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732 地藏佛出楊眉遺寶

盤古開天地,有那么幾點先天靈光化形為先天靈根。
    先天火靈根扶桑樹、先天金靈根庚金菩提樹、先天水靈根蟠桃樹、先天土靈根人參果、先天木靈根空心垂楊柳,為先天五行靈根。
    其中先天金靈根化形得道,為佛門準提教主;先天木靈根空心垂楊柳化形,為楊眉道人。
    空心垂楊柳名為空心,樹心內空空不實,但并非無心,其心化作一件靈寶,名喚楊柳心釘。此寶曾于幽冥血海敗冥河,也曾助西王母復仇害奪寶,之后被準提佛目置入無了靈智的空心垂楊柳內。
    楊柳心釘躺在地藏王佛手上放出億萬青光,青光瞬間遍滿整個樹林,那空心垂楊柳開始枯萎,最后化作一株死樹。
    地藏王佛將楊眉心釘暗藏于袖中,整個人化作一道金光遁出婆娑樹林,直往山腰處的大雷音寺飛去。
    此時大雷音寺前,萬佛朝宗大陣之中,俱那含牟尼和赤魃子的戰斗已經結束了,這兩個人可以說是棋逢對手,也可以說是半斤八兩,誰也沒輸,同樣誰也沒贏,雙雙失去戰斗力。
    一道金光悄悄沒入地藏王佛體內,地藏王佛沖玄奘點點頭,將一道青光塞入玄奘手中。
    接過楊柳心釘,玄奘就感覺到一股同源的甲木之氣,將楊柳心釘隱在袖中,運轉玄功祭練,輕松地就煉化了楊柳心釘。
    這時陣中又有二人廝殺,一個是毗舍浮佛,一個是截教盤王老祖。
    這二位一個是佛圣嫡傳,一個是旁門宗師蠱道第一人。只見毗舍浮佛大袖飄飄金光陣陣,翻掌之間梵音四起,金光從四面八方撲向盤王老祖。
    “掌中佛國?小道兒耳!”盤王老祖甩袖之間,一個藍色的葫蘆滑出袖,被盤王老祖抓在手中。要看書┣w^ww.
    盤王老祖打開葫蘆塞,赤、黑、金、黃、白,五股濃煙噴出。濃煙中千萬蠱蟲嗡嗡作響。
    “不好!”毗舍浮佛看清五股濃煙中的蠱蟲,心中大駭,但見那些蠱蟲將自己的掌中佛國吞噬的一干二凈,連忙將身一搖。背后沖起一道金光,金光向前涌至毗舍浮佛身前,化作千萬金色牛毛針,像那些蠱蟲刺去。
    六翅天蠶、嗜血黑蟻蚊、多目金蜈蚣、九尾地蝎、九頭蟲,盤王老祖放出的這些蠱蟲是他壓箱底的東西。這五種蟲類并稱洪荒五蟲,皆為洪荒異種。
    盤王老祖張口吐氣,白氣出口如潮,那些蠱蟲遇白氣瞬間大了三分,將那些佛光凝聚的細針一掃而空,然后呼嘯而起,涌到毗舍浮佛周圍,往毗舍浮佛身上咬去。
    毗舍浮佛暗道不妙,連忙運功抵抗。
    眾人只見密密麻麻的蠱蟲包住毗舍浮佛,蠱蟲之間不斷有金光溢出。
    突然。金光暴起,那些蠱蟲在金光下化為灰燼。看到這一幕,眾佛還道是毗舍浮佛取勝,正要歡喜慶賀,就看見一副金森森的骨架立在地上。
    “師兄!”毗婆尸佛哀叫一聲,直奔那副金色骨架沖去。到了近前,毗婆尸佛才現,毗舍浮佛不但肉身被毀,連元神也消失得一干二凈。
    “師兄……盤王,還我師兄命來!”毗婆尸佛向盤王老祖沖去。卻被一道幽光打翻在地。
    盤王老祖淡淡一笑,轉身走回孔宣身旁,“幸不辱命。”
    “道兄蠱道又有增進,可喜可賀!”
    聽孔宣夸贊自己。┢╋要看書┠┞╠╋.=1`k^an·shu.盤王老祖哈哈大笑。
    自己師兄死了,仇人卻在互相吹捧,毗婆尸佛怪叫一聲,周身僧衣股蕩,一陣狂暴的法力波動出現在毗婆尸佛身上。
    見毗婆尸佛要拼命,孔宣連忙大喝一聲。五色神光出,在胸前輪轉形成一道五色光幕。
    “尊者不可!”要自爆的毗婆尸佛被迦那含佛攔住,還好有玄奘幫他,否則單就迦那含佛自己,還真制不住毗婆尸佛。
    一平一勝之后,再看看身旁這些人,孔宣哈哈一笑,“地藏,你佛門還有誰人不服?”
