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723 鴻鈞老子的陣法(為書友孤俠2013再更)

長安城上空,一白衣道人駐在云頭觀望。
    “弟子胡玥,拜見師伯1一個悅耳的聲音傳來,六耳低頭一看,見師胡玥,溫和地笑道:“師妹可好?”
    “老師在宮中甚好,知師伯今日駕到,特命弟子前來迎接。”
    “好!好!”六耳笑著點了點頭,突然眉頭一皺,“師侄與人動手了?”以六耳的道行,一眼就看出胡玥傷了本源。
    胡玥心領神會,便將李顯受黃龍真人教唆將照妖劍帶回皇宮的事說給了六耳。
    “黃龍?”六耳聽說是那黃龍真人做的好事,不由冷笑一聲,從袖中取出一個黃皮葫蘆,打開葫蘆塞,倒出三枚仙丹賜給胡玥,“此丹有固本培元之效,師侄拿去每三日服一丸。”
    胡玥接過丹藥,向六耳道謝。六耳一揮手,又道:“闡教新立,門人凋零,還敢謀害我截教弟子》無>錯》。待師伯明日往終南、峨眉、鉆頭號山,邀你幾位師伯一起,往那地仙界終南山,將黃龍捉來與你出氣!”
    六耳的話聽得胡玥大喜,誰不能蹂躪仇人啊,前日黃龍所作所為差點害的自己三姐妹身亡,此仇不報胡玥還真咽不下這口氣。
    不過報仇的事都是后話,胡玥沒有忘記自己的任務,連忙在前引路,將六耳請入皇城上清宮。
    六耳進了上清宮,見武曌坐在蒲團上練氣,不由得覺得好笑:“師妹乃人皇,退位前恐怕仙道難成!”
    人族不光只在人間,地仙界四大部洲都有人族,但只有人間是人族正統。作為人族正統皇者,歷代人皇沒有能成仙的。只有嬴政、項羽是祖巫轉世,才是例外。
    武曌聽見六耳的聲音,便收功與六耳說話,“不怕師兄笑話。如非我兒悖逆,小妹又何苦與他爭位?”
    六耳搖搖頭,“即便是老師,也不能事事如意,師妹又何必掛懷?”
    武曌點了點頭,輕嘆一聲,“也罷!他日許他一番機緣便是。”
    六耳聞言,向武曌微微一揖,“恭喜師妹,將證人皇果位!”
    次日。侍御史傅游藝率關中百姓九百人上表,請改國號為陳,賜皇帝姓武。于是百官及帝室宗戚、百姓、四夷酋長、道士共六萬余人,亦上表請改國號。李顯震怒,在朝怒斥群臣。
    退朝后,李顯手提寶劍入上清宮來見武曌。皇帝提劍,誰人敢阻?一路上無人敢攔李顯,任由李顯來在上清殿前。
    上清殿前,只有胡玥、胡九和玉石琵琶精所化老太監李安三人。見李顯氣沖沖地走來,李安迎上前去,向李顯一拜,“陛下。娘娘已在宮中等候多時。”
    李顯知道李安是自己母后的心腹,這些年李安統領后宮侍衛、太監、宮女,端得時心狠手辣之輩。
    一想到李安當日殺了自己的心腹,李顯一不做二不休。沖著李安舉劍便刺。
    李安也不躲閃,任李安手中劍從自己胸口刺入。
    李顯含怒一劍,從李安胸前進。從后背出,可讓人震驚的是,李安像個沒事兒人一樣,連一點血都沒流,依舊謙卑恭敬地低著頭。
    “這……”李顯酷愛狩獵,也不是沒見過血的雛兒,但這李安實在是太恐怖了,一劍貫胸而入竟然什么事兒都沒有,嚇得李顯手一松向后連退三步。
    李安笑著將劍從自己身上抽出,雙手捧劍恭敬地交到李顯面前,“陛下,莫要讓太后娘娘等的久了。”
    李顯感覺頭有些暈,下意識地接劍在手,失魂落魄地向上清宮中走去。
    進了上清宮,李顯看到自己母后正和一個道人聊天,那個道人李顯也認得,自己小的時候他就來過,母后還讓自己叫他師伯來著。
    見李顯從外面走了進來,武曌輕嘆一聲,對六耳道:“膝下逆子大逆不道,讓師兄見笑了。”
    六耳了解武曌脾氣,哪里敢笑話她兒子,連忙道:“不敢,不敢,陛下只是受了奸人蒙蔽罷了。”
    這時,李顯也從剛才的恐懼中回過神來,聽六耳之言,手中劍一指六耳,“妖道,你才是奸人!爾等蒙蔽母后,朕今日就要斬了你這妖道!”
