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726 截妖將戰

玄都大法師不知道被紫光籠罩下的紫霄宮內是什么情況,所以也就不敢輕易出手觸動紫光。思前想后,玄都大法師還是決定穩妥起見,先會大赤天請諸圣齊來紫霄宮。
    玄都大法師化作一道赤光消失在紫霄宮前,紫霄宮中,鴻鈞道祖仍然沒有察覺到一絲不對,反倒是老子突然睜開眼睛,喃喃道:“玄都?”
    雖說老子道行不及鴻鈞道祖,但他對玄都大法師十分熟悉,玄都大法師化赤光離去時外溢的一絲法力也被能被他捕捉得到。
    “童兒!”
    一小道童憑空出現在老子面前,這小童目如朗星,粉面如暖玉,“老爺!”
    老子道:“去將宮門打開,請人教教主進來。”
    小道童領命,去開紫霄宮宮門。
    這時鴻鈞道祖睜開雙眼,眉頭微皺,“玄都來了?”
    老子聞言一怔,眼中精光一閃,也顧不得和鴻鈞說話,忙在心底暗暗推演天機。
    見老子不說話,鴻鈞道祖就覺得有些不妙,就在這時一聲尖叫入耳,鴻鈞道祖聞聲直接從蒲團起身,手提竹杖往宮外走去。
    鴻鈞剛一起身,老子也緊隨其后,就剛才一算,老子驚訝地發現竟然什么也算不出來。
    在老子合道之前,這樣的情況常有,可現在自己已經合道,與天道相合之后,天下事都逃不過自己的耳目。
    被蒙蔽的滋味不好受,但此時老子心里更多的是恐懼,能阻隔天道與自己的聯系,這是何等恐怖的神通!
    兩位老祖一起離了宮中,來到大門前就見那童兒趴在地上,在門外入眼的是那刺眼的紫光。
    陳九公!
    和玄都大法師一樣,鴻鈞、老子看到紫光的一瞬間,想到的就只有陳九公。
    看了看腳下滿臉是血的小道童,鴻鈞、老子對視一眼,也沒敢輕舉妄動。不是他們膽子小。而是這紫光太詭異了,不但能阻隔天道,還帶有攻擊性,不由得他們不小心應對。
    最后還是鴻鈞道祖藝高人膽大。將老子護在身后,并祭出造化玉碟。
    造化玉碟出,在空中一轉,那籠罩紫霄宮的紫光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
    兩位老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不約而同地感覺到面皮發燙。想自己二人為天道至圣,竟然被人給唬住了,這要是傳出去非被人笑話死不可。
    就在這時,那躺在地上的小童兒也起來了,抹了抹臉上的血,小道童忙向二位老祖跪下,磕頭道:“老爺息怒,老爺息怒,小童一不小心滑了一跤……”小道童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是見二位老祖臉色不好。才忙不迭的認錯。卻不知他這么一說,兩位天道至圣更是惱怒至極。
    鴻鈞道祖揮手間醫好了小道童臉上的傷,然后吩咐他:“速去大赤天,請人教教主過來!”
    小道童慌慌張張地走了,鴻鈞、老子回到宮中坐下,不約而同的一起推算天機。
    不算不知道,一算二人更是吃驚,剛才那段天機就好像被人抹去了一樣,完全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查算不到。
    老子向道祖望去。見鴻鈞搖頭,老子心中一涼,“師兄,陳九公使的是什么手段?”
    鴻鈞微微昂頭。眼中閃著莫名的神采,造化玉碟從鴻鈞頭頂飛出,浮在鴻鈞頭上。
    不多時一道玄光從造化玉碟上射出,鴻鈞抬手將玄光握在手中,玄光一閃,鴻鈞就將玄光扔給老子。
    玄光入了老子手中一閃而逝。老子閉目片刻輕嘆一聲,搖頭不語。
    這時,小道童去而復返,來在二祖面前,“兩位老爺,人教玄都教主、女媧娘娘、魔界元始魔尊、佛門三圣正在宮外等候。”
    “請他們進來!”
