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720 星辰之力煉淮井

上古妖族周天星斗大陣威震洪荒,此陣原理十分簡單,和現在截教三百六十五星君做的差不多,只是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陣有河圖洛書鎮壓罷了,
    截教三百六十五位星君,合周天之數,正也對應周天星斗,他們在天庭做的就是掌控周天星斗。此時這些人聚在蟠桃園中,以星辰旗搖控周天星斗,在洪荒星空中結成陣勢。
    在三百六十五周天星斗中,有十二顆星辰比較特殊。沒錯,正是十二元辰。隨著陳九公祭起十二元辰幡,十二元辰便脫離了十二元辰星君的掌控,在星空中結成陣勢,降下星辰之力在十二元辰幡上。
    有十二元辰牽引,周天星斗陣動,無盡的星辰之力灌入十二元辰四象陣中。
    大陣之中,陳九公立于四象臺上,由他親自操控,進入陣中的星辰之力匯聚到四象臺前。
    四象臺前,是那功德至寶淮井,此時的淮井足有丈高,井體成八卦之勢,每一卦延伸出一條玄黃鎖鏈,八條鎖鏈將云中子牢牢鎖在井中動彈不得。
    感覺到星辰之力加持在自己身上,云中子終于知道陳九公把自己弄到什么地方了,但眼下陳九公在一旁虎視眈眈,云中子根本不敢溝通太極圖。不但不敢,云中子還將太極圖連同自己的那些寶貝全部藏在自己體內。只要自己圣人真身不損,陳九公就奪不走靈寶。
    看著沐浴在銀光中的云中子,陳九公笑道:“云中子,你若能將太極圖予我,本教主不但放你離去,還保你闡教大興!”
    聽陳九公之言,云中子哈哈一笑。“陳九公,你妄動貪念,必要遭難。”
    陳九公知道那鴻鈞、老子已經在找自己。也不給云中子拖延時間的機會,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趕在鴻鈞、老子找來之前煉化云中子。
    陳九公心念一動。十二元辰四象大陣隨其心動,將一股股星辰之力灌注在云中子身上。
    陳九公雙手結印,默念咒語,催動星辰之力消磨云中子肉身。
    云中子被淮井鎖住,一身法力神通又被陳九公封印,現在星辰之力臨身,云中子有反抗之心卻無反抗之力。別說反抗了,就那八條玄黃鎖鏈鎖著自己四肢。連動彈都動彈不得。
    陳九公張手發雷,掌心雷在半空炸響,十二元辰四象陣轉星辰之力成風水地火,一齊涌到淮井前。
    今日的淮井早已不同往日,井身上刻著八大陣法,正是玄門混元一氣陣、兩儀陣、三才陣、四象陣、五行陣、*陣、七星陣、八卦陣。四象之力一至,八陣齊動,四象之力融入八大陣法中,八大陣法得力之后一起運轉。
    此時的云中子,相當于身處八大陣法之中。而這八大陣法又有無窮的后續力量,生生不息地消磨著云中子的肉身。
    云中子身體雖不能動,但嘴能動。只見他嘴唇不斷的蠕動,滔滔不絕地念叨著什么。
    云中子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只能等鴻鈞道祖來救,在這種無能為力的時候,云中子默念闡教玉清仙法三卷,將往日所修道法從頭到尾的念了一遍,就在這個過程中,云中子道行不斷上升,看的八卦臺上的陳九公一愣。
    陳九公笑了笑。手上一翻,一道紫光于其掌心上縱橫。化作毀天劍。
    陳九公抓劍在中,道:“好個云中子。果然不凡!”說話間,陳九公將毀天劍拋起,抬手打出一道紫光,紫光打入毀天劍中,毀天劍化作一道紫氣,散發著毀滅萬物的氣息直擊淮井。
    在那一瞬間,就好像紫光進入淮井一樣,一下子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猛地,紫光一閃,整個淮井被紫光籠罩。
    在星辰之力、四象之力連續消磨云中子肉身之后,陳九公動用毀滅之道來煉化云中子。如果功成,云中子不但肉身不保,連元神都遁不去。
    其實陳九公一開始想的不過是斬殺云中子肉身,因為云中子一死,圣人損落,鴻鈞、老子必然大怒。但眼看著云中子道行節節攀升,陳九公終于動了殺心。
    作為教主,陳九公比任何人都了解什么是破而后立,云中子若能逃過此劫,日后成就必然不同凡響。如果讓他逃出生天,那自己就給自己豎了一個大敵,以后不但麻煩,而且還丟臉。
    毀滅之力一出,云中子與星辰之力、四象之力一起,三股力量一起消磨云中子肉身。
    不一會兒,云中子額頭開始滲汗,雙眼通紅,牙關緊咬。
    《西游記》中,太上老君拿八卦爐煉化孫悟空,還臉了足足七七四十九日。和現在的云中子比起來,那時候的孫悟空又算個什么?
