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743 缺失的造化玉牒

廣成子一扯身上八卦仙衣,一把將八卦仙衣扯下,八卦仙衣在廣成子手中一卷,卷了雌雄雙劍。
    廣成子把卷著雌雄雙劍的八卦仙衣往玉鼎真人懷里一塞,一把撕開身上袍服,袒露出整個上身。
    六耳被廣成子的舉動嚇了一跳,但當他看見廣成子身上畫著的符文時,心里一驚,忙催動乾坤尺打向廣成子。
    廣成子頂上現出慶云三花,廣成子大手一揮,慶云卷著三花離了廣成子頭頂。
    三花聚頂為金仙,五氣朝元乃大羅。
    道家一脈,無不修慶云三花,失了慶云三花,就是法力盡失。像當年陳九公以九曲黃河陣削了廣成子等十一金仙頂上三花,致使他們千萬年苦修付之東流,一切重新來過。
    今日廣成子自己舍了慶云三花,這是要拼命了,六耳連忙喚回乾坤尺,持乾坤尺在手,六耳連連震動乾坤尺,乾坤尺兩端現出兩團黃云,一團在上,一團在下,護住六耳全身。
    六耳飛身暴退,往混元陣內法臺上飛去。
    六耳落在法臺之上,雙臂揮動,陣中混沌翻騰,涌上法臺。
    六耳盤膝坐下,周圍混沌化作氣體,轉作漩渦,向廣成子的慶云三花沖去。
    舍了慶云三花還不是廣成子的全部手段,不然他也不用褪了上衣了。
    廣成子身上密密麻麻的符文滲出鮮血,使廣成子變作血人一個。
    一道寶光自廣成子頂門飛出,翻天印在空中滴溜溜一轉,化作一座山。
    不,不能說是一座山,準確的說是半座山,正是盤古脊梁所化不周神山的上半截。
    一團黑光自廣成子頂上飛出,落入玉鼎真人懷中化作一塊黑色的石頭。
    渾身是血的廣成子向翻天印化作的半截不周山撞去。整個人撞在山上,化作一攤血水。
    不周山晃動,越搖越高,于陣中拔起,瞬間撐破混元陣。
    六耳驚訝地從法臺上起身,他從沒想過僅憑混元陣就能斬殺廣成子和玉鼎真人,他后面還有其他手段,但更沒想到的是廣成子竟然如此決絕,舍了一身法力和錘煉了幾個元會的肉身來祭翻天印。
    不周山沖破混元陣后,長勢依舊不停。以極快的速度往上拔。
    六耳祭出乾坤尺,乾坤尺化作一道黃光飛至不周山上空,乾坤尺上垂下黃光陣陣,阻止不周山長勢。
    戰場設在武當山,又處在自己乾坤世界,而且六耳本身法力也不差,在他全力催動之下,不周山長高之勢被乾坤尺壓制。
    可就在這時,一團仙光自不周山中遁出。這團光半黑半白,黑的是魔教魔法魔光,白的則是闡教玉清仙光。
    光芒一轉,里面有廣成子的聲音傳出。“渾身是日難為道,不明天柱掌中撐。不周,撐天!”
    廣成子話音落,不周山上雷鳴陣陣。不周山直沖而起,撞破黃光,撞得那乾坤尺化作一道流光飛回六耳手中。
    六耳抓乾坤尺在手。見其上寶光黯淡,就知這寶貝受了重創,連忙將其收入體內溫養。
    盤古開天,手撐天,腳踏地,脊梁化作不周為天柱支地撐天。后有祖巫共公怒撞不周山,天柱斷,天裂天河傾。五圣助女媧娘娘補天,元始天尊收半截不周山,回到宮中置入爐中祭練,煉出后天第一攻擊靈寶翻天印。
    巫妖劫后,人教興,廣成子為人皇軒轅帝師,除妖斬魔破大巫,威震洪荒,依仗的正是翻天印強大的攻擊力。
    但可謂成也翻天,敗也翻天。廣成子斬尸這么多年,也未曾悟道。今日一戰,廣成子舍命搏殺,從不周山中悟得一番機緣。
    一陣渾厚大氣古樸蒼涼的氣息迎面撲來,六耳冷哼一聲,頂上慶云三花出,垂下條條青氣護身。
    轟……
    響聲震天,天搖地動,直沖天頂的不周山硬生生地撐破了乾坤世界!
    乾坤世界化作一縷縷黃光消失在天地之間,此處仍是武當山,腳下正是武當之顛彌天道宮大殿前的廣場。
    道道青光落在六耳身后,兩個武當門人扶起六耳。
    六耳在徒弟的幫助下起身,望著那遠遁的一道黑光,輕嘆一聲:“雖未能將玉鼎也留下,但毀了廣成子肉身,日后也有臉面回島會見各位同門。罷了,罷了,由他去了!”
