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5)     

截教仙724 女皇登基四方討伐

女皇剛登基不滿一月,吐蕃人就從高原上殺了下來,殺大唐子民一千余人。
    女皇得知大怒,派上將王孝杰任武威道總管,統兵十萬討伐吐蕃。
    王孝杰乃大唐名將能征善戰,但吐蕃國地處青藏高原。吐蕃攻唐是由上向下,大唐伐吐蕃,卻是從下向上。
    在地利上,吐蕃占據絕對的優勢,大唐百姓又不適應高原的氣候,致使大軍連吃敗仗,將王孝杰急得一夜白了頭。
    這是女皇登基之后大唐發起的第一次戰爭,如果敗了,必挫大唐國運。
    就在王孝杰心急如焚時,有人進帳稟報,“總管大喜!”
    “喜從何來?”王孝杰聞言,想到的就是有援兵到。
    “總管,截教仙長到了!”
    “什么?快!快!快快召集眾將,隨我出營。”
    王孝杰帶著眾將到了營門外,只見兩條大漢跨坐異獸之上。仔細端詳,才發現這兩位一個比一個丑。那個獅頭環眼,高鼻梁大嘴叉,虎背熊腰,端坐三頭貍狻之上,懷抱一口九環大刀。另一位,煽風耳朝天鼻,銅鈴般的大眼閃著寒光,◎蜂腰猿臂,胯下火眼金睛獸,在金晶獸背上,還橫著一桿三尖兩刃刀。
    王孝杰是女皇的心腹愛將,見過不少來自截教的奇人異士,一看這二位,就不是一心向道的主,但這樣的人,在戰爭中卻有更強的作用。
    王孝杰臉上露出笑容,快步走了過去,“王孝杰,見過二位仙長。得知二位縣長駕到,我已命人備好了酒宴,二……”
    “不用說了!”金大升突然開口打斷了王孝杰的話,他這一張口,震的王孝杰雙耳欲聾。
    王孝杰連連后退幾步。才能繼續聽金大升后面的話,“我們師兄來你這兒,不是為了吃喝,只為助我小師妹鏟除不臣!酒菜先留著,你且率人前往敵營叫陣,然后就看我們兄弟的吧!”
    “小師妹?哦,哦,末將這就去點兵。”王孝杰聽金大升一番話,有些聽不懂但有些能聽懂,連忙回營點了一萬精騎。
    就在王孝杰點兵點將之時。獅駝王悄悄地和金大升道:“師兄,咱們瞞著大師兄過來,回頭大師兄怪罪那可如何是好?”
    “師弟放心,師兄我早有妙計!”
    “哦?師兄快說,快說。”
    金大升非常自得的說道:“你我今日這一戰過了癮,就往鉆頭號山去尋圣嬰師弟,在他山里逍遙快活幾天,到時候大師兄的火也該消了。”
    獅駝王眼前一亮,喜道:“師兄神機妙算。小弟佩服!”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陣陣梵音,金大升、獅駝王循聲望去,就見那西北方金光陣陣。
    金大升冷哼一聲。“又是這幫禿驢。”
    獅駝王一震手中大刀,刀背上九環齊動,發出一陣響聲。
    這時,大唐兵馬出營。金大升、獅駝王隨大軍前行。
    吐蕃大營前,吐蕃大將普達澤早已列陣等待唐軍,在普達澤身旁。幾個和尚正在竊竊私語。
    兩軍對壘,王孝杰身為一軍主帥剛要上前與普達澤分說幾句,就感覺身旁一陣惡風掠過,抬頭看時,只見金大升已沖了出去。
    “呔!佛門禿賊,過來受死!”金大升來到陣前直接開口暴喝。往日大戰時,如有師長在,自然是沒他說話的份。今日只有一個師弟在后面,金大升就像脫韁的野馬,直接開始撒歡兒。
    金大升話音剛落,一個僧人從普達澤身旁走到陣前,沖著金大升道:“我乃雍仲本教伏藏法王,你是何人?”
    “截教金大升!”金大升咆哮一聲,火眼金睛獸通主人心意,直奔伏藏法王沖去,金大升雙臂奮力,手中三尖兩刃刀力劈而下。
    見金大升來勢兇猛,伏藏法王念聲佛號,雙掌中現出一對金錘,被伏藏法王接連擲出。
    金錘迎面打來,金大升忙抽刀抵擋,只聽鏜鏜聲響,那金錘被金大升擋出去后又不斷攻擊金大升。
    “禿驢真有些手段!”金大升見這和尚有些手段,不是三下兩下就能取勝,便將身一搖,整個人離了火眼金睛獸背,騰空之后身形暴長,長至十丈左右,將那大口一張,直接將兩金錘吸入腹中。
    金大升把那一對金錘吞下,頓時覺得腹中翻江倒海,金大升咬緊牙關挺住,龐大的身軀如小山一樣撲下,雙臂掄刀式如開天。
    伏藏法王還在催動他那對金錘,雖然看不見,但伏藏法王知道自己的寶貝已經在破壞金大升的內腹。此時金大升一刀劈下,伏藏法王也就顧不得殺敵,忙把腳往地上一震,地上涌出金蓮,伏藏法王直接上了金蓮,金蓮托著他往上飛去,同時伏藏法王手中現出一禪杖,將杖一擲,禪杖化作一條五爪金龍向金大升呼嘯而去。
    金大升已經開始覺得腹痛,但他將全部精氣神都貫注在他這一刀之上,一刀劈下,金龍斷做兩段,金大升更不去理那四處躲避的伏藏法王,將那二十來丈的三尖兩刃刀向吐蕃陣中斬去。
    金大升的不講理驚呆了伏藏法王,卻也驚起了吐蕃陣中的另外幾個和尚。苯白拖持大士抬手一指,一道長虹沖起,去沖撞金大升的三尖兩刃刀。還有密宗生根活佛,腦后沖起一道佛光化作如來法印轟向金大升。寧瑪巴教上部大師祭起摩牁樹杖,法杖化作百丈摩牁樹立在吐蕃大軍上空,放出佛光籠罩大軍。
    轟!
