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714 道統全滅

無極老祖身損前,將元屠阿鼻雙劍交予陳九公,是不想讓這殺伐至寶落在元始天尊手中。陳九公得到雙腳后,起初并沒想據為己有,但他趁著元始天尊立魔劫時入魔界,想帶著阿修羅族離開魔界,卻被波旬拒絕了。
    在被阿修羅族拒絕后,陳九公就知阿修羅族必滅,波旬必死。如果將元屠阿鼻雙劍還給波旬,日后也是要落到元始天尊手里,這樣做那不就是資敵么。所以陳九公干脆抹殺了雙劍中的元神烙印,將元屠阿鼻雙劍煉化,與青萍劍、毀天劍一起,布下大陣對付元始天尊。
    這四口寶劍,其二是頂級先天靈寶,另外兩口都是圣人法器,卻是不比誅仙四劍差。所以眼下陳九公布下的誅仙劍陣雖是贗品,但威力不比正版差多少。
    道道劍氣從四面八方射來,元始天尊忙催動魔道三寶抵擋,又以混沌鐘、玄黃功德鼎抵御盤古幡和弒神槍。
    不同于方才,現在多了劍陣,元始天尊發現自己雖有五大防御至寶護身,也有些抵擋不住了。
    大赤天,八景宮中。
    剛回到道場的老子猛地回身,沖出八景宮,在玄都大法師驚訝地目光中出大赤天,下界而去。
    這是老子,那西方二圣與女媧娘娘剛走到靈山近前,剛要分道揚鑣。阿彌陀佛身形一震,止住腳步對左右的準提佛母、女媧娘娘道:“娘娘、師弟,我等速往黑云山!”
    聽阿彌陀佛此言,女媧娘娘和準提佛母不由自主地齊往東方望去,只見東方煞氣騰空遮住金烏,女媧娘娘冷笑道:“叫他元始目中無人,這回恐怕要吃苦頭了。”
    對于女媧娘娘的幸災樂禍,佛門二圣只能相視苦笑,他們知道因為巫妖劫時三清堵門,女媧娘娘對三清懷恨在心。但此時不是落井下石的時候。眼下還要靠元始天尊來抵抗陳九公,好為佛、妖爭取機會。
    準提佛母道:“娘娘,為今之計卻是要助元始一臂之力!”
    準提佛母說完,見女媧娘娘依舊面露冷笑,似乎是對自己剛才說的話不以為意,準提佛母知道她心中所想,連忙道:“娘娘!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且不可為爭一時意氣而壞了大事!”
    聽準提佛母這么說。女媧娘娘才知道事情的嚴重,“佛母所言即是!事不宜遲,我等當速往黑云山!”
    “好!”準提佛母大聲叫好,“有娘娘這話。今日就叫陳九公落敗!”
    三圣一起轉身,齊往東盛神洲飛去。可此時黑云山旁,誅仙劍陣當中,面臨陳九公猛烈攻擊的元始天尊已經支撐不住了。
    “這廝劍陣犀利。久戰對我不利,當速退!”元始天尊心中萌生退意,頂上慶云微動。黑色魔光閃亮,慶云上三朵黑蓮上,正中處齊齊噴出一股黑氣,黑氣沖起噴入天魔塔中,天魔塔微微一顫,由十三丈高竄至百丈高下,十三層的天魔塔每一層周圍都有黑色云層凝聚,天魔塔頂,十畝黑云托著萬魔旗,萬魔旗迎風便長,向風招展。旗面上涌出滾滾黑氣,黑氣凝聚成高達百丈的魔神,大口一張,如鯨吞般將方圓千里之內的劍氣盡都吞噬。
    元始天尊左腳一踏,十二品魔道黑蓮上沖起億萬黑光,黑光沖起,將天魔塔、萬魔旗包住,被那魔神踏在腳下。
    黑光如水般流轉,隨著黑光流動,魔神越長越高,將從四面八方射來的劍氣全吞入口中。
    元始天尊仗著魔道三寶幻化出的魔頭吞噬劍陣中襲來的劍氣,緩緩地向阿鼻門退去,劍陣一現就知自己不敵,元始天尊哪里還會死扛。
    “元始!哪里走!”
