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710 六魂幡VS天道之力

東海之上,兩方仍在對峙。這邊是鴻鈞道祖、老子,攜那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以及女媧娘娘。只是眼下元始天尊等四圣滿身傷痕,神色萎靡,恐怕在接下來的戰斗中是出不上什么力了。
    借不上力也就罷了,如今元始天尊等人反倒成了陳九公用來威脅鴻鈞道祖的籌碼。
    鴻鈞道祖看了看陳九公,目光又從四圣身上掃過,此時四圣肉身傷勢雖重,但遠比不得元神的創傷。那六魂幡竟然斬殺了六圣寄托在虛空的元神,否則不磨不滅的圣人怎會受傷?
    鴻鈞道祖與陳九公四目相對,無聲地對峙著,陳九公神色坦然,慶云三花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高懸,垂下條條玄黃之氣,將整個金鰲島護住。同時微笑著對鴻鈞道祖說道:“大局已定,道祖不如歸去。”
    鴻鈞聞言應道:“六魂幡已毀,陳九公還有何依仗?”
    陳九公笑應道:“道祖乃天道至圣,自然知曉那六魂幡乃何物,得祖巫精血催動,煞氣侵蝕天道,恐怕道祖那合了天道的元神也受損不輕吧?”
    道祖眼中寒光一閃,不可置否。這時,陳九公輕笑道:“況且……盤古遺澤豈是說毀就毀的?”
    陳九公話音剛落,就六道黑氣憑空而出,直沖而起,瞬間沖上三十三天,看那去勢,是往混沌中去了。
    道祖神色一滯,左手一揮,頂上造化玉牒飛出,來在元始天尊等人上空。只見玄光一閃,元始天尊等人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收了四圣后,道祖并沒有向陳九公出手,而是直接飛身而起,直往上空飛去。
    見鴻鈞疾走,老子心念一動就理清了天機,瞪了陳九公一眼。起身就走。
    這兩位連個話都沒有,就這么走了,陳九公都有些納悶,連忙掐指推演。卻發現天機混亂不堪,根本沒有頭緒。
    鴻鈞道祖上三十三天,來在混沌之中,急回自己紫霄宮去,突然見前方一道青光劃過。道祖身形一動,橫在青光前阻路。
    青光頓住,化作通天教主。
    只見通天教主向鴻鈞躬身一拜,口稱:“通天,拜見老師!”
    “通天,你不在紫霄宮中靜修,出來做甚?”
    這時,那六道黑氣不知從哪里冒出,聚在通天教主周圍。
    見到這些黑氣,鴻鈞道祖心中殺意勃發。冷冷地說道:“通天!逆天而行,恐難逃一死!”
    道祖飽含殺機的話一出,周圍溫度驟降。
    感覺到從道祖身上傳來的`殺意,通天教主淡淡一笑,輕聲道:“太清合道,卻是成全了老師。”
    好個通天教主!面對殺機勃發的道祖不但不怕,還左顧言他,似乎自己面對的根本不是洪荒第一人,不過是個普通老翁罷了。
    道祖眼中寒光一閃,也不多說。直接出手。只見道祖雙掌一翻,混沌中飄出兩道神雷,雷光是耀眼的紫色,正是道祖早年所創紫霄神雷。
    兩道紫霄神雷轟在通天教主身上。通天教主整個人被炸的粉碎。
    這時,老子從后趕到,眼見通天被道祖秒殺,不由得微微一怔。
    通天教主肉身化為飛灰,在原來通天教主所在之處,一縷青氣如煙直起。在青氣周圍,圍著的是六道黑氣。
    “盤古上清!”道祖見通天死后返本還原,化為上清,心念急轉頓時明白了許多因果,不由得暗恨:“好個盤古,竟敢算計天道!”心想之時,道祖已打定主意,必須要斬草除根。
    造化玉牒雖道祖心意而動,從道祖體內飛出,直奔青氣而去。這造化玉牒當得上洪荒第一至寶,在離了道祖后竟然后發先至,瞬間就追上了青氣。
    眼看造化玉牒放出陣陣玄光,要將青氣泯滅,青氣中閃出一道耀眼至極的紫光,同樣還有一個聲音隨之而出。
    這個聲音很熟悉,其主人正是通天教主!
    只聽通天教主的聲音在混沌間回蕩:“截!”
