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截教仙706 妖魔血戰

自量劫開啟,陳九公大殺四方之后,鴻鈞道祖就頻頻開壇講道。
    今日突然將五圣招至紫霄宮中,仍是開壇講道,講道十六日才停了講。
    五圣一起出了紫霄宮,即將分開之時,準提佛母有些擔憂地道:“元始道友,可是要入魔界?”
    元始天尊點了點頭,面如沉水地說道:“不錯,無雖去,但魔界尚有九大魔主,不除了他們,我心難安。”說到此處,元始天尊見準提佛母面色有異,心頭一動,微微笑道:“我知佛母心意,日之后必將十二血蓮送至靈山!”
    元始天尊此言一出,二圣都欣喜不已,早年間佛門至寶十二金蓮被蚊道人吞噬,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就想著奪冥河老祖的十二血蓮補全佛門蓮花氣運,可正值圣人不出,佛門那些門人弟又不是冥河老祖的對手,這才作罷。
    直至青蓮入佛門,十二造化青蓮也隨他入佛門,佛門蓮花氣運圓滿,這才有大興之機。
    后來道祖賜寶,戒刀和十二色蓮臺一破一立,佛門集大蓮臺,這才大興于洪荒。
    可無先天至寶鎮壓氣運,氣運終難長久。也正是因此,才被陳九公鉆了空,在佛門最興盛的時候,行那滅佛之事。如今人間佛門已滅,佛門想維持住眼下的光景,就要想辦法增進佛門氣運。想來想去,奪十二魔道黑蓮恐怕是不可能了,十二血蓮倒是還有機會。
    本想著如何與元始天尊分說此事,不想元始天尊竟然開口說要將十二血蓮贈與佛門,這讓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見二圣有些激動,元始天尊心中暗暗點頭,那十二血蓮現在應該還在魔主波旬手里。這對元始天尊而言,并不是什么麻煩事。反正要將九大魔主全都換成自己的弟,早晚要收拾那波旬。那十二血蓮遲早要落入自己手中。十二血蓮在別人手里,或許只是件不錯的先天靈寶。但對佛門而言,意義和作用都不一樣。
    要是在以前,佛門是闡教的競爭對手之一。現在自己執掌魔界,雖說佛魔不兩立,但眼下天道一脈與陳九公相爭,只要是在天道之下,除了截教之外,其余的幾大勢力同有一個對手。那就是陳九公。只要陳九公不死,那么人教、佛門、妖教和魔界之間就不會有紛爭。
    能以十二血蓮與佛門結下善果,對元始天尊而言是有里而無一害的事,相信以后佛門為了償還這個因果,也不會虧了自己。
    接受了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的感謝,元始天尊與老、女媧娘娘話別,準備離去。眼下還有很多事等著元始天尊去處理呢,那魔界九大魔主還在,將他們一一除掉還要費些氣力。
    “道友請留步!”眼看元始天尊,阿彌陀佛突然開口相留。
    詫異地停住腳步。元始天尊疑惑地回過頭看了看阿彌陀佛。
    “道友入魔界還要多加小心,免得為那截教教主所乘!”
    阿彌陀佛這話倒是好意,但元始天尊聞言哈哈大笑。飄然而去。
    看著元始天尊離去的背影,阿彌陀佛心中隱隱有些不安,輕輕嘆了口氣。
    準提佛母知道阿彌陀佛的心意,連忙對老道:“清道友,這……”
    老淡然地搖搖頭,“二位放心,道祖此次講道,二弟已有所得,此時已經魔道魔功秘法參透。那陳九公不動誅仙劍陣,就難有作為!”
    聽老的此言。圣順著老的目光向東方望去,只見東方隱隱有四道煞氣沖天。
    見誅仙四劍仍在東海。諸圣都安下心來,各回道場去了。
    單說元始天尊,飄然下了十天,準備入魔界收拾那九大魔主。
    其實,道祖此次講道,就是為了元始天尊。一是為了給他個脫身借口,免得敗在陳九公手里,賠上混沌鐘。二是為了讓元始天尊更快的參透魔道功法,在這為期十六的講道中,元始天尊受益匪淺。
    此時的元始天尊,根本不怕陳九公來找茬,甚至在心中隱隱有所期盼,盼著陳九公打上門來,好將盤古幡給贏回來。
    但下十天入東勝神洲,眼看著千里之外就是黑云山,元始天尊的心思已經從陳九公身上轉移到了九大魔主身上,想著怎么能輕輕松松地將他們一一除掉。
    可就在這時,虛空一顫,一道劍氣自虛空中射出,就仿佛是憑空生出一般,直向元始天尊射來。
    劍氣一現,頓時就被元始天尊察覺到了,抬手一指,左手食指指尖射出一道魔氣。
    半空中,劍氣與魔氣相遇,“砰”的一聲,齊齊爆開,消散在空中。
    “元始!拿混沌鐘來!”
