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718 勝負未分

西極萬妖山妖圣宮中。
    往日雍容華貴的女媧娘娘失魂落魄的癱在云床上,鬢角凌亂,姣好的臉上帶著淚痕,就好像普通人家女子被欺負了一樣。
    妖圣宮外,渾身是血的獼猴王躺在玉石階上昏迷不醒。
    光明山前一戰,妖族輸了,輸的很慘。雖有鯤鵬妖師大發神威力敵四大魔主,但當玉帝、王母帶著截教眾天君、星君殺到之后,妖族的潰敗就在所難免了。
    一敗涂地!
    千萬妖族死難!
    上古妖皇太子,金烏太子戰死!
    洪荒億萬妖族之師,鯤鵬戰死!
    上古妖族十大妖圣之陸吾,戰死!
    上古妖族十大妖圣之白澤,戰死!
    上古妖族十大妖圣之計蒙,戰死!
    其余妖神、妖王、大妖就更不用說了,只有一些運氣好的逃出升天,逃入地仙界各個角落中躲了起來。事已至此,任誰都能看得出來,妖族這艘大船沉了,真正忠于妖族的全都戰死了。
    當然,獼猴王也忠于妖族,只是在最后關頭,鯤鵬妖師施展大神通,將他和彩鳳仙子挪移回萬妖山。
    一陣香風飄來,彩鳳仙子來到獼猴王身旁,從袖中取出一個銀色小瓶,低身將瓶中液體灌入獼猴王口中。
    不一會兒,獼猴王醒來,一睜眼就從地上翻身躍起,四處一看自己是在妖圣宮中,無盡的悲涼頓時灌滿心間。
    “娘娘!”獼猴王跪在玉石階上,對著那緊閉的宮門重重地磕頭。
    想他獼猴王乃混世四猴之赤尻馬猴,根腳非凡,先修煉妖族密典天妖屠神決,又得女媧娘娘傳授九轉玄功,肉身強韌如靈寶。
    可此時,獼猴王額頭撞破,血流玉階。
    “大圣,先回去吧!”在獼猴王身旁。見他如此這般,彩鳳仙子出言相勸。彩鳳仙子知道妖族死難,最傷心的就是自己老師女媧娘娘,而獼猴王現在這般。無疑在女媧娘娘心頭傷口上撒鹽。
    彩鳳仙子話音剛落,妖圣宮宮門大開,女媧娘娘從宮中緩緩走出,直走到獼猴王身前,輕聲道:“想要報仇?”
    獼猴王將頭深深低下。額頭上流下的血將女媧娘娘的鞋給染紅了,可此時獼猴王根本顧不了這些,堅定地道:“娘娘,弟子愿與我妖族同生共死!”
    聽到獼猴王言語中已存死意,女媧娘娘不由得暗暗搖頭,不久前在紫霄宮,道祖親口說只要陳九公不滋事,那要到百年后他才會與老子再次出手對付陳九公。如果現在自己帶著獼猴王殺上光明山或金鰲島,那自己的結局不是被殺就是被鎮壓。
    女媧娘娘強忍住心中的悲傷,冷冷地道:“封神劫。截教被滅,后有陳九公崛起,重振截教。如今吾妖教雖破,但洪荒不滅,妖族不絕,妖族未必沒有復興之日。”
    “娘娘……”女媧娘娘這番話,獼猴王可是聽進去了,再抬頭時獼猴王眼中已經有了些許叫做希望的東西。
    女媧娘娘錦袖一撫,獼猴王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娘娘。怎么做才能重興我妖族?”
    女媧娘娘輕嘆一聲,搖了搖頭后才正了正神色,“想復興我妖族,難免要弄些手段。”說罷。女媧娘娘錦袖一揮,身后的妖圣宮化作一道流光飛入她袖中。
    見女媧娘娘把妖圣宮都收了,獼猴王心中悲意更濃。當年女媧娘娘降在西極,拔萬妖山立妖教,起妖圣宮。今日妖教教眾十不存一,滿上上下連一百妖眾都沒有了。現在女媧娘娘收起妖圣宮,無疑是要放棄這片基業。
    雖然不舍,但獼猴王知道女媧娘娘這么做是對的,想那截教當年被滅,通天教主不也是封了金鰲島,率門人弟子上三十三天,在禹俞天中閉關不出么。
    就這樣,獼猴王跟著女媧娘娘離了萬妖山,穿過三十三天來在混沌當中。可入了混沌之后,獼猴王才發現女媧娘娘并非是往錦繡天。
    識趣的獼猴王沒有多問,直到到了大赤天,以玄都**師為首,人教所有人在大赤天外迎接女媧娘娘。
    見女媧娘娘只帶彩鳳仙子和獼猴王前來,玄都**師微微一笑,上前微微一禮,“師叔遠來,玄都有失遠迎,還望師叔恕罪。”
    看到玄都**師的動作,獼猴王不禁大怒,原來這玄都**師對女媧娘娘行的竟然是平輩之間的見面禮。
    這還得了?
