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727 三教伐截元始上島

隨著元始天尊的聲音一起,漫天黒氣從四方涌向金鰲島,陳九公笑道:“毀滅之道?這可分明是魔道魔功。”
    陳九公說完,抬手一招,位于金鰲島四方的四座仙島上,四道劍氣橫斬。
    劍氣斬出,魔氣消散,一下子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魔氣一散,東海瞬間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這時一陣微風拂起,直奔陳九公撲面而來。
    微風拂面帶著一絲涼意,可風到面前,陳九公耳邊傳來一聲咆哮,一股黑氣就在陳九公腳前憑空而起,化作一魔神,高達百丈,張開大口,欲將陳九公吐入腹中。
    “好個魔祖,凈弄這裝神弄鬼的門道。”陳九公嘲諷了元始天尊一句,屈指一彈,一道劍氣憑空而出,射入魔神口中。
    魔神咆哮一聲,化作絲絲黑氣消散,陳九公把手一揚,無盡的劍氣從四方射來,將金鰲島方圓千里海域全都掃射一遍。
    劍氣過后,一座蓮臺浮在水面上,這蓮臺通體漆黑散發著黑光,共有一十二品,周圍有天魔亂舞,正是魔界三大至寶之一的十二品魔道黑蓮。
    蓮臺上空無一人,但陳九公知道元始天尊已經到了,魔道功法卻有神妙。即使是陳九公也沒發現元始的蹤影,不過陳九公不著急,這元始天尊既然敢孤身一人來到金鰲島,就不會隱匿到底。
    “陳九公!看吾盤古開天烙印!”
    就想陳九公想的一樣,元始天尊很快就有了新的動作,在那十二品魔道黑蓮中央,沖起兩道光柱,一赤、一白,都只有拇指粗細,但卻有百丈之高。
    赤光、白光纏繞在一起,霎時間一陣古樸蒼涼的氣息席卷東海進入東盛神洲。
    海浪濤天,數不盡的魚蝦隨海浪沖出海面,海水灌入三仙、蓬萊、方丈、潁州四島。今日三教攻截。截教準圣、大羅級別的強者都不在,但四島上的截教弟子可不少,其中不乏三花聚頂的金仙,這些人自發地開始護持仙島。
    陳九公念動咒語。懸于四島上的誅仙劍、絕仙劍、戮仙劍、陷仙劍一起飛離仙島,高掛在島上空千丈之處,劍朝下,傾瀉下道道劍氣。
    這些劍氣當然不是殺向四島,都落在四島周圍。劍氣以攻代守,將四島護住。
    “道友助我守護金鰲島!”陳九公對玄龜說了一句,然后伸手在腦后一摸,一股青光從陳九公腦后射出。
    青氣一出,同樣散發著古樸蒼涼的氣息。
    這時十二品魔道黑蓮已化作千畝大小,在蓮上,赤白光華已經不見了,一個高大的巨人腳踏十二品魔道黑蓮,手持大斧,高傲地看著陳九公。冷冷地道:“吾!盤!古!”
    陳九公微微一笑,身后青光同樣化作盤古,只是陳九公身后的盤古是青色虛影。
    陳九公整個人向后一退,人已退入盤古虛影中,瞬時虛影虛化凝實,同樣的盤古,同樣的手中斧。
    整個地仙界生靈,無論修為高低,都能看見東方有兩道紫光沖天,紫光過處萬里云層消失的一干二凈。轟鳴聲自東傳來。不絕于耳。
    金鰲島坐忘巖前。
    元始天尊坐在十二品魔道黑蓮上,雙目緊閉,雙手亂揮,好似瘋魔一般。
    在元始天尊對面。陳九公離他三丈,二人之間相隔不足十米,可陳九公和元始天尊一樣,就如瞎子般閉著眼,雙手在前面一頓亂抓。
    這兩位都是洪荒最頂尖的強者,他們都有自己的門人弟子。可眼下二人都仿若陷入癲狂得了失心瘋一樣。
    如果順著二人往上看,就能看到一赤、一白、一青三道光華絞在一起,那赤光、白光、青光之中,仿佛芥子世界內有天地。不過,還是同樣的場景,混沌一片,盤古開天。
    九天之上,玄都大法師、女媧娘娘和佛門三圣好像看戲似的看著這一切。
    畢竟是以一敵二,青光漸漸落入下風,卻聽鐺的一聲,一道混沌之氣自陳九公頂門射出,直上九霄。
    見混沌之氣出,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手中七彩霞光隱現,化作七寶妙樹杖。
    準提佛母一動,在他身旁的阿彌陀佛連忙一把按住準提佛母持杖的手。
    準提佛母無聲的嘆息一聲,七寶妙樹杖憑空消失,任由那道混沌之氣與青氣融合。,
    融合了一道混沌之氣,可青氣仍為青氣,只是仿佛吃了虎狼之藥一般,越發地兇猛,一時間竟將赤光、白光壓制。
    坐在元始天尊猛地睜開雙眼,微微昂頭道:“玄都教主,借太極圖一用!”
