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734 洪荒絕秘開天四靈

太陽星中,滿是金色的太陽真焰,陳九公一入太陽星,那無窮無盡的太陽真焰如潮水般涌來。
    陳九公大袖連揮,兩片青光左右沖起,太陽真焰遇青光便向兩旁分開。
    陳九公感覺到一股微弱的氣息,抬眼望去入眼只有猛烈的太陽真焰。
    突然,太陽真焰中一團金焰沖起,金焰化作一張人臉,向陳九公撞開。
    看清那人臉的五官樣貌,陳九公心神劇顫。以陳九公現在的神通,縱使不敵鴻鈞、老子,但也不至于害怕。此時心驚,只是因為這人的樣貌很熟悉,當年自己曾于混沌鐘內見過一面,正是太陽之精靈,上古妖族東皇太一!
    “裝神弄鬼!”陳九公冷哼一聲,就算東皇太一活著,自己殺他也不過反手之間,何況他已經死了。
    毀天劍斬!劍光一閃,火臉于劍下斷。
    “陳九公!你敢在太陽星亂來,就別怪我與你不死不休!”大日如來進到太陽星中,現在熊熊太陽真焰中,手持屠巫劍怒視陳九公。
    “手下敗將,何以言勇?!”陳九公不屑地道了一句,右手虛空一抓,一道狂暴的混沌氣流在掌中化作盤古幡。
    陳九公持幡在手,閃身讓過大日如來一擊,反手輪幡把大日如來打飛出去,大日如來落在太陽真焰中,揮動手中屠巫劍。
    屠巫劍上火光千萬,道道火光化作一只只三足金烏向陳九公撲去。
    陳九公將盤古幡一攪,混沌劍氣四射,射穿一只只三足金烏。
    大日如來推動頂上金烏羽冠,金烏羽冠中發出一聲長嘀,那聲音穿空破火浪,一只三足金烏于太陽真焰中化形。這只三足金烏和剛才的那些都不同,剛才的那群三足金烏不過是太陽金焰凝聚而成。這一只不但有眉有眼,渾身羽毛也非常真實。
    三足金烏口中叼著玄黃日月鐘,長長的喙一動。直接將玄黃日月鐘吞入口中。
    玄黃日月鐘入口,三足金烏從頭到腳閃現玄黃之光,三足金烏長嘀一聲,張口吐出一道玄黃之氣。
    這道玄黃之氣如箭。犀利無比。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或玄黃無量塔垂下的玄黃之氣不同,倒是和玄黃破法幡打出的玄黃劍氣有些相似。
    陳九公剛剛閃身避過,就又有玄黃之氣射來,陳九公祭出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以玄黃之氣對玄黃之氣。
    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護身。三足金烏連連噴出玄黃之氣始終傷不到陳九公,但大日如來卻趁機醞釀了新的招數。
    火之靈根扶桑樹,生于太陽星,今日重歸太陽星的扶桑樹就如龍歸大海。
    萬丈扶桑樹立于太陽真焰之間,金色的太陽真焰從四面八方涌向扶桑樹,一到扶桑樹近前,太陽真焰就化作金色的火焰漩渦進入樹體之中。
    五行之中火克木,木遇火而燃,扶桑樹為先天火之靈根,真乃天地之造化。
    扶桑樹自化形之日起就有枝無葉。往日只有空無一葉的枝條搖曳。
    今日在太陽星中吸取了太陽真焰,扶桑樹的樹枝上竟然生出金色的樹葉。
    大日如來落在樹頂,雙臂揮動之間,扶桑樹上沖起金色火光萬丈。
    陳九公左右揮動盤古幡,盤古幡長至百丈之長,其上放射出狂暴的紫光,陳九公將盤古幡豎立于胸前,低喝一聲,一道巨型混沌氣劍向扶桑樹斬去。
    大日如來將屠巫劍往上一拋,扶桑樹凝聚的金色火光凝聚于屠巫劍上。屠巫劍瞬間化作一金色火焰巨劍橫空而起,迎上混沌巨劍。
    二劍相撞,一起泯滅,屠巫劍掉落。這一個回合。看似是打了個平手,其實卻是陳九公技高一籌。他御使的混沌巨劍僅是盤古幡射出的,可大日如來的金色火焰巨劍中卻有屠巫劍。
    大日如來下意識地伸出手,想要去接住屠巫劍,卻有一只白皙修長的手從旁伸出,把屠巫劍奪入手中。
    “母……叔母?”大日如來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前的女子眼睛都直了。起初見此女一身妖后裝束,還道是生母羲和復生,仔細一看才知道不是。
    這女人貌美如艷,身高九尺,比大日如來還高一頭。身著三足金烏大日袍,頭上戴的是和大日如來一樣的金烏羽冠,手提屠巫劍,女王風范逼人。
    “好一個英武女子!”陳九公打量這女人兩眼,不禁暗嘆一聲,截教女仙無當、金靈、龜靈、火靈,四大圣母個個英武不凡,但和面前這女人一比,無不弱上一籌。
    回想大日如來剛才對這女人的稱呼,陳九公暗吸一口涼氣,“東皇遺孀,果真不凡!”