    且不說女媧娘娘是混元圣人,從輩分上論,女媧娘娘是師叔,你玄都是小輩,就算不大禮參拜,也的躬身見過才是,怎么能以平輩間的禮儀來見女媧娘娘?
    古語有云:君辱臣死!在妖族,女媧娘娘不僅僅是君王那么簡單,獼猴王焉能不怒?
    就在獼猴王要上前與玄都**師拼命時,才發現自己不能動了,整個人連抬起一根手指都做不到,就別說去和玄都**師拼命了。這也就罷了,獼猴王悲哀的發現自己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可讓獼猴王驚訝的還在后面呢,對于玄都這樣不懂禮數、不敬圣人的小輩,女媧娘娘不但沒有怪罪,還還了一禮,“教主客氣了!”
    玄都微笑著點了點頭,這時在他身后,人教眾人才紛紛向女媧娘娘躬身行禮,齊齊口稱:“見過娘娘,娘娘圣壽!”
    女媧娘娘輕抬手示意眾人免禮,玄都**師笑道:“師叔遠來,必有要事,還請往我宮中詳談。”
    就這樣,玄都**師將女媧娘娘讓至玄都宮,期間獼猴王就像個牽線木偶一樣,木訥地跟在女媧娘娘。
    在玄都宮中,玄都**師與女媧娘娘分賓主落座,人教之人一個不在,僅有彩鳳仙子、獼猴王站在女媧娘娘身后。
    坐定之后,女媧娘娘打量玄都片刻,點了點頭道:“教主已斬出自我,不知何時合道?”
    玄都**師笑應道:“三日之后,合道混元。”
    “三日!”女媧娘娘秀眉輕蹙,半響之后似乎做出什么重大決定一樣,長出一口氣。“三日之后,吾入人教,為人教副教主!”
    女媧娘娘此言一出,聽的獼猴王倆眼頓時紅了。可是身不能動口不能言,只能憋屈地聽著。
    玄都**師聽女媧娘娘之言,搖頭道:“不可,不可,人教副教主有孔丘道友、山河道友。師叔當與玄都同為教主執掌人教!”
    玄都此言一出,女媧娘娘臉上頓時笑開了花,“好!好!就依玄都師侄!”
    這時,玄都一指女媧娘娘身后的獼猴王,“這位道友可為我人教護法。”
    “好!”對于玄都**師的話,女媧娘娘想也沒想就應了下來,不過卻有一問,“赤尻為人教護法,可需化去妖身?”
    “那是自然。”玄都**師絲毫不理會獼猴王那能殺人的目光,對女媧娘娘說道:“賢者劫后。人教大興!我人教當有八仙現世,赤尻道友轉世人族,可應那乾金之象,日后功德圓滿,未必不能爭三界共主之位。”
    女媧娘娘聞言大喜,道:“師侄所言大善!昨日那昊天小兒逆了天命,日后道祖怪罪,必除他三界共主之位,赤尻若應乾金之象,必可為三界共主!”
    見女媧娘娘高興。玄都**師臉上露出笑容,只是心里比較糾結。本來按玄都的心意,這八仙乾金之象是留給那人了,但是考慮到這位師叔有賣隊友的習慣。玄都只能下定決心,先把她安撫好了,先把她綁上人教的戰車再說。
    這不,且看女媧娘娘自打見到玄都之后對他的一連串稱呼變化,由教主到玄都師侄,再到師侄。就能夠看出此時女媧娘娘的心情不錯。
    正好趁著女媧娘娘心情不錯,玄都**師道:“師叔,那昊天逆天而行,道祖為何還不降罪?仍容他執掌天庭?”
