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1)     

截教仙715 靈寶之爭

準提佛母到了,那向來和他形影不離的阿彌陀佛自然也就到了。剛剛那攻擊混沌鐘的金色卐字,就是阿彌陀佛所為。
    腳踏九品金蓮于混沌鐘上空,阿彌陀佛雙掌向外翻,張口道:“花開見我!我見如來!”說完,阿彌陀佛雙掌掌心生出兩朵金蓮,金蓮從阿彌陀佛手上飄落落在混沌鐘上化作兩朵蓮花印記。
    阿彌陀佛疾苦的臉上露出罕見的笑容,分開的雙手在胸前合十,念聲佛號:“南無阿彌陀佛!”
    混沌鐘金蓮印記一閃,混沌鐘不由自主的飛起,向阿彌陀佛飛去。
    準提佛母則攔在陳九公面前,七寶妙樹杖一橫,“教主,這混沌鐘該物歸原主了!”
    “胡說八道!”陳九公甩開盤古幡,蕩開七寶妙樹,刷刷刷四幡,盤古幡上紫光一閃,四道萬丈長的混沌劍氣憑空而現,橫掃四方。劍氣所過,撕碎混沌,使風水地火狂涌。
    “陳九公,不要面皮,妄為圣人!”見陳九公要毀了大赤聽,玄都師又急又怒,也顧不得鎮壓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和混沌鐘,催使太極圖鎮壓混亂的風水地火,又以玄黃無量鐘鎮壓大赤天。
    陳九公笑道:“爾等以一敵六,竟還有臉皮執掌大教,真不怕被天下人恥笑。”說話間,陳九公將身一縱,從準提佛母身旁掠過,兇猛地撲向阿彌陀佛。
    察覺到陳九公奔自己襲來,阿彌陀佛慌忙間棄了混沌鐘,只顧著以十二品造化青蓮護身。陳九公以盤古幡向阿彌陀佛連擊三下后,來在混沌鐘前,在混沌鐘上一拍,混沌鐘發出“鐺”的一聲鐘響,鐘身上兩個金蓮印記化作點點金光消散。
    陳九公一推混沌鐘,混沌鐘飛出。迎面向女媧娘娘撞去,女媧娘娘閃身就躲,混沌鐘順著女媧娘娘讓出的路直接來到天地玄黃玲瓏塔旁,化作一只混沌巨手抓著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飛回陳九公慶云之上。
    反手一劍,將從背后偷襲的菩提金身腰斬。盤古幡連出,逼退阿彌陀佛、大日如來和云中子,陳九公向后一躍跳出戰團。
    陳九公退,六圣也不糾纏,齊刷刷地站成一排和他對峙。
    可這時陳九公的目光游離,根本不看六圣。讓這六位感覺到了莫大的羞辱。
    女媧娘娘怒道:“陳九公……”
    女媧娘娘剛喊出陳九公的名字,接下來的話就被陳九公打斷了,只聽陳九公道:“太清既然來了,為何躲躲藏藏?”
    陳九公話音落下,一道赤光落在六圣前,手扶扁拐的老子現身。
    見到老子,六圣齊齊高呼:“拜見老師!”
    老子抬手,一道金光飛至阿彌陀佛面前,化作一白森森的圈子。正是那功德至寶金剛鐲。
    阿彌陀佛先是一怔,而后狂喜,臉上萬年不變的疾苦之色消失得無影無蹤,“弟……弟子拜謝老師賜寶!”
    作為功德至寶。論品級,金剛鐲在伏羲琴、神農鼎之上,但遠比不得大日如來新得的玄黃日月鐘。但別忘了,這金剛鐲是老子以化胡為佛立小乘佛教的功德所凝。這寶貝在外一日,佛門氣運就不圓滿。
    老子當年凝聚此寶,是為了打壓即將大興的佛教。而現在呢。天道之下所有教派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在這個敵人沒有倒下之下,有三圣坐鎮的佛門至關重要。
    見老子將金剛鐲賜給阿彌陀佛,陳九公就知道他打的什么如意算盤,不禁笑道:“沒了金剛鐲,你兩袖空空,日后與本教主為敵豈不輸的更慘?”
    對于陳九公的嘲諷,老子根本不接茬,“陳九公,百年后吾與師兄再臨金鰲島,到時就是汝截教應劫之時。”
    陳九公笑了笑,毫不在意地道:“天道至圣如非大事不出紫霄,太清今日來此,不會是為了嚇唬本教主的吧?”