    見元始天尊要跑,陳九公自陣中八卦臺上飛起,左手掄槍,右手揮幡,直向元始天尊撲去。
    聽到陳九公的大喝和破空聲,元始天尊忙反手一劍,以三寶混元劍向陳九公刺去。
    三寶混元劍上紫光一閃,晶瑩剔透的劍身上似有紫色漣漪劃過,劍身微微一顫,一道劍氣自劍尖射出。
    陳九公握緊弒神槍,把槍往前一推,弒神槍脫手時,就化作一道紫氣,散發著幽幽毀滅之氣。
    弒神槍所化紫氣與三寶混元劍發出的劍氣在空中相遇,劍氣破碎,弒神槍所化紫氣去勢不改,向元始天尊刺去。
    元始天尊用手一指,浮在身旁的玄黃功德鼎飛起,向弒神槍所化的紫氣罩去。
    隨著陳九公屈指一彈,紫氣如龍往起一竄,舍了元始天尊,擊向懸于元始天尊頂上的天魔塔。
    元始天尊剛要催動玄黃功德鼎去追紫氣,眼角卻掃到紫光。
    元始天尊扭頭一看,見浩蕩紫光撲面而來,紫光中若隱若現的是長達千丈的盤古幡。
    元始天尊不敢怠慢,連忙將混沌鐘祭起。抬手打出道道魔氣入混沌鐘,催動混沌鐘放出陣陣混沌色光芒。
    眼看混沌鐘發出的光芒被盤古幡破開,元始天尊使玄黃功德鼎懸于混沌鐘上,玄黃功德鼎發出玄黃之光,鎮住混沌鐘,二寶合力抵擋盤古幡。
    此時弒神槍化作的紫光已經刺破了十二品魔道黑蓮放出的魔光,直刺在天魔塔上,天魔塔震動,塔上凝聚的黑色云團震顫,落在云上的魔神咆哮一聲,從云層上躍下。
    這魔神生得奇形怪狀,鳥頭人身無尾,渾身披黑色鱗甲,生有八臂,八手如鳥爪,肋下四翼,翼為羽翼。其上都是又粗又長的黑色翎羽。
    魔神從云端墜下,口中發出聲聲咆哮,八臂舞動,向紫氣抓去。
    在魔神身后,天魔塔和萬魔旗一起發出魔氣,魔氣不住涌入魔神體內,使這魔神體內仿佛有用之不竭的力量。
    八只怪爪將紫氣牢牢抓住,魔神口中發出刺耳的怪叫,八臂持著紫氣向口里塞去。
    紫氣在魔神爪下壓縮凝實,瞬間化作弒神槍。槍身上紫光忽明忽暗。
    槍尖上吞吐著三寸紫芒,魔神好像知道這東西不好吃,嘴里叨咕了兩句,八臂齊齊用力,將弒神槍向上一丟。
    弒神槍飛起,正向萬魔旗飛起,萬魔旗呼啦啦一卷,將弒神槍卷住。
    有萬魔旗卷住弒神槍,好像就不那么扎手了。魔神將身一躍,張開血盆大口,直向弒神槍撲去。
    就在這時,三道劍光飛至。元屠劍、青萍劍、毀天劍,連同就在不遠處的阿鼻門上懸掛的阿鼻劍一起,向魔神殺去。四口寶劍就像砍瓜切菜一樣,連劈帶砍將那魔神大卸八塊。斬殺了魔神。四劍一起向萬魔旗攻去,同時萬魔旗中包裹著弒神槍上放射出耀眼的紫光。
    呼啦啦聲響,萬魔旗放開弒神槍。落回天魔塔上。旗面上魔光陣陣,傳出無數魔頭吼叫聲,這面并不大的旗子就仿佛是那修羅地獄,里面關著無數邪魔。
    十二品魔道黑蓮、天魔塔、萬魔旗齊齊放出光芒,一只只奇形怪狀的魔神自萬魔旗上爭相恐后的撲出。可此時的元屠劍、阿鼻劍、青萍劍、毀天劍,四口寶劍雖無人掌控,但卻縱橫披靡,劍過之處煞氣滾滾,陰風呼嘯,血光漫天,將那只只魔神一一斬殺。
    天魔塔下,元始天尊仍在苦苦招架,幾次欲脫身而走,但卻被陳九公纏住,費勁百般周折,可就是出了近在百丈之處的阿鼻門。
    陳九公將盤古幡蕩開,盤古幡所過之處,煞氣往兩旁分開,幡面上紫光閃閃,毀滅之氣劃的虛空咝咝作響,幾次就險些破了混沌鐘和玄黃功德鼎。
    “不好!”
    “不好!”
