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730 孔宣孤身鬧靈山

孔宣秒收四大羅漢,眾佛才意識到麻煩之處,這孔宣兇焰滔天,自己幾個人尚且不敵,那準圣以下在他面前又哪里會有招架之力?
    眼看四方又有金光遁來,俱那含牟尼長開雙臂,撐起一片金光。
    看到俱那含牟尼的舉動,毗婆尸佛、毗舍浮佛紛紛效法俱那含牟尼,三面金光形成三角形的佛光結界,將孔宣圍住。
    玄奘和迦那含佛一起沖到佛光結界前,雙手按在其上,將自身法力灌注其中。
    孔宣試圖突圍,大五行混沌神光離手,在佛光結界內旋轉,撞擊四周。
    “造化!”突然一個孔宣很熟悉的聲音傳來,一道紅光至,化作十二品血蓮懸于佛光結界上。
    十二品血蓮上,無天佛祖盤膝而坐,雙掌按在蓮臺上。
    十二品血蓮垂下血光陣陣,血光落在佛光結界上,佛光結界開始壓縮,變得越來越小。
    “嗯?”佛光結界中,孔宣也察覺到了不妥,現在抵抗自己混沌神光攻擊的不再是佛光,而是造化之道。
    “青蓮之后,佛門竟然還有人修煉造化之道。”孔宣抬起頭,看到佛光結界外的十二品血蓮,這寶貝不同于玄奘以甲木之道衍化出來的青蓮,這是貨真價實的頂級先天靈寶。
    孔宣手指往下一指,一點五色玄光出現在腳前,化作一五色云團,孔宣上了云團,盤膝而坐。將混沌神光橫于雙膝之上,閉目凝神。
    六佛全不留手,全力壓制佛光結界,那佛光結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小,轉眼小作芥子。
    十二品血蓮下彈出一道血光,血光一卷,卷著那一點金光進入十二品血蓮之內。
    呼……
    孔宣被鎮壓,五佛都松了口氣,玄奘朝上空道:“師兄!”
    無天催血蓮降下。從十二品血蓮上下來,大袖一甩,十二品血蓮化作一道血光飛入他袖中。
    無天雙手合十,向五佛問好:“諸位尊者安好?”
    無天不問還好。無天一問,三大古佛頓時想起死去的尸棄佛,那是多少年的師兄弟,就這么死在孔宣手中,三佛哪能不恨?
    “無天佛祖!”俱那含牟尼咬牙切齒地對無天道:“快快將那孔宣交給我等!”
    俱那含牟尼此言一出。一旁的玄奘就暗呼不妙。俱那含牟尼不了解無天,他玄奘可是清楚的很。自己這位師兄受老師、師叔的影響頗深,說白了也就不是好脾氣的人,你有事好好和他說或許還有成事的可能,但你非要嗆著來,那他指定不會慣著你。
    果然,俱那含牟尼話音剛落,就見無天眼睛一瞪,“怎么?尊者的意思是我會包庇孔宣?”
    “你……”俱那含牟尼剛要說話,玄奘就攔在了二人中間。“師兄有所不知,石棄尊者為孔宣所害,俱那含尊者急著為同門報仇,這才……”
    玄奘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無天揮手打斷,“師弟,不用說了!”說著,無天眼中精光閃閃地盯著俱那含牟尼,“尊者是想我現在把孔宣放出來交給你們?”
    俱那含牟尼聞言,臉色不禁一變。是啊。那孔宣雖被收在十二品血蓮之中,但就僅止于此,無天根本沒有將孔宣移交給自己的能力,除非把孔宣放出來。可孔宣一出來。再想鎮壓他恐怕就難了。
    似乎看出了師弟的尷尬,毗舍浮佛出言道:“法號已響,佛門兩教門人齊聚,到時我等布下萬佛朝宗大陣,再請無天佛祖將孔宣丟入陣中。相信合我佛門萬人之力,打殺孔宣也不在話下。”
    毗舍浮佛話音剛落。靈吉菩薩、檀香佛祖、赤身羅漢、法凈頭陀相繼趕至。片刻之后,長眉佛祖、法相金剛、長春菩薩、錦衣菩薩聯袂而來。
    突然,無天輕哼一聲,“大事不好,孔宣欲破封而出!”說完,無天直接坐到地上,抬手一揮,十二品血蓮出袖,浮在無天面前。
    無天雙手結印,道道金光自掌心射出,打在十二品血蓮上,十二品血蓮轉個不停。
    玄奘見狀,連忙招呼幾位佛祖圍坐一圈,向十二品血蓮輸送法力,來幫助無天鎮壓孔宣。
    十二品血蓮中,是無盡的血河,血河當中一點金光煞是醒目。金光之內,孔宣坐在五色云團上,周身五色光芒流轉,玄奧莫名。
    孔宣猛地睜開雙眼,抓起橫在雙膝上的混沌神光飛身而起。孔宣撲到佛光結界前,伸手一抓一扯,佛光結界被孔宣撕破。
    孔宣出了佛光結界,立在血河之上。孔宣一出,血河頓時咆哮起來,血浪滔天從四方涌向孔宣。
    孔宣左腳一跺,五色云團憑空現于腳下,五色之光將血水阻于孔宣身外。
    孔宣不急著出十二品血蓮,向下方血河觀望,口中道:“十二品血蓮,阿修羅族至寶,內有無盡血河,其中卻蘊造化之道,大道難測……難測啊!”
