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19)      第939章封印倚帝(11-19)      第938章因果(11-19)     

截教仙721 收回混沌鐘

今天是一戶人家大喜的日子,在這一天,他們拿出最好的酒菜,準備了精彩的節目,邀來最好的朋友。
    可就在宴席開始的前一秒,一個惡客不請自來,他破門而入,將主人和那些尊貴的客人狠狠的羞辱了一頓。
    正是因為他的存在,珍饈美味都索然無味,將要上演的節目也戛然而止,所有的客人都像吞了知蒼蠅一樣難受。
    就是這么一個惡人,在攪得宴會不得安寧后,最后還要搶主人家和貴客的東西!
    這就是陳九公!他從不試著去做君子,更不會做偽君子。
    這或許就是陳九公和天道圣人的不同,天道圣人也不是真的“圣”,他們也會做一些強取豪奪的事,但他們經常會粉飾自己的所為。就像準提的“與吾西方有緣”,亦如老子、元始那樣,將一些殺人奪寶的事歸于天數。
    比起他們,陳九公就干脆的多了。搶!就事明搶!奪!就是強奪!你不服,那不要緊,干上一場就是了!
    陳九公那威脅性的話一出口,四圣就像被踩到尾巴的小獸,紛紛激起,呼啦啦將陳九公等人圍住。
    陳九公搖搖手中盤古幡,道:“此地乃圣人道場,在此動手萬萬不妥,不如移步混沌中可好?”
    陳九公這話的意思很明確:你們想要拿玉帝、王母、鎮元子來威脅我,那就打錯了算盤。別忘了,這是在大赤天,真要是鬧騰起來,看誰吃的虧大。
    四圣聞言,各向后退了幾步,手持寶劍的玄都*師一抬手,沖陳九公道了一句:“教主,請!”
    陳九公自然不會客氣,帶著玉帝、王母、鎮元子大步向玄都宮外走去。
    來到玄都宮外,看到宮門外的一群人。陳九公將目光落在幾個人身上,笑道:“原來還有故人!”
    陳九公口中的故人不是別人,正是那些在他手上死過一次的人,楊戩、黃龍真人、曹寶、黃天化、龍須虎。隨著截教的崛起。陳九公殺人無數,但這五人是最早死在陳九公手中的五人。或許從金蛟剪染楊戩血的那時起,就預示著陳九公將血灌洪荒,殺伐諸教!
    陳九公稱黃龍、楊戩等人為故人,在黃龍、楊戩等人心中。陳九公又何嘗不是“故人”?只是幾千年后,曾經的“故人”已高高在上,此時雙方的地位就像眼下一樣,陳九公站在玄都宮門口高處,自己這些人只能在下面仰望。
    陳九公帶著玉帝、王母、鎮元子沿階而下,眾人自動自覺地給他路,即使是那些和他有殺身之仇的故人,也不敢阻攔。在天地般的實力差距,將他們心里的復仇**死死的壓制了。
    陳九公出了大赤天,見四圣還沒出來。就對玉帝等人道:“大天尊、娘娘、兄長,今日見三圣成道,可有所悟?”
    玉帝等人點頭,陳九公笑了笑,將目光轉向大赤天中,“四圣來了。”
    玉帝忙道:“那我等就回去了,教主凡事小心才是。”玉帝說完,就和王母、鎮元子匆匆離去,他們跟著陳九公來玄都宮,就是為了觀玄都、云中子和大日如來在成圣之前衍化大道。不想這三位另辟蹊徑。他們的成道方式自己根本無法借鑒。事已至此,留在這里就沒用了,而且還會給陳九公添麻煩。
    當四圣再一次將陳九公圍住時,玉帝、王母、鎮元子已經消失在混沌深處。女媧娘娘道:“陳九公。今日不在金鰲島,無誅仙劍陣、萬仙陣相助,看你還如何猖狂!”
    “要戰便戰,休要聒噪!”陳九公淡淡地回了一句,震動手中盤古幡,盤古幡射出無數混沌劍氣。射向四面八方攻擊四圣。
    女媧娘娘有意顯示自己乾坤造化鼎的威力,用手一指懸在慶云上的至寶,乾坤造化鼎飛在高空,凌空轉了一圈,瞬間將漫天混沌劍氣收了個一干二凈。
    以前對付陳九公的盤古幡,女媧娘娘都要費好大的力氣,今日仗著先天至寶輕而易舉地就辦到了,女媧娘娘心中豪氣大作,沖著陳九公喝道:“陳九公,區區小道也敢拿來賣弄,看來你今日難回金鰲島了。”
    知道女媧娘娘一直是這個樣子,陳九公也不動怒,手臂一用勁,再次震動盤古幡。
    盤古幡動,混沌劍氣出!
