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708 鴻鈞老子收四劍玉帝鞭打封神榜

誅仙四劍被鴻鈞、老子收起之后,誅仙劍陣再無一絲殺傷力,在金鰲島四方的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從四方沖向三仙、蓬萊、方丈、瀛洲四島。
    賢者劫初,四圣圍攻金鰲島,在誅仙劍中大敗而歸,而今有兩位天道老祖收了誅仙四劍,讓四圣看到了滅截教的機會。
    但就在四圣剛剛起身的一瞬間,異變頓生,三仙、蓬萊、方丈、瀛洲四島向金鰲島移動,東海五大仙島拼在一起,五島上沖起五色光柱,引動天地間的五行之氣向金鰲島匯聚,磅礴的五行之氣在東海上凝實,將五島牢牢護住,在四圣面前形成一道五色結界。
    “這是什么陣法?”元始天尊眉頭一皺,抬手揮扇,那被他一直抓在手中的羽扇上隱隱黑光流轉,五道黑氣自扇面上射出,好似五道利劍,齊刺在元始天尊面前的五色結界上。
    這五色結界看似凝實,但一碰之下卻好像紙糊一樣,被黑光一刺而入。元始天尊見狀一怔,他也沒想到這結界這么脆,手中羽扇一劃,五色結界唄撕開一道口子,元始天尊將身一晃,踏入五色結界之中。
    與元始天尊一樣,五色結界也難不住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三圣也如元始天尊一樣,不費吹灰之力就進到五色(結界當中。
    或許四圣都沒想到,這五色結界進好進,進來以后就不是那么自在了。
    在外面看時,五色結界五色涇渭分明,紅是紅,白是白,青是青,黃是黃。但入了其中,赤、青、黃、白、黑五色光芒輪轉不定。任入陣這四位道行高深,也看不清眼前是什么顏色。
    準提佛母抬手揮杖,手中七寶妙樹杖連刷,七寶妙樹過處,光芒散開,一條小路出現在準提佛母腳前。
    準提佛母沉思片刻,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抬頭一指,十二品三色蓮臺憑空現于腳前,準提佛母抬腳踏上十二品三色蓮臺。在蓮臺上站定。準提佛母抬起頭,堅定地望著前方,十二品三色蓮臺飛起,載著準提佛母向前飛去。
    圣人神通自然是了不得的,踏蓮而飛的準提佛母轉眼間飛出千丈之外,但卻又停了下來。倒不是有什么阻攔,而是在前面不遠處出現個岔路口,前、左、右三個方向三條路。
    準提佛母掐指推算,卻毫無頭緒。無奈地搖搖頭,準提佛母舉目向上看,雖然有五色光芒阻隔看不出多遠,但準提佛母知道鴻鈞、老子一定能殺上金鰲島與陳九公決一雌雄。
    此時準提佛母也想明白了。道祖招自己等四圣來此,在此戰中的作用
    就是牽制,使陳九公分心他顧。
    但凡圣人,能證混元。都是有大智慧、大毅力之輩。準提佛母脾氣是好,但內里也有屬于自己的驕傲。即使你是道祖,你是天道的代言者。也不能無視一個混元教主。準提佛母腳下蓮臺動,直向前方飛去。行出萬丈,又遇岔路口,準提佛母冷哼一聲,繼續向前。
    可就在準提佛母連過十個路口之后,卻感覺到了一絲不妙。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位置,抬頭茫然四顧,準提佛母盤坐在十二品三色蓮臺上掐指推算,但怎奈道行不如陳九公,怎么也算不分明。
    準提佛母氣度恢弘有雅量,很少有氣急敗壞的時候,但在此地此時此刻,準提佛母急了,猛地站直了身,催動腳下十二品三色蓮臺沖入左手邊那條通道。
    “這是什么陣法?”在大陣中來回穿梭,但最終都會回到原點,氣的準提佛母在十二品三色蓮臺上直跳。
    不止準提佛母如此,其他三圣在這陣中也是不住地兜圈子,來來回回數十趟也出不了此陣。
    四圣都是先天生靈,鴻蒙初判時于紫霄宮聽道,于陣法一道或許不如通天教主那般精通,但也都不差,看各教護教大陣就足見一班。可今日在此陣中,卻是茫然。
    可任四圣道行高深,任他們見多識廣,也絕不可能會知道什么叫迷宮?整個洪荒,也只有陳九公一人知道怎么走出這個特殊的大陣。此陣沒有千重變化,也沒有萬般殺機,但你要沒有找尋出路的方法,就走不出去。
    眼看著四圣被困于陣中,道祖、老子相視一眼,無不驚訝。
    讓這二位驚訝的決非這大陣的非凡威力,而是此陣的不同尋常。
    鴻鈞、老子懸于金鰲島上空,兩位老祖驚訝地望著籠罩五島的大陣,
    眼見庚金、辛金、甲木、乙木、壬水、葵水、丙火、丁火,先后天五行之氣五光十色的從八方涌來,在五島之上凝聚成條條通道,或相連,或交錯,條條相覆蓋,道道互縱橫。
    道祖眼中玄光流轉,頗為驚訝地對老子說:“陣法出于五行,卻不含五行之變化,陣中無殺機,無攻防之力,陳九公……確實了得!”
