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712 滅闡教人間道統下

賭斗一場,賭注是盤古幡和混沌鐘。
    這賭注可是夠大了的!
    元始天尊眼中精光一閃,心里頗有些意動。
    盤古幡、混沌鐘,一攻一守,前者是洪荒億萬靈寶中攻擊力最強的那個,后者則是與天地玄黃玲瓏塔并稱防御之最。
    二寶各有所長,價值幾乎相似。但對于元始天尊來說,雖說一身玉清仙法轉為了魔道**,但憑之成道的毀滅之道尚在,現如今手里的三寶混元劍還不足以將元始天尊的毀滅之道完全發揮出來,若能奪回盤古幡的話,對元始天尊而言,那是再好不過了。
    而且有萬魔旗、天魔塔、十二品魔道黑蓮在手,現在的元始天尊根本不缺防御性靈寶。
    最重要的是,現在元始天尊已入魔道,連圣人教主都沒了,那闡教也就快沒了,這也就不需要混沌鐘鎮壓氣運了。
    元始天尊思前想后,感覺現在自己手中的混沌鐘就是個雞肋,留著也沒什么大用,如果能搏上一搏,搏來盤古幡,那可就了不得了。
    想清楚了這些,元始天尊冷哼一聲,直視陳九公道:“汝有此意,元始奉陪!”說話間,提著三寶混元劍就要去斗陳九公。
    “二弟,休要魯莽!”見元始天尊被陳
    老子不怕元始天尊贏了陳九公,反倒是怕陳九公從元始天尊手中贏去了混沌鐘。
    雖然諸圣都知道陳九公神通了得,但也只有老子知道陳九公達到何種境界了。元始天尊是有那么寶貝在手,但老子也不看好他能勝得了陳九公。
    老子好心出言勸阻,元始天尊卻不為所動,將手中三寶混元劍一晃,朗聲道:“大兄放心,待小弟收拾了截教教主,再與大兄論道。”
    見元始天尊一意孤行。老子心中暗暗搖頭,剛想再勸,卻見元始天尊揮劍向陳九公斬去。
    三寶混元劍一動,晶瑩剔透的紫色劍身上紫光流轉,三道劍芒分上中下斬出。
    陳九公抬手往頂上一指,天地玄黃玲瓏塔現于頂上,垂下條條玄黃之氣護住周身。
    三寶混元劍發出劍光斬在玄黃之氣上,玄黃之氣紋絲不動,元始天尊看到立在陳九公頭上的天地玄黃玲瓏塔,心中不由得暗恨。這寶貝萬法不沾,想破開此寶恐怕是不容易。
    不過既然敢和陳九公動手,元始天尊就有自己的打算,只見他頂上慶云黑蓮上托著的萬魔旗一動,直沖而起,在空中旗面招展,迎風呼呼作響。
    一只只天魔自萬魔旗上飛出,一時間群魔亂舞,天地間魔氣縱橫。滾滾魔氣中魔頭的嘶叫聲穿金裂石。
    無數天魔從四面八方涌來,陳九公淡淡一笑,“微末話間頂上天地玄黃玲瓏塔上玄黃色光芒大作。那一只只天魔遇玄黃之光無不避退。
    元始天尊見狀,心中暗暗惱怒,卻是忘了魔頭最怕的就是功德了,天地玄黃玲瓏塔更是洪荒第一功德至寶。豈不是一切魔頭的克星?