    道道金光向四方勁射,大地在震動,吐蕃大軍一陣人仰馬翻。
    金大升一刀之下,金虹斷,佛光破碎,摩牁樹杖飛回上部大師手中。只有生根活佛的如來法印i轟在金大升頭上,但見金大升搖了搖頭,將眩暈感晃沒,也就沒事兒了。
    突然,金大升身軀一顫,嘴角有鮮血流下,然后就見金大升張口一吐:“噗!”
    金大升吐出一大口血,這口血一出,一道金光從血中射出,直擊那浮在高空的伏藏法師。
    那金光不是別的東西,正是伏藏法師的金錘。
    伏藏法師被自己的金錘打在胸口,直接向后一仰,從金蓮上栽下。
    金大升又是一張口,這回沒有吐血,只有一道金光射出,向吐蕃大將普達澤擊去。
    這一錘沒能建功,被上部大師以大手印攔下,看著手中的金錘,上部大師念聲佛號,沒想到伏藏法師一代高僧,竟然死在自己的成名法寶之下。
    金大升燈籠般的眼睛中閃著寒光,將身一墜,直沖至吐蕃陣前,三尖兩刃刀輪開,將上部大師、
    苯白拖持大士、生根活佛盡數圈在刀光之中。
    作為佛門教化吐蕃的骨干力量,這幾個和尚還是有些本事的,三人面對金大升竟然擺開陣法,將金大升圍在當中。
    唐軍陣前,獅駝王笑了,心中暗道:“好膽!”
    和金大升,身為上古妖神的獅駝王內外兼修,對陣法的鉆研也從不落下。就這三個和尚擺出的陣法,獅駝王一看就看出這是三才陣衍化出來的一種合擊陣法。這三個和尚著實大膽,竟然把自己視作無物,且看俺老獅出手,與大升師兄里應外合破了他大陣。
    這上古妖神神通更在金大升之上,他這與金大升里應外合之下,三個和尚頓時死了倆,只剩那苯白拖持大士化作一道長虹離去。
    這四個和尚在吐蕃可不是一般人啊,不說死去的那三個,就逃跑的苯白拖持大士也不簡單。此人乃大日如來弟子,大日如來將三足金烏一脈神通化虹之術改良后傳給了他。這苯白拖持大士轉世吐蕃,騎光而生,乃吐蕃國師。他這一逃,吐蕃大軍軍心潰散,王孝杰趁機揮軍掩殺,殺的吐蕃大軍片甲不留潰敗三十里。
    金大升、獅駝王當然不會自降身份和這些凡人軍隊計較,師兄弟二人催動異獸去追那苯白拖持大士。
    眼看著到了青藏高原之巔的日輪法寺,獅駝王截住了苯白拖持大士,剛要出手,只聽一個聲音自東方傳來,“截教妖孽休傷佛門大士,且看楊戩來取你首級!”
    獅駝王抬眼望去,只見一人駕云而來。
    儀容清俊貌堂堂,兩耳垂肩目有光。
    頭戴三山飛鳳帽,身穿一領淡鵝黃。
    縷金靴襯盤龍襪,玉帶團花八寶妝。
    腰挎彈弓新月樣,手執丈八點鋼槍。
    心高不認天家眷,性傲歸神住玉泉。
    本應名揚三界內,卻因一剪入封神。
    這時,金大升也騎獸趕來,見是楊戩先是一愣,而后笑道:“楊戩,當年老師就說我與你有段因果,恰好今日就了結了吧!”
    “金大升!”今日雖是初見,可楊戩就好像很熟悉金大升一樣,聽了金大升的話,楊戩提槍一指,“不光是你欠我因果,你們梅山兄弟一個也跑不了。”
    金大升咧嘴大笑,“楊戩小兒也不怕閃了舌頭,看老牛取你性命。”說完一震手中三尖兩刃刀,直奔楊戩殺去。
    楊戩揮槍相迎,與金大升打在一起,斗在一處。
    這二人,一個是截教圣人親傳,一個是闡教圣命護法。一個是洪荒異種成道,一個是人仙之子轉世。可同樣,都修煉的九轉玄功!
    趁著金大升和楊戩打斗這會兒,獅駝王已經了結了那苯白拖持大士。回來看二人爭斗,獅駝王心里有些奇怪,“這楊戩怎有如此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