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713 大赤天賓客齊至陳九公上門砸場

人教玄都,性格沉穩、溫潤,是洪荒少有的幾個老實人之一。可就是這樣的老實人,也被陳九公逼到了爆發的邊緣。
    不過畢竟不是尋常人,此時玄都**師的情緒已經平復,眼中的恨意也消失殆盡,語氣溫和地道:“教主欺人太甚,因果循環,日后必有所報!”
    陳九公哈哈一笑,“本教主破出玄門獨立天道之外,早為天道所不容,玄都道友今日證道即為天道圣人,你我已是水火不容,道友日后有何手段盡管使來,本教主接著就是。”
    “好!好!好!”玄都**師連道三個好字,腳步連動向后連退三步,此時玄都**師臉上已經浮上了一層赤光。
    赤光上下延伸,遍滿全身,玄都揮手輕輕一推頭上道冠,頂門沖出一道赤氣。
    赤氣騰騰,化做赤色慶云,慶云上三花綻放,萬丈赤光如烈日驕陽,映照大赤天。
    赤光中,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太極生兩儀,兩儀化太極,生化輪回,生生不息。
    這就是玄都**師的道,是那傳自老子的太極之道,是同樣于先天至寶太極圖中參悟出的太極大道。
    陳九公靜靜地看著玄都**師演化太極之道,眼見其太極之道即將圓滿,輕嘆一聲:“大衍五十,天道四九,遁去其一。只可惜了玄都,先天不足,還是比不得太清。”
    女媧娘娘猛地抬頭,美目瞪得溜圓盯著陳九公,“這里不是金鰲島,教主休要在此宣揚你截教教義!”
    陳九公沒有和女媧娘娘辯論的心思,饒有興致地看著衍化太極之道的玄都。
    玄都**師的太極之道已經衍化到了最后一步,但卻在這最后一步前停住了。玄都**師微微昂首,在這證道的關鍵時刻,玄都不慌不忙,神色肅穆地開口道:“天道在上!弟子玄都,上承天道教化。下承老師道通,為人教教主!”
    人教以人族為本,而那人族是洪荒主角,也就是天道主角。人教教主繼位,天道頓有感性。
    清脆的叮咚聲自四方傳來,異香順便遍滿大赤天,朵朵金花平地涌起,紫氣憑生。為這玄都紫府更添幾分莊嚴肅穆。
    見此情景,眾人無不大驚,陳九公也是一皺眉頭,心中暗道:“這玄都想做什么?他是繼任人教教主,又不是立教,難道還指望天降功德不成?”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玄都**師高聲道:“天道在上,玄都立誓:代天滅截!”說到此處,玄都**師對陳九公對視的雙眼中射出兩道寒光,口中繼續道:“破截教!誅九公!”
    破截教!誅九公!
    這六個字一出玄都之口。整個玄都紫府震動看,無邊玄黃功德從天而降,聚于玄都頭頂慶云之上。
    在玄都慶云上,三朵赤蓮一托太極圖,一托玄都紫府劍,一上面空空蕩蕩無任何靈寶。
    玄黃功德降下,一分為二,小的那團落在玄都紫府劍上,被玄都紫府劍吸收。大的一團在空著的赤蓮上凝聚成型,化作一座七層寶塔。
    都說功德難得。玄都此舉非立教教化生靈,也非斬妖除魔,更非救民于水火,卻有功德降下。看似難以理解,但細想想如今的陳九公與天道勢不兩立,玄都立誓與陳九公死磕,乃是順天,在天道看來就大功德!
    況且玄都又是未來的天道圣人,是天道之下一顆重要的棋子。天道也愿意讓玄都鉆這個空子來增加實力。畢竟玄都實力強了,才能給陳九公帶來麻煩。
    玄黃功德降下后,又有一團金光墜下,直入玄都頂上赤光之中,沒入玄都正在衍化的太極之道中,剎那間玄都那還未衍化完整的太極之道變的完整無缺毫無瑕疵!
    看來玄都立誓與陳九公死磕之后,從天道那里得到的好處還真不少。
    太極之道完整,玄都立證混元,霎時間大赤天中金花遍地,仙樂縈繞。洪荒四界,都有異象降下,無數生靈跪拜,賀新圣人出!
    陳九公終于弄清了玄都的反常之處,暗嘆玄都好心機、好手段的同時,陳九公感到了一絲不妙,所以連忙開口:“敢立誓與吾為敵,玄都好大的膽子!”
    玄都**師剛要開口,就聽身旁有人說話,“正如教主所言,教主于天道之外另立左道,吾等乃天道圣人,誓必與教主不死不休!”