    只聽得一聲暴喝,一條紫氣如龍,向元始天尊撲來。
    元始天尊身形微退,退出丈,右臂一揮,大袖一卷,滾滾黑氣隨袖甩出。黑氣一分為二,瞬間又四分、八分,道道黑氣化作只只天魔,齊向紫氣撲去。仿佛看到什么美食一樣,撲到紫氣近前,張口亂咬。
    隨著無數天魔亂咬,紫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在縮小,轉眼間被吞噬得一干二凈。
    吞盡了紫氣,天魔心滿意足地飛到元始天尊身旁。可剛到元始天尊近前,一只只天魔身上迸發出耀眼的紫光,無數天魔齊齊爆開,絲絲紫氣從魔氣中飛出,匯在一起化作弒神槍,向元始天尊腹部刺去。
    一道黑光突然出現在弒神槍前,化作萬魔旗展開,萬魔旗旗面上噴出一股黑氣,黑氣凝成魔頭,擋住弒神槍。
    “陳九公!”元始天尊眼中寒光一閃,用手一指,指尖射出的玄黃之氣化作玄黃功德鼎,鼎蓋大開。閃爍道道玄黃之光去收弒神槍。
    陳九公突然出現在弒神槍身旁,一把將弒神槍握在手中,將槍一抖。挽出朵朵紫色槍花,絢麗的槍花向元始天尊飛去。在那絢麗耀眼的紫色中,蘊含著無比強烈的毀滅之氣。
    奪取弒神槍是不可能了,元始天尊把手一卷,催動玄黃功德鼎懸于頂上,放出億萬玄黃光芒護身,將紫色槍花擋在外面,不讓它們臨近元始天尊。
    一手揮寶混元劍,一手抓著混沌鐘。元始天尊左右開弓,向陳九公連砍帶砸。
    在寶混元劍斬到陳九公近前時,天地玄黃玲瓏塔早已立于其頂上,垂下條條玄黃之氣,任寶混元劍連斬,混沌鐘猛砸,玄黃之氣也不散不破。
    面對元始天尊的猛攻,陳九公也不示弱,左手盤古幡,右手弒神槍。與元始天尊對攻。
    短短十六日,元始天尊已經適應了魔道大法,舉手投足之間是一連串的魔道秘法。只見那魔氣縱橫。魔頭呼嘯。
    陳九公周身尺之內紫光忽明忽暗,魔頭遇紫光就會被撕得粉碎,陳九公運足氣力將弒神槍祭起,那弒神槍脫手后旋轉著飛起,在高天上連轉轉,槍身上一陣扭曲,化作一道尺來長的紫氣,散發著幽幽冷意,立刺而下。
    元始天尊微微抬頭。見那弒神槍所化的紫氣刺下,連忙用手一指。頂上現出半畝慶云,慶云上朵巨大的黑蓮上群魔亂舞。
    朵黑蓮呈才之勢。在朵黑蓮的中心,一股黑煙沖起,直沖丈之高。黑煙一震,擴散開來,滾滾黑煙中,天魔塔矗立。
    弒神槍所化的紫氣立刺而下,直刺在天魔塔頂,在這一瞬間,天魔塔向四周射出黑光,不由自主地往下一沉,坐在朵黑蓮上。
    這時,在元始天尊腳下的十二魔道黑蓮放出億萬黑光,黑光自元始天尊腳下沖起,直至頭頂依舊向上,道道黑光將天魔塔鎮住,天魔塔緩緩升起,塔頂黑光一閃,化作十二魔道黑蓮虛影,托起弒神槍所化紫光。
    “魔道魔功倒也有些門道!”陳九公將弒神槍無法建功,心知這元始天尊入魔道后道行、法力都大有長進,不能等閑視之,當即將手中盤古幡一搖,盤古幡被陳九公一搖,直長至丈,幡面上紫光流轉,那副玄之又玄的圖案仿佛活了起來,在幡面上隨著紫光流轉。
    陳九公將盤古幡一立,又指向元始天尊,然后全力揮臂,將盤古幡輪開,蕩起重重紫光,橫掃而出。
    陳九公這一擊出手,除了元始天尊周身丈之內是層層魔光、滾滾魔氣,方圓千里之內盡被紫光籠罩。那毀滅萬物的氣息,竟然讓寒暑不侵的元始天尊感到一絲寒意。
