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735 東皇遺孀

太陽星中,眾人一陣沉默。大日如來、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是惋惜女仙之死,玄都大法師則是另有心事。
    當日老子借八卦爐傳音,玄都大法師聽的明白,老師他說造化玉牒是毀于盤古斧之下,今日這女仙卻說是被紫炁所毀,這其中是否暗藏著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造化玉牒于空中旋轉,垂下金色火光,火光之中,一女人從頭到腳塑形,正是那東皇遺孀。
    陳九公冷笑,“好個鴻鈞老兒,如此歹毒!”
    這回造化玉牒中沒有什么話傳出,那寶貝在空中一轉,化作一道玄光遁出太陽星。
    女仙晃晃頭,指著造化玉牒,學著陳九公的樣子破口大罵,“鴻鈞老兒,你……啊!”話還沒罵完,女仙就覺得頭痛無比,好似有萬針刺入,忍不住慘叫起來。
    “叔母!”
    “道友!”
    見女仙有恙,大日如來、準提佛母連忙過去關心,這時疼痛盡去,女仙晃晃頭,怕怕地望著造化玉牒消失的方向。
    陳九公道:“可嘆上古妖皇一世英豪,只因英年早逝,未亡人受辱,為他人掌控。哎……”說著,陳九公不住搖頭嘆息,直說得大日如來滿臉通紅。
    女仙抬頭,望著陳九公苦笑道:“爡女見過截教教主,與教主為敵非燭女之愿,但受制于人,還望教主恕罪!”
    爡女說這番話時,面容疾苦無比,和原來的阿彌陀佛倒有幾分相似。爡女說完,素手捏蘭花指于胸前,輕聲念道:“爡日至陽,七箭鎮首。”說完,蘭花指一彈,熊熊太陽真焰中彈出七點火光。
    在西牛賀洲靈山半山腰大雷音寺前,孔宣正仗釘頭七箭書呈威,剛剛逼得彌勒尊王佛不得不和玄奘一樣。舍棄了分身東來佛祖,躲過一劫。可他終究不像玄奘,有多寶道人遺澤護身,孔宣在后面緊追不放。
    孔宣探掌一抓。拍向彌勒尊王佛身后,逼得彌勒尊王佛不得不回身還擊,在這出招之間,一縷氣息被孔宣捉住。
    孔宣剛要仗釘頭七箭書誅殺大日如來,掌中草人裂開。一道火光飛出,直上九天。
    無了釘頭七箭書在手,孔宣卻不動聲色,將雙肩一搖,五色神光出,將左右佛門弟子一掃而空,然后叫上盤王、盤庚等人,回金鰲島去了。
    且不說靈山上何等混亂,單說太陽星中,一道火光飛來。停在爡女身前,化作一巴掌大小的書卷,正是上古妖族至寶釘頭七箭書。
    釘頭七箭書不大,但其正面畫著秘密麻麻的符文,背面是以青色線條勾勒的陣圖。
    “嗯?”爡女把釘頭七箭書拿在手中,看了看背面的陣法,驚訝地看著陳九公,“此寶乃我手中出,無我符印無三足金烏血脈,此寶不靈。不想教主陣道通玄。竟能以陣道催動此寶,爡女佩服!”
    聽爡女兩次三番夸獎陳九公,準提佛母等人好是無語。
    陳九公聽爡女夸獎,也一改往日桀驁。“哪里!哪里!九公只知釘頭七箭書之玄妙,不想是道友手中出,足見道友祭寶之能,恐怕那號稱洪荒器道第一的元始小兒見了道友也得甘拜下風!”
    爡女聞言,笑容如山花燦爛,玉手一揚。周圍七點火光化作七道火焰之箭,“三年后,造化玉牒出,爡女會在南瞻部洲恭候教主法駕!”
    “好!好!那就三年之后,再討教道友玄功!”陳九公聽了爡女的話,心中明了許多因果,今日之戰到此就該結束了,再打下去也沒什么意思了。各教各回道場,養精蓄銳,準備三年之后爭奪造化玉牒。
    陳九公下了太陽星,回金鰲島去了。太陽星中,無論是準提佛母,還是大日如來,都想和爡女說上幾句話,但爡女好像不愿搭理他們,將身一晃,便消失在熊熊太陽真焰之中。
    “哎……”準提佛母長嘆一聲,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太陽星中。
    大日如來微微躬身,向爡女消失之處一拜,“叔母,小十去也!”說完,大日如來施展化虹之術離去。
    準提佛母和大日如來都走了,女媧娘娘、玄都大法師也就沒有留在此處的理由,女媧娘娘回錦繡天,玄都大法師則帶著滿心的疑問,下地仙界往東勝神洲,將元始天尊送回魔界。
    武當山,乾坤世界。
    廣成子、玉鼎真人師兄弟聯手,連破十絕陣、太極陣、兩儀陣、四相陣,正在破混元一氣陣。
    封神劫,萬仙陣中,主持混元陣的是烏云仙。自從八寶功德池脫劫后,烏云仙來到光明山,為截教晚輩弟子講道。當時被陳九公指派給烏云仙做助手的,正是如今武當掌門六耳!