    渾身是血的玉鼎真人飛出武當山,一路直往六道輪回,他懷揣廣成子元神,不敢耽擱片刻。
    “魔主,請留步!”
    突然,一個聲音在玉鼎真人耳旁響起,玉鼎真人抬眼望去,見那人教孔丘乘紫氣而來。今日的孔丘,早已無了往日氣度,身上袍服破亂不堪不說,頭上道冠也丟了,披頭散發好是狼狽。
    “道友,這是……”見孔丘如此狼狽,玉鼎真人連忙向左右觀望,生怕有截教強者殺出,耽誤自己送廣成子往輪回轉世。?孔丘眼中含淚,縮在袖中的手伸出,掌心上浮著一黑一白兩團仙氣,除此之外還有一方硯臺和一團墨云。
    “啊!”玉鼎真人大驚失色,他聽元始天尊說過,陰陽家之主鄒衍乃上古強者陰陽老祖,掌先天二氣。墨家之主墨翟,乃上古強者墨云老祖,為開天辟地第一朵先天墨云化形,掌頂級先天靈寶天地硯臺。
    淚水從眼角流淌在臉上,孔丘哽咽道:“兩位道友為鎮元子所害,我欲往六道輪回送他們轉世。”
    “鎮元子有如此神通?”玉鼎真人聞言大驚,那鎮元子號稱地仙之祖,但鄒衍、墨翟皆非等閑,孔丘更是神通廣大,他們三人斗一個鎮元子不但不敵,還有二人隕落,那鎮元子又是何等了得?
    一想起鎮元子,孔丘恨得咬牙切齒,“鎮元子三尸進展,圣人之下,難逢敵手!”
    “啊!”
    突然。一道流光飛來,嚇得玉鼎真人、孔丘如驚弓之鳥。
    “似乎是貴教中人。”孔丘已將儒道尺掏出,但感覺到來人身上散發的玉清仙氣,就對身旁的玉鼎真人說道。
    “是我師侄。”玉鼎真人也察覺到熟悉的氣息,隨手把斬仙劍背在背后,迎上前去,“師侄不在魔界修煉,來人間作甚?”
    流光落在玉鼎真人面前,化作一白衣女仙。此女明眸皓齒貌美如花,只是頭頂生有一雙龍角。看上去有些古怪。
    女仙盈盈一拜,“敖鸞見過師伯,弟子此來,是奉掌教師祖之命,向孔丘大仙求取二寶。”
    “哦?不知魔教教主所求為何物?”孔丘眉頭一皺,出言問道。
    敖鸞看了看玉鼎真人,才把目光轉向孔丘,“無他,唯墨云、紫云耳!”
    孔丘聞言面色大變。冷哼一聲,毫不客氣地道:“魔教教主好大的口氣,此事恕難從命!”說著,孔丘轉身就要離去。
    “大仙留步!”見孔丘要走。敖鸞連忙出言阻攔。
    孔丘頭也不回,冷冷地道:“魔主,你魔教弟子好不知禮。”
    “道友莫怪。”玉鼎真人身形一動,將敖鸞護在背后。“敖鸞師侄即是奉了老師之命,還請道友留步聽她說完才好。”
    “好!好!”孔丘大怒,這叔侄倆求寶不成。還要強留自己,真是欺人太甚。本就因鄒衍、墨翟之死心煩,現在又遇見了霸道的魔教弟子,孔丘再次亮出儒道尺。
    玉鼎真人冷哼一聲,掌中寒光吞吐,斬仙劍出。
    “師叔且慢!”敖鸞在玉鼎真人身后喊了一聲,蔥蔥玉手一揮,一道黑光從掌中射出,直奔孔丘打去。
    孔丘舉尺相迎,儒道尺發出一道紫光,紫光對上黑光,一觸即散。
    黑光破了紫光,來在孔丘面前化作一枚玉符,孔丘面色一緩,儒道尺在玉符上輕輕一敲。
    玉符消失,孔丘現在遠處臉色陰晴不定。
    敖鸞、玉鼎相視一眼,都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過了好一會兒,孔丘深吸一口氣,翻手將儒道尺收起,“罷了,罷了。”說著,孔丘頂上紫光一閃,紫氣蒸騰凝聚成云。
    孔丘揮手,紫云從孔丘頭頂落下,由大到小縮至巴掌大小。
    紫云離頂,孔丘的臉刷的一下就白了,神色也有些許萎靡。
    孔丘袍袖一甩,紫云飛至敖鸞身前,同時還有一道墨光出自孔丘袖中,正是墨翟留下的墨云。
    敖鸞收起紫云、墨云,向孔丘一拜,“大仙高義,日后必有厚報。”
    孔丘搖搖頭,道:“厚報就不必了,還望魔教教主莫要忘了今日因果。”說完,孔丘化作一道紫光,直往六道輪回飛去。
    見孔丘走了,玉鼎真人囑咐了敖鸞幾句,也往六道輪回送廣成子轉世。
    一場混戰落幕,各方各有損傷。比較起來,還是截教占優,除了燧木道人之外,再無折損。
    魔界三重天上,玉虛宮中。
    元始天尊端坐云床之上,望著面前紫云、墨云,沉默不語。
    “老師!”