    小童聽了道祖的話,連忙出了紫霄宮,不一會兒六圣進到紫霄宮中,向兩位老祖躬身拜道:“拜見兩位老師。”?鴻鈞點了點頭,示意六圣落座,元始天尊坐了第一個蒲團,女媧娘娘坐了第二個,阿彌陀佛坐第三個,準提佛母第四個,玄都大法師第五個,第六個蒲團空著,因為那是屬于云中子的。而佛門三教主大日如來,則坐在最后一個蒲團之上。
    六圣坐定之后,為首的元始天尊起身拜道:“敢問兩位老師,闡教教主何在?”
    別看如今的元始天尊是魔界之主,而云中子是闡教教主,但誰也改變不了二人的師徒關系,他們之間不只有師徒之實,還有明確的師徒之名。
    知道元始天尊關心云中子,鴻鈞道祖卻搖了搖頭,反過來向玄都大法師問道:“玄都,汝可知云中子何在?”
    玄都大法師自打從紫霄宮回了大赤天,就派人往錦繡天、魔界和西方靈山,將五圣請到大赤天。雖說魔界、靈山距離大赤天較遠,但無論是玄都大法師派去送信的人,還是五圣,神通道行都遠勝鴻鈞道祖身旁的小童子。
    就當小童子來到大赤天時,離得最遠的元始天尊也從魔界趕來了。
    一聽說道祖相召,六圣不敢怠慢,立刻跟著小童來到紫霄宮,所以此時此刻玄都大法師還沒來得及向六圣道出云中子被陳九公鎮壓的噩耗。
    正巧趕上道祖問話,玄都大法師從蒲團上站起,先是恭恭敬敬地向二位老祖一拜,然后才開口:“回稟道祖,云中子道友路遇陳九公,此時已被陳九公鎮壓。”
    “什么!”五圣聞言,無不大驚,自盤古開天之后,鴻鈞道祖于紫霄宮傳道講法,再后來三清等人依次證道,自那之后洪荒就進入了圣人的時代。
    圣人不敗!圣人無敵!圣人不死不滅!這是洪荒億萬生靈對圣人的認識。
    同樣,圣人元神寄托虛空,無處不在。想封印鎮壓圣人,恐怕也就只有道祖才有這樣的本事。
    今日,從另一位圣人口中的之,一個和自己的存在被人給鎮壓了,眾圣震驚之余更多的是恐懼。
    陳九公厲害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但圣人們自信,就算自己打不過他。但要一心想走,陳九公也留不下。
    可是現在呢?他陳九公能封印云中子,也就能封印自己。
    一時間,紫霄宮中一片寂靜。六圣都靜靜地看著坐在高臺上的鴻鈞道祖。他們這是無聲的詢問,詢問鴻鈞道祖為何不救云中子。
    云中子遇險若只是偶然也就罷了,如果不是偶然,那未來的某一天,被鎮壓的厄運可能就會臨到自己頭上。
    鴻鈞道祖沉默了片刻。語氣低沉地道:“陳九公以毀滅之道斬斷了天機,使吾等根本無法察覺。”
    道祖的回答根本無法讓六圣滿意,陳九公能斬斷天機一次,也就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第四次。那么,下一次陳九公的目標是誰?
    “陳九公……”鴻鈞道祖低沉的聲音回蕩在紫霄宮中,但只念叨了一下陳九公的名字就沒有下文了。
    道祖什么也不說,六圣又齊齊將目光轉向老子,相比高高在上的鴻鈞道祖,曾經也和他們一樣也是圣人的老子。更能夠讓他們認可。
    老子也沒讓他們失望,花白的胡須一顫,張口道:“陳九公不過是鉆了天道的空子,此事可一不可二。”?聽老子這么一說,女媧娘娘和佛門三圣就放心了,但元始天尊和玄都大法師仍然很擔心。他們一個是弟子被抓,一個是寶貝還在人家手里,哪個都不放心。
    趕在元始天尊之前,玄都大法師向老子問道:“老師容稟,前日云中子道友來我大赤天借走太極圖。如今太極圖隨云中子道友一起被陳九公鎮壓,這……”
    玄都大法師話還沒說話,就見道祖、老子四目齊齊放光,老子須發皆張。對道祖道:“師兄,那陳九公已有盤古幡、混沌鐘在手,若是再被他得了太極圖……恐怕……”
    老子欲言又止,但六圣都聽明白了,如果被陳九公集齊了開天三寶,到時憑他的毀滅之道。未必不能破開天道,重定風水地火在立一界。
    鴻鈞抬手一抓,造化玉牒憑空現于手中,鴻鈞手撫造化玉牒,好一會兒才道:“云中子和太極圖不在金鰲島。”說完,鴻鈞向玄都問道:“玄都,速以太極圖與云中子聯系,要知陳九公將他鎮壓在何處!”
