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717 小誅仙劍陣

今日,大赤天玄都宮中來了位貴客,這人也算個熟人,不是別人,正是那闡教教主,剛證道成圣沒幾年的云中子。
    本來玄都**師正在宮中煉丹,突然心血來潮,掐指一算算出云中子已來在大赤天外。
    玄都命身旁童子出外迎云中子入宮,云中子剛一見到玄都**師的面,就急匆匆地道:“道兄,請將太極圖借我一用。”
    聽云中子要借太極圖,玄都**師想也不想就取出太極圖遞給云中子。
    “道兄高義,闡教上下必銘記在心!”云中子似乎很著急的樣子,從玄都**師手中接過太極圖向玄都道了謝,轉身就往宮外走去。
    “道友留步!”玄都**師本來是不想說什么的,但見云中子這么著急,連忙出言阻止。“那武曌雖為女子,卻有人主之相,道兄所謀之事恐怕難成。”
    被玄都喚住,云中子止住腳步,聽玄都說起武曌,云中子先是點了點頭,然后微笑道:“話雖如此,但那李顯是武曌血脈,截教弟子行事以‘情’為重,無論那李顯如何,他日都必為人主。”
    “道友好算計!”玄都**師聽完云中子這番話,略一思索不禁贊嘆,云中子說的沒錯,那李顯無論如何也是武曌的兒子,不管李顯他如何悖逆武曌都不會殺他。就算日后武曌廢帝自立,最后也會把皇位傳給自己兒子。
    想到此處,玄都**師打心底佩服云中子,雖然早就知道這位闡教教主厲害,但沒想到他有如此心計。
    云中子將太極圖收入懷中,向玄都**師一拱手,“道友留步。貧道去也!”說完,云中子酒匆匆忙忙地往宮外走去。
    玄都**師還是有些不放心,追出宮去遙望云中子背影,喊道:“天機不明,道友此去多加小心,免得為那陳九公所乘!”
    “多謝道兄。道兄放心,有兩位老師在,想那陳九公也不敢害我。”云中子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此事玄都**師已看不到他的背影,但玄都**師知道此時的云中子已經離開了大赤天。
    玄都**師掐指推算,發現天機還是無比的晦澀,不過想想也是,有道祖和自己老師在,想那陳九公也耍不出什么花樣來。就好像當日陳九公來大赤天惹事。最后也被老師擊退。想到此處,玄都**師安下心來,轉身回宮煉丹去了。不知道為什么,每任大赤天的主人都喜歡煉丹,老子如此,玄都亦如此!
    云中子出了大赤天,一路急匆匆,下了三十三天。直往人間趕去。
    話說云中子來借太極圖,其實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那在人間的黃龍真人。原本云中子派黃龍下界,是想讓他在六耳沒趕到長安之前與李顯結下善緣。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陳九公賜下小誅仙劍陣,武曌以此陣罩了黃龍,現在以在陣中岌岌可危。所以,云中子才上大赤天借太極圖。想用這至寶把黃龍真人直接救出來。
    還得說這云中子是個要臉的圣人,如果今日碰到這事兒的是他老師元始或是準提佛母,那還費這事干嘛,直接以大欺小破陣救人了。
    云中子急匆匆地往人間趕去,與此同時金鰲島羅浮洞上空紫光沖天。洞中陳九公坐在蒲團上,雙手扶于雙膝之上,雙眼微闔,周身紫氣環繞。
    陳九公猛地掙開雙眼,哈哈大笑:“好個云中子,我還沒去找你,你倒是要自投羅網。”說完,陳九公隨手一招,掛在洞中墻壁上的毀天劍離墻飛來,飛入陳九公手中。
    陳九公持劍在右手,左手以掌心撫劍,從劍顎到劍脊,最后到劍鋒,陳九公眼冒紫光,張口發出一聲大喝。
    隨著陳九公一聲喝,驚人的一幕發生了,那毀天劍在陳九公手中化實為虛,那真真切切的寶劍畫作一道劍光。
    陳九公雙手齊往上揚,滿洞紫光由下向上沖去,直沖出洞,連著洞外紫光一起直沖九霄。
    羅浮洞上空紫光消失,截教弟子就知教主已經出關,無當圣母會同孔宣、金靈圣母向羅浮洞趕來,卻不知陳九公早已消失在洞中。
    三十三天外混沌中,紫霄宮!