    老子神情依舊淡然,依舊不理會陳九公的諷刺,“陳九公,汝想于天道之外另立一道,雖不自量力,但亦有大智慧、大毅力,不知可敢賭斗一場?”
    “哦?怎個賭法?”
    “人、闡、佛、魔、截五教爭鋒,奪天地氣運!”
    “可!”陳九公直接應下,然后道:“有何賭注?”
    “三界共主之位!”
    “如此甚好!”
    見陳九公答應了,老子二話不說化作一道赤光離去,此時陳九公也沒有和六圣打斗的興致,轉身就要離去。
    “教主請留步!”
    準提佛母的聲音從身后傳來,陳九公回身看著準提佛母,“佛母有事?”
    準提佛母反手將七寶妙樹杖收起,雙手合十向陳九公道:“賢者劫教主滅吾佛門人間道統,下一量劫時,吾佛門必與教主了結賢者結因果。”
    陳九公冷笑道:“準提,封神劫爾師兄弟助人為虐,殺吾截教同門無數,此因果循環,當有汝佛門賢者劫之厄。如今吾截教獨立天道之外,天道不破,吾戰不休!爾等教派不滅,吾戰不休!爾等不死,吾戰不休!”說完,陳九公飄然離去,消失在六圣面前。
    望著陳九公離去的身影,六圣一陣沉默,半餉云中子開口道:“諸位師兄,太清老師命吾等與截教爭天地氣運,吾闡教初立,還望諸位師兄多多扶持。”
    云中子話音剛落,就聽準提佛母道:“天道之下,四教一家,師弟安心,闡教有事吾佛門必不會袖手旁觀。”
    四教一家?
    準提佛母這話說的……有點那個了,但云中子還是接受了準提佛母好意,說等回終南山安頓闡教門人弟子后就往靈山做客。
    與云中子客套一番之后,準提佛母又對玄都師:“人教有圣人出,又有娘娘至寶鎮壓氣運,下一量劫人教必然大興。但有截教教主為禍四界,教主、娘娘萬不可大意。”
    準提佛母這番話真的是肺腑之言,要知道賢者劫時佛門大興本是天數,但也被陳九公攪了個亂七八糟,沒能大興不說。人間道統反而被滅了個干凈,佛門高手亦有折損,三教主青蓮造化佛、阿彌陀佛的大弟子藥師王佛哪個不比大日如來強,如果今日證道的是他們二人中的一個,佛門實力則會更強。
    忠言逆耳,聽準提佛母這么說,女媧娘娘就有點不高興,但玄都師則不然,連忙向準提佛母道謝,“佛母之言。玄都謹記在心,如今人間共主乃陳九公弟子,他日吾人教入人間,還請三位教主鼎力相助!”
    “教主放心……”
    ……
    人間,長安,大唐皇都。
    當年武曌懷中少帝以長大成人,十五歲的他一身戎裝,英氣勃發,率甲士自玄武門入。
    剛入玄武門。就有內侍急匆匆地跑來,接住翻身下馬的李顯拋來的馬鞭,上氣不接下氣地道:“陛下,太后娘娘震怒。趕快回宮!”
    李顯眉頭一皺,“又是哪個不長眼的惹母后生氣?”
    “這……”內侍支支吾吾地道:“狄仁杰說陛下身為人主不理朝政,整日只知狩獵游戲,非明主。”
    李顯聞言大怒。但想到自己那個恐怖的媽,連忙壓低了聲音,“朕如何不想做個太宗、高宗那樣的明君。但朝中文武、天下百姓只知有母后,根本不知朕這個皇帝!”
    “陛下慎言!”小內侍一邊引著李顯往上清殿走,一邊小聲道:“宮中上下盡是太后娘娘耳目,陛下千萬小心才是。”
    “哼!”李顯冷哼一聲,對小內侍道:“那李淳風可安頓好了?”
    “陛下放下,李道長已住進陛下在朱雀大街為他準備的宅子里了。”
    “那就好!”李顯點了點頭,眼中陰霾去了一半,“李道長神仙中人,有他相助,朕親政之期不遠矣!”
    說話間二人以來在上清殿,這上清殿是武曌命人修建的,建成后武后乾坤獨斷將此殿名為上清。
    李顯擺了擺手,小內侍悄然離去,李顯進到殿中,見武曌盤膝坐在云床上,連忙上前恭敬的參拜,“兒李顯,給母后請安!”
    “皇兒,且去拜過圣人!”