    老子聞言,驚訝地看了道祖一眼,昔日道祖紫霄宮講道時,老子就在座前聽講,從那時至今日,老子第一次聽到鴻鈞夸贊他人。
    懷著復雜的心情,老子將目光投向覆蓋五島的大陣望去,只見那一條條五行通道相連互交,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好像沒頭蒼蠅一樣在陣中來回繞圈。就像道祖剛說的一樣,此陣不含任何變化,也不具絲毫的攻擊力,但卻將四圣活活困于陣中,著實了得。
    想想當年那個以峨眉山與自己交換離地焰光旗的晚輩弟子,老子心中一冷,甩手將手中扁拐擊出,那扁拐從半空中墜下。
    老子這一擊直奔五行迷宮而去,是要將其擊破放出被困住的四圣。陳九公哪里能容?頂上混沌鐘沖起,在空中一震,鐘上升起混沌色云團,將扁拐托住。
    見自己扁拐被阻,老子輕哼一聲,那扁拐通體赤光大作,道道赤光聚在扁拐外。如風車一般瘋狂旋轉,將混沌云團撕碎。
    混沌云團被太清仙光撕碎,混沌鐘直沖而起,猛撞扁拐。
    扁拐被撞的倒飛回老子手中,老子持拐在手,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大袖一卷,一道玄黃色光圈自袖中飛出,正是那功德至寶金剛鐲。
    金剛鐲飛離老子,在半空中定住。其上玄黃色光芒大作,天地間五行之氣轉向,向金剛鐲涌去。
    只見那玄黃色光芒形成的圈子就好像是無底洞一樣,不住地抽離凝聚五行迷宮的五行之氣。
    金鰲島座忘巖上,陳九公頂上現出三花五氣,三花上各沖起一道青氣。青氣凝聚萬里青云罩住五行迷宮,在青云之上,先天至寶混沌鐘化作絲絲混沌之氣融入青云之中。
    今日的老子以不同往日,陳九公不敢怠慢。慶云上現出那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飛起,離了慶云,直上青云之上,塔上玄黃色光芒沖天。正將那金剛鐲擋住。
    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放出光芒阻隔,金剛鐲無法再收五行之氣,五行之氣下沉,沉入五行迷宮。迷宮再次凝實起來。
    發出的攻擊連連被陳九公所阻,老子一震手中扁拐,就要下去與陳九公近身廝殺。
    道祖忙伸手阻攔。沖老子搖了搖頭,鴻鈞道祖將手中竹杖祭出,竹杖一出,漫天翠綠。
    見道祖出手,陳九公面色微動,輕聲斥道:“猴兒!還不搖幡?”
    袁洪聞言一震,左手抓著六魂幡,右手中現出定海神針鐵,定海神針鐵
    把六魂幡穿了,舉在高處一搖。
    六魂幡隨著定海神針鐵在高處搖動,幡下六尾同幡本體擺動,就這微微一動,六尾出冒出黑氣,六條長長的“尾巴”掛在六魂幡下,來回晃動。
    六魂幡動,道祖鴻鈞、老子、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同時有了感覺。這種感覺非常不妙,如有一股涼氣游走全身,想這六位都非凡胎**,更是洪荒最強的幾人,早已是萬劫不磨不滅之身。百毒不侵身,寒暑不入體,
    特別是那鴻鈞道祖,自出世就是高高在上,連虧都沒吃過,哪里有過這種涼颼颼的感覺?
