兵丁請黃龍真人入城,呂岳道了聲且慢,然后說:“吾乃截教門人,九龍島呂岳是也!且去稟報君王,說貧道有仙丹一枚,可保王后母子安泰!”
    “哪位是截教仙長?”呂岳話音剛落,一個洪亮的聲音自城頭傳下,一將頂盔帶甲下得城池,來在城門口。
    呂岳微微一笑,“截教呂岳在此!”
    南瞻部洲,億萬人族,一半尊人教圣人,一半拜截教教主。恰巧今日巡城守將信奉截教,聽呂岳是截教門人,連忙上前行禮,又親自拉過五云駝韁繩,“道長從何處而來?”
    呂岳笑道:“弱水行來不用船,周游天下妙無端。陽神出竅人難見,水虎牽來事更玄。九龍島內經修煉,截教門中我最先。若問衲子名何姓?呂岳聲名四海傳。”
    守將聽得眉開眼笑,拉著韁繩就將呂岳往城中引。
    黃龍真人見事不妙,大喝一聲:“且慢!”
    眾人回頭,守將看了看黃龍真人,又轉頭問呂岳,“仙長,此人是……”
    “不認得!”
    “不認得?”守將虎目一瞪,大喝一聲:“來人啊!將這招搖撞騙的道士拿下!”
    “豈有此理!”黃龍真人大怒,想要出手但想起今日要辦的大事,連忙把這口惡氣壓下,抖了抖手中皇榜,“貧道自東勝神洲不遠萬里而來,特為診治皇后娘娘,若是誤了大事,你可能當得此罪?”
    “這……”被黃龍真人氣勢所懾,守將有些遲疑,如果真誤了皇后的病,自己全家老小腦袋都得搬家,想想自己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三歲孩兒,中有一妻一妾……
    呂岳不屑地白了黃龍一眼,安慰為自己牽駝的守將:“罷了,不要和這小人做意氣之爭,就讓他跟著吧。”
    “你……”
    黃龍真人話還未出口,就被守將打斷,只聽這守將贊呂岳道:“仙長寬宏大量,不愧為圣人門人!”
    呂岳哈哈一笑,由守將引著入城,身后二童相隨,跟在最后面的,自然是那一臉鐵青的黃龍真人。
    兩河國國情和整個南瞻部洲相似,一半國民拜人教圣人,一半卻獨尊截教,作為王室,馬氏一族只能不偏不倚,時而祭祀人教圣人,時而朝拜截教教主。
    兩方都信,就代表兩方都不信。但馬天焯一聽有截教仙人入宮為王后診治,連忙帶著國中文武出迎。
    兩河國文武大臣也是半信人教半尊截,但沒人信奉闡教。這也就導致了,在入宮之后一半人緊隨呂岳身后,一半人在旁冷眼旁觀,黃龍真人還是走在最后,身邊連一個人都沒有。這架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才是瘟神!
    將二道二童請入朝堂,馬天焯端坐龍椅,揮手吩咐:“來人!請呂道長入座。”
    國王下令,立即有人為呂岳安排座位,呂岳也不客氣,大刺刺地坐在朝堂之上。二童分立左右,只有黃龍真人尷尬地站在大殿中央于眾文武眼皮之下。
    馬天焯看了黃龍真人一眼,才向呂岳問道:“此人難道不是仙長同行?”
    呂岳搖搖頭,笑道:“這位于城門前揭了陛下榜文,說是要為王后娘娘瞧病。此人自稱出身闡教,恐怕是招搖撞騙之輩,還望大王小心才是。”
    “這個……”馬天焯聞言,看了看黃龍真人,說實話黃龍真人的賣相還真不錯。看著絕非匪人。但已有呂岳在側,馬天焯雖不相信呂岳,但卻想相信呂岳背后的截教。
    “來人……”馬天焯剛要喚人將黃龍真人請出宮去,文武之中走出老丞相方忠。
    “大王,且聽老臣一言!”
    方忠乃三朝元老,保馬氏三代君王,馬天焯對他也是十分的尊敬,見他出列有話要奏。便和顏悅色地道:“丞相有話,但講無妨。”
    “多謝陛下!”老丞相微微一揖。才指了指黃龍真人道:“依老臣看,這位道長并非歹人,大王可請道長留下,與呂仙長一同為娘娘診治!”這老丞相和馬氏王族一樣,不倒向任何一方,說出話的也十分公平。完全是為王后王子考慮。
    馬天焯一聽,不禁暗嘆國有一老如有一寶,如果不是方忠,自己就把黃龍真人給請出宮了,到那時呂岳醫好了皇后的病。則萬事大吉。萬一黃龍真人走后,呂岳治不好皇后的病,又該如何?
    馬天焯還沒說話,呂岳就瞧出了不對,冷哼一聲,“一同診治?那治好了算作誰的?”
    黃龍真人自到此地,就一直受人歧視,現在終于找到機會,連忙出言道:“道友放心,貧道南來只為娘娘母子平安,保兩河一國國本。待王子降下,一切功勞全歸道友便是!”
