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728 毀滅分上下開天證高低

魔祖的血也沒有什么不同尋常,鮮紅的血自元始天尊七竅流出,元始天尊身形一晃,從半空中栽下。
    陳九公得勢不饒人,袍袖一甩,青萍劍向元始天尊斬去。
    一劍飛來,擋住青萍劍,玄都**師出現在海面上,接住元始天尊,“教主過了!”
    陳九公搖了搖頭,伸手一招,青萍劍倒飛而回,被陳九公抓在手中。
    一道青光從天降下,直向玄都**師頭頂垂下,玄都**師忙祭起玄黃無量塔護身。
    玄黃無量塔出,塔上凝聚玄黃之云,試圖托出青光。
    青光中世界千萬衍化,托天撐地的盤古已化作不周神山,青光至,玄黃之云連一秒鐘都沒能扛住,瞬間就被擊破,化作絲絲玄黃之氣散在空中。
    青光直下,撞在玄黃無量塔上,玄黃無量塔一沉,化作一道玄黃之氣沒入玄都**師頂門。
    這等功德至寶瞬間被破,玄都**師心驚膽寒,忙催動太極圖,太極圖一抖,化作一道金橋,玄都**師匆忙地上了金橋。
    金橋一閃而逝,玄都**師攬著元始天尊出現在阿彌陀佛身旁。
    陳九公哈哈大笑,“爾等敢闖我金鰲島,就別怪我出手無情!”說話間,青光直上,向六圣撞去。
    元始天尊昏迷不醒,已被玄都**師收入太極圖中。此時面對陳九公,五圣有心布**混元大陣,可卻少了一人。
    見那青光來勢兇猛,剛才也見其威,阿彌陀佛催動十二品造化青蓮向前,擋在四圣面前。
    阿彌陀佛用力一咳,一道金光從口中飛出,化作九品金蓮。阿彌陀佛雙手結印,佛印一出,九品金蓮在阿彌陀佛身前旋轉。
    此時的阿彌陀佛,臉上毫無一絲疾苦之色。二目圓睜炯炯有神,身上僧袍鼓蕩,雙手不斷結印間,阿彌陀佛高喝一聲:“寂滅!”
    九品金蓮已化作一道金光。阿彌陀佛雙手一抓,那道金光就像長棍一般被阿彌陀佛抓在手中,阿彌陀佛雙手抓著金光,一手前,一手后。雙臂奮力,使一佛陀擲杵,將金光擲了出去。
    正巧青光襲來,金光與青光對撞在一起,金光一觸即退,彈回阿彌陀佛手中。
    阿彌陀佛接住金光,臉色蒼白無比,同時也恢復了往日的萬般疾苦。
    拿金光在手中一搖,金光變做一尺來長,被阿彌陀佛直接塞入口中。吞下金光后。阿彌陀佛抬頭,去看青光。
    青光中,剛衍化出來的日、月、星辰、山川河流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好像從未出現過一般。
    女媧娘娘看那青光受阻,停在半空不動,掌心上現了乾坤造化鼎。
    女媧娘娘左手托鼎,右手在鼎上一撫,貝齒輕啟道:“三千神通,不離造化,玄為道頂。造化萬千!”女媧娘娘話音剛落,乾坤造化鼎化作一道混沌之氣。
    女媧娘娘揚手將混沌之氣甩出,做完這一切,女媧娘娘粉面變的慘白。身形搖搖晃晃險些栽倒。
    “娘娘當心。”玄都**師好心的扶了女媧娘娘一把,女媧娘娘推開了玄都**師,目光不移地望著自己打出的那道混沌之氣,同時對玄都道:“教主,今日萬萬不能敗在陳九公的毀滅之道下!”
    玄都**師心頭一凜,他知道女媧娘娘的性子。想如今女媧娘娘都能說出這樣的話,那這一戰真是萬萬不能輸。
    再說女媧娘娘那道混沌之氣出,與青光遇于空中,青光中天地之間涌現無盡的混沌之氣。混沌之氣越來越多,塞堵蒼冥,天地之間重演混沌。
    坐忘巖上,陳九公驚訝地看了一眼女媧娘娘,以前陳九公一直當女媧娘娘是個花瓶,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女媧娘娘能有如此擔當。
    陳九公用手一指,一道紫光自指尖射出,打入青光之中。
    紫光犀利,雖不能使混沌再開,卻能在混沌中穿梭,來在不周山前,撞擊不周山。
    轟!