    元始天尊抬手一指,萬魔旗從高空落下,落在他慶云黑蓮上。那些受傷的魔頭敗回,鉆入萬魔旗中,瞬間萬魔旗上黑光沖天,耀眼的黑光在元始天尊頭上化作一只黑色巨手,直向天地玄黃玲瓏塔抓去。
    陳九公將手一揚,毀天劍、青萍劍齊出,劍氣銳利,直接將那黑光凝聚的大手撕碎。破了此術后,雙劍去勢不改,直奔元始天尊殺去。
    此時元始天尊已來在陳九公近前,雙手合三寶混元劍斬向天地玄黃玲瓏塔垂下的玄黃之氣,元始天尊知道只有先破此塔,然后才能打到陳九公。
    仗著諸多靈寶護體,元始天尊也不顧奔自己襲來的雙劍,握著三寶混元劍的手一抖,三寶混元劍上充起千丈紫光,猛烈的紫光撕扯著天地玄黃玲瓏塔上垂下的玄黃之氣。玄黃之氣似乎韌性十足,仍紫光如何撕扯,卻始終不為其所破。
    可那毀天劍、青萍劍卻已破了萬魔旗放出的黑光,狠狠地斬在天魔塔上。
    感覺天魔塔微微晃動,元始天尊依舊渾然不顧,口中默念著法決,掌中三寶混元劍上幽幽紫光,隨著元始天尊一聲叱咤,三寶混元劍動,橫掃而出,將垂在陳九公身前的玄黃之氣全部斬斷。
    斬破了玄黃之氣,元始天尊心中暗喜,按劍而上,直往陳九公臉上刺去。不想那剛剛散開的玄黃之氣又聚在一起,正好將他手中的三寶混元劍裹住。
    元始天尊手上用力,三寶混元劍來回一斬,破開裹著劍身的玄黃之氣,可此時再想出手,已經晚了。盤古幡迎面而來,迫使元始天尊催劍抵擋。又有毀天劍、青萍劍斬得頭上天魔塔連連顫動,幾乎就像是要倒下一樣。
    元始天尊知道不能再這么硬來了,左腳重重在十二品魔道黑蓮上一踏,十二品魔道黑蓮上沖起億萬黑光,黑光自上而下沖起,將那天魔塔定住。
    穩住了天魔塔,元始天尊一手揮劍,一手沖著陳九公一點,玄黃功德鼎自慶云黑蓮上飛起,向天地玄黃玲瓏塔砸去。
    陳九公甩開盤古幡,挑開盤古幡,持盤古幡的手一翻,盤古幡幡面一卷,道道混沌劍氣自盤古幡上射出,全都射向元始天尊。又甩動袍袖,祭起摧天杖,迎上玄黃功德鼎。
    摧天杖上紫光陣陣,紫光中有噼里啪啦的聲響傳出,挾破空之聲向玄黃功德鼎打去。
    玄黃功德鼎突然停在半空,其上有玄黃色光芒擴散而出,竟然將摧天杖擋在玄黃之光外。
    擋住摧天杖使其無法向前,玄黃功德鼎兀自一轉,猛地沖起,鼎蓋大開,放出道道玄黃之光。
    玄黃之光灑在摧天杖上,摧天杖不由自主地向玄黃功德鼎中飛去。
    看到自己的摧天杖要被人收走,陳九公把盤古幡一搖,盤古幡瞬間直長。長至百丈,幡上迸發出道道紫光,彈開三寶混元劍。長至千丈,直向玄黃功德鼎一捅。
    陳九公這一下,就好像捅馬蜂窩一樣,盤古幡一碰玄黃功德鼎,玄黃功德鼎上頓時散發出猛烈的玄黃之光。
    可隨后盤古幡幡面展開,幡面上那玄之又玄的圖案上紫光游走,一道混沌劍氣自盤古幡上射出,混沌劍氣所過之處。玄黃之氣破碎。
    撕碎了層層玄黃之光,混沌劍氣直打在玄黃功德鼎上,玄黃功德鼎微微一顫,放出的玄黃之光盡皆消散,從半空中直落之下。還好元始天尊將萬魔旗祭起,萬魔旗一卷,卷著玄黃功德鼎重新落回慶云黑蓮上。
    見那混沌劍氣仍不依不饒向自己射來,元始天尊心頭一動,混沌鐘飛起。迎上混沌劍氣。當臨近混沌劍氣時,混沌鐘在空中一震,發出“鐺”的一聲,肉眼可見的法力波動如漣漪般擴散開來。直將那道混沌劍氣震碎。
    剛破了一道混沌劍氣,卻又有數道混沌劍氣迎面殺來,元始天尊抬手一指混沌鐘,混沌鐘倒飛而回。懸在元始天尊頂上垂下道道混沌之氣,阻擋混沌劍氣。當看到混沌之氣被混沌劍氣破開時,元始天尊忙催動玄黃功德鼎放出陣陣玄黃之光。玄黃之光一起,鎮住混沌鐘,使其垂下的混沌之氣不散。
    看著爭斗的二人,準提佛母悄悄地與身旁的阿彌陀佛、女媧娘娘說道:“元始初入魔道,尚不能將那魔道三寶的威力發揮出來。”
    “佛母所言甚是!”女媧娘娘輕輕點頭,“元始托大了,此戰恐怕要敗在陳九公手里。”
    聽了師弟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的話,阿彌陀佛眼中精光一閃,腳步微動,整個人瞬間來在老子身旁,“道友,元始道友不能輸!”