    地藏王佛還未答話,彌勒尊王佛直入陣中,怒視孔宣:“孔宣,今日爾等誰也別想離開靈山!”
    “好大的口氣!”燧木道人出陣,雙手齊往下按,一道火光橫縱,一長約丈八,上面燃著熊熊烈火的樹杖落入手中。
    剛剛戰死的毗舍浮佛是毗婆尸佛的師兄,同樣也是彌勒尊王佛的師兄,眼睜睜地看著師兄死在眼前,彌勒尊王佛一心想殺幾個截教中人為死去的毗舍浮佛報仇雪恨。
    所以,彌勒尊王佛一抬手,頓時金光萬丈,一個巨大的金色佛掌如山,向燧木道人砸下。
    燧木道人還想著與彌勒尊王佛試探試探,不想對方一出手就是這般猛烈,忙揮動袍袖,祭起風火蒲團。
    風火蒲團一出,在空中轉動,周圍風火齊做,托住那巨大的佛掌。
    燧木道人趁機將手中樹杖祭出,樹杖化作一條火龍直撲彌勒尊王佛。
    彌勒尊王佛雙手在胸前結降龍印,降龍印出撞擊火龍。┝要看書┣.^
    火龍碎,一道火光彈起,直擊彌勒尊王佛面門。
    彌勒尊王佛掌中現出降魔寶杵,抬手祭出,寶杵化作一道金光與火光相撞。
    火光倒飛,被飛來的燧木道人抓住,持杖在手,燧木道人掄杖打向彌勒尊王佛。
    彌勒尊王佛舉杵相迎,這二人都是斬二尸的準圣,各個道行高深,神通廣大。
    眼看燧木道人與彌勒尊王佛纏斗不休,孔宣卻不為燧木道人擔心。孔宣知道燧木道人的本事,他那壓箱底的寶貝靈火萬鴉壺不出,就說明燧木道人根本沒把彌勒尊王佛放在心上,此時不過僅用了五成神通。
    和前文說的先天靈根不同,燧木道人是后天靈根,原本只是一株普通的燧木,但因燧人氏取火,得大功德化形,為后天丁火之靈根。如果說人參果樹、菩提樹相當于先天靈寶的話,那燧木就好比是功德至寶。身具功德,氣運雄厚。當年陳九公聯手玉帝、王母尚拿不下他,今日彌勒尊王佛想勝燧木道人。恐怕也是癡心妄想。
    這些事情孔宣明白,地藏王佛也明白,彌勒尊王佛不比毗舍浮佛,他可是小乘佛教教主。如果他死在燧木道人手中,整個佛門必定大衰。想到此處,地藏王佛暗中向玄奘傳音。
    旃檀功德佛玄奘站在一旁,聽到地藏王佛傳來的話,藏在袖中的手一捏。楊柳心釘閃著幽幽碧光,甲木之氣于針體上流轉,那楊柳心釘化作一道青光。
    這時,戰場中燧木道人一推手上道冠,一道火光沖天而起,在空中化作一團火云,火云上傳出陣陣聒噪,又有陣陣玄黃之氣盤旋。
    燧木道人這是要動用那靈火萬鴉壺,玄奘二目一瞪,眼中寒光一閃。抬手打出一道青光。要看書╠.`1k
    青光一閃,就到了燧木道人面前,度之快讓燧木道人躲之不及。
    青光從額頭釘入,從腦后射出,在空轉一轉,就飛回玄奘手中。再看那燧木道人,渾身火光散去,整個人仰面栽到在地,額頭上一個拇指粗的窟窿不住冒血。在他上空火云散開,靈火萬鴉壺墜落。
    此時離燧木道人最近的。是和他廝殺的彌勒尊王佛,彌勒尊王佛手急眼快,使了個掌中佛國,將燧木道人尸身連同他那樹杖、靈火萬鴉壺一起收了。
    玄奘突然出手。釘死燧木道人,只在電光火石之間。等孔宣反應過來,燧木道人的尸身已被彌勒尊王佛手了。孔宣勃然大怒,望著玄奘的眼中殺機四射。
    “玄奘,你手里的是什么?”孔宣永遠不會忘記,東歸之日大師兄多寶道人受人暗算慘死。傷他的就是一道青光,而多寶道人的死狀和剛才的燧木道人一模一樣。
    玄奘沒有答話,翻手將楊柳心釘收入袖中,退回地藏王佛身后沉默不語。
    地藏王佛向前一步,擋住孔宣噬人的目光,“尊者,交出神威大慧力王!”