    不過道祖畢竟是道祖,況且來前早已早出此戰將遇六魂幡,鴻鈞道祖怎能沒有防備?將擊向混沌鐘的竹杖收回,鴻鈞道祖輕哼一聲,腦后沖起五道氣浪,氣浪浩浩蕩蕩,化作慶云三花,三朵巨大的混沌色蓮花古樸浩瀚。在三朵混沌色蓮花之上,一團白茫茫霧氣中晶瑩閃閃,隱約間像是一多邊玉牒。
    與道祖相同,老子也現了法相,那熟悉的赤色慶云、赤色三花,只是三花上空蕩蕩的,什么寶物也沒有。曾經身家豐厚,攜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的太清圣人,如今兩袖空空,除了金剛鐲外和一扁拐之外,再無他物。
    和鴻鈞道祖一樣,老子也是合天道的圣人,或許道行不及道祖,但遠在元始等人之上。現出法相后,六魂幡傷不得其分毫。而那元始、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可就沒那么輕松了。
    六魂幡一動,四圣戰力銳減,法力直被削至五成以下,還好陳九公布下的五行迷陣無甚殺伐之力,否則四圣非吃大虧不可。
    金鰲島上,陳九公目光緊緊盯著鴻鈞道祖。雖然老子也是同一級別的強者,但此時此刻此陳九公眼中只有鴻鈞道祖。
    準確的說,在陳九公眼中,只有道祖慶云三花上的造化玉牒。
    造化玉牒,這是和盤古開天斧同一級別的靈寶。此時的造化玉牒雖不完全,但比起盤古開天斧三分所化的太極圖、盤古幡、混沌鐘恐怕還要更勝一籌。
    這樣的好寶貝,恐怕無人不想據為己用,但不知為何,陳九公看到那造化玉牒,心中就沒有由來的滋生厭惡之情。
    掌心下紫光縱橫間,盤古幡被陳九公抓在手中,輕咤一聲,盤古幡向上一撩。
    紫光自下向上,貫穿萬里,似要將天撕開。
    鴻鈞道祖右手扶杖,左手食指伸出,向腳下一指,頭頂上慶云上垂下條條混沌之氣。
    混沌之氣垂至道祖腳下三尺之處盤旋成盤,擴散開來,覆蓋萬里之地,正好擋住盤古幡。
    見自己一擊被道祖擋住,陳九公冷哼一聲,雙肩微動,雙手握住盤古幡幡桿一蕩,萬丈紫光隨幡而動,直立而起,向鴻鈞迎面而去。
    這回道祖不再是一味防御,揮杖相迎。竹杖一動,無盡的陰陽二氣憑空而生,形成巨大的陰陽魚擱在道祖與陳九公之間,使那盤古幡無法向前。
    卻有那竹杖,仿佛不受任何限制,穿過陰陽魚,直擊向陳九公頭頂的混沌鐘。
    陳九公面如沉水,催動混沌鐘飛起,在空中微微一轉,躲過竹杖,直沖而起,向那陰陽魚撞去。
    盤古幡、混沌鐘,一破一立,一破混沌,一鎮鴻蒙,陳九公催動兩大至寶,要破道祖的太極之道。、
    果然,混沌鐘一至,那運轉游動的陰陽二氣停滯下來,盤古幡一劈而下,太極陰陽魚破,盤古幡去勢不改向道祖劈去。又有混沌鐘在空中一震,伴著鐺鐺鐘響,直擊道祖頂上慶云三花。
    道祖慶云三花之上,那茫茫白霧散開,造化玉牒閃閃放光,光芒耀眼蓋過太陽。
    光芒席卷開來,遍滿天地之間,仿佛帶著無窮的力量將盤古幡、混沌鐘推開。
    初見造化玉牒之威,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輕聲贊嘆道:“果然好寶貝!”
    這時,一股玄黃色氣流自陳九公頂門沖起,化作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塔尖上玄黃氣流如柱而起,起至丈余之處,凝聚成云團,托住道祖擊出的竹杖。
    這時,盤古幡、混沌鐘飛回,齊向竹杖攻去。三寶在空中混戰做一團,竹杖以一敵二雖不占上風,卻也不落下風。
    陳九公左手背在背后,悄悄地向袁洪打了個手勢,袁洪心領神會,左手一翻,一個小盒現于掌心之上。這盒子無蓋,能夠看到在盒子中,是十二滴精血。
    這十二滴精血有金的、有白的、有紅的、有綠的……每一滴精血都蘊含著莫名的威能。齊聚在盒底,其上竟蒙著層層煞氣。
    袁洪一抖手,盒底十二滴精血一起飛出,灑在六魂幡上。
    血灑幡揚!
    六魂幡得十二滴精血而動,幡動之間煞氣滾滾,鋪天蓋地。幡下六尾在煞氣間飄蕩,血紅的六圣名諱在六尾上十分顯眼,
    五行迷宮陣中,四圣齊齊口嘔鮮血,神色萎靡。在陣外,鴻鈞道祖身形一震,嘴角隱隱現出血跡。再看老子,面皮微晴,白須上竟有點點紅斑。
    就在這時,陳九公雙臂齊揮,雙手十指在身前結印,金鰲島震動,一張巨大的陣圖憑空現于碧游宮上。
    “呼……”鴻鈞道祖長出一口濁氣,玄功運轉全力壓制周身暴走的法力。這時卻無法鎮壓收在袖中的兩口寶劍。只聽呲嘎嘎聲響,袍袖破碎,兩道劍光疾走,遠離鴻鈞道祖,直向陳九公飛去。
    同時,還有兩道劍光破開老子衣袖,飛至陳九公身前。
    誅仙四劍失而復得,陳九公哈哈一笑,雙臂一震,四劍倒轉,劍尖向下飛向四方,歸回四島,于五行迷宮四方。
    四劍歸位,誅仙劍陣復起,陳九公抬手發雷,誅仙四劍齊齊震動,瘋狂地發出劍氣。
    劍氣竄入五行迷宮之中,殺向四圣。此時的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都受傷不淺,拖著沉重的身體在五行迷宮中艱難移動,誅仙劍陣起,重重攻擊接踵而來,直將他四圣殺的狼狽逃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