    陳九公聞言,心中不由得暗暗苦笑,“這云中子,也非等閑之輩,這么快就算清了因果。”
    原來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帶著一群散仙來大赤天赴宴的云中子。
    云中子大步向前,將玄都**師讓到身后,好不畏懼地與陳九公對視,并道:“天道在上!弟子云中子,上承天道教化,下承玉清道通,復立闡教,闡化天道,教化眾生!”說完,云中子頂上現出慶云三花,慶云三花齊齊放出白光,在那耀眼的白光中,云中子將自己所修戊土之道呈現在眾人眼前。
    和陳九公當年復立截教一樣,云中子復立截教亦有功德降下,但這團功德和剛才的比起來就差的太多了,即使用來祭煉功德至寶,也不過是淮井那一級別的,和玄黃功德鼎根本比不了。
    不過云中子并沒有就此罷休,只聽云中子用更大的聲音嘶吼:“天道在上,弟子立誓:代天滅截!滅截教,誅九公!”
    在這個時候,天道再一次顯示出了它的公正,剛才給玄都大功德,現在同樣也給予了云中子。
    大團的功德天降,也被云中子一分為二,小的那團與復立闡教的功德合在一起,化作一旗,大的那團凝做一幡。這一旗、一幡連同玄黃功德鼎,三件功德至寶浮在云中子三花之上。
    功德之后,又有金光降下,助云中子戊土之道成,戊土之道一成,有鴻蒙紫氣在身的云中子立地成圣!
    這回陳九公什么也不說話了,剛才出言是為了混淆視聽。不給云中子思考的時間,免得他想清音因果然后效法玄都。不想云中子那么快就反應過來了,學著玄都鉆天道的空子弄來了大量的功德,凝聚出了兩件頂級的功德至寶。
    先有玄都。后有云中子,相信剩下那個再傻也該反應過來了。
    果然,一個身影踉踉蹌蹌地進到玄都宮中,大日如來走到云中子身旁。
    可能是之前的玄都**師和云中子給了大日如來莫大的勇氣,摒除心底對陳九公的恐懼。大日如來一推頭上金烏羽冠,呼地一聲,金色的太陽真火從金烏羽冠上噴出。
    火光沖起,直達玄都宮頂,在火光中扶桑古樹高聳,一輪紅日掛在扶桑樹梢,紅日中一只三足金烏振翅欲飛。
    賢者劫,佛門有圣出。隨著青蓮造化佛、藥師王佛隕落,陳九公還想借雞生蛋,給截教弄來一尊圣位。可隨著他使截教獨立于天道之外后。截教中不可能再出天道圣人,那一圣位就落在了大日如來身上。
    佛門尚在,大日如來不用復立截教。佛門上有二圣,大日如來也不像玄都**師那樣大包大攬,只能不咸不淡地說著:“天道在上,大乘佛教上古如來大日,為佛門三教主!宣吾佛門寂滅,教化洪荒生靈!南無……阿!彌!陀!佛!”
    天道有感,異象連連。大日如來學著前面兩人的樣子,“天道在上。弟子立誓:代天滅截!滅截教,誅九公!”
    作為天道欽點的佛門第三圣,天道絕不會虧待了大日如來,大日如來誓言一出。天道頓有感應,大團功德降下,被大日如來凝做一鐘,掛在扶桑樹上。
    功德之后,還是那熟悉的金光,使大日如來的太陽之道得以圓滿。隨后大日如來成圣,異象滿了洪荒四界。
    這一日洪荒連出三圣,四界異象不斷,可把洪荒生靈折騰壞了。除了截教一方,其余生靈無不已跪拜的形式朝賀圣人出!可這一拜,連連拜了三次,洪荒生靈都傻了,平日不都說證道成圣有多難么,可今兒又是怎么一回事?圣人像趕集似的,一個接一個的。
    可憐這些普通人哪里知道,不光是圣人一個接一個,那傳說中的功德至寶也像不要錢似的接踵而至。
    一塔!一旗!一幡!一鐘!
    陳九公的目光從那四件功德至寶上一一掃過,這三位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不但發誓沖著自己來,以功德凝聚出來的功德至寶似乎也是沖著自己來的。
    想他陳九公從老子那里奪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玄都**師就以功德凝聚一塔。從闡教奪了盤古幡和杏黃旗,云中子就以功德凝聚一幡、一旗。而那大日如來以功德凝聚出來的大鐘,明顯是沖著自己的混沌鐘來的。別忘了當年天顯異象至寶歸蓮花,這混沌鐘可是陳九公從佛門手里爭來的。
    圣人連出,無形中給女媧娘娘壯了膽。至寶連出,使得女媧娘娘動了貪念。雖然女媧娘娘也有功德至寶在手,但無論是造人鞭,還是伏羲琴、神農鼎,和那塔、旗、幡、鐘比起來都差的太多了。
    只見女媧娘娘緊走幾步,來在三圣前面,似乎是在彰顯自己老牌圣人的同時,女媧娘娘素手一樣,頂上現出慶云三花,在陣陣玄光中,一四足大鼎閃著幽光。
    女媧娘娘自豪地說道:“天道在上,弟子女媧,為人族圣母,今為人教教主,以先天至寶乾坤造化鼎鎮壓人教氣運!”