    玄都大法師聞言一笑,雙手一揚,一手陰,一手陽,陰陽二氣一繞,化作太極圖向下方的元始天尊飛去。
    元始天尊抬手一揮,太極圖倒飛,那赤光、白光同時棄了青光,來在太極圖旁,太極圖一抖,將赤光、白光卷起。轉眼間太極圖消失,赤光、白光隨之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混沌之光。
    混沌之光與青光又斗在一出,這時二光中那開天的盤古,一個手持太極圖,定風水地火;一個掌混沌鐘,鎮壓萬千鴻蒙。
    陳九公也睜開眼,看著對面的元始天尊,笑道:“元始,無恥!”說完,頂上又沖起一道混沌之氣,同樣是混沌之氣,這一道比起剛才那一道,卻是多了幾分犀利。
    混沌之氣與青光融合,青光內世界中的盤古手里頓時多了一桿長幡,盤古一手仗幡發出混沌劍氣破開混沌,一手以混沌鐘鎮壓鴻蒙,定住開辟的天地。
    形勢逆轉,青光又占上風。元始天尊狠狠一咬牙,怒道:“陳九公,你才無恥!明明是證開天烙印之強弱,你卻仗至寶取勝,這不是無恥又是什么?”
    陳九公聞言也不答話只是哈哈大笑,引得元始天尊大怒,但陳九公一句的話讓元始天尊把下面的話憋了回去。
    “元始,說你無恥,你還不認?盤古開天烙印三分。你得其二,我得其一,還用較高下之分么?”
    元始天尊面色一滯,心里一時是又羞又惱。陳九公說的沒錯。一樣東西,你得三分之二,我得三分之一,你得到的本來就比我多,這還用比么?
    事雖如此。可元始天尊是什么人?翻手取出三寶混元劍,往上空一拋,“既然如此,那就來印證你我的毀滅之道吧!”
    元始天尊話音剛落,三寶混元劍已化作一道流光沖入混沌之光中。
    在那混沌之光中,盤古正持太極圖清理風水地火,突然一道流光飛來,盤古抬手抓住,那流光化作一劍,正好用來開辟混沌。
    三寶混元劍。乃元始天尊毀了三寶如意,融入混元劍殘骸之中。威力雖不如昔日的混元劍,但威力確實不小,尚在噬神槍之上,有他在手,比盤古用都天神雷開辟混沌要快的多了。
    “想和本教主比寶貝?”陳九公大袖一揮,腦后飛起一道玄黃之氣,同樣入得青光,化作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寶貝萬法不沾,用來清理風水地火不如太極圖。但也不差太多。
    見混沌之光與青光尚在僵持中,元始天尊頂上飛起天魔塔,天魔塔入混沌之光中,仿混沌鐘之能鎮壓風水地火。
    陳九公雙手一揚。一邊袖中飛出一道紫光,噬神槍、摧天杖,一起融入青光中,多了兩件蘊含毀滅之道的頂級先天至寶,盤古開辟混沌的速度里馬快了許多。
    又被青光壓過,元始天尊心中不服。從十二品魔道黑蓮上起身,十二品魔道黑蓮化作一道黑光飛起,同時還有萬魔旗,魔界兩道至寶一起助混沌之光中的盤古開天。
    有了天魔塔、萬魔旗,可還是不見起色,元始天尊頓時明了因果。一切皆有因果,盤古斧三分,盤古幡破開混沌,太極圖清理破開混沌后涌出風水地火,混沌鐘鎮壓開辟好的新天地。天魔塔、萬魔旗或如太極圖一樣清理風水地火,亦或如混沌鐘那般鎮壓鴻蒙,但就是不能像盤古幡一樣開辟混沌。
    混沌不開,就沒有風水地火,也更沒有新天地,要太極圖、混沌鐘之流也就沒用。所以,就是再給元始天尊十套太極圖、混沌鐘,混沌之光也不可能勝過青光。
    那觀戰的五圣也看出了端倪,玄都大法師將背后玄都紫府劍摘下,隨手丟出。
    玄都紫府劍直入混沌之光中,助盤古開天,但這速度仍比不上青光中一幡、一槍、一杖合璧。
    準提佛母拉了拉身旁的阿彌陀佛,“師兄,且助魔祖一臂之力。”
    阿彌陀佛疾苦的臉上露出苦笑,手心向上一翻,掌中生蓮,一朵金蓮上,戒刀泛著金光。
    阿彌陀佛念聲佛號,金光自動飛起,直入混沌之光,助盤古開天。
    三寶混元劍+玄都紫府劍+戒刀,難道比得過盤古幡+噬神槍+摧天杖?