    見陳九公執迷不悟,女媧娘娘就像是上癮一樣,樂呵地再次將乾坤造化鼎祭起,乾坤造化鼎在空中轉圈,去收那些混沌劍氣。
    這乾坤造化鼎乃是先天至寶,威力自是不可小覷,只見頂蓋大開,混沌劍氣爭相向鼎中飛去,可一入了鼎,就像石沉大海,再無一絲動靜。
    剛剛那波混沌劍氣就是被這么給破掉的,看樣子現在這波也是如此。眼看著混沌劍氣又要全軍覆沒時,來在乾坤造化鼎前的一道混沌劍氣一震,眾人耳旁傳來一聲鐘響!
    鐺……
    鐘聲一響,無形的氣勁勃發,震得乾坤造化鼎劇烈一顫。
    這時,那道要沒入乾坤造化鼎的混沌劍氣竟然化作混沌鐘!
    只見混沌鐘猛地向起一拔,就來在了乾坤造化鼎上方,而后迅速追下,就去罩乾坤造化鼎。
    突如其來的鐘聲震得女媧娘娘心肝亂顫,見那混沌劍氣化作混沌鐘,女媧娘娘連忙做法,試圖召回乾坤造化鼎。
    乾坤造化鼎與女媧娘娘心神相連,女媧娘娘心意一動,乾坤造化鼎就飛速向女媧娘娘飛去。但乾坤造化鼎剛一動,混沌鐘在后就追,一下子就追住了乾坤造化鼎。
    女媧娘娘抬手一指,乾坤造化鼎調轉,鼎口沖著混沌鐘大開,同時乾坤造化鼎飛長,長得比混沌鐘還大,鼎口玄光大作,反過來去收混沌鐘。
    陳九公屈指一彈,混沌鐘隨之彈起,彈入混沌之中,攪得混沌一片混亂,很快一只混沌巨手抓下。一把將乾坤造化鼎抓在手中。
    混沌鐘和乾坤造化鼎同為先天至寶,可陳九公的道行卻遠在女媧娘娘之上。所以,乾坤造化鼎被混沌鐘抓住后,根本掙脫不得。
    這下子女媧娘娘可真急了。就好像一個小女孩新得了一個布娃娃,剛上手玩沒一天就被壞小子搶走了。一時間,氣急敗壞的女媧娘娘飛身而起,直奔混沌鐘撲去。
    就在女媧娘娘出手之前,玄都*師已經催動了靈寶。雖然女媧娘娘仗著自己是老牌圣人。常常在玄都面前擺譜,但二人同為人教教主,玄都不能看著陳九公欺負女媧娘娘。況且,現在那乾坤造化鼎鎮壓人教氣運,要是被陳九公奪走了,人教氣運必然大損。
    玄都紫府劍出,劍身上紫色、玄黃色光芒齊做,直向混沌鐘所化混沌巨手橫斬。
    這玄都紫府劍本是老子得于分寶巖,起初不過是件三流先天靈寶,白白浪費了大好的先天材質。老子也惋惜其材。帶回兜率宮放在八卦爐中祭煉,重新祭煉后雖由先天變為后天,但威力更勝從前。
    人族初生時,玄都拜入老子門下,得玄都紫府劍,就一直帶在身上。今日得功德,使這寶貝吸收功德化作功德至寶,威力大增不說,更是添了諸多妙用。
    “娘娘安心,且看吾等手段!”出手的不光只有玄都。還有大日如來。這廝和女媧娘娘的關系非同一般,他哪里會看著女媧娘娘吃虧。只見大日如來頂上翻騰的太陽真火中,扶桑樹枝搖曳動,懸于樹上的紅日離了扶桑樹。飛出火光,同樣斬向混沌巨手。
    玄都*師和大日如來接連出手,陳九公也不慌不忙,催動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只見一道玄黃色光芒閃過,下一刻已出現在混沌巨手上空,垂下條條玄黃之氣。擋住玄都紫府劍和日精輪。
    看到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玄都*師眼中寒光一閃,抬手一指,慶云三花上的玄黃無量塔飛起,一閃而逝,再出現的是一只玄黃色大手,向天地玄黃玲瓏塔抓去。
    緊跟玄都*師步伐的,還有不甘寂寞的大日如來,扶桑樹上掛著的玄黃日月鐘飛起,同樣化作一只大手,與玄黃無量塔化作的大手分左右抓向天地玄黃玲瓏塔。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見玄都*師和大日如來想奪自己靈寶,陳九公微微一笑,這些年都是自己搶別人的寶貝,竟然還有人惦記自己的東西,著實好膽量!
