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731 萬佛朝宗斗孔宣修羅至寶奈何圭

奈何圭,阿修羅族七寶之一。當年佛門攻輪回,陳九公入幽冥宮會冥河老祖,冥河老祖將奈何圭予陳九公,作為兩家交好的見證。后阿修羅族入魔,時任阿修羅族族長的波旬親自上金鰲島,從陳九公手中取回奈何圭,斷了兩家來往。
    后魔界大亂,波旬死于元始天尊、佛門二圣圍攻之下,元始天尊取魔界本源,卻將十二品血蓮送給了準提佛母。準提佛母煉化十二品血蓮時就發現,在這蓮臺中還藏著一件寶貝,就是這奈何圭。
    仗奈何圭在手,彌勒尊王佛意氣風發,呼喊指揮佛門弟子圍困孔宣。
    “教主好手段!”無天來在彌勒尊王佛身旁,出言稱贊。在小乘佛教,無天是過去佛,彌勒尊王佛是未來佛,但彌勒尊王佛是釋迦牟尼之后的小乘佛教教主。
    “無天佛祖謬贊!”彌勒尊王佛謙虛了一句,可看他滿臉得意之色,這人心里已經樂開花了。
    無天看了看彌勒尊王佛手中的奈何圭,不露聲色地詢問:“我見此寶不凡,敢問教主從中悟得何道?竟有如此大神通能擊退孔宣。”
    “哈哈哈……”彌勒尊王佛不知無天是在套自己的話,哈哈一笑道:“此寶乃原為阿修羅族奈何圭,但前人不識此寶威力,使得明珠蒙塵,自我得后寄煉參悟,從中悟得無上大道,正碰上孔宣不知死活,也好拿他祭寶!”說著,彌勒尊王佛抬手拋出奈何圭,奈何圭化作一道血光,直奔孔宣擊去。
    孔宣前后左右是俱那含牟尼、毗婆尸佛、毗舍浮佛和伽那含佛,再往外是小乘佛教幾位佛陀、菩薩……
    孔宣正欲突圍,就見血光一閃,孔宣連忙催動護身的五色神光去刷奈何圭。
    五色神光號稱無物不刷,但今日卻刷不得奈何圭,奈何圭穿過五色神光,打在孔宣頭上。直將孔宣打得仰面栽倒。
    被奈何圭擊中后,孔宣一身法力直接被削去四成,孔宣一躍而起,一掌拍死殺到身前的寶相光王佛。閃身避開俱那含牟尼一劍,喚回五色神光護著自己往包圍圈外沖去。
    那奈何圭打了孔宣一記就飛回了彌勒尊王佛手中,彌勒尊王佛一手捧著奈何圭,一手在奈何圭上摩挲。
    無天在一旁冷眼觀看,就見無天撫摸奈何圭的樣子就像是撫摸情人一樣。再看那奈何圭血光閃閃。卻在佛門佛祖手中,這樣的畫面真的很詭異。
    突然,彌勒尊王佛微闔的二目圓睜,將奈何圭往上一拋,昂頭噴出一口精血在奈何圭上,那奈何圭上層層血光浮現,無天只覺得后背一涼,望著彌勒尊王佛的眼中多了幾分忌憚。
    無天能夠感覺得到,彌勒尊王佛醞釀這一擊絕非尋常,孔宣雖然厲害。但恐怕還是擋不住。眼看著孔宣要遭難,無天心如刀絞,狠狠一咬牙,無天藏在袖中的左手掌心之中一抹寒光隱現。
    彌勒尊王佛大喝一聲,被血光包裹的奈何圭直奔孔宣而去。這時,無天猛地抬頭,望向彌勒尊王佛,眼中殺機凜冽。
    無天剛要抬手,就聽到一聲脆響,無天一怔。循聲望去,就見一道混沌之氣憑空而現,立在空中化作一道旗門,旗門中跨出一人。抬手祭出一寶,這寶貝是一枚生有雙翅的金錢。
    看到來人和其發出的寶貝,無天不禁暗松一口氣,同時將手中寒光向來人打出,“旁門左道之徒,也敢來我靈山!”
    對。來人還真屬左道。不過他是旁門第一宗師,盤庚老祖!