    混沌中發出一聲巨響,不周山倒!就好像上古巫妖劫,共公撞不周!
    不周倒,天塌河倒灌!
    可是在這青光內的世界中,沒有一個能夠補天的女媧,天河河水滾滾而下,世界內一片狼藉。
    陳九公笑道:“破而后立,方為吾截教之本!”
    青光中世界,漸漸平息,天地皆無,一片混沌。
    混沌中,一點不滅靈光一閃一現,盤古復生,鏗鏘道:“吾道不孤!”
    話音落,斧起,天地開!
    混沌之氣飛回女媧娘娘掌中,化作乾坤造化鼎,女媧娘娘嘴角有血滲出。
    天地重開,青光越發的耀眼,玄都**師將手中太極圖一抖,太極圖化作一道金光,直奔青光撞去。
    金光與青光,毫無花哨地連撞不停,連撞十八次,金光消散,在遠處玄都**師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太極圖出現在懷中。
    元始天尊、阿彌陀佛、女媧娘娘和玄都**師接連敗于陳九公手中,準提佛母看了身旁的大日如來一眼,見大日如來神色慌亂,不禁暗嘆一聲:“罷了!罷了!”
    準提佛母飄然上前,手中七寶妙樹杖一搖,“準提討教教主開天烙印、毀滅之道!”說完,準提佛母掌中七寶妙樹杖上七寶化作點點流光消散,七寶妙樹杖上七寶不見,通體黃澄澄如金鑄。
    準提佛母二目放光,大聲道:“大覺金仙不二時,西方妙法祖菩提。大道真法混元體,庚金不與萬人敵!”
    隨著準提佛母聲音落下,七寶妙樹杖消失在手中,在準提佛母身后,沖起一道金光中,金光中一株浮菩提樹。
    準提佛母將身一晃,整個人沒入菩提樹中,菩提樹通體金光一閃,破金光而出。
    菩提樹一出金光,化作一道庚金之氣,這庚金之氣犀利無比,如刀向青光斬下。
    青光見勢。迎著庚金之氣掠起。
    青光如劍,金氣如刀,劍刀相碰,刃刃相擊。
    “師弟!”見金氣與青光硬拼。阿彌陀佛面色通紅失聲大叫。一旁的大日如來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看著那道庚金之氣,嘴唇不住地發抖。
    金氣與青光爭斗,漸漸落入下風,但那金氣依舊只攻不守。最后被青光斬做兩段。
    兩截金氣退出戰團,飛回阿彌陀佛身旁,化作準提佛母。
    當四圣看到準提佛母時,神色皆變。
    此時的準提佛母,胸前一條三尺長的口子,血肉模糊。更重的是,準提佛母左手中抓著一條手臂,而準提佛母右臂處空空蕩蕩。
    “師弟!”阿彌陀佛雙眼通紅,撲倒準提佛母身旁。
    準提佛母臉上強擠出一個凄慘的笑容,沖阿彌陀佛點點頭。然后遙望陳九公,“教主毀滅之道攻擊至強,洪荒無二!再有這開天烙印,攻擊恐怕只弱盤古一籌。”
    聽準提佛母夸贊自己,陳九公也不矯情,更不說謙虛的話,只是一笑道:“天道諸圣,除師祖通天圣人,陳九公眼中只余佛母一人!”
    “教主謬贊。”準提佛母應了一句,口中開始嘔血。一旁的阿彌陀佛連忙取出幾顆菩提子塞進準提佛母口中,用手臂挽住準提佛母的身體。
    突然天上墜火,原來是金烏星墜!
    金烏星,即太陽。為盤古左眼所化,為洪荒蒼生照亮白晝。
    金烏墜,天地變色,四界一片黑暗,眾生伸手不見五指。
    這時,一聲長鳴。穿云破空,這聲音非鳳啾非鵬啼,聲音中氣十足,帶著一股君臨天下的皇者之氣。
    紅光起,洪荒又有了亮光,一只巨大的三足金烏,身長百萬丈,那龐大的身軀覆蓋了金鰲島到東盛神洲的海面。這金烏渾身是火,發出的光勝過太陽,只是位于東方,西牛賀洲上還是一片黑暗。
    金烏張口,嘴里納著一物,仔細看正是那從天墜下的太陽。
    金烏將太陽吞吐在口中,吞吐三下,太陽化作一道光華,此光似紅非紅似金非金。
    金烏張口,將光華吐出,光華一出,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直擊青光。
    青光退!