    答案是比不過!但是別忘了,元始天尊有雙份的開天烙印,雖然靈寶不如人家,但開天速度卻拼了不分上下。
    陳九公看到玄都大法師、阿彌陀佛相助元始天尊,卻也不在意,這么多年,被圍攻的已經習慣了。有時候陳九公都想:能被這么多人圍攻,也從另一方面證明了自己的強大。
    “宋度!”陳九公的聲音傳遍金鰲島,一身紫色道袍的宋度于羅浮洞前打坐,聽到陳九公聲音連忙走來坐忘巖。
    感知到宋度到來,陳九公頭也不會的道:“徒兒,將紫電錘與為師。”
    聽陳九公之言,宋度忙從袖中取出紫電錘,恭恭敬敬地捧到陳九公面前。
    陳九公接過紫電錘,抓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心中感慨萬分,當年師祖通天教主賜自己紫電錘時,截教還是第一大教。后來老師趙公明戰死,截教被滅,自己仗紫電錘橫行洪荒,敗八方強者,威揚天下。
    陳九公站起身,一手持定紫電錘,一手在宋度眼前一抹,“看好了!”說完,將手一揮,只聽咔嚓一聲,一道紫電掠過,聲音落下時,紫電已不見。
    當陳九公的手在宋度眼前抹了一下后,宋度只覺得二目微痛,再睜開時,竟然能看見許多剛才看不到的東西。那道紫電……是自己的紫電錘,紫電進入青光之中。那青光中竟然另有世界!什么!那是盤古!
    而且還是開天的盤古!
    紫電錘融入青光,直到盤古身旁,盤古突然將盤古幡往上空一丟,一把將紫電錘抓在手中。
    紫電錘入盤古之手,就像普通人手里抓了一粒米,小到不仔細看都看不清。
    盤古雙手一合一搓,往外一分,一道紫光橫跨萬里,從這邊到那邊,千萬里混沌瞬間分開,上者清為天,下者濁為地。天地之間,風水地火瘋狂地涌出,懸于高天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垂下條條玄黃之氣,就像掃地似的,將那些風水地火掃盡。
    這邊又多了紫電錘,開天速度又快了幾分,陳九公干脆一股作氣,毀天、青萍二劍齊出,融入青光助盤古開天。
    無論是元始天尊,還是在天上觀戰的五圣,手中都有許多的防御靈寶,但攻擊型靈寶真的很少,除了大日如來的日精輪和妖皇劍,再還真沒別的能助盤古開天。
    青光之中,盤古幡、噬神槍、摧天杖、紫電錘、毀天劍、青萍劍開辟混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掃蕩風水地火,混沌鐘鎮壓鴻蒙天地。眼看天地皆開,四點靈光分于四方,但見天地有愈合之勢,盤古仰天大吼一聲,將身一躍,雙手托舉,身形暴長,手托天,腳撐地,以身軀撐開天地。
    天地穩,日月星辰出。陳九公的諸多靈寶皆從青光中飛出,青光直向那混沌之光撞去。
    混沌之光中,天地剛開,四點不滅靈光還未落下,更別談盤古撐天。此時青光撞來,混沌之光中天崩地裂,盤古哀嚎一生,化作血水泯于天地之間。天地瞬間合攏,重現混沌。
    混沌之光退出戰團一分為三,一赤一白二光和太極圖,太極圖飛回玄都大法師手中,玄都大法師在太極圖上一抹,取出佛門二圣的寶物還給他們。而那赤、白兩道光華直接飛回元始天尊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