    為盤古正宗,元始天尊有屬于自己的那份元神烙印,在他眼里此時的陳九公,就如那在混沌中開天的盤古一般,同樣是那盤古幡,一立、一點、一掃。
    感知到陳九公這一擊蘊含的威力,元始天尊忙將萬魔旗祭起在天魔塔上,又以玄黃功德鼎和十二魔道黑蓮鎮住萬魔旗、天魔塔。
    這樣一來,覺得無后顧之憂的元始天尊,甩開寶混元劍,掄起混沌鐘,向立在陳九公頂上的天地玄黃玲瓏塔攻去。盤古幡不好奪,但若能將天地玄黃玲瓏塔轟離陳九公頂上,就有機會斬殺陳九公留在塔中的元神烙印。如能奪了此塔,截教氣運必然大損。
    盤古幡橫掃,連破玄黃功德鼎放出的玄黃之光、十二魔道黑蓮發出的黑光,幡上迸發出的紫光撕碎了萬魔旗上飛出的無數魔頭,狠狠地抽在天魔塔上,抽得天魔塔微微一顫,往外偏離了一點。
    枉他元始天尊一心想著破天地玄黃玲瓏塔,此時天地玄黃玲瓏塔未破,他的天魔塔反倒岌岌可危了。見陳九公再次揮幡,元始天尊顧不得攻擊天地玄黃玲瓏塔,忙將混沌鐘往空中一丟。
    混沌鐘飛起,懸于天魔塔、萬魔旗上,垂下條條混沌氣流。盤古幡抽來,破開混沌氣流后,后勁明顯不足,在連破玄黃功德鼎放出玄黃之光后,就被十二魔道黑蓮所阻。
    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此話不假!陳九公仗著犀利無比的毀滅之道,逼得元始天尊以五大至寶抵擋,只用寶混元劍的元始天尊,無論如何也破不開天地玄黃玲瓏塔了。
    而陳九公呢?
    神色肅穆,雙手抓著盤古幡,向元始天尊猛攻,眼看元始天尊的五大防御至寶合力之下防御驚人,自己以盤古幡、弒神槍還破不開他的防御,陳九公冷冷一笑,將身一晃,只退出丈之外。
    彼此都破不得對方的防御,又見陳九公后退,元始天尊還以為陳九公知難而退,剛要出言嘲諷兩句,卻見陳九公抬手打出一道上清神雷。
    這道上清神雷離了陳九公的手,自下而上,直直地沖起。
    陳九公的舉動,讓元始天尊心頭一顫,入魔道后道行大進的他,冥冥之中仿佛感覺到一絲不妙。
    上清神雷在高天之上炸開。
    轟隆隆……
    黑云山方圓萬里之內,天地震顫。還好自黑云山成為仙魔兩界通道后,方圓幾萬里內生靈就以絕跡,否則此時這般大的動靜,還不知要震死多少人呢。
    “那是……”看著懸于上空的誅仙劍陣陣圖,元始天尊不由得向東方望去,只見遠處四道煞氣直沖斗府,那誅仙四劍明顯還在東海啊。既是這樣,那陳九公現在是要干什么。
    二青、一白、一紫,四口寶劍在元始天尊驚訝的目光中出現在四方。
    阿鼻劍在東,青萍劍在南,元屠劍在西,毀天劍在北。四劍出現在四方之后,那誅仙劍陣陣圖一閃而逝,只聽轟隆隆聲響,四座陣門拔地而起,轉眼萬丈,四口寶劍正懸于四門之上。
    “陳九公,奪人靈劍,好不要面皮!”見陳九公以誅仙劍陣陣圖為基,以元屠阿鼻雙劍、青萍劍、毀天劍布下大陣,元始天尊指著陳九公罵道。
    面對元始天尊的叫罵,陳九公冷冷一笑,“元始,且看我劍陣之威!”
    話音剛落,陳九公抬手打出上清神雷,上清神雷在陣中炸開,雷聲一過,大陣頓時運轉起來,萬里煞氣滾滾,千萬劍氣縱橫煞氣之中,叫人防不勝防。
    從四方射出的劍氣,有著同樣的目標——元始天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