    跟在烏云仙身旁多年,六耳得烏云仙陣道真傳,今日六耳連布一十四座大陣,最后一座就是混元陣!
    廣成子、玉鼎真人入了混元陣,就聽一陣歌聲入耳。
    “混元一氣此為先,萬劫修持合太玄。莫道此中多變化,汞鉛消盡壽無邊。”
    一襲白衣的六耳在陣中若隱若現,廣成子深吸一口氣,抬起左手,將翻天印祭出。
    翻天印出,在空中滴溜溜一轉,直奔六耳頭上砸去。
    六耳抬手一指,頂上三花聚頂五氣朝元,三花上陣陣青光托住翻天印。
    廣成子怕六耳取了翻天印,連忙將其召回身旁。收了翻天印,廣成子對玉鼎真人道:“師弟小心,此陣暗藏玄機!”
    不用廣成子說,玉鼎真人也看出來了。如果不是在混元陣中,六耳絕不敢以慶云三花硬接廣成子的翻天印。
    玉鼎真人眼中寒光一閃,右手持劍豎于胸前,左手在劍上一抹,斬仙劍劃破手掌,血自劍鋒流下。
    玉鼎真人血祭斬仙劍,斬仙劍上血光陣陣,玉鼎真人神情冰冷,口中吟道:“先天鋒芒敢憚勞,沖霄寶劍斬仙號。手中血光三千尺,蕩破青云百丈高。”歌聲落下,玉鼎真人飛身而起,手中劍出,捧劍便刺!
    一劍刺出,血光三千尺!
    血光直刺,過處混沌破碎,但無風火地火涌出,僅有陣陣混沌之氣向四周擴散。
    混沌之中,六耳冷笑:“蕩破青云百丈高?好大的空氣,青云在此,就看你有無那本事了!”說話間,六耳頂上三花轉動,青色的上清仙氣凝聚成云團,一團團青云向前,混沌分開,阻在玉鼎真人劍光之前。
    血光過處,青云碎,玉鼎真人離六耳越來越近。
    連破一十八團青云,足足有九十三丈之后,但破開第十八團,到十九團前,斬仙劍后勁盡失,一劍刺入青云之中,青云卻不曾被破。
    玉鼎真人停下身形,將劍一轉,血光起,撕開青云,同時耳旁傳來六耳的嘲笑聲,“元始門下,都是狂妄之輩!”
    玉鼎真人循聲望去,見六耳立于前方混沌之中,冷哼一聲,斬仙劍上寒光暴起,挺身沖刺,一劍直襲六耳面門。
    六耳手一抓,隨心如意杵落入掌中,持杵在手橫掃,擊打斬仙劍。
    二人打在一起斗在一處,仙風陣陣滾塵沙,混沌之中比高強。一個是闡教嫡傳今魔主,一個是九公門人號彌天!
    玉鼎真人祭練斬仙劍,修得殺戮之道,武藝高強,殺伐絕勇!六耳雖是混世四猴,但偏愛道術,武藝雖也不差,可遠不如袁洪、孫悟空。和玉鼎真人廝殺,六耳漸漸落入下風。
    “今三教犯我截教,我六耳身為老師弟子,怎可弱于元始門人?且看我彌天妙法!”六耳想到此處,虛晃一記,抽身便退。
    見六耳要走,玉鼎真人哪里肯依?欺身而上,手中斬仙劍連斬,劍光道道襲向六耳周身五處要害。
    就在玉鼎真人強攻之時,在他身后,空間顫動陣陣漣漪,一團黃光一閃,乾坤尺憑空而現,重重地打在玉鼎真人背后。
    這一尺,把玉鼎真人打趴在地,六耳揮動隨心如意杵擋住道道劍光,將杵一輪,直奔玉鼎真人頭顱砸下!
    “妖孽,休傷我師弟!”廣成子破空而來,翻天印如天外飛山一般迎面撞來,逼得六耳不得不退。
    落在玉鼎真人前,廣成子仗雌雄雙劍緊攻六耳,同時翻天印不住地像六耳慶云猛砸。
    翻天印雖為后天至寶不入先天,但卻是盤古脊梁不周神山所化,號稱后天第一攻擊靈寶,六耳慶云被它砸了幾下,就有潰散之勢。
    六耳也不驚慌,悄悄運轉乾坤之道,那乾坤尺悄然無息地出現在廣成子背后,一尺重重擊出,縱使廣成子有八卦仙衣護體,也被打翻在地。
    “師兄!”剛剛趁機起身的玉鼎真人見師兄有難,連忙飛身趕至,將廣成子護在身后,以斬仙劍堪堪擋住隨心如意杵。
    這時,乾坤尺突然出現在玉鼎真人頭頂,直把玉鼎真人打的頭破血流,癱在玉鼎真人身前。
    廣成子掙扎著撲倒玉鼎真人面前,叫了聲師弟,“師弟,護愚兄真靈轉世!”說著,廣成子回頭,冷冷地看著六耳,“截教小兒,納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