    “這個……哎……”女媧娘娘輕嘆一聲,語氣有些低沉的道:“還不都是陳九公那賊人!”女媧娘娘一提起陳九公就咬牙切齒。“若是無他,昊天小兒豈敢逆天?”
    玄都**師聞言,有些不敢相信,“他陳九公有何本事?還能勝過道祖不成?”對于昨日一戰,玄都**師只知道陳九公沒輸,截教沒有被滅。而其中具體情況,玄都**師就不得而知了。此時的玄都,十分迫切的想要知道陳九公是怎么在道祖手中保住截教的。
    被玄都**師問起昨天的事,女媧娘娘簡單地說了一下,主要說的是那異寶六魂幡威力驚人,叫道祖也束手無策。而自己和元始天尊等人被虐之事,女媧娘娘根本連提都沒提。
    “六魂幡!不想此寶竟有如此威力!”玄都**師也聽老子說過這六魂幡,卻不想陳九公靠這寶貝擋住了六圣護住了截教。當聽說六魂幡毀了之后,玄都**師一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既然六魂幡已毀,那百年后道祖破截豈非舉手之事。”
    女媧娘娘美目中精光一閃,應道:“不錯,如今截教已在天道之外,百年后洪荒將再無截教!”
    或許在玄都**師和女媧娘娘眼中,現在的截教就如那雨中浮萍,雖然陳九公依舊強勢,但不過是秋后的螞蚱,沒幾天蹦跶的了,只等百年一過,道祖再率眾圣至東海,無了六魂幡的截教再無還手之力。
    可此時的金鰲島上,宴會依然未散,今日三界至尊玉帝、王母來訪,又有地府閻君受邀,陳九公拿出自己積攢多年的黃中李大宴賓客。
    作為主人,陳九公一會兒與玉帝舉杯暢飲,一會兒與閻君說笑。眾人似乎誰也不擔憂百年之后,根本不想玄都**師和女媧娘娘想的那樣。
    宴會再好,總有盡時。
    待到宴會散去,陳九公將玉帝、王母、鎮元子、閻君請入羅浮洞中。五人商議許多,最后陳九公命金霞童子送閻君離去。
    待閻君出了羅浮洞后,陳九公向玉帝問道:“大天尊與道祖多年,依大天尊看,我等算計能否成功?”
    “這……”玉帝苦笑著搖搖頭,“教主有所不知,我與師妹雖在道祖身邊多年,但還真算不準道祖性子。”
    這時王母也說:“都說太清無為,孰不知道祖更是無為。我與師兄在道祖身邊半個元會,道祖和我們說的話連百句都沒有。”
    玉帝、王母這么一說,陳九公反倒驚奇,“大天尊、娘娘沒有絲毫把握,怎敢如此?”
    玉帝大笑:“雖然道祖對我和師妹有點化之恩,但我等在他眼中無非棋子,應天而生,逆天則死。自與教主相交,昊天才不為傀儡,如今教主脫離天道,我等也愿隨教主搏上一搏!”
    聽完玉帝一番話,陳九公沉吟片刻,悵然道:“前路漫漫,九公也不能保證自己百年后能過劫難。不過既然大天尊、娘娘如此厚愛,九公保證必不負二位!”說完,陳九公從懷中取出一張陣圖,由水火童子呈到玉帝面前。
    玉帝伸手接過陣圖,直接在羅浮洞中將陣圖煉化。
    煉化陣圖后,玉帝取出打神鞭、封神榜連同陣圖由水火童子呈給陳九公。陳九公一手持打神鞭,一手將陣圖和封神榜抓在一起,口中念動咒語,陣陣青光縈繞,那陣圖竟然融入封神榜中。
    陳九公將陣圖放在身前案上,咬破右手食指指尖,用血在封神榜上畫著。直到封神榜上滿是血色符咒后,陳九公才停手,重新將打神鞭、封神榜還給玉帝。
    將打神鞭、封神榜收起,玉帝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和陳九公緊緊的連在一起了,百年之后判生死!
    見玉帝收了二寶,陳九公微微一笑,說道:“三日后,玄都證道,大天尊、娘娘可愿與我同往大赤天為圣人賀?”
    “既是教主相邀,昊天豈敢不從。”玉帝與陳九公開了個玩笑,然后說:“人教有新圣人出,必當大興,我等又該如何應對?”
    陳九公道:“無他,兵來將擋罷了!人教根本在人族,下任人皇出自我截教門下,任那人教再興也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