    見云中子還在堅持,陳九公一手中現出摧天杖,一手中現出噬神槍,陳九公雙手齊揮,將摧天杖、噬神槍全部祭出,二寶化作兩道紫光同樣融入淮井。
    剎那間,紫光從淮井內底部沖起,將困在井中的云中子籠罩。
    平日里教導弟子,陳九公說的最多的就是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在越重要的事上,他就越謹慎。祭出摧天杖、噬神槍后,陳九公又取出盤古幡,雙手持定盤古幡,陳九公輕哼一聲,盤古幡在他手中化作一道暴躁的混沌之氣。
    陳九公將混沌之氣發出,混沌之氣直入淮井,下一刻就聽云中子發出一聲慘叫。陳九公抬頭望去,目光穿過籠罩淮井的紫光,只見那云中子渾身是血,慘叫不斷。
    陳九公心中生出一絲不忍,但轉念一想自己截教上下,陳九公將心一橫,飛身下了四象臺,飄向淮井。
    “九公送道友一程!”陳九公雙手一翻,雙掌掌心上各出現一團紫光,來在淮井前時,推掌將紫光向淮井印去。
    與此同時紫霄宮中,鴻鈞、老子、玄都三人仍在做法。造化玉牒于三人中央閃著陣陣玄光。突然,鴻鈞道祖身體一震,睜開二目。輕喝一聲:“太極!”
    鴻鈞話音剛落,就聽老子道:“太極!”
    玄都也道:“太極!”
    懸于三人身后的太極陰陽魚破碎。鴻鈞、老子、玄都*師消失在紫霄宮中。
    當陳九公雙手印在淮井上后,耀眼的紫光沖起,沖破十二元辰四象陣,直入萬古洪荒星空之中。
    淮井中,云中子大叫一聲,高聲道:“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東西。”話音落后,整個人化為飛灰。
    原本云中子所在之處。一鼎、一旗、一幡/一圖,正是那三大功德至寶與太極圖!除此之外,還有一團云光閃閃亮亮。
    陳九公的目光落在越過四寶,單放在云光之上,他知道這是云中子的元神,定睛觀看想要查探云中子的根腳。
    “嗯?”陳九公突然心頭一顫,抬手發雷,淮井內紫光又起,去滅云中子元神。但就在這時,太極圖展開。三道光華飛出,一人持太極圖收了三寶,一人揮袖收了云中子元神。還有一人來在陳九公面前揮杖就打。
    陳九公取出青萍劍迎擊,伸手一招,淮井上彈出道道紫光,化作盤古幡、噬神槍、摧天杖和毀天劍殺向來人。
    道祖將竹杖一輪,護住周身,整個人向后一退,退到了淮井旁,抬手用竹杖去點淮井。
    淮井上沖起一道紫光,可卻被竹杖一點而破。道祖的竹杖直點在淮井上,淮井上銀光溢散。整座大陣晃動起來。
    “嗯?”道祖突然收了竹杖,往后一退。冰冷的目光落在陳九公身上。就在剛才,道祖想破了淮井,毀了這功德至寶,廢了陳九公一件寶貝。但出手之后道祖才發現,如果毀了這淮井,十二元辰星辰旗也就毀了,十二元辰星辰旗一毀,對應十二元辰的十二顆星辰也就毀了。
    十二元辰若毀,周天星斗都會亂套,周天星斗一亂,洪荒秩序隨之而亂。道祖為天道至圣,斷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
    見道祖一觸淮井即退,陳九公哈哈大笑,如果被道祖毀了淮井,十二元辰四象陣也就毀了,對應的十二元辰固然會受損,但截教三百六十五位星君也都要遭劫。
    道祖看了陳九公一眼,對玄都道:“玄都,速送闡教教主往六道輪回!”