    “混賬!”武曌聞言大怒,直接從蒲團上站起,似乎截教自立教以來,還沒有晚輩弟子敢辱罵師長的呢。李顯雖不是截教弟子,但是自己的兒子,當著自己的面辱罵師伯,武曌只覺得面上無光。
    “無妨,無妨。”六耳笑了笑,起身走向李顯,“陛下想殺貧道,只管動手罷了。”說著,六耳一指自己心口,“陛下不妨也刺貧道一劍!”
    “你……”李顯想起剛剛那個老太監,這白衣道人看著年輕,但身份地位絕對要在李安之上,自己傷不得那老太監,恐怕也傷不到他。還有自己母后,雖然心里有氣,但弒母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李顯還真不敢。
    武曌走到李顯面前,一雙鳳目看著李顯,眼神中包含慈愛、痛恨,“皇兒,你我母子難道真要兵戎相見不成?”
    “母后……”李顯將手中劍一丟,跪在武曌腳前,痛哭流涕道:“這大唐江山是父皇傳給我的,還望母后念與父皇結發之情,念與孩兒母子骨肉之情……”
    “哎……”武曌聞言長嘆,對六耳道:“師兄,我這皇兒就勞師兄照看了。”
    “陛下在武當山,師妹放心就是。”
    一聽母后要貶自己去武當山,李顯頓時就急了,事到如今武曌要做什么,他已然明了。
    當日,武曌召集百官于上清宮,廢李顯為廬陵王,并準上書所請,改唐為陳,自立為帝!
    自三皇五帝至如今,武曌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人族女主。如果不是截教不入天道,恐怕還會有功德降下。但即使這樣,武曌也感覺到自身氣運漲了三成。
    女皇登基,百官朝賀,武曌臨朝第一道圣旨,就是立截教為國教,貶人教、闡教、佛門為淫祀邪教。奉武當山彌天道君為大唐國師,武當山為大唐歷代天子祭祀截教圣人之所!
    這幾天,六耳就在武曌身旁見證著這一切。雖然六耳感覺不到截教氣運的變化,但六耳能夠感覺得到,自武曌下旨封自己為國師后,自身氣運大漲。
    金鰲島,羅浮洞中。
    正于洞中參悟毀滅之道的陳九公突然感覺到截教氣運大漲,掐指一算,微微一笑。以前總有人說天道最是公平,但今日陳九公要說,公平的不是天道,而是氣運!
    天道的公平,只是對處在天道之下的生靈而言。如果你游離天道之外,天道不但不會公平地對待你,還會想方設法的除掉你。但氣運這東西不是,你該得多少,一分也不少,一分也不會多。
    這時,金霞童子從洞外走了進來,“老爺!大師兄來了。”
    “叫他進來。”
    不一會兒袁洪入洞,拜過陳九公后,站在陳九公面前。
    陳九公對袁洪道:“你小師妹已證人皇之位。”
    袁洪聞言大喜,經過陳九公這么多年的培養,現在袁洪也明白教中出了一個人皇,對自己也有莫大的好處。
    “老師,師妹這回成了我截教的大功臣!要不弟子帶師弟們去給她賀喜?”
    “賀喜?也好。”陳九公想了想,才點頭道:“自三皇五帝至今,人族從未有女主治人族。如今你師妹證人皇之位,會遭四方討伐。你們去了之后,還可祝她一臂之力。”
    “啊?”袁洪一聽陳九公這番話,眼睛都紅了,摩拳擦掌地道:“還有人敢為難小師妹,真是豈有此理!老師放心,徒兒這就去著急諸位師弟,今日就去人間,為師妹排憂解難。”
    “好!”陳九公道了聲好,“你只管去人間,若有其他人從中作梗,自有為師為你們做主!”
    陳九公此言一出口,直把那猴子激動地跪倒在地,沖著陳九公咣咣咣就是三個響頭,之后道了聲:“弟子去也!”就這么出羅浮洞,去找他那些師弟了。
    袁洪剛走,孔宣就來了,在陳九公對面坐下后,孔宣向陳九公問道:“教主門下武曌為人皇,那三教恐怕不會善罷甘休,昨日有夜游神上報天庭,已有佛門弟子潛入人間。”
    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十分淡然地道:“武曌為人皇,我截教氣運大漲,然我截教又不在天道之下,故而要受三教討伐。”說到此處,陳九公掐指一算,“我教四代弟子已入人間,日后恐怕還要勞動師叔。”
    “為我截教,豈敢稱勞。”孔宣起身,向陳九公一拜。
    陳九公微微昂頭,頂上沖起一道青光,青光沖出羅浮洞,青光中一只豎眼觀望八方。只用片刻,就將整個人間看了一遍。
    收了神通之后,陳九公道:“佛門應在土蕃,人教應在西域,魔教么……”
    聽陳九公提起魔教,孔宣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眼中殺機一閃,“廣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太乙……手下敗將罷了!他們在魔界還好,若敢到人間為禍,正好為我截教封神劫時死難同門報仇雪恨!”
    第七百二十四章.女皇登基四方討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