    黃龍真人此話一出,大殿中所有人看著黃龍真人的目光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什么是仙風道骨?什么是有道全真?這便是了!
    馬天焯一拍龍椅,大聲道:“來人!請……這位道長入座!”
    待黃龍坐定,馬天焯才詢問黃龍道號,黃龍真人微微一笑,“自隱玄都不記春,幾回蒼海變成塵。玉京金闕朝元始,紫府丹霄悟妙真。喜集化成千歲鶴,閑來高臥萬年身,吾今已得長生術,未肯輕傳與世人。貧道闡教黃龍是也!”
    “原來是黃龍仙長,本王方才多有得罪,還望仙長恕罪。稍后本王設宴為二位仙長洗塵,到時再向仙長賠罪。”
    黃龍一擺手,“大王,宴席不妨晚些,待貧道先為王后娘娘診治。”
    馬天焯也憂心王后和她腹中的王子,一聽黃龍真人這么說,便將目光投向呂岳。
    呂岳起身,向馬天焯道:“貧道亦有此意!”
    馬天焯大喜,連忙命人擺駕,帶著呂岳、黃龍真人一起來在后宮。
    眾人見到王后時,王后正在花園賞花,懷胎三年,除了身子較重,全無一絲不適。
    “大王!”見到馬天焯帶人過來,王后喚了一聲陛下,因肚子不便就沒有行禮。
    馬天焯毫不在意地走過去,扶著王后在亭中坐定,然后指著呂岳、黃龍,向王后介紹,“王后,這二位仙長皆乃得道高人,今日大駕我國,來為王后診治。”
    馬天焯沒說二人來歷,也是怕王后知道呂岳出身截教之后會對黃龍有所輕視。
    一國之母,鳳儀不凡,王后聽完,向呂岳、黃龍點頭,“勞煩二位仙長了。”
    黃龍真人聞言一笑,從袖中取出一凈瓶,“此乃昆侖山上采,日月鐘靈之奇珍,只要娘娘飲下,不出三刻,必有皇子誕下!”
    黃龍真人的話說的很玄乎,就好像是江湖騙子一樣。但不知為何,馬天焯和王后聽了,竟由心底生出無限的信任。
    馬天焯親自上前,從黃龍真人手中接過凈瓶,打開瓶塞將其中甘露倒入王后口中。
    甘露入口,王后只覺得肚子咕嚕嚕一叫,頓時腹痛難忍,額頭上滲出豆大的汗珠。
    黃龍真人忙道:“王后要生了!”
    王后懷胎三年,皇宮中無時不在等待王后臨盆,此時此刻有人將王后送入產房,有經驗豐富的接生嬤嬤為王后接生。
    馬天焯在房外等候片刻,就聽房中傳出一聲嬰孩啼哭,剎那間,一陣黃光自產房內沖出,直上九天!
    玄黃色光芒籠罩整個王城,下接地,上連云天,光芒中一鼎、一旗、一幡,玄奧莫名。
    馬天焯看不到這些,也不在意這些,此時他心里在意的只有自己的王兒,剛要沖入產房,就見一嬤嬤慌張地從房中跑出,“大王,大王!”
    “何事驚慌?”馬天焯心里一突,覺得有些不妙。
    嬤嬤急道:“大王,大事不妙,娘娘難產!”
    “什么?”馬天焯聞言,一股熱血涌上腦門,一腳將嬤嬤踹倒在地,“混賬東西!本王已聽得我兒哭聲,豈會難產?”
    見國主震怒,嬤嬤都嚇哭了,“大王,娘娘腹中還有一王子?”
    “什么?”馬天焯一聽嬤嬤這話,是又喜又驚,喜的是王后懷的是雙子,驚的是王后難產,恐怕要一尸二命。
    見馬天焯不語,嬤嬤又道:“大王,二王子已有一手露出緊緊抓著大王子左腳不放,我等怕傷到二王子,不知該如何是好,恭請大王御裁。”?“這個……”為難之時,馬天焯不禁想起黃龍真人,連忙轉身拉住黃龍真人的手,“還望仙長施恩,救小王王后王兒!”
    雖然馬天焯都自稱小王了,但此時黃龍真人只能苦笑。
    馬天焯一看黃龍真人的表情,心頓時咯噔一下,這時旁邊卻有人說話,“大王,且將這仙丹與王后服下。”
    “呂仙長大恩大德,小王沒齒難忘!”馬天焯一把搶過黃龍真人手中仙丹,三步并作兩步沖入房中。
    片刻之后,產房內沖出一股紅煙,紅煙蒸騰直上。
    紅煙一起,高天上白云盡被染成紅色,在層層紅云之上,一個大紅葫蘆紅光閃爍!
    靈根生于昆侖山,不為靈寶卻先天。
    一盛兜率紫金丹,二伴妖皇號斬仙。
    三藏盤王降神蠱,四孕至寶招妖幡。
    五隨紅云逍遙祖,散魂戮體斬蕩妖仙!
    這段道歌為小弟興起之作,請諸位道友品鑒,另于碧游宮(140247665)恭候諸位道友大駕光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