    聽到有人沖自己大喊,又有破空之聲傳來,盤庚將身一動,整個人沒入旗門之中。盤庚一入旗門,旗門化作一道混沌之氣消散,連著里面的盤庚老祖也不知了去向。
    無天的斬魂刀斬了個空,彌勒尊王佛的奈何圭卻沒打空,不過沒打著孔宣,在空中碰上了落寶金錢。
    奈何圭從空中掉落,孔宣卻顧不得搶奪,他做的頭一件事是發出一道上清仙氣,那落寶金錢感覺到熟悉的氣息,在空中滴溜溜一轉,化作金光飛入孔宣手中。
    把落寶金錢抓在手中,孔宣虎視四方,祭出五色神光,去刷那從天落下的奈何圭。
    此時陣中滿是佛門弟子,不少人爭先恐后地向奈何圭掉落之處沖去。
    一道混沌之氣落下,旗門現,盤庚出。
    盤庚老祖張口噴出一股青氣,青氣化作一只大手將奈何圭抓在手中。
    俱那含牟尼及時趕到,以金蓮法劍斬段青氣大手,同時運用掌中佛國,去取奈何圭。
    眼看孔宣的五色神光至,玄奘祭起青蓮寶色旗去阻五色神光,又有毗舍浮佛帶著好多人圍攻孔宣。
    盤庚老祖把手一揚,掌中飛出五點青光,青光一化為五,共五五二十五道青雷降下,將佛門二十五人劈成焦炭。盤庚老祖趁機沖向奈何圭,伸手在奈何圭抓去。
    “住手!”一道金光破空而來,擊中盤庚老祖的手,盤庚吃痛之下把手收回,但見一佛踏蓮而來。一見此人,盤庚老祖眉頭一皺。
    地藏王佛!佛門最頂尖的高手之一,駐幽冥血海時就是斬兩尸的強者,不知如今成長到什么地步。
    盤庚老祖抬手往頭上一指,天上的一朵朵白云憑空自然,又仿如天火墜下,好似末日突現。
    盤庚老祖的旁門之術全是大招,這樣的大招如果落下,佛門傷亡一定不會小。
    但是,盤庚老祖今日遇到了他的克星。只見地藏王佛一手平平伸出,掌心向上,輕聲道:“寂滅!”
    地藏王佛話音一落,掌心上S出萬道金光,天火瞬間化為虛無。
    盤庚老祖瞳孔一縮,苦笑道:“旁門三千法,唯一道可破。盤庚技窮,還要仗道友神通!”說話間,盤庚老祖手中多了一只混沌色的旗子,旗子化作一道旗門,燧木道人從旗門內走出。
    孔宣與四大古佛硬拼數招,然后又破了大乘佛教護法十八菩薩的合擊。再尋那奈何圭,卻見奈何圭自己向地藏王佛飛去,孔宣飛身來到盤庚老祖身前。
    “南無阿彌陀佛!尊者別來無恙!”地藏王佛雙手合十,在孔宣對面招呼道。
    孔宣道:“我出佛門多年。尊者之名休要再提!”
    地藏王佛微微一笑,將奈何圭遞給彌勒尊王佛的同時,道:“地藏能有今日,皆乃尊者與昔日釋迦牟尼如來所賜,但尊者鬧我靈山。地藏萬萬不能容你。”
    孔宣斜了彌勒一眼,然后與地藏對視道:“欲以慈悲掩寂滅,望使小乘蓋大成。昔日太清西行立小乘佛教,不想佛門還真出了你這等真慈悲之人,佛門有賢者劫之興,全為地藏之功!”
    “南無阿彌陀佛!地藏不敢當尊者之贊,太清圣人算計我佛門,不知我佛門得天道眷顧,賢者輩出,固有賢者劫之興。地藏不才能有今日。多虧得當年尊者與釋迦牟尼如來送我入輪回。”
    孔宣心思一轉,想到這地藏有今日,還真是自己和大師兄的功勞。“修羅血催奈何圭,我道彌勒那般廢材,怎么能催使奈何圭,原來是你地藏的功勞。如今阿修羅族滅,你地藏卻在佛門稱佛作祖,臉皮之厚,恐怕不下于當年的燃燈!”
    “孔宣!死來!”
    孔宣的一番話,沒惹怒地藏王佛。卻引得彌勒尊王佛大怒。從地藏王佛身旁跳出,就要和孔宣拼命。
    “尊者暫息雷霆之怒。”地藏王佛伸手攔住彌勒尊王佛,無視他充滿怒火的目光,對孔宣道:“往事如過眼云煙。阿修羅族不存,世間也無修羅女。尊者,退去吧!”
    孔宣冷哼一聲,背后五色神光流轉不定,對盤庚老祖道:“道友,既然燧木道友來了。想來其他幾位道友也都來了。不如將他們一一請出,讓佛門中人見識見識我截教能人!”