    “弟子無天,拜見師叔!”一道血光從血海中射出,到孔宣面前化作一身穿血紅衣袍的無天。
    孔宣臉上鮮有的露出笑容,沖無天點點頭,“好!好!好個無天,竟然悟了造化之道,真是沒讓大師兄失望!”
    聽孔宣提起多寶道人,無天神色一滯,眼中流露哀傷之色,“老師……”
    孔宣見無天緬懷多寶道人,輕輕一嘆道:“大師兄舍生護我截教三千同門,死得其所!然,此仇不可不報!賢者劫,妖教滅,今日就輪到靈山了!”
    無天聞言,連忙出言相勸,“師叔,那幾佛要聚佛門二教弟子布萬佛朝宗大陣鎮壓師叔,師叔雖神通廣大,但畢竟勢單力薄,還望師叔三思而后行!”
    聽無天之言,孔宣搖頭哈哈一笑,“難得三圣不在靈山,此時不報師兄之仇,更待何時?”
    無天深吸一口氣,“既然師叔執意如此,無天不才。卻愿隨師叔并肩而戰為老師報仇。”
    “不可!”孔宣輕喝一聲,道:“教主將你留在靈山尚有大用,萬萬不可壞了教主大事!”
    “這……”
    孔宣緊握大五行混沌神光,“師叔吾自天皇年間得道。機緣巧合得五點先天不滅靈光,以此入道修煉五行。這些年苦修,即使不證混元,也非外面那些人可以輕辱。無天,教主有言做戲要做全。你只管出手就是,且看你師叔的手段!”
    孔宣說完這番話,整個人直奔無天沖來,無天心中一緊就知孔宣用意,雖不贊同,但也不得不運功抵抗。
    無天身上剛罩上一層血光,孔宣就到了,一掌擊出,血光破碎,無天只覺得一股巨力涌來。整個人便向后倒飛出去。
    擊退了無天,孔宣向下方血河撲去,周身迸發出耀眼的五色神光。
    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在孔宣頭頂如鉆頭沖出,五色神光所過之處,血河分開,萬丈血水翻騰而起,孔宣消失在血河深處。
    大雷音前,佛門聚集了佛陀、菩薩、金剛、羅漢約有八千余人,雖然不足萬數,但不礙眾人照萬佛朝宗大陣結成陣勢。
    在大陣中央的。還是六大佛祖不斷向十二品血蓮中灌注佛光。
    十二品血蓮劇烈的抖動,一道血光從底下射出,落在地上,血光散開。一道五色玄光一搖化作孔宣。
    孔宣一出,眾羅漢當中,為首的降魔羅漢大喝一聲,五百個身影齊齊向前一步,五百羅漢全部結羅漢印,一個巨大的金色卐出現在空中。向孔宣撞去。
    孔宣雙臂畫圈,懸在身前的大五行混沌神光轉動,飛速轉了三圈一分為五,五色神光齊出,與卐字相撞,五色神光在卐字圍住,五光攪動,卐字轟的一聲炸開。
    孔宣十指連彈,五色神光一道接一道,赤、青、黃、白、黑先后向五百羅漢陣中轟去。
    降魔羅漢雙掌并舉,往左右一拉,一片金光出現在頭頂。眾羅漢紛紛效法,一片金色光幕瞬間形成,護住下面的五百羅漢。
    赤光至,擊在金色光幕上,被彈回無功而返。然后青光、黃光接連如此,待到白光時,金色光幕破碎,最后的黑光長驅直入,轟入五百羅漢陣中。
    轟隆……
    瘋狂的氣勁向四方席卷,五百羅漢一個個東倒西歪,狼狽不堪。
    就在孔宣出手攻擊五百羅漢時,八百金剛從天上、地上、東、南、西、北將孔宣圍住。
    八百金剛齊齊暴喝,每人頭頂都有一道金光射出,共八百道金光鋪天蓋地。
    孔宣來不及收拾那五百羅漢,忙招五色神光回到身旁,五色神光聚在孔宣周圍,將孔宣圍住。
    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延伸,形成五色結界將孔宣護在中央。
    一道道金光擊在五行結界上,五行結界上漣漪起伏,那一道道的金光一道道的消失,就好像被五行結界吃掉了一樣。
    當八百道金光全部消失之后,孔宣雙臂往外一樣,五行結界開,五色神光向周圍射出,皆化作萬丈之長橫掃,八百金剛全被掃飛出去。
    “南無阿彌陀佛!孔宣,休得猖狂!”一個聲音從陣外傳來,一個高大的身影不受阻隔的進到陣中。
    神威慧力王菩薩!