    “嗯?文殊!”
    文殊廣法天尊走進玉虛宮,向元始天尊一拜,然后就站在一旁恭候元始天尊吩咐。
    元始天尊收起紫云、墨云,才對文殊廣法天尊道:“你往佛門,見準提佛母,問他紅云老祖何時轉世?”
    “弟子謹遵師命!”文殊廣法天尊領命離去,出玉虛宮直往西牛賀洲靈山。
    待文殊廣法天尊離去之后,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上,腦后赤、白二色光芒流轉,在赤白二色光間,一抹紫光若隱若現。
    ……
    故地重游,文殊廣法天尊的心情非常的復雜。封神劫后,自己隨燃燈入佛門,在佛門為佛斬出一尸,后又叛出佛門重歸闡教。
    有這樣的經歷在先,如果不是現在各教聯手共抗截教,文殊廣法天尊絕不敢來靈山。
    文殊廣法天尊到了靈山近前就降下云頭,以示對佛門圣人的尊敬。
    金光一閃,地藏王佛出現在文殊廣法天尊對面,地藏王佛雙手合十,向文殊廣法天尊溫和地說道:“魔主西行,有失遠迎,還望魔主恕罪!”
    “原來是地藏王佛,文殊不請自來,佛祖莫要怪罪才是。”
    地藏王佛微微一笑,道:“魔主來意,佛母已明。佛母命我轉告魔主,紅云老祖本該于我佛門賢者劫時轉世,但賢者劫時截教教主破出天道之外,使萬千因果輪轉不定,紅云老祖轉世延后,但也于半年前入六道輪回。”
    “多謝佛祖告知。”文殊廣法天尊向地藏王佛道謝,然后告辭離去,這靈山乃是非之地,自己還是盡快離去的好。
    就在文殊廣法天尊到靈山之時,金鰲島羅浮洞中,鎮元子也將同樣的問題丟給了陳九公。“賢弟,我那紅云老友會于何時轉世?”
    陳九公未答反問:“兄長可將九九散魂葫蘆丟入六道輪回?”
    鎮元子點點頭,“三日前,愚兄就將九九散魂紅葫蘆交給了閻君。”
    聽了鎮元子的話,陳九公掐指推算,算了好一會兒,陳九公才收手,搖頭道:“自我出天道,推算天機就越發艱難,每次都要強攝天機才可推演。”
    鎮元子正心憂紅云老祖,根本顧不得陳九公推演天機是難是易,只是著急地問道:“賢弟,可否算出紅云老友何時轉世?”
    陳九公神色凝重,點了點頭道:“三年之后!”
    “三年之后……”鎮元子一愣,似乎察覺到了陳九公的不妥,“賢弟,這三年之期……”
    陳九公一擺手,抓過身旁的毀天劍,屈指輕彈劍脊,“樹欲靜,風不止。我陳九公并無非分之想,只想保截教上下安寧,但那鴻鈞道祖不允,三番幾次算計于我,時至今日,到了這般地步,日后如何,我也不知。”說到此處,陳九公微微搖頭。
    “賢弟……”鎮元子聞言大驚,上有天庭,下有地府,中有截教巫族五莊觀,都聽陳九公號令,陳九公是自己這幫人的主心骨,只有他能帶著自己這些人渡劫,如果他都沒有信心,那事情真的就麻煩了。
    陳九公抬頭,對上鎮元子驚訝的目光,笑道:“兄長,紅云道友性情溫潤氣度恢弘,從不與人結怨,但卻死于非命。此乃孰之過錯?難道真是天數么?”
    “這……”
    見鎮元子不說話,陳九公手中劍豎起,劍鋒就于眼前,“何為天數?天數即鴻鈞!鴻鈞要紅云道友亡,紅云道友就遭了大難。鴻鈞要我破開天道,那我就破開天道……”說到此處,陳九公頓了一頓,大笑道:“順便連他的太極之道一起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