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718 闡圣借寶救黃龍九公施法蒙二圣

鐺……
    鐘聲響徹萬里!
    混沌鐘響,無形的氣勁擴散開來,幾萬里之外的天庭也被波及到了。
    自鐘聲入耳,王母就知道不好,連忙將素色云界旗祭起護住天庭。陳九公的目標畢竟不是天庭,以王母的本事加上素色云界旗,防住混沌鐘一絲余威還是沒問題的。
    南天門外,四大天王佇立門前。雖說已經下了封神榜,但天庭還得有人當差、鎮守。所以截教眾仙下了封神榜后,只回金鰲島轉了一圈,就又回到了天庭。
    聽到混沌鐘響,魔禮壽怪叫一聲,“是教主的混沌鐘!”說著,魔禮壽從囊中抓出花狐貂往外一拋,那花狐貂迎風便長,長的如白象大小。
    魔禮壽縱身上了花狐貂,一拍花狐貂碩大的腦袋,“三位哥哥,你們好生守護南天門,我去幫教主打架!”
    魔禮壽說走就走,走的那叫一個瀟灑,留下他三個哥哥面面相覷。
    魔禮青突然怪叫一聲,大呼不好,陳九公的對手,那能是一般人么?就魔禮壽那兩下子,恐怕連人家一招都接不住,想到此處魔禮青忙對魔禮紅道:“老二!你快去把老四追回來!”
    “大哥放心,我這就去把老四追回來。”魔禮紅也知道事情的嚴重,自己那個四弟雖傻,但畢竟是同胞親兄弟,怎么也不能任他前去送死。
    可是,跑出幾步后,魔禮紅又哭喪著臉回來了,“大哥,老四是坐花狐貂走的,我追不上啊!”
    “啊呀!”魔禮青氣的暴跳如雷,不過他不是氣魔禮紅,魔禮紅說的沒錯,他速度再快也快不過花狐貂,等自己追上了魔禮壽。估計看到的也是魔禮壽的尸體,到那時能收攏具全尸就不錯了。
    就在著急的時候,魔禮海雙眼一亮,直指遠處道:“大哥、二哥。快看那是誰!”
    魔家兄弟抬頭一看,見那張奎騎著獨角烏煙獸疾馳而來。大喜之下,魔禮青連忙跑過去攔住張奎。
    張奎見是魔禮青,本想說笑幾句,可卻被性急的魔禮青給拉了下來。
    魔禮青三言兩句就把事情說給了張奎。張奎一聽又是那魔家傻老四出事兒了,二話不說翻身上獸,直奔魔禮壽離去的方向追去。
    幾萬里外,面對混沌鐘的攻擊,首當其沖的是云中子將玄黃戊土旗祭起。
    玄黃戊土旗一出,旗面上放發氤氳黃光,但氤氳黃光一遇混沌鐘,頓時就直接被擊碎。
    看到混沌鐘來勢兇猛,云中子連忙又祭起玄黃功德鼎,寶鼎垂下條條玄黃之氣。這才擋住了混沌鐘。
    擋住了混沌鐘,云中子也來不及得意,因為那股熟悉的氣息沖了過來。
    盤古幡!
    這寶貝曾是闡教至寶,在圣人不出的年代,闡教掌盤古幡的正是云中子。所以,云中子對這寶貝的氣息十分熟悉。
    盤古幡出,伴隨的自然是陳九公的毀滅之道。
    紫光一閃,盤古幡至!