    佛門唯一一個不修元神專修肉身,卻將**玄功修煉到準圣境界的“特殊天才”。若非孫悟空是準提佛母唯一的弟子,恐怕佛門護法的位置就要換人了。
    神威慧力王菩薩身形如祖巫,一根手指都比孔宣整個人要長要粗,一拳轟向孔宣,拳頭過處空間都在顫抖。
    見到這神威慧力王菩薩,孔宣眼中精光一閃,此人真是得天獨厚,或許玄功境界不如袁洪,但爭斗起來恐怕是要更勝一籌。不想賢者劫后,佛門還有這么多強人。看來賢者劫,佛門并非一點收獲也沒有。
    面對神威慧力王菩薩這一拳,孔宣不敢硬扛,將身一晃,向后飛退,同時雙手一合,五色神光合一,大五行混沌神光刷出,來在神威慧力王菩薩頭頂一刷,下一刻大陣中已無了神威慧力王菩薩的身影。
    孔宣收了神威慧力王菩薩,眾佛大驚失色,這神威慧力王菩薩可以說是佛門藏著的底牌之一,是等下次量劫時再拿出打殺四方以殺止殺的,不想被孔宣一個照面拿了,那還得了?
    孔宣心里倒是很高興,他的五色神光是厲害,但也不是沒有被人破過。因為接下來還要大戰諸佛,所以孔宣一直小心的控制著,只要五色神光收的準圣不在三人以上,那就沒有破開自己五色神光的力量。像那俱那含牟尼等人,孔宣從不放在心上,甚至不屑用五色神光來鎮壓他們,所以這殺手锏一直留到現在才顯威。
    而一出手就有不錯的收獲,這等前途無量的戰斗機器,除掉他一個,截教門下最少少死百人。
    孔宣是高興了,眾佛不干了。六大準圣一起殺出,萬佛朝宗大陣運轉,群佛眾菩薩、羅漢、金剛、護法迦藍紛紛出手。降魔杵、蕩魔杖、加持神杵多不勝數,各種攻擊佛法層出不窮,孔宣仗五色神光在陣中游走,躲避著攻擊之余,不斷襲擊佛門準圣以下的人。
    六大準圣和孔宣就好像貓捉老鼠一樣,在陣中展開追擊。一會兒過去之后,最少有三百人被孔宣以五色神光收走。
    突然,一道金光憑空現于孔宣背后,一個胖大的佛陀現身,正是小乘佛教之主彌勒尊王佛!
    彌勒尊王佛大手一張,一寶現于掌中,此物通體血紅,卻是玉制,上圓下方,正是阿修羅族七寶之一的奈何圭!
    彌勒尊王佛將奈何圭祭出,一道靈光直擊孔宣背后。
    奈何圭一出,孔宣只覺得心中一陣不安,忙仗五色神光抵擋,五色神光連刷那絞,卻都奈何不得那奈何圭!
    孔宣突然想起陳九公曾告訴過自己的一件事,連忙收了五色神光,往陣外沖去。
    孔宣一走,奈何圭撲了個空,彌勒尊王佛抓過奈何圭哈哈大笑,“諸位!莫要走了孔宣!”
    終于有人能對付孔宣了!一時間佛門中人就仿佛打了雞血一樣,在俱那含牟尼、毗婆尸佛、毗舍浮佛的帶領下縮小包圍圈,試圖將孔宣圍住。
    孔宣向外突圍不能,不由得心中暗恨:“彌勒小兒,莫要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