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721 煉化云中子

陳九公一拼命,反倒嚇壞了鴻鈞道祖和老子,見陳九公竄入洪荒星空之中,鴻鈞、老子連忙飛身而起,在后緊追。
    一入洪荒星空,鴻鈞道祖就看見紫光立于前方不遠,鴻鈞道祖抬手祭出造化玉碟,造化玉碟一出,在星空中飛速旋轉,化作萬畝玄光覆蓋千萬里星空。
    一道赤光閃過,老子出現在道祖身旁,也不說話只是將手中扁拐往起一拋,抬手一指打出一道赤光在扁拐上。
    扁拐在空中一轉,有兩儀之氣憑空凝聚在左右,扁拐再轉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陰陽魚。
    老子將手一揮,陰陽魚直向紫光撞去。
    紫光突然動了起來變幻了形狀,凝成劍型往前一斬,陰陽魚被一劍分為兩半。
    破了老子的太極之道,劍向上沖,所過之處游離在洪荒星空中的無名星辰顆顆化灰,那造化玉牒所化玄光就像一層薄薄的窗戶紙,被一捅而破。
    玄光散開,造化玉牒飛回道祖手中,道祖將造化玉牒抓在手里,縱身去追紫光。
    道祖速度極快,瞬間落在紫光前,攔住紫光去路,祭造化玉牒打在紫光上。
    紫光被造化玉牒砸得散開,化作道道紫光在星空亂竄,道祖輕嘆一聲,伸手在造化玉牒上一點,造化玉牒在空中一轉,一化為四,飛到四方放出億萬玄光,將紫光困住。
    老子落在玄光之中,祭起扁拐,雙手齊抓,一起向紫光抓去。
    一道道紫光又聚攏在一起,迎面向老子一撞,老子一邊向后腿一邊雙手連抓,一下下抓在紫光上,紫光卻凝而不散。
    紫光突然向起一沖。好像甩尾一樣向老子頭部掃去,老子雙手往下一壓,扁拐飛入老子手中,被老子橫在胸前。
    扁拐突然化作太極陰陽魚在老子面前,與紫光僵持,紫光想進,陰陽魚相阻。
    鴻鈞道祖抓過造化玉牒向紫光砸來,造化玉牒在來到紫光前時,就化作一張玄色大網,一網就將紫光網住。
    眼見網住了紫光。鴻鈞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飛身來在網前,手中竹杖一搖,化作一品玉牒,向紫光上按去。
    “嗯?”紫光突然無了蹤影,鴻鈞道祖按了空,心頭一動,鴻鈞道祖看也不看,轉身揮手祭出造化玉牒。
    與造化玉牒一起飛出的。還有老子。這位太清圣人在紫光離開自己面前的第一時間就沖了出去,追到紫光后雙臂猛長,一個懷中抱月就抱住了紫光。
    這姿勢實在是不雅,但此時老子也顧不得那么多了。今日陳九公做的事太過分了。先是鎮壓煉化云中子,現在還要拉著整個洪荒及洪荒億萬生靈與他陪葬。
    老子十指緊緊扣著紫光,紫光在老子懷中掙扎,老子輕哼一聲。周身赤光大作,赤光之間兩儀之氣流轉。
    這時,造化玉牒至。垂下玄色光幕。老子將懷中紫光往玄色光幕中一推。
    紫光入了玄色光幕,瞬間被鎮壓,連動都動彈不得。
    鴻鈞道祖與老子相視一笑,鴻鈞來在玄色光幕前,翻手取出符印,向紫光上按去。
    符印約巴掌大小,呈陰陽魚樣,乃太極符印是也!
    眼看著符印就要印在紫光之上,紫光突然變得暴躁起來,紫光越來越耀眼,一股毀滅萬物的氣息自紫光上發出,紫光隨之堡長,向上向下向左向右,將罩在外面的玄光撕碎。
    紫光一抖,化作頭頂混沌鐘,手持盤古幡的陳九公,陳九公一手持幡,一手伸出,將鴻鈞道祖按過來的太極符印握住。
    鴻鈞道祖哼了一聲,手上一用力,將太極符印奪回。
    陳九公把手往外一推,示意老子不要過來,然后笑道:“二位老祖神通無敵,九公甘拜下風,但二位可知魚死網破?”
    道祖聞言,眼中寒光一閃,“陳九公,汝截斷天道,鎮壓天道圣人,天道在上,汝必不為天道所容!”
    道祖說這些話時語氣平淡,但陳九公能夠感覺到道祖已經對自己動了殺機。不過此時,陳九公有恃無恐,“天道不容我陳九公,我就破了他!”說著,周身紫光一閃。
    陳九公可不是善茬,你想殺我,那我也絕不會心軟,我死后必要整個洪荒陪我!到時候,天道都破了,你就算是天道至圣也難逃一死!
    “且慢!”見陳九公還要來,道祖連忙大喝一聲,打斷了陳九公的動作,咬牙道:“陳九公,焉敢如此?”