    陳九公身形一動,飄然而起,直向那靈寶爭斗的戰團沖去。
    陳九公一動,立刻就有人出手。
    云中子,這位新晉的闡教圣人一直沒有出手,就是在等陳九公動身。
    將玄黃戊土旗置于頭頂護身,云中子揮動玄黃破法幡,這寶幡一動,幡面上激射出道道玄黃劍氣,向陳九公殺去。
    陳九公抬手將左手中的毀天劍拋起,毀天劍在空中一化千萬,千萬毀天劍對玄黃劍氣,陳九公片刻不停,直達云中子近前,右手將那盤古幡輪開。
    好個云中子!面對陳九公毫不畏懼,見陳九公輪幡,同樣揮幡相迎。
    二幡相撞,混沌、玄黃交錯,陳九公揮幡九次,云中子揮幡十三次,陳九公進百丈,云中子退百丈。
    女媧娘娘是有賣隊友的好習慣,但此時隊友在幫自己保全靈寶,女媧娘娘忙出手去幫已支持不住的云中子。
    可是沒有乾坤造化鼎的女媧娘娘還真不如云中子,沒有攻擊靈寶的她攻擊力也有限,無法對陳九公造成什么威脅,也就能起點牽制作用。
    反觀陳九公越戰越勇,毀天劍懸于頭頂,掃射四方,盤古幡于掌中輪開,諸圣辟易。
    玄都*師和大日如來也加入戰團,四圣合力將陳九公圍在圈中,如走馬燈一樣輪番正面與陳九公抵抗,一個撐不住就換下一個。
    無論是玄都*師,還是云中子、大日如來,都不是第一次和陳九公對戰,但卻是自陳九公證道后的初戰。
    當他們合四圣之力也壓制不住陳九公時,玄都、云中子、大日如來終于感受到了自己師長在對陣陳九公時的無力。
    這是實力差距導致的碾壓,法力也就罷了,道行上的巨大差距導致四圣的攻擊難以給陳九公造成麻煩。雖無防御靈寶護身,但此時的陳九公仍可全力攻擊,只用毀天劍以攻代守,然后仗著盤古幡,施展無堅不摧的毀滅之道,殺的四圣苦苦抵擋。
    四圣不知道的是,在陳九公壓制他們時,心里還在不停的算計:“佛門三圣、女媧各有缺陷,日后成就有限。但那玄都、云中子都非常人,不亞于盤古三清,又有天道眷顧,他日必是我截教心腹大患!”
    想到此處,陳九公默念法決,那正壓制乾坤造化鼎并承受玄都紫府劍、日精輪攻擊的混沌鐘突然棄了乾坤造化鼎,由混沌巨手化回混沌鐘,向日精輪撞去。
    混沌鐘一撞,直將日精輪撞飛出去,撞飛日精輪的混沌鐘對著沖過來的玄都紫府劍一震,一下子就將玄都紫府劍收入鐘內。
    現在可輪到玄都*師急了,那玄都紫府劍可以說是他的成道之道,如果此劍被陳九公奪去的話,那自己就是開天辟地以來第一個被人奪去成道之寶的圣人。
    這回女媧娘娘沒賣隊友,催動剛剛脫險的乾坤造化鼎砸向混沌鐘,趕在陳九公收回混沌鐘前將其截住。
    被乾坤造化鼎一阻,混沌鐘與其猛烈地相撞,乾坤造化鼎一撞就飛,卻有玄黃功德鼎至。
    二鼎圍攻混沌鐘,混沌鐘左突右擊,撞的乾坤造化鼎、玄黃功德鼎東倒西歪。又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突破玄黃無量塔、玄黃日月鐘圍堵,飛速向混沌鐘飛去。
    玄都見狀大驚,他知道如果讓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和混沌鐘合在一起,自己那玄都紫府劍就真的是肉包子打狗了。
    危急之時,玄都*師催動太極圖,太極圖浮起化作一道金橋直至天地玄黃玲瓏塔下,金橋一顫變回太極圖,只見太極圖上陰陽魚游動,寶圖上金光萬丈,沖著天地玄黃玲瓏塔一卷。
    玄黃無量塔、玄黃日月鐘、太極圖,三大至寶合力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困住,使其脫身補的。而另一邊,眼看著混沌鐘要突破二鼎合圍,一道金光閃過,一個巨大無比閃著金光的“卐”撞在混沌鐘上。
    混沌鐘劇烈的震動,一道紫光從其中飛出,化作玄都紫府劍飛向玄都*師。同時,七彩光華流轉,準提佛母憑空出現在混沌鐘前,手中七寶妙樹杖連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