    元始天尊和陳九公,在同一時刻,非常有默契地一起暗道不好。元始天尊是因為落于下風,而陳九公是察覺到攪局的人已經往此地趕來。
    二圣更有默契的是一起發威,元始天尊面對陳九公的攻擊,狠下心來將混沌鐘、玄黃功德鼎一起祭在高處。
    混沌鐘垂下混沌氣流,使玄黃功德鼎放出的玄黃之光鎮壓,以此護身,元始天尊右手持三寶混元劍橫在胸前,左手在三寶混元劍上一抹,三寶混元劍上紫光一閃,刺破元始天尊左手食指。
    元始天尊手指在劍上一抹,將精血抹在劍身之上,那三寶混元劍頓時開始猛烈的顫動,發出劍鳴聲聲。
    “陳九公,接我一劍!”元始天尊暴喝一聲,雙手持劍用力揮出。
    隨著元始天尊將劍揮出,三寶混元劍暴長,當至陳九公近前時,三寶混元劍已至千丈,劍身上暴起萬丈紫光,似乎與陳九公手中盤古幡比高。
    陳九公以盤古幡相迎,幡長千丈,挾萬丈紫光!
    幡劍相擊,暴烈的紫光撞在一起,無盡的氣浪向兩旁翻滾,破開大陣中層層煞氣,整個劍陣中天地為之震顫。
    一擊無果,陳九公和元始天尊同時發出第二擊、第三擊……
    在二圣對轟之時,四口寶劍連同弒神槍一起,挾劍陣中無盡劍氣,向元始天尊發出一波波攻擊。但有五大至寶相護,四劍與弒神槍暫時無功。
    當盤古幡第十五次與三寶混元劍相撞時,三寶混元劍上發出的紫光消散,三寶混元劍迅速縮小,恢復本來大小。
    再看元始天尊,雙眼通紅,臉色慘白,竟有一絲血跡自嘴角流下。
    陳九公淡淡一笑,將盤古幡一震,再向元始天尊抽去。
    見盤古幡襲來,元始天尊下意識地想要以三寶混元劍去擋,但試圖揮臂時,卻感覺到雙臂發麻,血肉有撕裂之感。
    “傷了肉身了!”元始天尊知道不妙,他與陳九公之間以毀滅之道的對轟,已經分出了勝負,不但再次敗于陳九公之手,還他那錘煉無數元會的圣人真身造成了傷害。
    此時已無力抵擋,元始天尊只能仗寶護身。頂上的慶云三花化作五道黑色氣浪沖入天魔塔中,天魔塔往下一墜,將元始天尊從頭到腳罩在塔中。罩住了元始天尊,天魔塔直坐在十二品魔道黑蓮上。又有萬魔旗、混沌鐘和玄黃功德鼎護持,真的是層層保護,如今的元始天尊也絕了與陳九公一較高下的心思,只想著拖到四圣前來給自己解圍。
    見元始天尊頂著烏龜殼,而且還不是一層,陳九公眼中精光流轉,似乎在計算著得失。冥冥之中感覺到了老子的氣息,陳九公輕嘆一聲:“罷了!罷了!有得有失!”說罷,輕輕一推頭上道冠,頂上沖起一道青氣,青氣直上又往下倒卷,倒卷下來化作慶云三花。
    陳九公低喝一聲,三花上沖起五條氣浪,氣浪如手裹住元屠阿鼻雙劍,向元始天尊的五件靈寶猛攻。同時將盤古幡猛抖,使那千丈長幡一捅。
    盤古幡捅在玄黃功德鼎上,玄黃功德鼎一顫,發出的玄黃之光散開。趁著玄黃功德鼎未再發出玄黃之光,盤古幡向混沌鐘猛抽,抽散混沌鐘外玄光。
    此時五氣如手,抓著元屠阿鼻雙劍襲來,五條氣浪仿佛化作兩個大巴掌,將雙劍按在混沌鐘上。
    五條氣浪齊齊向混沌鐘一撞,撞得混沌鐘劇烈顫抖,那貼緊了混沌鐘的元屠阿鼻雙劍一起爆開,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震天。
    煞氣席卷,劍陣中天地破碎,方圓千里之內仿佛世界末日,山崩地裂,河水倒流……
    剛剛趕至的老子眼看著大陣破開,誅仙劍陣陣圖化作一道流光飛走。此時老子在意的不是誅仙劍陣陣圖,而是那抓著盤古幡,狠狠地向混沌鐘抽去。
    正在劇烈顫動的混沌鐘被盤古幡擊中,一聲微不可查的清脆聲入耳,聽得老子面色大變。
    本來是持扁拐向陳九公,可此時的老子卻直沖而起,輕輕一推頭上道冠,一股赤氣自頭頂沖出,在空中一分為三。三股赤氣化作三個道人,一起緊隨老子之后。
    就在老子剛剛沖起之后,那混沌鐘離了天魔塔上,直往高天上飛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