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716 吾戰不休

峨眉山二派相爭,蜀山派為截教所滅,人教被迫退出人間,不爭賢者劫氣運。←,
    賢者劫中,闡、佛二教道統盡滅,現在的人間截教一家獨大,無人不拜上清,無人不拜截教教主。
    相比佛門,闡教還算好的,畢竟不管是闡教弟子,還是截教門人,他們都是道人裝扮。不像佛門弟子,那明晃晃的光頭就能保證他們腦袋搬家。
    所以,在截教滅闡教人間道統后,仍有許多闡教弟子隱藏在人間偷偷傳道。這不,長安城南三十里外的一座道觀,就是闡教在關中的據點。
    馬蹄聲驚醒了在觀門口打瞌睡的小道士,小道士是奉觀主之命在此迎接貴客,可足足等了一個時辰也不見人來,無聊之極的小道士靠在大門上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驚醒的小道士抬頭望去,見一對騎士策馬而來,連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上前迎接貴客。
    這些騎士為首的正是李顯,他尋那黃光來在觀前,見那觀宇之間隱隱黃光,李顯一把推開小跑到自己面前的小道士,率侍衛直入觀中。
    沖進道觀,李顯帶人在觀中橫沖直撞,終于見到一處大殿門口黃光陣陣,李顯停住腳步,驚訝地看著黃光,“仙家妙法,看來在這小廟中還真有大神。”
    “陛下謬贊,貧道黃龍,有禮了!”
    黃光散去,一道人從大殿內走出,停在門前向李顯稽首。
    李顯對道家稽首很熟悉,同樣也非常討厭這種禮節,在李顯看來自己是皇帝,這些道人當向自己行參拜大禮。
    李顯從沒見過和尚,但道士卻見過不少,不過那些道士不是來自武當山、就是來自峨眉山和終南山,在他們口中。李顯甚至聽不到對天地的敬畏,也就更別提他們對自己這個皇帝的敬畏了。
    為什么李淳風能給李顯留下極佳的印象?
    不是李淳風能飛天遁地,因為在李顯眼中,李淳風的本事連自己母后身邊的兩個侍女都不如。李顯高看李淳風的原因是:這個能騰云駕霧的道人對自己這個皇帝表現出了不同尋常的尊敬。這是李顯從別的道家修士那里沒有得到過的。
    今日在武曌面前受挫,心里憋屈的李顯出來散心,路遇天降黃光,李顯就來看個究竟,但到了之后見是道觀,李顯心中萌生去意。此時又碰見一個無禮的道人,李顯興致更壞。轉身就走。
    按理說以李顯人皇的身份,是不應該對一個道人如此忌憚,但在李顯看來,只要是道士,就是自己母后的親戚,李顯不怕道士,但怕武曌。
    見李顯要走,黃龍真人忙道:“陛下請留步!”
    “嗯?”李顯猛地轉身,怒視黃龍道:“道長還想強留朕于此?”
    “陛下乃人皇。誰敢冒犯?貧道留陛下,是有一事想請教陛下。”
    看這道士無禮,但聽他說話還是個懂禮數的,李顯語氣緩和了些。“何事?”
    黃龍真人面露哀傷之色,“貧道有一師侄,姓李名淳風,敢問陛下可曾認得?”
    “李道長竟然是道長師侄!”!一聽黃龍真人說李淳風是他師侄。李顯頓時眼前一亮,但想起胡玥只片刻就斬了李淳風人頭,李顯對隨行侍衛吩咐:“朕與道長論《黃庭》談道。爾等速退出觀外等候。”
    眾侍衛聽命,魚貫出了道觀,黃龍真人請李顯入了道觀,就聽李顯道:“道長快走,否則會有性命之危!”
    “哦?”
    李顯急道:“朕那些侍衛都是母后的人,朕與道長相見必為母后所知。”
    黃龍真人不慌不忙地請李顯落座,有小道童奉上香茶,黃龍真人才道:“太后娘娘乃天下至尊至貴之女子,但她身旁二女卻是妖物成精,以她們的微末道行,貧道還不放在眼里。”
    “這……”李顯遲疑片刻,搖了搖頭道:“道長聽朕一句勸,趕快離開此地,即便胡玥、胡九非道長敵手,可天下道門皆聽母后號令,道長雙拳難敵四手,恐怕……”
    “天下道門?”黃龍真人冷笑道:“太后出于截教,卻非天下道門之首,截教是有高人不假,但那須彌道君尚在武當山,三日后才能駕臨長安,這三日足夠貧道為陛下除妖!”