    女仙目瞪陳九公,一揚手中屠巫劍,“先夫神通蓋世,一鐘一劍橫行洪荒,只可嘆先夫早逝,后人不肖,東皇鐘流落旁門。豎子無能,屠巫蒙塵!”
    女仙的話聽的陳九公一愣一愣的,這女仙和大日如來不是嬸侄么,怎么說話這么沖呢。
    陳九公抬眼望去,只見大日如來滿臉羞紅,想說什么還不敢開口,好一副委屈的樣子。
    女仙回頭瞪了大日如來一眼,罵道:“好好的妖皇太子不做,非要改頭換面入他旁門。可嘆你父帝俊,雖不如你叔父英武,但也是洪荒佼楚,生子不肖,平白落先人面皮。”
    這女的說話太給勁兒了,大日如來胸膛一起一伏,氣的夠嗆。自證道成圣之后,身份地位發生了巨大變化,就連女媧娘娘也不敢和自己這么說話,但眼前這女人身份非比尋常,大日如來只能深吸一口氣,將怒火強壓下去,恭恭敬敬地躬身道:“叔母教訓的是。”
    “哼!”女仙白了大日如來一眼,冷哼一聲后轉頭望向陳九公,“小輩,還我先夫東皇鐘來!”說完,女仙身形一動,整個人化作一團火光卷著屠巫劍直奔陳九公掠去。
    陳九公飛身暴退,逼其鋒芒。這女仙不是圣人,但一出手威勢絕不亞于混元圣人。那屠巫劍到了此女掌中,威力平添三分,劍動之間,太陽真焰相隨,,
    陳九公一退避其鋒芒,二退聚自身氣勢,三退周身法力勃發,三退過后飛身直上,盤古幡搖,紫光暴起,迎上屠巫劍。
    盤古幡與屠巫劍對碰一十二記,女仙如斷線風箏般向后飛退,陳九公長出一口濁氣,臉上一片潮紅,看著那落在熊熊太陽真焰中的女仙,“元神之體!以力證道!道友好神通!”
    熊熊太陽真焰凝聚成云形,托住落下的女仙,女仙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陳九公,道:“毀滅之道!好神通!不愧為截教教主,比那準提強多了。”
    陳九公不知道這女人為何拿準提說事,就聽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道友說笑了,準提何德何能,能與截教教主相提并論。”
    話音落下,青金二色光芒卷過,準提佛母、女媧娘娘和玄都**師出現在太陽星中。
    “準提,你……”女仙見到準提佛母,剛要說些什么,但當看到準提手中的兩張圖卷后,不禁神色動容。
    準提翻手將青金兩張圖卷收起,向女仙一拱手,“道友脫難,可喜可賀,準提為道友賀!”
    “妖后脫劫,可喜可賀,女媧為妖后賀!”
    女仙看了女媧娘娘一眼,搖頭道:“我為太一之妻,但與妖族并無瓜葛,妖后之名娘娘莫要再提。”說完,女仙把臉轉向大日如來,隨手把屠巫劍丟給大日如來,“東皇一劍,鐘響魂滅,劍出巫頭落!拿好了,莫要丟你父、叔父面皮!”
    大日如來把屠巫劍接在手中,向女仙一拜,“叔母教誨,小十銘記于心。”
    教訓完大日如來,女仙看了準提佛母一眼,微微點了點頭,最后把目光投向了陳九公。
    陳九公還道這女仙要奪混沌鐘,不想女仙卻道:“毀滅之道成圣,又掌盤古幡、混沌鐘,陳九公,望你有朝一日能破開天道。”
    陳九公張了張嘴,女仙最后那句話似乎以前也有人對自己說過。
    女仙又道:“羅睺破天道,天道不全,雖有鴻鈞合道,但天道仍有缺陷。紫炁毀玉碟,造化玉碟碎,流落洪荒大地……”
    “孽障!住口!”一道玄光破空擊來,將女仙打飛出去。
    玄光一頓,化作造化玉碟。造化玉碟飛到女仙上空,灑下陣陣玄光罩住女仙。
    陳九公催動盤古幡打出道道混沌劍氣,“鴻鈞老兒!莫要忘了你我約定!”
    道祖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開天四靈,不為天地所容……”
    “哈哈哈哈……”陳九公哈哈大笑,將手中盤古幡一搖,盤古幡在他手中化作一道紫光,陳九公將紫光打出,紫光直擊造化玉碟,“怎么?鴻鈞?怕我從這位道友的話中聽出什么么?”
    造化玉碟上玄光一彈,彈開盤古幡所化紫光,“陳九公,莫要太過分了!”
    陳九公伸手接住紫光,略一思索,感覺自己還是不能逼得太緊,萬一給鴻鈞惹急了,自己還真不好收場。想到此處,陳九公將盤古幡收起,在一旁冷眼旁觀。
    在造化玉碟之下,女仙化作絲絲太陽真焰消散在太陽星中,但她的聲音卻回蕩在眾人耳旁,“紫炁毀造化玉碟,造化玉碟碎,大部分為鴻鈞所得,卻有四品流落洪荒,三年會有一品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