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729 大道對轟五圣圍攻

西牛賀洲上,兩道金光在前,一道五色霞光在后。
    前方兩道金光之中,尸棄佛和俱那含牟尼僧衣凌亂上有鮮血狼狽至極。
    “哪里走1五色霞光速度憑空提升三成,眨眼間掠過兩道金光,攔住他們去路。
    五色霞光破開,孔宣雙手齊抓,抓向兩道金光。
    兩道金光向上沖,尸棄佛、俱那含牟尼雙雙現身,尸棄佛手揮加持神杵,俱那含牟尼持劍抵擋。
    孔宣雙掌平推,在加持神杵、金蓮法劍上一拍,震的尸棄佛、俱那含牟尼倒飛出去。
    這兩師兄知道自己和孔宣的差距,也不用互相通氣,一個向左,一個向右。
    孔宣冷哼一聲,棄了俱那含牟尼直撲尸棄佛。大乘佛教那些人里,孔宣最看不上的就是尸棄佛。
    尸棄佛聽到身后傳來的破空聲,暗道:“苦也!”回身擲杵,加持神杵化作一道金光,砸向孔宣頭頂。
    孔宣一抖肩,背后沖起一道金光,當空一掃,直接收了加持神杵。
    趁著孔宣催動五色神光收加持神杵的一剎那,尸棄佛兇悍地向孔≮∟宣撲來,這一撲如猛虎撲食一往無前,雙手握拳雙峰貫耳。
    孔宣眼中寒光一閃,一掌拍出,拍向尸棄佛面門。
    尸棄佛張口發出一聲長嘯,氣勢高升,雙拳不改,身形不動。
    孔宣心中一驚,袍服鼓蕩,周身五色光華流轉不定。那拍向尸棄佛的掌上五色光芒細如牛毛似針吞吐。
    尸棄佛沖到孔宣近前,一雙鐵拳金光燦燦。
    孔宣將身一拔,尸棄佛雙拳印在孔宣胸膛,同時孔宣一掌拍在尸棄佛額頭之上。
    孔宣身上的五色光華破碎,尸棄佛雙拳打中孔宣肉身。孔宣一掌,直拍的尸棄佛腦漿崩裂。紅的白的一股腦地流淌出來。
    孔宣嘴角滲血,但那雙狹長的眸子中盡是狠辣,按在尸棄佛半個頭顱上的手掌用力一擰,五色神光瞬間將尸棄佛吞噬。
    五色光芒一抖,就如綢緞在空中抖動,一股煙塵被抖散在空中。此時天地之間,再無一絲尸棄佛的氣息。
    “師弟!”
    “師弟!”
    “孔宣!還我師弟命來!”
    三道金光從遠方沖來,毗婆尸佛、毗舍浮佛、俱那含牟尼起至。三佛一個個紅了眼,各仗靈寶猛攻孔宣。
    剛才受了尸棄佛拼死一擊,孔宣也不好受。但看到這三個老對手,孔宣心底戰意沖天。
    孔宣把身一搖,背后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流轉,孔宣一揚手,五色神光護住孔宣周身,將三佛攻擊盡數擋下。
    孔宣雙掌一推,五色神光齊出,當空如龍游走。
    三佛都知五色神光威力,連忙四處躲閃。孔宣趁機撲向毗舍浮佛。
    毗舍浮佛剛躲過赤、青二光,就見孔宣撲來,毗舍浮佛狂叫一聲,頭頂飛出兩顆舍利子。齊向孔宣祭去。
    孔宣曾為佛門佛祖,也修煉過佛門的舍利金身之法,知道這舍利子攻防一體,能護身也能傷敵。見舍利子凌空打來。孔宣隨手一指,遠處一道金光飛來,一刷刷走了兩顆舍利子。
    “孔宣。我和你拼了!”見孔宣收走了自己修煉多年的舍利,毗舍浮佛大怒,背后現出一尊金身,七首八臂,十四只眼噴出金色火焰,金色火焰一出,毗舍浮佛翻身躍入火中,周身燃起熊熊烈火。
    見毗舍浮佛要拼命,孔宣忙揮動雙臂,五色神光不再去追毗婆尸佛和俱那含牟尼,一起飛到孔宣身前。
    孔宣雙臂輪圓在胸前一劃,五色神光輪轉,孔宣雙手一揚,一個五色光圈飛出,向毗舍浮佛套去。
    見那五色光圈神妙莫名,俱那含牟尼就知道這東西了不得,忙將手中金蓮法劍祭起,金蓮法劍在空中一轉,劍直至百丈,當空劈下。
    五色光圈上下放光,上面的五色光芒拖住金蓮法劍,下面的五色光芒向毗舍浮佛刷去。