    玄都也知事情緊急,忙坐在蒲團上運轉玄功,溝通自己在太極圖中的元神烙印。趁著這功夫,元始天尊出言問道:“弟子元始,敢問老師,以兩位老師無上大法,難道也不知云中子身在何處?”
    元始天尊這番話問的很直,如果是別人或許還會下不來臺,但道祖、老子都已合道,只要你不逆天,他們就不會怪罪于你。
    老子道:“陳九公斬斷天機,那一個時辰內發生的所有事,就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這時,玄都大法師睜開雙眼,從蒲團上起身,將他從云中子那里得到的信息一一道出。從云中子遇到陳九公起,一直到被鎮壓在淮井之中,講述的非常詳細。
    然并卵!
    是,是知道了他云中子被鎮壓在淮井中,但誰又知淮井在哪兒?
    “師兄,你我再走一趟金鰲島吧。”
    老子此言一出,眾圣紛紛暗喜。當日陳九公能逃過一劫全仗六魂幡,可如今六魂幡已毀,兩位老祖一出,陳九公必然遭劫。
    可是,鴻鈞道祖卻搖了搖頭,“玄都留下,其余人去吧!”
    這還沒討論出什么結果,道祖就趕人了,元始天尊等人雖各有心思,但也不敢多說,只能起身離去。
    五圣走后,鴻鈞對老子、玄都大法師說了一番話,說完鴻鈞起身下了法臺。
    鴻鈞、老子、玄都三人在臺下站定,成三才之勢,鴻鈞道祖雙手結印,周身玄光大作,在玄光之中,陰陽二氣憑生,凝聚在一起結成陰陽魚轉動不停。
    鴻鈞道祖剛才已經有了說明,現在有親身演示,老子、玄都也各顯神通,他們二人本為師徒,修煉的功法同源,只見那赤光沖起,赤光中兩個巨大的陰陽魚出現。
    這就是為什么鴻鈞道祖把玄都大法師留下的原因,因為玄都大法師修煉的同樣是太極之道!而且更重要的是,鴻鈞、老子、玄都為太極圖的三任主人。
    金鰲島,羅浮洞中。
    當鴻鈞道祖的神識從金鰲島上掃過時,打坐煉氣的陳九公睜開雙眼,眼中帶著濃濃的笑意。當那神識消失后,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羅浮洞中。
    天庭凌霄寶殿之上,玉帝負手而立,但見一道青光落下,玉帝笑著迎了上去,也不說話,只是從袖中取出那毫無寶光的淮井。
    陳九公剛接過淮井,天庭另一位主人王母現身,將手里的十二面銀色小旗遞給陳九公,“我那女婿從人間趕來,將此寶呈于教主。”
    仿佛是避諱著什么,陳九公也不說話,只是沖王母微笑著點了點頭,接過十二元辰旗,將身一晃,直入洪荒星空之中。
    陳九公一走,玉帝即刻長舒一口氣,緩了緩才對王母道:“眾星君可都就位?”
    王母笑道:“教主法旨,誰敢不從?”
    陳九公進了洪荒星空,抬手將十二元辰幡祭起。這套陣旗曾隨陳九公多年,只是后來陳九公道行日深,手頭靈寶也越來越高,就將它淘汰賜給了門人弟子。今日要用到此寶,就傳旨洪錦,命他將這套寶幡送至天庭。
    天庭蟠桃園中,三百六十五周天星君皆在。十二元辰幡一動,十二元辰星力便有了不規則的運轉,十二元辰星君齊喝一聲,各從袖中取出一支星辰旗,這十二星辰旗上畫的正是亢金龍、尾火虎、卯日兔、鬼金羊、翼火蛇、星日馬、婁金狗……等十二星相。
    十二元辰一動,周天星君怎能不知,紛紛取出星辰旗引動周天星斗之力。
    三百六十五周天星君,轉門掌控周天星辰之力,他們一起用星辰旗調動周天星斗之力,一時間洪荒星空中三百六十五周天星辰之力紛紛射入十二元辰四相陣中,灌注在四相臺上的淮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