    “截”字一出,剛剛那一閃而逝的紫光出了青氣,這紫光銳利至極,直擊在造化玉牒上。
    不知這紫光是什么寶貝,能擊得造化玉牒一震。道祖看了,竟然舍了青氣,催動造化玉牒鎮壓紫光。
    當造化玉牒帶著紫光飛到道祖面前時,青氣連同六道黑氣已消失在混沌之中。
    這時老子來在鴻鈞身旁,見那被造化玉牒困住的紫光化作一道長約一尺的紫氣,不禁驚道:“鴻蒙紫氣!通天怎會如此不智?”
    鴻鈞看著老子,想從他臉上看出什么,但混元圣人喜怒不形于色,以無為著稱的老子臉上更不會有什么表情了。
    所以道祖也不打啞謎,直接問老子道:“師弟與那通天同為盤古元神所化,難道就不知道什么么?”
    道祖不問還好,道祖這么一問,老子反倒有些發懵,遲疑一下搖了搖頭,“師兄有事,單說無妨。”
    “罷了!”道祖同樣要了搖頭,“事已至此,師弟與吾回紫霄宮吧。”
    老子感覺鴻鈞道祖有些反常,但此時鴻鈞已起身往紫霄宮去了,老子只能跟上,與道祖一起回到紫霄宮內。
    入了紫霄宮坐定,道祖催動造化玉牒放出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命他們回道場療養傷勢,并重新將元神寄入虛空。
    待到四圣離去之后,老子才想鴻鈞問道:“師兄,那六魂幡為何會有如此威力?”
    鴻鈞聞言,未答反問道:“盤古遺澤,師弟當真不知?”
    老子心里只覺得不對,搖了搖頭回應道:“師兄有話,明言就是。”
    道祖道:“天地初開時,盤古身損,元神三分,師弟享盤古遺澤,得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那通天則得六魂幡。”
    “什么!”老子聞言,心神震動。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是什么?那是盤古開天功德所化,是洪荒第一功德至寶。為自己出世時所得。
    自出世至今日,老子仍然清楚的記得當日的情景,自己懷揣寶塔,同為盤古元神所化的元始、通天卻是兩手空空。
    當時老子還道是因自己為三清之首。才享那第一功德至寶,不想通天竟然也享盤古遺澤,懷揣至寶而生。
    想想也是,同為盤古三清,盤古開天烙印三分。所得功德三分,盤古遺澤又豈會單為自己所有。
    老子也不是沒見過寶貝的主,不會嫉妒通天得了六魂幡,他在意的是,這事通天從未和自己說起過。后來三清反目也就罷了,就連三清同住昆侖山時,通天也從未提及過此事。
    那么通天教主為何隱瞞此事?回想那借道祖之手返本還源,還為上清的通天,老子想到了一種可能,他有些不敢相信地向道祖問道:“師兄。莫非這一切都是那通天的算計?”如果說通天自一出世就想到了會有今日,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雖有詭異的通天教主在前,但道祖還是相信老子,因為老子他以合天道,元神已完全與天道相合,根本無法心存二念。所以,道祖也就不瞞他了,“這不是通天的算計,是盤古的!”
    “盤古?”老子聞言,心中驚訝更甚。許多人說。三清就是盤古,身為盤古元神三分所化的老子,如果盤古有什么算計,他豈會不知?況且盤古已死。元神三分為三清,肉身化為十二祖巫,左眼為太陽,右眼為太陰……他留下這般算計又有何用,難道還能重生不成?
    對于老子的驚訝,道祖不予理會。現在道祖心里想的是,老子得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通天得六魂幡,那么元始天尊從盤古遺澤中得到了什么?
    ……
    金鰲島上,截教弟子齊聚碧游宮內外,歡天喜地的慶祝今天的勝利。
    陳九公端坐法臺之上,與鎮元子、無當圣母、孔宣等人說著話,他們言語間多為互相吹捧,因為他們今日的大勝,有資格這么做。
    突然,陳九公耳旁傳來一絲細微的聲音,心神激蕩之下,陳九公不動聲色的繼續與眾人閑談,一縷元神悄悄離體,出了碧游宮一直向上。
    直至出了金鰲島,陳九公面前出現一團青氣,在青氣周圍,是整齊排列的六道黑氣。
    “弟子陳九公,拜見師祖!”止住心中激動,陳九公向青氣大禮參拜。
    青氣中傳出通天教主的聲音,“九公,截教就交給你了!”