    陳九公沖著道祖晃晃手中的盤古幡,“無他,只為自保!兩位老祖若繼續咄咄逼人,就休怪我截斷天道。到那時天道崩壞,洪荒四界毀于一旦,天地重演混沌,不知可合道祖心意?”
    鴻鈞道祖沉默不語,他知道陳九公的用意,無非是要逼天道做出妥協。他陳九公的確不是自己的對手,可自己想要把他拿下,絕非舉手投足可成。如果在這過程中,陳九公一心要截斷天道,自己和老子也攔不住他。
    想到此處,道祖攔住要出手的老子,對陳九公道:“陳九公,汝倒要如何?”
    陳九公笑道:“二位老祖執掌天道,不可輕出。”說到此處,陳九公見鴻鈞道祖面無表情,便繼續說:“百年之后,九公于金鰲島恭候二位大駕。但百年之內,還望二位老祖好生于紫霄宮中參天悟道!”
    聽陳九公這是要逼自己二人百年之內不可出手,鴻鈞沉吟片刻,“陳九公,若非汝逆天而行,吾與師弟又怎會出手?”
    “道祖放心!”陳九公知道不能一味的強勢,畢竟自己干不過他們,今日能斬殺云中子肉身逼他轉世重修已經是意外驚喜了,這還是多虧了鴻鈞、老子沒有防備,既然如此自己何不見好就收?
    就這樣,陳九公與鴻鈞、老子在洪荒星空之中約法三章。雖然他們的約定只出于口,但以三人的身份,誰也不會言而無信。
    之后鴻鈞、老子直接回了紫霄宮,陳九公則前往凌霄寶殿。
    不說陳九公在天庭和玉帝商量什么,單說鴻鈞、老子回到紫霄宮,在宮中坐定,老子心有不甘地對鴻鈞說:“師兄,難道就任由那陳九公逍遙于天道之外?”
    鴻鈞道祖翻手將造化玉牒托在掌中,沉聲道:“鴻蒙未判時,盤古于混沌中開天,造化玉牒損于盤古斧下,碎片流落洪荒大地。天地初開,吾游走洪荒天地,得大部分造化玉牒,但還有三品尚不知去處。”
    老子看著鴻鈞道祖手中的造化玉牒,果然這造化玉牒少了四品,除了道祖口中下落不明的三品,還有一品在魔祖元始天尊那里。
    道祖又道:“如果能找到那三品造化玉牒,吾將能動用十成天道之力,在十成天道之力面前,陳九公……”
    鴻鈞道祖的話沒說完,但不用多說,老子已然明白了。作為天道至圣,他能動用四成天道之力。鴻鈞道祖又造化玉牒在手,能掌控五成。無論是四成,還是五成,都能擊敗陳九公。如果是十成天道之力,捏死陳九公和捏死個天仙沒什么區別。
    可是,造化玉牒共二十四品,少了三品就差了這么多么?
    老子對造化玉牒沒有了解,但好奇之下出言向道祖詢問。
    同是天道圣人,鴻鈞也不瞞他,“造化玉牒,蘊含三千大道。昔日吾開紫霄宮,傳三千大道,乃是得自造化玉牒之中。那三千大道,皆可證道混元。但,道亦有先后!”說著,鴻鈞左手托著造化玉牒,右手食指在造化玉牒上點著:“這一品,其中蘊含大道八百三十五。這一品,蘊含大道二百六十一。這一品……”
    當道祖把二十品造化玉牒全給指了一遍后,將造化玉牒收入袖中,微微昂頭,目光似乎穿過紫霄宮外,直達混沌之中,“除此之外,尚有四道,蘊于四品造化玉牒之中,正是那太極之道、毀滅之道、造化之道和魔道。現如今除了魔道造化玉牒在元始手中,其余三品尚流落于洪荒。”
    鴻鈞這么一說,老子都有些著急了,這不就是說二十四品造化玉牒中最厲害的三品都不見了么!最重要的是,其中有一品蘊含的還是毀滅之道,如果這品被陳九公得了,那還得了?
    見老子二目之中光華隱現,鴻鈞道祖就知道他在擔心什么,“師弟放心,造化玉牒乃天道至寶,非天道圣人不可得!”
    “如此……甚好!”聽鴻鈞道祖此言,老子不但安心,而且還有了別樣的心思。如果自己能得到一品造化玉牒,就也能像道祖一樣掌控五成天道之力。如果到手的是那蘊含太極之道的玉牒,不但能掌控五成天道之力,還相當于多了一件先天至寶!
    老子念頭還沒過,突然得到天道呼喚,老子忙閉目凝神,片刻之后睜開雙眼,將目光轉向鴻鈞。
    鴻鈞道祖笑道:“師弟,天道有顯:三年后,造化玉牒現于南瞻部洲!”
    老子點了點頭,想著那三年后將要出世的造化玉牒,不禁有些意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