    不說道祖的神通何等了得,單就云中子元神未泯,只要他愿意,時刻都能使肉身復原,可道祖卻讓玄都送云中子往六道輪回轉世。
    玄都*師也驚訝道祖德決定,這時陳九公道:“云中子道友元神為我所傷,若不轉世,道行必定大損。”
    玄都*師狠狠地瞪了陳九公一眼,轉身向鴻鈞、老子一拜,就往六道輪回而去。
    玄都*師一走,道祖、老子的氣勢就節節攀升。今日陳九公截斷天道,蒙了二位老祖,趁機鎮壓煉化云中子,惹得兩位天道至圣震怒,憤然出手。
    和當日金鰲島一戰不同,今日鴻鈞、老子真正地當陳九公視為心腹大患,絲毫不猶豫地一起出手,竹杖、扁拐紛紛向陳九公擊去。
    鴻鈞、老子,無論哪個道行都在自己之上,陳九公哪里敢怠慢,混沌鐘、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齊出,左手盤古幡、右手摧天杖,噬神槍、毀天劍、青萍劍環繞左右護身。
    鴻鈞舉手輪杖,一杖狠過一杖,一杖快過一杖,那造化玉牒化作的竹杖展現出了非比尋常的威力,混沌鐘垂下的混沌之氣被竹杖連連擊碎。每次竹杖擊破混沌之氣后,都落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
    鴻鈞道祖猛攻陳九公的兩大護身至寶,老子則與陳九公對攻,單就一條扁拐壓制陳九公諸多靈寶。要說老子這扁拐,威力也就和毀天、青萍二劍持平,但在老子手中使開,別說毀天劍、青萍劍,就連盤古幡也被它壓制。
    陳九公已將毀滅之道催動到了極致,再配上盤古幡這蘊含毀滅之道的先天至寶,理應是無堅不摧,但在老子的太極之道面前,一股深深的無力感涌上陳九公心頭。
    天道至圣!借天道之力為己用!當日若非六魂幡,截教上下幾萬人都已遭劫!
    鴻鈞手中的竹杖泛起陣陣玄光,道祖也開始發力,混沌鐘根本擋不住竹杖,任其一記記打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玄黃之氣也難擋竹杖,竹杖抽在天地玄黃玲瓏塔上,一下、兩下……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搖晃起來,漸漸地偏離了陳九公頭頂。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不離頭頂先就不敗!但一離頭頂,就可能被人奪走。陳九公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再這么一味地挨打,今日就是截教上下死難之日!
    陳九公張口發出一聲長嘯,一下子將自己所有的靈寶都收了起來。原本阻擋道祖扁拐的混沌鐘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沒了,竹杖直打下來,打散了陳九公慶云三花還不算完,就那一杖狠狠地落在陳九公頭頂。
    這一杖,將陳九公打趴在地,頭上鮮血淋漓。鴻鈞道祖這一杖,直接破了陳九公肉身。
    陳九公收了靈寶而硬受道祖一杖,絕不是毫無目的的,見那老子揮杖來打,忙翻身躍起,一手抓盤古幡,一手抓混沌鐘,長嘯一聲,將盤古幡、混沌鐘往一起合去。當那殘缺的盤古斧出現時,陳九公雙手在盤古斧上一搓,盤古斧化作一道紫光。
    陳九公將身一晃,整個人化作一團紫光,紫光與紫光散發著同樣的氣息,是那毀滅一切萬事萬物的氣息。紫光與紫光相融,合二為一,直沖而起,沖出十二元辰四象陣,直入洪荒星空之中。
    “不好!”那紫光一出十二元辰四象陣,鴻鈞、老子立刻就得到了天道示警,陳九公舍身化道,融合兩大先天至寶,凝聚無上毀滅之道,要截斷未來三千年天道。如此一來陳九公將身死道消,連一絲元神都不會留下,但天道也會隨之而破。
    到那時天道崩壞,合道的鴻鈞、老子都要給陳九公陪葬。不,不只是他們,整個洪荒,全要化為飛灰,天地將重歸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