    盤庚老祖面色一滯,暗中向孔宣傳音道:“道友,來時教主有一四字偈言,為‘遇地藏退’,這個……”
    孔宣一聽盤庚說出陳九公的偈語,心中暗暗搖頭。自家教主神通廣大,他說的話一定有道理。想到此處,孔宣冷哼一聲,沖著地藏王佛道:“罷了!今日就放爾等一馬!”說著,就要離去。
    “且慢!”突然,一人大喊一聲,俱那含牟尼仗劍而出,“孔宣,還我師弟命來!”
    “孔宣,快快放出神威大慧力王佛!”
    孔宣剛要發怒,就聽燧木道人冷笑道:“佛門小兒休得猖狂,莫非當我截教無人!”說完,燧木道人從袖中取出風火蒲團,將蒲團一抖,點點流光閃現,盤王老祖、白憬道人、赤松老道、霹靂道人、長嵐子、葵海真君、赤魃子,截教七大準圣現身,在空中虎視群佛。
    “南無阿彌陀佛!尊者,諸位截教道友稍安勿躁,且聽地藏一言!”
    “講!”雖然有這么多人,但孔宣一想到陳九公說的四字偈語,心中就不安。真不愿與地藏硬拼,但又不想放過神威大慧力王佛。
    地藏王佛環視身旁眾佛,見眾佛都看著自己,才轉頭對孔宣道:“今日尊者重返靈山,先是手染我佛門之血,后又強擄我佛門弟子,如果讓尊者就此離去,我佛門妄稱大教。”
    “那你想怎樣?”
    地藏道:“你我雙方,都有準圣在場,那就做過幾場,分勝負!論高低!了因果!”
    “好!”孔宣聞言,大聲叫好,回顧身后眾人,“佛門已下戰書,不知哪位道友愿立首功?”
    “我來!”孔宣話音剛落,就聽身后有人大喝,孔宣回頭,見是那身披赤衣的魁梧漢子。
    此人曾為紫霄宮中客,曾入輪回奪至寶,為先天妖族卻不入妖教,試圖以力證道錘R身,原為北俱蘆洲逍遙客,一方之主號赤魃。
    赤魃子出戰,俱那含牟尼持劍入陣,二人對戰打在一起斗在一處。一個是神力能開山,一個佛法蕩妖魔;一個聽道紫霄宮,一個聞法蓮臺前;一個R身強如寶,一個佛功玄又妙。
    說的熱鬧,但實際上這二位在準圣中都是墊底的存在。只因半斤對八兩,才打的熱鬧罷了。
    趁著場中對陣,地藏王佛對身旁玄奘傳音道:“孔宣道行高深,又有這些左道之輩相助,我佛門勢大,但也勝之不易。旃檀功德佛且坐鎮于此,待我往八寶功德池,取出佛母留下的寶貝,再來降服孔宣。”說這,地藏王佛腦后竄出一道金光,趁著眾人觀戰之時悄然離去。
    若論道行,在場中人只有孔宣和燧木道人勝過地藏,也只有他們感覺到地藏王佛身上有隱隱的法力波動。孔宣看了燧木道人一眼,同樣暗中傳音,“道友,竄云道友何在?”
    燧木道人回道:“竄云道友尚在金鰲島恭候教主差遣。”
    此處二準圣相斗暫且不說,單說那地藏王佛悄悄分出一縷化身,直上靈山之巔八寶功德池。來到八寶功德池前,地藏王佛沖著兩座空蕩的蓮臺拜道:“弟子地藏,誠心禱告,今有截教門下鬧我靈山,弟子不才,請出佛母靈寶助陣,還望佛母恕罪。”說完,地藏王佛沖著蓮臺叩首不止。
    地藏王佛連連叩首,平日準提佛母坐的蓮臺上金光閃閃,突然一道金光化作十六個大字浮在半空,組成四句偈語。
    地藏王佛讀了偈語,又拜了九拜,才起身走向那八寶功德池旁的婆娑樹林。
    地藏王佛在婆娑樹林中徘徊,那一株株婆娑樹枝條搖曳,為地藏王佛指路,但見前方地勢開闊,方圓百丈之內只有一樹,地藏王佛快步走了過去。
    地藏王佛認得這樹,當年小乘佛教送自己入血海,遭遇冥河老祖,小乘佛教力戰不勝,有一空心垂楊柳立于血海之上,化作楊眉道人催寶將冥河老祖打入血海,勝了那一戰。今日,曾經的小乘佛教教主帶人反攻靈山,看來是要動用楊眉遺寶方能取勝。
    空心垂楊柳,顧名思義其心為空,地藏王佛來到近前,見樹上有一樹D,正好能容一手深入,地藏伸手進去,再將手抽出時,手上多了一件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