    老子一側頭,望著準提佛母,微微搖頭。
    見老子搖頭,阿彌陀佛正色道:“截教教主已是所向無敵,若再得了混沌鐘,恐怕再無人能將他降服,到那時……”
    阿彌陀佛這么說,老子卻還是搖頭,但搖頭時抬起頭望天,嘴唇微動。
    似乎察覺到了什么,陳九公眉頭一皺,手上開始用勁,毀天劍、青萍劍不住猛攻天魔塔,摧天杖連擊玄黃功德鼎,盤古幡射出道道混沌劍氣去攻混沌鐘,又有弒神槍不住向元始天尊身上刺去。
    現如今的元始天尊,也僅剩下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仗著諸多靈寶護身,以三寶混沌劍抵擋住弒神槍,堪堪不讓陳九公傷到自己。元始天尊暗暗后悔,就像女媧娘娘說的一樣,今日的元始天尊的確是有些托大了。以為自己得了魔道三大至寶,又結功德為玄黃至寶,就能擋住陳九公的毀滅之道。不想一動手才發覺,自己將修煉無數元會,早已運轉如意的玉清仙法換成魔道魔功,冷不丁施展起來很不、順暢。在這種情況下,雖有好幾件靈寶護身,對付陳九公也不免有些吃力。
    陳九公越攻越猛,元始天尊也只能仗著靈寶苦苦支撐,維持不敗的局面。觀戰的佛門二圣和女媧娘娘越看越為元始天尊擔心,只有老子神色淡然,目光已不在爭斗的二人身上。
    突然,一個聲音從天降下,“諸圣皆來紫霄宮!”
    道祖的聲音一出,元始天尊將身一縱,雙腳踏起離開十二品魔道黑蓮,十二品魔道黑蓮旋轉著飛起,飛到元始天尊身前,天魔塔離開元始天尊頂上,落在十二品魔道黑蓮正中。而萬魔旗飛至天魔塔頂,穩穩立住。魔道三寶齊齊放出黑光,將盤古幡擋在三寶之外。
    元始天尊趁機跳出戰團,大袖連甩,魔道三大至寶化作三道靈光暴退,接連飛入元始天尊袖中。
    “怎么?元始,認輸了?”見元始天尊停手,陳九公也不緊逼,將盤古幡托在左臂上,沖著元始天尊問道。
    元始天尊臉色一變,冷哼一聲,“道祖相招,不得不去,不如來日再戰!”
    陳九公聞言,面露冷笑,將盤古幡一抖,“元始,既然勝負未分,那就別急著走了。”說著,整個人躍躍欲試地要去斗元始天尊。
    赤光一閃,老子橫在元始天尊身前,對陳九公道:“陳九公莫要咄咄逼人,既是道祖相招,何不來日再戰。”
    老子話音剛落,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一起上前,與老子并肩而立。
    “呵呵……”陳九公臉上露出不屑的冷笑,目光越過四圣,落在老子身后的元始天尊身上,“既然如此,那就放你一馬!”說完,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五圣面前。
    見陳九公被自己等人逼退,老子心中暗松了一口氣,微微搖頭,淡淡說道:“諸位,吾等同去紫霄宮!”
    “同去!”
    “同去!”
    五圣一起離開東勝神洲,穿過三十三天,進入混沌之中,去往紫霄宮。就在他們離開之后不久,黑云山上空青光一閃,陳九公出現在黑云山上,抬頭望了望天,微微一笑:“不集齊開天三寶,如何能破開天道?”
    說話間,陳九公心頭一動,翻手取出元屠阿鼻雙劍。因為雙劍同鞘,所以陳九公握著劍鞘,就已經將雙劍都抓在左手之中。
    右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在元屠阿鼻雙劍的劍鞘上一抹,上清仙氣起,頓時將雙劍包裹住。
    青光一閃而逝,元屠阿鼻雙劍中的原主人的元神烙印已被抹去,此劍已為陳九公所有。
    左手持元屠阿鼻雙劍,右臂輕輕一震,毀天劍、青萍劍自袖中飛出,浮于陳九公身旁。
    張手將元屠阿鼻雙劍祭起,陳九公雙手結法印,但見青光一閃,青光化作一張陣圖浮在陳九公面前。
    陳九公雙手一震,陣圖飛起,在空中飛速轉動,毀天劍、青萍劍、元屠劍、阿鼻劍分別飛向東、南、西、北。
    陳九公抬手打出一道掌心雷,四口寶劍與陣圖齊齊消失,隱匿于空間之中。而陳九公身形一動,也消失在天地之間,只余一個聲音回蕩在天地之間,“元始,吾在此等你!”(未完待續……)I1292