    鴻鈞道祖與老子皆在宮中靜坐參悟大道,卻不知有那紫光自下界來,消無聲息地將紫霄宮罩住。任這兩位老祖功參造化神通無量,也被蒙在鼓里。
    ……
    云中子來在人間,重面皮的他抬手祭起太極圖,太極圖化作一道金橋橫跨萬里,一頭在云中子腳下,那一頭直達長安城外的小誅仙劍陣中。準確地說,一直來在黃龍真人腳下。
    正所謂:來的早不如來的巧。此時的黃龍真人已陷入危難之中,那漫天的劍氣殺的黃龍真人早已無了招架之功,在陣中抱頭鼠竄吧,躲避著一**的劍氣。這小誅仙劍陣威力是遠比不得誅仙劍陣,但也不是黃龍這還沒斬尸的大羅金仙能夠享受的。
    別看黃龍道行不高,但他可是如今的闡教第二強者。當然了,這也是闡教的悲哀。如今闡教自圣人云中子之下,只有黃龍真人矬子里拔大個堪可一用,在下面就是楊戩,剛剛脫離封神榜的他,也就算是個金仙罷了。這弄的云中子手下連個可用之人都沒人,要不然也不用自己四處奔波,一會兒去借太極圖,一會兒又得來人間救人。
    好吧,話說的有點遠了,再說黃龍真人見到那從天而降的金橋,差點高興的都哦哭出來了。雖然道行低,但畢竟是圣人嫡傳,也是天皇年間得道的老牌修士,如何能不認得太極圖?
    慌忙間黃龍真人連滾帶爬地逃上金橋,他這一上金橋,金橋立刻化作一道金光,帶著黃龍真人一起消失在陣中。
    見金橋憑空而降救走了黃龍,武曌也無可奈何,只能收了劍陣回宮。
    不提武曌,單說黃龍真人見到了自己師弟云中子,才想起自己把事辦砸了,“掌教師弟,我……”
    “師兄無需多言。”云中子溫和地安撫著黃龍真人,“都是師弟不好,不知那武后有如此殺伐大陣,致使師兄陷于陣中,還望師兄莫怪。”
    云中子這番話一出口,頓時讓黃龍真人感激涕零,雖說封神劫后云中子就是闡教副教主,在闡教除了元始天尊,那再就是他了。但現在更不同往日,云中子已證道成圣,還能這么對自己,怎能不讓黃龍真人感動。
    士為知己者死,黃龍真人感覺掌教師弟對自己可不是單單的知己那么簡單,在心底對云中子更加的認同了。
    看到黃龍真人一副感激的樣子,云中子又好言安慰兩句,這才道:“既然那武后已然發覺,師兄還是與我回終南山吧。”
    黃龍真人正想著如何報答云中子知遇之恩,一聽云中子這么說,他反倒不干了,“掌教師弟容稟,如今我闡教道統慘淡,還需有人在人間傳道,師弟不才,愿留在人間暗中傳我闡教道統!”
    云中子聽出黃龍真人這是肺腑之言,激動地拉著黃龍真人雙手,“此事若成,師兄就是我闡教功臣!想我闡教如今門人凋零,除你我是兄弟再就是一些小輩,依師弟看來我闡教副教主之位非師兄莫屬!”
    云中子的最后一句話,就好像丟出了一顆重磅炸彈,震的黃龍真人整個人都在劇烈的顫抖。
    見黃龍真人如此激動,云中子微微一笑,隨后囑咐了黃龍真人兩句,騰空而起飛天而去。
    好借好還,再借不難。云中子從人間返回,直接去往大赤天還太極圖。上了天,穿過罡風層、雷火層……一直向上,眼看著來在三十三天上,云中子佇足了望,觀天庭氣運,見天庭微弱,云中子點頭微笑,輕聲道:“昊天不識天數,與陳九公為伍。那年又鞭打封神榜,無異于自掘墳墓,他日三界天帝之位易主,就是你遭劫之時。哎……可惜啊!可惜!”
    云中子話剛說完,耳旁傳來一聲嗤笑,“好個悲天憫人的闡教教主,劫難臨身自己不知,這還擔心他人安危。”
    “陳九公!”云中子聽著聲音耳熟,都不用多想就知道是誰,感覺身后有微微動靜,云中子猛地一回身,然后就像被踩了尾巴的小獸一樣向后暴退。
    云中子身子一起一伏,就退出百丈之多,落在云間就想要跑。當年一戰,讓云中子清楚地認識到自己和陳九公之間的差距,現如今自己孤身一人,哪里會是陳九公的敵手,如果不快走,萬一有什么閃失,自己該有多冤啊。
    看到此處,有人或許會問,云中子不是很有信心,有道祖、老子在,他怕什么?
    是的,道祖、老子確實厲害,但不也得從紫霄宮趕來么?雖然快,但是就那眨眼的功夫,就夠陳九公拿下云中子的。
    聰明的云中子化作光華直走,他是算好了一切,但是萬萬不會想的到,此時紫霄宮內一片安寧,道祖和老子還在那里靜靜地悟道,根本不知云中子的遭遇。
    逃命的云中子突然感到一陣心怯,暗道不好之余云中子運轉全身法力往混沌中扎去。
    可就在這時,一陣惡風迎面而來,云中子將身一晃,催動成道至寶玄黃戊土旗。
    玄黃戊土旗懸于云中子頭頂,旗面上黃光氤氳,黃光中涌出無盡的玄黃之氣。
    一會兒還有一章,為宗師孤俠2013賀!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