    孔宣肩膀顫抖,氣極而笑,“好個佛門,當日害我師兄,今日殺我同門手足,孔宣不殺爾等,又有何顏面存于天地之間!”說完,孔宣雙臂向后一揚,一股狂風平地而起向后卷,吹得那盤王老祖、盤庚等人連連后退,直退出百丈開外。
    孔宣離地,浮在半空,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與身前流轉。孔宣面色一紅,連連張口一連噴出五口精血在無色神光之上。
    得了主人精血,五色神光瞬間化作萬丈之長,直接沖破萬佛朝宗大陣。自遠方看來,就能看到靈山上的五道神光。
    見孔宣如魔神一般,整個人似乎陷入癲狂之中,周身氣息凌亂法力暴走,就像剛才要拼命的毗婆尸佛一樣,佛門諸佛怎能不知道孔宣要干什么!
    “快快散開,都往八寶功德池!”地藏王佛大喊一聲,整個人向后飛退。
    地藏王佛一喊,佛門眾人也顧不得什么萬佛朝宗,一涌而散,向四方奔逃。
    突然,一道白光飛來,來到離孔宣百丈之處化作一瘦小枯干容貌猥瑣的白衣老道,正是當年入地府助截教奪取混元劍的竄云道人。
    竄云道人抬手打出一道幽光,幽光穿過狂暴的層層法力直至孔宣身旁。此時孔宣心神已亂,但卻下意識地將幽光接在手中。幽光入手,一陣冰涼順著手掌游走孔宣全身,孔宣靈臺處一陣清明,道了一聲:“教主!”
    在看手中寶貝,孔宣哈哈大笑,“佛門小兒,納命來!”說著,孔宣虎目一掃,看到那俱那含牟尼身影。
    剛才俱那含牟尼與赤魃子硬拼受了重傷,現在行動有所不便,被孔宣看在眼里,右手抓著幽光,左手成爪向俱那含牟尼虛抓。只抓一下,然后就收手在右手中的幽光上一抹,幽光消散,只見孔宣右手中抓著一個草人,這草人活靈活現,樣貌與那俱那含牟尼竟有七八分相似。
    孔宣把草人往半空中一丟,催動五色神光化作五道飛劍,齊齊刺在草人身上。
    只聽遠方一聲慘叫,正在往八寶功德池撤退的俱那含牟尼口嘔鮮血氣絕身亡。
    俱那含牟尼的慘叫聲入耳,地藏王佛、彌勒尊王佛等人齊齊側目,當看到孔宣手上的草人時,都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讓眾佛大駭的,自然不是草人,而是藏在草人內的東西。
    釘頭七箭書!
    上古妖族至寶,為東皇太一所有。幾經輾轉流入截教,在陳九公手中過了一圈,更添幾分妙用,單看孔宣虛抓,捕捉俱那含牟尼氣息,就能以此做法,足見此寶威能。
    右手抓著釘頭七箭書,孔宣直奔玄奘飛去,“大師兄,今日孔宣為你清理門戶!”心想之時,孔宣已到了玄奘近前。
    玄奘心驚膽寒,背后沖起一道佛光,佛光中一佛坐于蓮臺。此佛一出,檀香四溢,只見他腦后一輪玄光功德之光,正是玄奘善尸旃檀功德佛!
    旃檀功德佛飛起,與孔宣拼斗數招,就見孔宣飛退,左手又在右手中草人身上一抹,那草人瞬間變作玄奘模樣。
    孔宣將草人一丟,身后五色神光起,化作五道利劍,劍劍刺穿草人。
    又是一聲慘叫,那旃檀功德佛七竅流血,癱在蓮臺之上。
    先是俱那含牟尼,后有旃檀功德佛。一個是貨真價實的準圣,一個是準圣善尸,相繼命喪釘頭七箭書之下,佛門一時人心惶惶。
    見孔宣又奔自己撲來,玄奘嚇得心膽欲裂,多次想用楊柳心釘去打孔宣,但想起孔宣不但有五色神光,還有落寶金錢,玄奘就放棄了這個不智的想法。楊柳心釘,貴在出其不意,只恨那地藏王佛,非要讓自己用楊柳心釘偷襲燧木道人,現在孔宣有了準備,楊柳心釘一出,必被他收走。
    感覺到孔宣離自己越來越近,玄奘就覺得后背一陣冰涼,在這危難之時,玄奘伸手往頭上一指,一道寶光射出,化作一七層佛塔。
    佛塔一出金光陣陣,塔上金、銀、琉璃、珊瑚、琥珀、硨磲、瑪瑙、珍珠……奇珍異寶無數。
    “多寶佛塔!”看到此塔,孔宣心神一晃,多少往事涌上心頭。
    “看在大師兄面上,饒爾不死!”孔宣不想強破多寶佛塔,便舍了玄奘,直取彌勒尊王佛!
    貧道于金鰲島,恭候諸位道友(14o247665)大駕光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