    “啊!”毗舍浮佛只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憑空飛起,不由自主地緩緩向上。毗舍浮佛大叫一聲,百般掙扎卻無濟于事。
    孔宣一掌擊退毗婆尸佛,見那毗舍浮佛即將鉆入五色光圈中,孔宣哈哈一笑,向上一沖,雙掌接連拍向俱那含牟尼。
    俱那含牟尼心中大駭,知孔宣神威蓋世,連忙收回金蓮法劍仗劍抵擋孔宣。無了金蓮法劍,五色光圈威力又漲,毗舍浮佛嗖的一下向圈內鉆去。
    就在毗舍浮佛危難之時,一道青光從遠方飛來,卷起毗舍浮佛就退。
    孔宣劍眉一挑,抬手一指,五色光圈一轉,化作五色神光,一道接一道的向青光刷去。
    西方飛來一人,接青光在手,青光在他手中化作一面旗子,將毗舍浮佛護在身后,來人催動青蓮寶色旗,青蓮寶色旗上青光陣陣,青光中一朵青蓮含苞待放。
    青光越來越盛,青蓮綻放,花開香氣溢,青氣蕩乾坤。
    看到那熟悉的青蓮寶色旗,看到那熟悉的甲木之光,俱那含牟尼、毗婆尸佛、毗舍浮佛不禁心神激蕩。曾幾何時,也有這樣一個人為佛門棟梁。他曾抵御邪惡的陳九公多年,為佛門立下汗馬功勞。
    在青蓮寶色旗出現的一剎那,孔宣也是一驚,但看清旗子后面的人時,孔宣心底生出一絲殺意。
    曾經的金蟬子,后來的玄奘法師,如今的旃檀功德佛!
    青蓮花開十二品,將刷來的五色神光一一擋住。
    玄奘頭頂十二品青蓮,左手持青蓮寶色旗,右手持甲木靈光鞭,眼色復雜地望著孔宣。
    孔宣看都沒看玄奘,只是將注意力放在玄奘頭頂的十二品青蓮上,“好個甲木之道,有些門道!”說完,孔宣雙臂齊動,五色神光在身前輪轉。
    玄奘和孔宣相識多年,孔宣知道玄奘的根底。玄奘也知孔宣的本事。眼見孔宣舉動,玄奘忙催動甲木靈光鞭,甲木靈光鞭一抖,在空中發出噼啪聲響。
    玄奘手上用勁一搖,甲木靈光鞭化作一道甲木靈光,玄奘將甲木靈光打出,直向孔宣擊去。
    甲木靈光來至孔宣身前,被那五色神光彈開,這時的五色神光轉的飛快。
    孔宣猛地一瞪玄奘,眼中兩道寒光盯的玄奘心頭一凜。只聽孔宣道:“大五行……混!沌!神!光!”
    孔宣話一落,五色神光合而為一,一道混沌色神光長三尺三寸。
    孔宣雙手齊推,大五行混沌神光飛出,來在玄奘上空,向那十二品青蓮刷去。
    這一刷,直接將十二品青蓮刷碎,破碎的十二品青蓮化作絲絲青氣消散。這十二品青蓮并非十二品造化青蓮,不過是玄奘以甲木之氣凝聚而成。但想剛才。十二品青蓮能連擋五色神光,現如今卻在混沌神光前不堪一擊,足見這大五行混沌神光的威力之強。
    玄奘也被這大五行混沌神光的威力嚇了一跳,連忙以全身法力催動青蓮寶色旗。青蓮寶色旗招展。旗面上青光陣陣,一顆舍利子在青光中上下翻騰。
    大五行混沌神光再刷!
    舍利子消失,青光散!
    “不好!”玄奘心知不妙,連忙拉起毗舍浮佛。二人一起流光向靈山方向逃竄。
    玄奘一走,混沌神光刷了個空,孔宣回身去找那俱那含牟尼和毗婆尸佛。發現這二位也不見了蹤影。
    孔宣抬手,將混沌神光招入手中,然后也向靈山飛去。
    靈山前,幾道金光先后落下,此時的毗舍浮佛也不提為尸棄佛報仇的事,心有余悸地向玄奘問道:“旃檀功德佛,那孔宣使得是什么神通?”
    玄奘輕嘆一聲:“大五行正法!”
    “大五行正法?”
    玄奘剛要說話,突然心頭一震,回身望去,見一道五色霞光自天邊掠過,不由得大呼道:“不好!那孔宣追來了!”
    “什么!”三佛聞言又驚又怒,驚的是那孔宣神通蓋世,眼下三圣不在靈山,靈山上還真沒有能勝過他的強者。怒的是靈山乃佛門圣地圣人道場,敢來此地鬧事,卻是在佛門所有人臉上重重地抽了一巴掌。
    “南無阿彌陀佛!”毗婆尸佛念聲佛號,目露哀傷之色,“兩位師弟,我等……和他拼了!”