    聽黃龍真人這番話,李顯眼前一亮,不知為何他從心底感覺這道人親切,他剛才說的話,李顯想也不想就信了,特別是黃龍真人說胡玥、胡九是妖怪,李顯心中又怕又怒,“妖魔亂宮廷,那還得了!朕請道長助我除妖,保我大唐江山!”
    “陛下放下,有貧道在,那妖孽明日必束手就擒!”說完,黃龍真人從袖中取出一劍,對李顯道:“此劍喚照妖,乃我闡教圣人之寶,陛下只需將此劍帶回宮中,懸于陛下寢宮,三個時辰之后,那妖孽必現原形。五個時辰后,妖孽必亡!”
    “好寶貝!”李顯接過照妖劍拿在手中端詳,這寶劍好歹也是先天靈寶,瑩瑩寶光,一看就非凡品。
    ……
    “娘娘,陛下回宮了。”
    “哦?這么快?”武曌有些驚訝,但也沒放在心上,揮了揮手道:“由他去吧。”
    如今朝堂之上一切事情無論大小,都是垂簾聽政的武后說的算,皇帝不過是個傀儡罷了,誰也不會把他放在心上。
    可就在李顯回宮的三個時辰后,上清宮中服侍武曌的胡玥、胡九一下子癱倒在地,渾身發抖不止。
    武曌從入定中驚醒,見胡玥、胡九的樣子,頓時就知是有人暗算他們,武曌連忙掐指推算,卻發現天機晦澀,什么也算不分明。
    武曌連忙來到胡玥、胡九身旁,急道:“忍耐片刻,為師這就派人去武當山請師兄前來。”
    “老師……”這時的胡玥已疼得滿頭大汗,但還是抓住武曌的手,“老師,出手的是云中子。老師萬萬要小心,免得中人算計!”
    “云中子?”聽到這個名字,武曌也是一驚,也知其神通廣大,自己就不用說了,就是師兄六耳前來也非其敵手。“玥兒,你怎知是那云中子出手?”
    此時胡玥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但也艱難的回答:“當年弟子奉女媧娘娘之命入朝歌,就曾惹云中子出山,弟子記得那股劍氣。就是云中子沒錯!”
    當年云中子入朝歌除妖,帶的不過是把松木劍,只是那松木劍是由照妖劍削成。那時尚為妲己的胡玥還能挺得住,現在云中子賜下照妖劍,胡玥只挺了三個時辰,就不行了。這還是胡玥修煉了上清仙法,否則連命都沒了。
    眼見胡玥、胡九現出原形,一個是九尾白狐,一個是九頭雉雞。武曌暗道不好,連忙來在香案前跪下焚香祈禱。
    不一會兒,武曌聽見輕微的聲響,一睜眼睛就看見躺在香案上的一只金碗。武曌認得這金碗是太師伯無當圣母的寶貝,好像是叫做聚寶盆,別看現在像個碗,一大了就是盆了。
    將那九尾白狐和九頭雉雞收起。武曌拿著聚寶盆就往上清宮外走,來到上清宮外,武曌將聚寶盆往空中一拋。聚寶盆懸于半空閃著陣陣金光向東飛去。
    武曌跟著聚寶盆一直來在太極殿,這時聚寶盆停下不動,武曌冷哼一聲,直入太極殿中。
    就像李顯自己說的那樣,皇宮上下盡是武曌耳目,連太極殿侍衛也都尊武曌之命,見武曌孤身來在太極殿,眾侍衛紛紛跪倒,將頭深深低下,不敢去看武曌。
    當武曌推開太極殿大門時,看到是驚慌失錯的李顯,武曌的目光越過李顯落在李顯身后柱子上懸掛的照妖劍。
    武曌冷哼一聲,抬手一只聚寶盆,聚寶盆飛起,由碗直接變成盆,放出陣陣金光去收照妖劍。
    照妖劍微微一顫,劍尖沖上,直沖而起,刺中聚寶盆,聚寶盆被照妖劍一刺,仿佛受了重傷,從空中掉落。
    武曌抬手,聚寶盆化作一道金光飛入袖中。收了聚寶盆后,武曌張手發出一道金光,金光中是一枚生有二翅的金錢。
    落寶金錢,這寶貝不是被陳九公賜給紅孩兒了,怎么又出現在武曌手里?
    那照妖劍似乎認出了落寶金錢,見是這寶貝二話不說,飛出太極殿。
    武曌追出太極殿時,已無了落寶金錢蹤影,武曌返回太極殿,沖李顯喝問道:“說!那照妖劍從何而來!”