    “師祖!”陳九公忙道:“師祖既然脫困,理當回金鰲島執掌截教,九公……”
    陳九公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通天教主打斷,“九公,今日之后,再無通天,吾與截教因果盡去,無需掛懷。”
    “這……”聽通天教主這話,陳九公十分著急,這話怎么聽著就像是在說遺言一樣。說真的,陳九公并不在意通天教主回歸,以他現在的道行,別說是權力,就連氣運也是可有可無的東西。如果沒有截教這副擔子,陳九公早就閉關參悟大道去了。
    可是現在,不只是師祖通天教主他是否回歸的問題,而是通天教主好像是有性命之憂。
    這時,青氣中分出一縷,來在陳九公面前。
    心知通天教主不會害自己,陳九公就任由這青氣從自己頂門射入。
    而青氣進入陳九公體內后,陳九公眼前一亮,許多因果出現在心頭。
    半餉,陳九公低聲輕嘆,雙手一震,一張陣圖出現在手中,這陣圖中包著十二金人,正是陳九公從巫族那里收回來的十二都天神煞陣。
    陳九公雙手一托,陣圖卷著十二金人飛起,化作一道流光沒入青氣之中。
    收了陳九公的十二金人,通天教主長嘆一聲,這聲嘆息中包含濃濃的不舍,聽得陳九公心中難過不已,悲呼道:“師祖當真要如此?”
    “九公……吾去也!”話音剛落,青氣疾走。
    陳九公怔了怔,多少往事那一幕幕的在眼前回蕩,耳畔又傳來了通天教主爽朗的笑聲。任由淚水從眼角滑過,陳九公拜倒在空中,向著青氣離去的方向連拜九拜,“弟子陳九公……恭送師祖!”
    魔界中,坐在云床上療傷的元始天尊猛地睜開雙眼,眼中閃過一絲晶瑩,低聲道:“三弟,走好!”
    ……
    從一縷元神離體到回歸,截教眾仙都毫不知情,這時金靈圣母率那些曾上封神榜的截教弟子回歸,直接讓金鰲島上的氣氛達到了頂峰。
    本來此時還未到重定封神榜的時候,但玉帝完全倒向了陳九公,在道祖降臨金鰲島的時候,玉帝以打神鞭抽打封神榜,放出了被封神榜困住的所有元神。
    當年與女媧娘娘一戰,陳九公從女媧娘娘那里強行借來了乾坤鼎,以那造化靈寶和以孔宣帶回來的九天息壤,陳九公為那些上了封神榜的截教弟子塑造了最好的肉身。
    拜過陳九公后,金靈圣母在蒲團上坐定,然后才道:“教主,大天尊明日要來拜見教主。”
    “嗯!”陳九公點了點頭,對無當圣母道:“師伯,傳令下去,明日我截教弟子當于金鰲島外迎接大天尊。”
    “無當領發指!”對于陳九公這個命令,無當圣母欣然接受。今日玉帝的表現,配得截教上下的尊重。要知道,那玉帝原本可是道祖座前童子,又是道祖冊封的三界至尊,他能背叛道祖而靠向截教,截教上下給予他怎樣的尊重都不為過。
    陳九公又道:“金霞!”
    “老爺!”聽陳九公招喚,身旁的金霞童子連忙上前聽命。
    “明日去地府,請閻君來我金鰲島做客!”
    “領老爺法旨!”
    聽陳九公命金霞童子去地府請地府閻君,鎮元子似有所悟,“賢弟可是有何安排?”
    陳九公點頭道:“兄長也知今日能逢兇化吉全仗六魂幡,而六魂幡已損,百年后道祖再來金鰲島,我等還應該有手段應對才是。”
    鎮元子聞言,深吸一口氣,“賢弟,可真要那般?”
    陳九公哈哈大笑,反問道:“大兄今日危難之時尚且留在我碧游宮中,難道還沒做好準備么?”
    鎮元子不由得苦笑,連連搖頭,“賢弟莫要笑話,愚兄在碧游宮中時,心中甚是忐忑,還真怕賢弟最后行那魚死網破之事。”說到此處,鎮元子眼中閃過一絲懼色,“真要那般,洪荒四界盡毀,天地重歸混沌,那還得了?”
    聽鎮元子這么說,陳九公臉上神色不變,“既然大兄害怕,想來道祖也不會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