    玄黃功德鼎垂下的條條玄黃之氣一觸即潰,云中子大叫一聲,將法力輸入玄黃戊土旗中。
    玄黃戊土旗上黃光一閃。旗面招展,無風卻呼呼作響。在響動中,玄黃戊土旗直長,云中子一手托著玄黃功德鼎藏在玄黃戊土旗后。那玄黃戊土旗一卷,裹著云中子向混沌中逃去。
    云中子的逃命計劃還算有些成效,可剛一入混沌,周圍混沌就破碎開來,化作風水地火洶涌澎湃,在那風水地火之間。又有道道混沌劍氣射來。
    此時在玄黃戊土旗中的云中子,在面對這種攻擊時,能做的就只是全力御使玄黃戊土旗防御,即使到了現在,云中子還心懷期盼地等待著紫霄宮兩位老祖。
    風水地火突然分作兩邊,中間走出的是手持盤古幡的陳九公。
    陳九公一抬眼,就看到那往上猛竄的玄黃戊土旗,直接一搖手中盤古幡,盤古幡瞬間長至千丈,追上玄黃戊土旗,從半空劈下,直落其上。
    一幡擊中,玄黃戊土旗上玄黃色光芒盡碎,玄黃戊土旗變的暗淡無光,旗面一下子散開,將里面的云中子彈了出來。
    知道陳九公最擅長的是搶人寶貝,所以云中子落地時還不忘抓住落下的玄黃戊土旗。
    就地一滾,云中子狼狽地躍起,但這個時候什么面子都不重要,連話都不敢和陳九公說,云中子轉身就跑。
    看著云中子慌亂的樣子,陳九公就覺得好笑,但現在還不是嘲笑這位闡教圣人的時候,將手一翻,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現于掌心之上,舉手托塔,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飛起,直奔云中子而去。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寶貝是防御至寶不假,但如果非要用來收人困人,亦無不可。重要的是,混元圣人神通廣大,或許只有這萬法不沾的功德至寶,才能困的住他。
    以云中子的本事,就是不用回頭也能看到身后發生了什么,見那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一出,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一苦兩位老祖不來搭救自己,二苦陳九公心狠手辣,自己若落在他手中,肯定沒好。
    知道陳九公道行遠在自己之上,一味逃跑是不行了,云中子就取出玄黃破法幡,一邊跑一邊催動玄黃破法幡發出道道玄黃劍氣射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都是功德至寶,但也有強弱之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乃盤古開天之功德凝聚。先不說盤古被不被天道所容,就盤古開天可謂是洪荒第一功德。所以,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就是第一功德至寶!
    玄黃破法幡,一幡破萬法,可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通體都有玄黃功德凝聚,當真是萬法不沾,若非當年陳九公毀了先天至寶混元劍的話,恐怕還破不得這寶貝。那玄黃破法幡是不錯,但也撼不動這寶塔,眼看著一道道玄黃劍氣打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這寶塔連顫都不顫,只是塔上的玄黃之氣微微動動罷了。
    云中子蜉蝣撼樹一樣的行為惹得陳九公發笑。用手一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猛地壓下,好似泰山壓頂一般,直接向云中子砸去。這好像不是要收云中子,倒像是要將云中子砸死一樣。
    云中子大駭。忙向上空飛去,誰知陳九公早已將混沌鐘置于云中子頭頂。云中子往上,那混沌鐘向下,云中子正好一頭撞在混沌鐘上。
    云中子被混沌鐘撞落,還來不及做什么就得去躲避身后飛來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后面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頭頂有混沌鐘,云中子只能一頭向下扎去。
    好!下面倒是沒有什么危險,云中子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往下一墜。
    越墜云中子越是開心,在下面比起上面要好得多,云中子無法開口說話,但在心中暗笑:“陳九公啊!陳九公!枉你號稱智計百出,如果再在這下面設下埋伏,我豈不是要為你所擒?”
    可就在云中子暗喜之時,八條鎖鏈從八方襲來。兩條鎖住云中子左手,兩條鎖住云中子右手,兩條兩條鎖住云中子左腿,兩條鎖住云中子右腿。只聽得一陣鐵索聲響,云中子整個人被拽了起來,四肢無法動彈,掙脫不得。
    突然被擒,直接嚇破云中子給的膽子!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這八條鎖鏈又是怎么回事?