    連敗元始天尊、阿彌陀佛、女媧娘娘、玄都**師、準提佛母,兇焰滔天不可一世的青光退了!
    坐忘巖前,陳九公搖頭苦笑,這場論道,自己敗了。非戰之敗,只因那太陽不能毀于自己手中。同樣,陳九公也不承認自己敗在大日如來手中。因為如果不是準提佛母,大日如來連向自己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大日如來不錯,妖皇血脈,太陽之精華,身家豐厚,靈寶不少。可大日如來缺一樣東西,那就是勇氣!
    雖然有時候大日如來表現的很狂傲,但卻是為了掩飾他心底的自卑。他是妖皇血脈,但巫妖之戰后,他躲入錦繡天,沒有在十萬大山與群妖共患難。封神劫后,他更是舍棄自己妖族太子的身份入了佛門。自那以后,妖族中就沒有人真正的尊重他。在佛門,他是大乘佛教教主,但大乘佛教主事的是藥師王佛。種種的尷尬,導致了大日如來的自卑,更讓他變的不自信。
    準提佛母看出了這一點,所以不惜一切代價拼死一戰。事實證明,準提佛母的心血沒有白費,大日如來心里終于有了一種叫勇氣的東西。
    就像當年萬仙陣后,準提佛母親口說自己佩服通天教主一樣。面對這樣的準提,陳九公也不得不說一個服字。
    將開天烙印收回體內,下一秒陳九公消失在坐忘巖上。再下一秒,陳九公出現在三足金烏身上,只見他手舉長槍,狠狠地像三足金烏碩大的頭顱刺下。
    陳九公不吃虧,雖然被迫輸了論道,但絕不會讓大日如來好過。
    一槍刺下,巨大的三足金烏就像是被刺爆的氣球,轟的一聲炸開。
    三足金烏消失,太陽星起,重新懸于天上。一道紅光自太陽星上射出,直奔陳九公斬來。
    陳九公認得那紅光是日精輪,想起這寶貝還是自己送給大日如來的,不由得怒從心頭起,把手中噬神槍一挑,將日精輪挑飛出去。
    大日如來和陳九公的一擊一防就好像是個信號,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玄都**師一起向前,把陳九公圍在當中。
    陳九公橫槍在手,根本不看其余四圣,只死死地盯著大日如來,“大日,今日你不留下點東西,休想離開我金鰲島!”
    一槍刺出,紫光爆射。
    面對陳九公這一槍,心中被勇氣充滿的大日如來毫不畏懼,頭頂現出玄黃日月鐘,大日如來大手一揮,玄黃日月鐘離了頭頂,迎上噬神槍。
    噬神槍攻擊受阻,陳九公冷哼一聲,噬神槍上紫光一閃,一刺一挑,玄黃日月鐘嗡的一聲,倒飛回大日如來頭頂。
    既然已經圍住了陳九公,四圣也就不會講什么道義,齊齊出手,各用靈寶向陳九公打去。
    陳九公頂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混沌鐘齊出,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垂下條條玄黃之氣護住陳九公周身。混沌鐘在上,鎮壓那一條條玄黃之氣。
    洪荒防御最強的寶物是什么?有人說是混沌鐘,有人說是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如今頂著全洪荒防御最強的兩件寶貝,陳九公絕對不敗!
    有不敗為前提,陳九公一槍一槍向大日如來殺去,根本不管其他四圣,根本不理他們發出的攻擊。
    大日如來頭頂玄黃日月鐘、扶桑古樹,又有金烏羽冠護體,陳九公一手噬神槍,一手摧天杖,一槍一杖左右開弓,打得大日如來節節敗退。
    玄都**師沖入陳九公和大日如來之間,替大日如來擋槍,抬手揮劍向陳九公手中噬神槍斬去。可陳九公身形一動,玄都**師眼前一花,面前已無了陳九公身影。
    玄都**師面皮一紅,連忙回身去尋陳九公,只見陳九公背對著自己不斷地攻擊大日如來。
    玄都**師雙掌將玄都紫府劍夾在手中,猛然大喝一聲,整個人向陳九公撲去,手中劍扭曲,一劍刺出,劍身上陰陽二氣一閃,這一劍穿透了玄黃之氣,直達陳九公后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