    李顯心里雖不滿武曌的霸道,但卻改變不了的他對武曌的畏懼,見武曌發怒,李顯就將自己出宮散心,在途中遇黃龍真人的事說與武曌聽了。
    聽完李顯講述照妖劍由來,武曌知自己這兒子中了他人算計,雖然恨李顯聽信他人挑撥,但終究是自己骨肉,武曌只能將氣撒在那黃龍真人身上。
    所以,武曌罵了李顯幾句后,就回到上清宮。這回將兩個徒弟放出,九尾白狐和九頭雉雞無了照妖劍壓制,服下兩枚靈丹后重現人身。
    武曌對胡玥、胡九道:“那行兇之物確實是云中子的法寶,但予皇帝寶物的是闡教黃龍,此人就在長安城外落腳,為師此去為你們報仇,你們就在此看守為師肉身。”說話間,武曌盤膝坐在香案前,一道清光從頭頂沖出,直奔長安城外而去。
    且說那黃龍真人予了李顯寶劍之后,一直在觀中等候。今日黃龍真人來人間,可是奉了闡教圣人云中子之命來接近李顯,試圖重立闡教在人間的道統。
    突然,一道劍光飛入屋內,黃龍真人抬手接住劍光,劍光在他手中化作照妖劍。
    黃龍真人掐指算算時辰,就知那胡玥、胡九沒死,現在照妖劍自己飛回,是有人以靈寶襲擊而導致的結果。
    不過想到六耳還有兩日才會出關,黃龍真人也就沒太在意,因為除了六耳,在人間的其他闡教弟子都非自己敵手。
    “嗯?”黃龍真人心頭一動,化作一道黃光沖出道觀。
    立于高空,黃龍真人見一女御空而來,見這女人鳳冠霞帔,黃龍真人就知此女身份。
    “武曌!蝎玉?”
    武曌看著黃龍,冷笑道:“黃龍,你剛剛脫劫就來人間興風作浪,就不怕再應一劫?”
    黃龍真人大笑:“好個武曌,汝乃人皇之母,若不出皇宮,吾還真奈何不得。可如今……哼哼……”
    見黃龍不懷好意的冷笑,武曌雙手一揚,羅袖齊卷,霎時間陰風憑空而起,滾滾煞氣從四面八方聚來。
    武曌一出手,就把黃龍真人嚇了個半死,不由得驚呼一聲:“誅仙劍陣!”話一出口,黃龍真人就覺得不對,這不可能是誅仙劍陣,因為誅仙劍陣為金鰲島護島大陣不可輕動。
    黃龍真人仔細一看,見那滾滾煞氣中四口寶劍,每一口都非凡品,殺氣于劍身若隱若現,都是仿誅仙四劍而成的后天靈寶。
    見不是正版的誅仙劍陣,黃龍真人心稍稍回落一些,“陳九公為了你,也算是煞費苦心!”
    “黃龍大膽!”武曌聞言大怒,怒斥黃龍真人:“你算什么東西!也敢直呼我老師名諱!”
    “哼!”黃龍真人眼冒寒光,“我與陳九公仇深似海,今日斬殺他門人弟子,也算是為自己出口惡氣。”說著,黃龍真人翻手取出一寶祭在空中。
    此寶一出,龍吟虎嘯。武曌見那一龍一虎環繞一印,知此寶是龍虎印,就祭出落寶金錢。
    落寶金錢一出,龍虎印遇其而落,武曌催動聚寶盆去奪龍虎印,卻被黃龍真人搶先一步,用玉清仙氣凝聚大手,將落寶金錢抓了回來。
    武曌知道自己道行比黃龍真人差的太多,如果拼神通比靈寶自己肯定是要吃虧,想到這些武曌也不客氣,翻手去處一張陣圖祭起,化作一座大陣將黃龍真人困在其中。這陣有四門,那仿制的誅仙四劍懸于四門之上。
    當日陳九公以元屠、阿鼻、青萍、毀天四劍布下殺伐劍陣,從元始天尊手中奪回混沌鐘。自那之后,陳九公回到金鰲島開爐煉寶,仿誅仙四劍和誅仙劍陣陣圖煉制四劍、一圖,雖不如真正的誅仙劍陣,但也是了不得的殺陣。陳九公也懶得起名字,稱此陣為小誅仙,將其賜予武曌護身。所以,今日武曌單人帶人出長安找黃龍真人尋仇,靠的就是這小誅仙劍陣!(4102字)
    感謝兄弟們一直以來的支持,也趕上我有一些不成熟的構思想找人商量,就建了一個企鵝群:140247665
    這群算是vip群,只要訂閱過截教仙的(不非要全訂)兄弟就可申請入群,入群后請發認證截圖,然后就可以直接私聊我說您對本書的寶貴意見(。)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