    云中子不想就這樣束手就擒,頂上現出慶云三花,慶云上玄黃破法幡向下射出道道玄黃劍氣。以玄黃劍氣擊打鎖鏈,試圖破開鎖鏈逃出升天。
    云中子的想法注定是美好的愿望,愿望是美好,但畢竟是水中月鏡中花。早在云中子被鎖鏈鎖住之時。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就來到了云中子頭頂,垂下條條玄黃之氣,護住那鎖著云中子的八條鎖鏈。
    任那玄黃破法幡發出的劍氣如何犀利,也破不得玄黃之氣。
    就在云中子做困獸之爭時,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從上頭傳來,險些把云中子手里的玄黃破法幡吸走。
    云中子就知道自己恐怕是難以脫身了。既然如此那自己這一身的寶貝就更不能被陳九公得到。所以云中子干脆收了靈寶,不再掙扎也不再反抗。
    風水地火之間,陳九公靜靜地看著右手中的淮井,當里面不傳出一絲聲響時,陳九公微微一笑,左手一翻取出八枚符印,一一印在淮井之上。
    符印一貼,淮井頓時光華盡退,單看外面就是個普通的石柱,甚至看不出這是口小石井。任誰看到這么一個東西,都不會想到,在這里面鎮壓這一個圣人。
    陳九公抓著淮井,剛想離去,突然心頭一動,起身往天庭走去。
    以陳九公的道行,萬里之途在其腳下須臾可達,陳九公走出三萬多里,就停住腳步,看著遠方兩個小黑點,伸手一招。
    自打離了南天門,張奎就一路緊催獨角烏煙獸趕路,獨角烏煙獸速度比花狐貂快多了。所以張奎即使動身的晚,卻也追上了魔禮壽。
    可是,這魔禮壽是一根筋,說什么都要去助陳九公一臂之力。張奎知道這魔家老四腦子不怎么好使。知道這么跟他說是不行了,干脆輪開膀子出手,要把他拿住之后再帶回天庭。
    就在倆人你一刀我一劍的比劃時,突然覺得天旋地轉,眼前景色一變,換了一方天地。
    “你二人為何在此爭執?”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入耳,嚇得張奎、魔禮壽慌忙跪下。
    當陳九公聽二人講述來此的緣由后,不禁啞然失笑,揮了揮手讓二人起身,和顏悅色地對魔禮壽道:“忠心可嘉,只是日后行事不要這么魯莽。去吧,免得你三個哥哥惦記。”說完,大袖一揮,直接將魔禮壽送回南天門。
    且不說魔禮壽回去后怎么被他三個哥哥教訓,單說張奎留在陳九公身旁,見那渾人走了,才向陳九公問道:“師伯,剛才和您爭斗的是那位圣人啊!”
    張奎是姚少司的親傳弟子,和陳九公的關系非同一般,他在陳九公面前自然是想什么說什么。
    陳九公也不瞞他,道:“闡教圣人云中子。”
    “師伯神通無量,小小的云中子也敢和世伯作對……”
    “行了!行了!”陳九公打斷了張奎滔滔不絕的馬屁,將淮井遞到他面前,速速回天庭面見大天尊,將此寶交予大天尊,并請他將這寶貝藏在天庭。
    聽陳九公吩咐,張奎眼前一亮,連忙躬身領命,然后恭恭敬敬地接過淮井,小心翼翼地放入懷中。
    陳九公又是一揮手,將張奎也送了出去。這時陳九公抬頭往上望了望,笑道:“那鴻鈞也該知道了吧!”
    ……
    紫霄宮中,鴻鈞、老子仍在參天悟道,不知云中子被陳九公鎮壓,更不知那籠罩紫霄宮的紫光。
    直到玄都**師來到紫霄宮前,見紫霄宮被紫光籠罩,不禁大驚失色。
    紫霄宮,紫霄宮,這名字中是帶著一個紫字,但玄都**師知道,此時紫霄宮外的紫光絕非紫霄宮本體所發出來的。因為這些紫光讓玄都**師感覺不服輸,是那毀滅之道獨有的氣息。
    世間修煉毀滅之道達到圣人境界的,除了元始天尊,就是陳九公。元始天尊雖也不差,但要想以毀滅之道封鎖紫霄宮,元始天尊做不到。況且,元始天尊也不會這么做。
    一想到陳九公鎮壓了云中子,又封鎖了紫霄宮,玄都**師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他那太極圖還在云中子手里,那云中子雖被困于淮井,但卻通過太極圖與玄都**師取得聯系,告訴玄都**師自己被陳九公鎮壓,請玄都**師來紫霄宮,請二位老祖出手。
    起初聽了云中子的話,玄都**師并沒有太在意。和云中子一樣,玄都**師也相信這天下任何事都逃不過鴻鈞、老子耳目。云中子雖被陳九公封印,但道祖、老子不會不知。既然他們沒有插手,就說明此事是他們默許的,是要用陳九公來磨練云中子。
    可是現在一看,玄都才知出大事了!
    玄都**師不知道陳九公使得是什么手段,也不知道紫霄宮內是什么狀況,更不知鴻鈞、老子只不過是被蒙蔽罷了。玄都**師思前想后,還是沒敢出手,慌慌忙忙地回大赤天去了。(4080字)
    我好像聽說掌門加兩更,盟主加五更。好吧,長時間不碼字,碼一章出來老費勁了,本來昨天跟秀波大大說要三更萬字,看來是不行了,我這幾天找找昔日的感覺,爭取多更。
    總之啊,這章為《截教仙》宗師孤俠2013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