    先天至寶!乾坤造化鼎!
    此鼎一現,眾人大驚!
    先天至寶,洪荒千萬靈寶中最頂尖的存在,自開天辟地至今也只有太極圖、盤古幡和混沌鐘,不想今日又出一件,還是在女媧娘娘手里。
    對于眾人投來的驚訝,女媧娘娘欣然自得,這乾坤造化鼎于天地未開時在混沌鐘化形,盤古開天時此寶在盤古斧下一分為二,化作兩件頂級先天靈寶乾坤鼎、造化鼎。機緣巧合之下,女媧娘娘集齊二鼎,以造化之道合二寶為一,重現這先天至寶!
    女媧娘娘突然弄出一件先天至寶,卻是讓玄都**師又驚又喜,有了這乾坤造化鼎,現在的人教已經有兩件先天至寶和多件功德至寶鎮壓氣運,這樣一來,人教想不大興都不行了!
    就這,女媧娘娘還不滿意,只聽她大聲道:“天道在上,弟子立誓:代天滅截!滅截教,誅九公!”
    女媧娘娘說完,就等著天降大功德,好凝聚功德至寶。現在女媧娘娘有了乾坤造化鼎,但還沒有一件稱手的攻擊靈寶,如果能用功德凝聚一像樣的攻擊型功德至寶就好了。不要以為功德萬法不沾,就只能凝聚防御型靈寶。別忘了,功德至寶還有殺人不沾因果的特性呢!
    圣人立誓,天道頓時有了感應,金光鋪地,異象連連。然而……卻無功德降下!
    女媧娘娘心情頓時就不好了,她差點就開口質問天道,但千萬年來對天道的畏懼讓女媧娘娘閉緊了嘴巴。
    “哈哈哈……”這時,一陣笑聲讓女媧娘娘從沮喪中回過神來。一聽這笑聲就屬于那種幸災樂禍的嘲笑,女媧娘娘頓時把一肚子的怒火和委屈傾斜出來,“陳九公!找死!”
    “嗯?”陳九公有些驚訝地止住笑聲,直視女媧娘娘,“女媧,莫要得了件寶貝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不服就做過一場!本教主倒要看看自己是怎么個死法?”
    “陳九公!”女媧娘娘聞言大怒,身子一挺就要上前動手。此時女媧娘娘有此戰意,也不光是乾坤造化鼎,還有玄都、云中子、大日如來接連證道的原因。
    可是,在女媧娘娘一左一右,玄都**師和云中子在女媧娘娘沖動前,就攔住了他的去路。
    玄都**師很想說一句:“娘娘,咱們打不過他!”但是,這話真的往外說,話到嘴邊就變成了:“娘娘,道祖無法旨下,吾等不可輕舉妄動。”一成圣,玄都**師對女媧娘娘的稱呼頓時變了,從師叔變成了娘娘。不過這也算正常,一成圣地位就不同了,像那大日如來也是如此,回佛門后就與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平起平坐,以師兄弟相稱。
    被玄都**師和云中子一攔,女媧娘娘也反應過來了,玄都**師那番話的深意女媧娘娘也聽出來。就像演義中,通天教主擺下誅仙陣,元始天尊往陣中走了一圈后,回到蘆篷安坐。門下弟子問他為何不破陣,元始天尊說:“古云:‘先師次長。’雖然吾掌此教,況有師長在前,豈可獨自專擅?候大師兄來,自有道理。”
    這話說的都好聽,其實就是為了給自己長臉,明明破不了,還說的冠冕堂皇。玄都**師把鴻鈞搬出來說事,聽上去是他們尊重鴻鈞,其深意就是:咱們打不過他。
    平靜下來之后,女媧娘娘回憶起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比如說當年的老子、元始天尊,哪個沒有至寶在手?最后怎樣?寶貝不全成陳九公的了么!想到此處,女媧娘娘心里不由得敲起了退堂鼓,但表面不動聲色,色厲內荏地沖著陳九公喝道:“玄都教主所言在理,今日放你陳九公一馬,還不速速離去?”
    陳九公淡淡一笑,雙臂齊揮,兩道紫光一閃化作二寶,一為盤古幡,一為毀天劍。
    “陳九公!你還想動手不成?”
    陳九公道:“見者有份,幾位可否忍痛割愛,將那功德至寶予我一件。若能,九公感激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