    “是!”李顯強壓住心中不滿,走到供奉的截教二圣畫像前,從胡玥手中接過香,沖著通天教主、陳九公畫像各拜三拜。
    李顯記得,從自己懂事起,就要每天來給這兩張畫上香磕頭,這十年下來,自己也記不清自己上過多少柱香、磕過多少個頭。望著那畫像中的白衣道人,李顯知道這就是自己母后經常提過的截道圣人陳九公。
    圣人是什么,李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在他心中,只有自己這九五之尊才可稱圣。圣君、圣天子,圣這個字也只有自己配受。但現在,自己這未來的圣君,每天都要給兩張畫像磕頭上香,誰見過這樣憋屈的圣天子?
    但想到自己母后的厲害,李顯還是恭恭敬敬地磕了頭,才起身向武曌道:“母后,您急著喚兒回來可是有事?”
    武曌鳳目一挑,笑道:“皇兒,那李淳風是誰?”
    李顯聞言,整個人如遭雷擊,那李淳風的存在,只有自己和心服趙樂知道。那趙樂就是剛才的小內侍,隨李顯多年,對李顯忠心耿耿,那李淳風就是他介紹給李顯的,他不會出賣李顯。
    就在李顯茫然的時候,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太監提著趙樂進到上清殿中,把趙樂往地上一按,“娘娘,趙樂帶到!”
    李顯看到這老太監抓著趙樂不由得大怒,大步走了過去,沖著老太監按著趙樂的手臂抓去。
    李顯習武多年,筋骨打熬的非常好,在他眼里這個風燭殘年的老太監自己一拳能打死三個。
    可當李顯抓住老太監手臂時,卻被老太監那枯瘦的胳膊震的發麻。
    “你……”
    “皇兒退下!”
    武曌冰冷的聲音傳入李顯耳中,就好像一盆冷水,將李顯心中怒火一下子就澆滅了。可又舍不得自己唯一的心腹,李顯急道:“母后,趙樂他……”
    武曌眼中射出兩道寒光,嚇得李顯連退三步,到嘴邊的話也咽了下去。
    武曌接著李顯的話道:“趙樂他離間你我母子骨肉親情,當殺!”
    武曌話音剛落,只聽一聲慘叫,李顯望去不禁又氣又怒,原來那老太監一把將趙樂的頭顱捏碎,紅的、白的流了一地。
    武曌起身,來到香案前,像陳九公畫像拜了拜,然后從案桌下取出一三尺來長的匣子,“玥兒!”
    胡玥連忙來到武曌身前,“娘娘有何吩咐?”
    武曌隨手將匣子遞給胡玥,“出宮,帶那李淳風人頭回來!”
    胡玥接過匣子,恭恭敬敬地向武曌一拜,其間也不理李顯,就這么出了上清殿。
    武曌先殺趙樂,又命人去誅李淳風,李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想做什么也不敢做,心里悲憤萬分,第一次怨恨自己的母后。
    片刻之后,胡玥提著一個人頭歸來,正是李顯前兩天一見如故的李淳風。
    失魂落魄的李顯踉踉蹌蹌地離開上清宮,一路來到牡丹園,望著園中牡丹,仰天大吼。
    顫抖的手摸向腰間寶劍,李顯咬了咬牙,最后又把手從劍上松開,呼人喚來甲士,策馬出宮去了。
    李顯剛出皇城,就有人將其行蹤稟于武曌,武曌聽完輕嘆一聲,她乃仙道中人,又豈會戀慕皇權?如果李顯愿意尊截教為國教拜截教圣人,武曌一定會讓他親政,但是,李顯所為讓武曌深深的失望。
    聽武曌嘆息一聲,胡玥上前輕輕揉捏著武曌的肩膀,“娘娘,陛下他似乎對娘娘心懷不滿。”
    武曌點了點頭,道:“不知天數也就罷了,若連好歹都不識,那就無可救藥了!”說完,武曌問胡九:“師兄何日能到長安?”
    胡九忙道:“真君說他山中有事,要三日后才能入宮!”
    武曌起身,走到上清殿外,望著天邊云卷云舒,低聲道:“風云攪動人間亂,皇兒,莫要逼我!”
    此時的李顯,拍馬出了長安城,直奔長安城外的皇莊而去。他現在滿腔怒火無處發泄,狠狠地以鞭打馬,整個人在馬上上下起伏顛簸。
    “嗯?”突然,李顯看到遠處一道黃光從天而降,李顯心頭一動,忙催動白馬去尋黃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