    毗婆尸佛的話得到了毗舍浮佛、俱那含牟尼的響應,二佛齊齊向前一步,與毗婆尸佛并肩而立。
    “三位佛祖,且聽玄奘一言!”眼看著孔宣逼近,這三位卻要做無謂犧牲,玄奘連忙出言相勸,“三位佛祖,非玄奘怕死。只是此地非是與孔宣決戰之處。那孔宣神通不減當年青蓮、藥師兩位尊者,非你我等敵?三位如若想保我佛門安寧,當在大雷音寺聚佛門上下,與孔宣決一死戰!”
    玄奘剛開口時,毗婆尸佛還以為他貪生怕死而有些不滿,可一聽玄奘的話,毗婆尸佛卻感覺有道理。玄奘說的沒錯,孔宣的確非一人能敵,本來現在佛門就沒有高手,如果自己師兄弟三人再死了,那孔宣出入靈山就如無人之境。如果在靈山中央大雷音寺聚齊佛門眾弟子,擺下萬佛大陣,確實有擊退孔宣的可能。
    想清楚了這些,毗婆尸佛沖玄奘點了點頭,對左右二佛道:“師弟,我等就聽旃檀功德佛的!走,上山!”
    孔宣在靈山前落下,見有四道金光往半山腰去,冷笑一聲,提著混沌神光,緊隨其后。
    四佛來在大雷音寺,自藥師王佛隕落,這大雷音寺的主人就換成了大日如來。今日大日如來不在,坐鎮大雷音寺的是那伽那含佛。
    這伽那含佛是白蓮古佛戰死后,頂替白蓮古佛之位的,前日聽剛證道成圣的大日如來講道機緣巧合斬去一尸,此時正是躊躇滿志之時。見四佛慌慌張張進到大雄寶殿,伽那含佛連忙迎上,“四位尊者為何如此慌張?”
    毗婆尸佛搖搖頭,“尊者,有強敵至,快快吹響法號。”
    伽那含佛聞言大驚,“是何人如此大膽?敢來靈山鬧事?”
    玄奘知事情緊急,來不及和他廢話,一把推開伽那含佛,前往后殿吹響法號。
    大雷音寺門前,孔宣環視四周,聽寺內傳出法號聲,抖抖肩大聲道:“封神劫時,佛母東行,強渡我截教同門三千!今日孔宣入靈山,就帶三千人回東海為奴。”
    “孔宣!大膽!”毗婆尸佛從寺內走出,剛才孔宣的話他聽的一清二楚,憤怒地瞪著孔宣,雙手持一對短杖。
    毗舍浮佛、俱那含牟尼、伽那含佛、玄奘接連從寺中走出,毗舍浮佛念聲佛號,然后道:“孔宣,你也曾是佛門中人,準提師叔不以你為外人,傳你衣缽,今日你上靈山尋事,端得不為人子!”
    聽毗舍浮佛提起準提佛母,孔宣遲疑了一下,毗舍浮佛說的沒錯,準提佛母對自己當真不薄,把自己當作親傳弟子一樣。可是,自己始終是截教門人。
    想到此處,孔宣定了定神,手中大五行混沌神光吞吐,一步跨出,人已來在毗舍浮佛身前,手中神光橫掃。
    毗舍浮佛揮杵抵擋,加持神杵遇光而碎,毗舍浮佛連忙飛身躲閃。
    俱那含牟尼、毗婆尸佛左右夾攻,齊攻孔宣。孔宣以大五行混沌神光為武器,左擋右砸,二人手中法器皆碎,俱那含牟尼還被孔宣以神光打翻在地。
    孔宣沖向俱那含牟尼,使手中神光去刷,好在有玄奘及時催動青蓮寶色旗將其護住。
    孔宣一見是青蓮寶色旗,就知是玄奘出手,回手一擊,將玄奘也打翻在地。
    這時,有幾道金光從四方飛來。這幾人分別是金光羅漢、銀光羅漢、日光羅漢、月光羅漢。
    四光羅漢剛一到現場,就孔宣逞威二佛倒地,、各仗佛寶靈兵殺向孔宣。
    孔宣起身,迎上金光羅漢,手中混沌神光一掃一刷,掃碎金光羅漢的降魔禪杖,刷在金光羅漢身上,將金光羅漢收入混沌神光之中。
    收了金光羅漢,孔宣將混沌神光祭出,混沌神光一出,直接把日光羅漢連人帶寶刷走。
    眼見兩位羅漢都被孔宣鎮壓,玄奘心急如焚,仗甲木靈光鞭向孔宣攻去。誰知孔宣根本不和他纏斗,連連出手,拿了銀光、月光兩位羅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